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零五章 气疯了

掠天记 第五百零五章 气疯了

    方行也不理会乌桑儿的白眼,先将她推出门外等候,自己却往狐仙姬玉榻上撒了泡尿,这才提上裤子溜了出来,一把扯起乌桑儿,青云遮掩下,一道流光急向青丘山外遁去,沿途上,大把的爆炎符撒了下来,飘飘摇摇,落在了假山、木廊、经阁、宫殿之上……

    “臭娘们,敢算计你家小爷,今天这算是一点利息……”

    一直逃到了安全地点,方行才停了下来,狠笑一声,捏起了法诀!

    一点神识,引动了他之前留在爆炎符上面的禁制。

    轰!轰!轰!轰!轰!

    随着法诀捏起,寂静一片的青丘山内,忽然间有无数点爆裂点亮了起来,直从狐仙姬的闺房延续到了方行与乌桑儿离开的左边山隘,看起来便似一条火龙一般,爆音雷鸣,虽然威力有限,毁灭的东西不多,但这份声势却相当惊人,通红的火光,在十里外都看得到……

    在乌桑儿惊呆了的眼神里,方行一把扯起了她:“走吧,现在那几道防线肯定松懈了!”

    而在半个时辰之后,狐仙姬尾巴着火了一般御仙云赶来,看着脚下一片狼藉的青丘山脉与四下惊慌奔走的族人,银牙已经咬的咯吱作响,几乎完美绝伦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一丝的抽搐与扭曲,一双妙目里几乎喷出火来,事到如今,她总算心里出现了丝丝悔意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王八蛋?”

    急急进入闺房宝库看了一圈的她声音甚至有些气急败坏,一屁股坐在了玉榻上,心里简直在气的发抖,虽然没有证据,但她直觉此事便是那人族散修干的,真是没想到,自己刚刚污蔑了他偷了自己的仙精与宝贝,好用来当作缉拿他的借口,他便真的干了这事……

    心间怒火实在旺盛,狐仙姬几乎没多想。便厉声发号施令:“找,将我们青丘山所有能够动用的人手全调派出去,一定要将那个家伙找出来,尤其是通往扶桑山的几条通道。严防死守,一定要找到他,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找到他,我要将他碎尸万……”

    命令施放到一半。她忽然察觉到有些不对,向着玉榻上一看,顿时一声尖叫传遍四野。

    “……我要将他碎尸一千万段……”

    藏香阁外,青藤长老等人面面相觑,心想:仙姬公主有多少年没这么失态了?

    而此时距离青丘山三百里外,一片野山的某株大榕树上,乌桑儿也正焦急的看着方行,不停的道:“现在就跟我回扶桑山去吧,这次的事情惹的不小,不知道仙姬姐姐会气成什么样呢。就算她没有证据,也能猜出是你做的了,指望她救表哥是不成了,咱们可……”

    方行拿手指塞住两个耳朵眼儿:“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会儿?”

    乌桑儿大怒:“我怎么就不能让你安静了,刚才在青丘山内我可是一句话都没说……”

    方行道:“拉倒吧,那时候你吓的舌头都打结了!”

    乌桑儿气不过,两手叉着腰,气鼓鼓瞪着方行,要拿眼神灭掉他。

    方行可不怕她的眼神,自顾以神念控御月如意。在虚空之中穿梭,将外界虚空之中的人手布置反射于脑海之中,相当于他自己在空中溜了一圈,观察四处的人马防御。却见青丘山爆炸之事出现之后,驻守各大路口的狐族人马果然有调动,转化之间,已有漏洞。

    这却也是意料中的事,狐仙姬便是再聪明,族地出现了这样的大事。也不可能一直按兵不动,而方行等的,则正是他们调换之间的漏洞,有月如意凌空观察的他,足以抓住每一个机会,见西南方天际的人马较为薄弱,便立刻拉了乌桑儿,化身流光伺机逃走了。

    乌桑儿却不知道他有月如意监视狐族妖兵妖将的一举一动,见他说走就走,横冲直撞,简直像是玩命儿一般,却几乎给吓傻了,全凭方行拉着她走,这番表现却也让方行暗暗鄙视了一通,心想这小乌鸦比起她表哥来果然差得远,心理素质差太远了,干不得大事。

    一路疾行,赶往三千里外的扶桑山,随着族地愈来愈近,乌桑儿也总算略略放下了心。

    金乌一族栖息地扶桑山,却是距离落日大漠最近的一处灵山,山间多赤岩,亦有不少耐旱喜热的灵草异药生长,深山之间,座落着一大片恢弘的古老建筑,象征着这一族曾经的辉煌,毕竟,也是出过金仙的妖脉,只可惜如今大势不在,已经没落到了极点。

    在妖族之中,若想看一族势力强弱,自然首要便是看族内有无高境界大能坐镇,再就是看妖庭之中有多少为自己族人说话的长老,以及有多少妖脉附属在周围。

    便如青丘山一般,虽然现在青丘山渐掌大权的只是金丹中境的狐仙姬,但族内却有两名元婴大能,传说中还有触摸到了渡劫之境的某位老祖在某神秘地带闭关,妖庭十大长老之中,更有两人出身青丘山,各小妖脉里面,不知有多少附属在青丘山周围求取生存。

    这种种力量加了起来,便是一份超然的力量,不容任何人小觑。

    而金乌一族如今修为最高的,便是金丹后期的族长,亦是大金乌的三叔,附属势力亦很少,而在妖庭十大长老之中,更是一个出身扶桑山的都没有,这代表着金乌族空有古妖八脉之名,但在关系到妖族命运的大事上,甚至连一点话语权都没有,也难怪会受人觊觎了。

    方行甚至觉得,在妖族这种弱肉强食的地方,金乌族还没有被灭族,已经是怪事一件了。

    一路上,多番询问,方行对金乌一族的处境也有了大体的认知,这期间,倒多亏了乌桑儿这话唠的毛病,可说是问一答百,轻轻松松便倒豆子一般把各种事都说了个痛快。

    来到了扶桑山山门前时,乌桑儿便做贼似的拉着方行,蹑手蹑脚的向里面腾云飞去,不过就在快要飞进去时,却忽听得下方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咏嗽,乌桑儿顿时面色大变,苦笑着拉了方行落下,向着一处崖壁上的黑紫色虬根拜了两拜,道:“根伯伯,我回来啦!”

    那黑紫色虬根颤了几颤,却渐渐生长起来,竟尔化作了一个手拄拐杖的紫袍老头儿,佝偻着个身子,身高还不到方行的腰间,脸上的眉毛比胡子还长,而且茂密,几乎把张脸都遮上了,自己掀起了脸上的眉毛,昏花老眼瞅了乌桑儿与方行一眼,才道:“回来啦?”

    “原来是个老树妖……”

    方行心里嘀咕了一声,看出了这老者的本相,乃是古木成精,只是本体已经被毁去,只剩了一截残根,而且看起来也生机不多,堪称苟残残喘了,倒是一时看不出修为。

    “回来啦,这是我表哥的朋友……人族的!”

    乌桑儿趴到老树妖耳朵上喊,看样子这老头耳朵不怎么好使。

    “噢……你的道侣?……人族的?……品种不对啊……”

    老树妖打量了方行一眼,有气无力的喊到。

    方行与乌桑儿顿时同时黑了脸,心想这老树妖耳朵背的有点狠吧……

    “不是我道侣,是我我表哥的朋友……”

    乌桑儿只好再扯着嗓子说了一遍。

    “噢……你表哥的道侣……这就更不对了……阴阳都乱了……”

    老头吓的瞠目结舌,看向方行的眼神儿都有点古怪了。

    “嘿这老王八蛋,一大把年纪,怎么跟道侣干上了?”

    方行简直就无语了,“嘿”的一声笑了起来。

    他声音压的比较低,却没想老头竟给听了个明白,手里的拐杖“嗖”一声就提起来了,脚下迈着小碎步就冲了过来,举着拐杖乱打:“小王八蛋敢骂我……”

    “我擦,老头你找茬是不?”

    方行大怒,掳起了袖子想给他一脚,却又怕踢死了他,一不小心就挨了两下。

    “哎……别打别打……方大哥你快跑,根伯伯发起火来爱跟人拼命……”

    乌桑儿急忙冲了上来,老鹰抓小鸡似的护着方行。

    方行也无语,只好就地一纵,跳到了空中,盘坐在云上生闷气。

    这老树精也太气人了,别的话听不清楚,骂他的话倒是听的一个字不漏,还一惹就毛,一毛就玩命,颤巍巍高举着拐杖往自己的腰上打,也不怕闪了自己的老腰。

    到底还是乌桑儿没劝住那老树精,在上跳着拿拐杖打云上的方行,乌桑儿也怕他摔进悬崖里摔死了,只好扯着方行往族地里面逃,在路上向方行解释,才知道他乃是一个与金乌族关系极为密切的宿老,已经不知活了多少年,好像是当年从南瞻部州跟着一起迁到北俱来的,一直以来,只做了一份给金乌族守门的差事,一做便是三千年,或许还要更久一些。

    不过他虽然修为不高,实力也弱,但资历却高,连族长见了都要行礼的。

    当然了,不行礼也不行,把老头惹急了,族长的腰也敢打。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