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零六章 妖庭十长老

掠天记 第五百零六章 妖庭十长老

    乌桑儿刚与方行办了件大胆的事,心里也有些惴惴,犹豫着要不要带方行去见族长,却又一时不知道怎么说,便只好先带了方行去自己房间,而方行鬼鬼崇崇,一路上就在琢磨扶桑山的宝库在哪,对拜不拜见金乌族族长也不在意,任由乌桑儿领着向前飞去。

    来到了扶桑山西部的一处位于崖上的旧宫阁,却是乌桑儿的闺阁了,也有两个长的眉清目秀的耗子精服侍,乌桑儿便让她们煮了茶,然后哀声叹气的讨论解救大金乌的方法。

    “求仙姬姐姐帮忙是不太可能了,当务之急,要救我表兄无非就是这么几个方法:一是想办法证明表哥它是被人污谄的,我觉得这一点那天宴请他的那几个家伙一定知道些什么,就连那个赤蝎妖王也脱离不了干系,只要想办法抓住了他们,便有机会问出口供,证明表哥的清白,第二点,便是通过一些干系斡旋,只要能请动几位在妖庭有影响力的大人物发话,还是很有希望将表哥从深渊大狱里放出来的,不过想想,你一个人修,又能认识什么妖族大人物啊,所以我们只有第一种方法了,你准备从谁开始查,要不要制订个计划……”

    叙叙叨叨说了半晌,见方行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气呼呼的踢了他一脚:“想啥呢?”

    “想你们家宝库在哪……”

    方行顺口回答,忽然意识过来,怒道:“你敢踢我?”

    乌桑儿也瞪着眼睛道:“你在打我们扶桑山宝库的主意?”

    “额……开个玩笑,我就是想参观一下!”

    方行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嘿嘿一笑,拍拍屁股上面的灰站了起来:“有吃的没?”

    乌桑儿简直无语了,道:“我那可怜的表哥还在黑渊大狱里受苦呢,你竟然还惦记着吃!”

    方行道:“不吃饱饭哪有力气琢磨怎么救它……在道台上我就没吃饱,全他妈果子!”

    乌桑儿简直无语了,便让耗子精去厨房偷一只羊腿过来。这对俩耗子精来说倒是干熟了的,不多时扛了半扇黄羊过来,不过竟然是生的,血淋淋的一大片。方行倒也不在意,就让乌桑吹一口本命真炎,在这闺阁之中架起了火,一点一点烤熟了来割着吃……

    “我说,金六子这一身修为。在你们妖族也算不浅吧,你们金乌族就放任它被关起来?”

    一边吃着,方行一边琢磨着问道。

    乌桑儿不知何时也坐下了,有一搭无一搭的吃着烤肉,叹道:“表哥如今的这实力与年龄,自然算是出类拔萃的,族内很多长老都把它当成了金乌一族崛起的希望呢,但他被人拿了个正着,直接便下在了黑渊大狱里,又有谁能把它救出来?我们金乌一脉。便是有一面妖仙令,乃是当年的金仙乌祖留下来的,可以向妖庭提出一个要求,但却又有人说这妖仙令是我们金乌一族的根基,不可随便动用,况且……金乌一族已经没落,表哥这一次更是得罪了赤蝎真人与黑木岭,就算真拿出了妖仙令,也不见得有人会卖我们面子……”

    “这倒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你们老祖死了太久了,谁还会理他……”

    方行点了点头,往嘴里塞了块肉,又道:“有十大长老发话便能救他?”

    乌桑儿点头道:“是的。妖庭十大长老乃是妖族各部共同推选了出来,处理妖族大事的,每一位都是德高望重,举足轻重,当初把我表哥关进了黑渊大狱的,便是据传与黑木岭关系匪浅的一位长老。但毕竟我表哥的事不是经过了正式审议的,也就是说,能有长老发话,将它关进去,若是有别的长老发话,自然就可以把它放出来,前提是那长老确实一心帮忙,而且得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才行,不然的话难以服众,便会与黑木岭势成水火……”

    “嗯,那十大长老,都是什么来头?”

    “十大长老,出身各异,但无一不是我妖族大能,修为皆是金丹巅峰修为,年龄也皆在六百岁以上,据我所知有根脚的,一名出自青丘山,还有一名是被青丘山扶持起来的,还有一人是出自大鹏族的青崖山一脉,另有两人,乃是自小族崛起,但修为精湛,战绩……战绩菲然……此外,还有狮族的一人,猿族的一人,鲤族的一人,鼠族的一人……第十人,却是一位人族,不过三千年前便与我妖族交好,其族一直在妖地繁洐发展,与妖族无异……其实,发话将我表兄关进了黑渊大狱的便是他,听人说,他与黑木岭的关系非常紧密……”

    “嘿嘿,还有个好汉奸啊……”

    方行嘿嘿一笑,便不理会了,自顾自的算计了起来。

    正商谈间,却忽听得殿外有一个声音传来:“桑儿妹妹回来了么?”

    乌桑儿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大吃了一惊,屁股着火一般跳了起来,便要按着方行的脑袋往床底下塞,方行大怒,伸手将她掀翻到了床上,叫道:“你想干嘛?”

    乌桑儿几乎要哭出来了,方行这一嗓子,已使得她想隐瞒都隐瞒不了。

    果不其然,外面那个声音立刻叫道:“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

    话音刚落,一道赤虹遁入了殿下,却化作了一个身材枯瘦,发头稀疏,容貌丑陋的青年,一拐一拐向前走来,看样子竟然还是个瘸子,一进殿内,他已然看到了正蹲在火堆前烤肉的方行,眼中毒光大炽,喝道:“哪里来的野汉子,竟然敢偷入桑儿妹妹的闺房?”

    大喝声中,枯瘦的右手向前一抓,便要将方行凌空摄去。

    不过一道引力术施展了出来,除了方行身前的火苗晃动了一阵,却无半点变化。

    方行斜着眼瞅了他一眼,心想你一个筑基,也想伸手就把小爷摄过去?做梦吧!

    那男子也吃了一惊,踉跄后退了几步,做好了逃跑的准备,然后大喝:“你是什么人?”

    方行翻了个白眼不理他,能强忍着不揍他已经是因为身在金乌族地,敌我难辨了。

    而乌桑儿则急忙从床上跳了起来,飞快的拦在了这男子与方行中间,叫道:“别动手别动手,他是我邀请来的,金六表哥的人族朋友,这一次来是为了商议如何搭救金六表哥的大事……一典,你别看他长的不怎么样,可是金丹修为,你跟他动手会吃亏的……”

    方行听了这番话,登时十分不满的瞪了乌桑儿一眼,真想掐着她的脖子让她解释一下这“长的不怎么样”是个什么意思,小爷模样就算不是俊美无双,怎么也比这个丑鬼强!

    “金怜花的朋友?”

    却见那名唤“一典”的丑男子,深褐色的眼珠子阴瘆瘆的扫了一眼,心里的确清楚自己不是方行的对手,一瘸一拐的腿忽然间慢慢后退,后退了几步之后,忽然间抽身倒飞,翻出了宫殿,而后化作一只枯瘦少毛的乌鸦,飞在空中大喊:“人族!有人族刺客潜入族地啦……”

    他声音嘶哑难听,倒是叫喊的用力,一下子传遍了偌大族地。

    “他怎么老是这样!”

    乌桑儿恨的跺了跺脚,便要飞出去阻止它大喊,却冷不防被方行一把拉住了手,笑着问道:“原来那死乌鸦的名字叫金怜花啊?……哈哈,难怪它一直不肯对小爷说它的本名叫什么,问得急了就说自己叫金六子,原来堂堂大金乌竟然取了这么一个娘炮的名字,哈哈!”

    乌桑儿哭笑不得,顿足道:“这么要紧关头,你怎么还关心这个,刚才那是我表哥,族长三叔的独子儿子,一向惯会搬弄是非呢,我得赶紧去向族长他们解释一下……”

    “让他搬弄去!”

    方行有些不以为然,他心下已经有了计较,也不是很将金乌一族的态度放在眼里。

    妖族与人族恩怨极深,想想自己对青丘山有恩,人家都毫不客气的背叛了自己,这金乌一族也没指望他们会顾念自己与大金乌的这一点旧情儿,毕竟他们甚至连深陷囹圄的大金乌都可以见死不救,更何外自己一个外来的人族?说到底,要想关系牢固,还得看利益。

    心里已经想通了这一节,对金乌一族的反应便不如何在意了,随他搬弄去吧!

    这般想着,便继续在这里烤肉,而乌桑儿却急急忙忙飞遁出去了,过了盏茶功夫,殿下人声渐起,聒噪不堪,赫然有四位身具金丹气息的妖修从天而降,其中一人年轻些,另外三人却皆是垂垂老矣,看样子寿元不多,而身上的修为也并不如何深厚,只是金丹中期。

    “就在里面,你们去看看,就在里面,那个人族的修士,竟然被桑儿妹妹直接带进了我们族地,这不是犯了祖训吗?实在太过份了,爹爹,诸位长老,快将他拿下啊……”

    那个秃毛的乌鸦在空中飞着,扯着嗓子大喊大叫。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