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零七章 金乌族长

掠天记 第五百零七章 金乌族长

    “族长、阳长老、乌长老、羽长老、岩长老……”

    随着那乌一典的声音落下,乌桑儿焦急的声音便叽叽呱呱响了起来:“你们别听一典乱说,里面的人是六表兄的朋友,因为得知了六表兄落难的事情,这才不辞凶险专门来商量营救之事的,他也不是偷偷溜进来的,来的时候已经和根伯伯打过照面了,只是我一时没想好如何跟族长解释这些事情,加上刚才天黑,才没有带他去打扰族长的休息……”

    乌一典叫道:“哼,金怜花人族的朋友?也亏你会说,那金怜花在人族呆了不到十年,便学了一身邪法回来,不然他的实力怎么可能反超过我?他在人族的朋友,也一定不是好东西,说不定会给我们扶桑山带来大祸,爹爹,三位长老,速速毙了这厮再来说话!”

    方行在乌桑儿闺房之中端坐不动,仔细的烤着肉,外面的动静倒是都听在了耳朵里,却是发现这乌一典提起金六子时,言语之间颇多嫉恨,他倒是知道,这乌一典本是金六子他们这一辈里天资最高的,只可惜修行之时,一昧求急,结果反伤了根源,不仅修为进境慢了下来,肉身也变得极为犀弱,如今他的修为卡在筑基中境已有三年,不曾有半点寸进,就连本来只被人视作不起眼黄毛丫头的乌桑儿,都在去年晋入筑基六重,超越了它。

    而在大金乌回归族地之时,这乌一典见自己这位离族多年的表弟仍然未化人相,便不如何将他放在眼里,反倒言语挑衅,结果可想而知,如今的大金乌实力堪比金丹,一翅膀拍出去,卷起的劲风便将他刮飞出了十几里地,整个身子都贴在了崖壁上抠都抠不下来。

    大金乌也是在那一战,一举震惊扶桑山上下。成为了最瞩目的后辈。

    “你们两个都闭上嘴!”

    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旋及便有一道身影降落在了宫殿,抬步走了进来。

    方行头也不抬,巨色黑剑已经取了出来。便插在身侧,随时可拔剑杀人。

    到了什么境界说什么话,如今这已经没落的扶桑山,能够让他感觉到威胁的还真不多。

    “六儿回来之后,曾多次提及他有一位人族的誓交。语间颇多赞誉,即便后来它落难之后,我等束手无测,他也曾托人传出话来,言它有那位人族好友在,便不会没有翻身的希望,只要不死,或一年,或三年,当他那位好友来到妖地寻它之时。便是它脱困之日……”

    来者轻轻开口,走到了方行面前,盘膝而坐:“这位好友,便是道友吧?”

    方行听他言语间并无敌意,这才抬起头来一看,却见面前是位清瘦的男子,面白无须,身穿一件青袍,修为已是金丹后期,想必便是乌桑儿所说的金乌一族族长乌古木了。却是大金乌的三叔,金乌一族,要么姓乌,要么姓金。从名字便可听得出来,此人乃是乌族一脉。

    “哈哈,那死乌鸦在人族还真没什么别的朋友,估计就是我了!”

    方行哈哈一笑,见这族长客气,便也放下了烤肉。抱拳为礼。

    “道友不辞艰险,赶来妖地搭救我金乌族人,乌古木深表感谢……唉,桑儿想的多了,她想必是担心我心怀嫉恨,不肯出力搭救六儿,这才不放心将你带去见我,乌古木忝为金乌一族族长,却让族人怀疑我的公允之心,实在惭愧,倒让道友见笑了……”

    乌古木再次开口,竟然说出了这话来,坦荡态度,倒让方行微微一怔。

    “这么说你是打算搭救金六子的?”

    一怔之后,方行便直接开口问道。

    他可不是这么容易忽悠的人,这乌古木说的再好听,不肯救人,也是废话。

    乌古木闻言却是苦笑了起来,道:“六儿是我金乌一族天赋最佳之人,说是我金乌一族崛起的希望也不过为,我不救它岂非笑话?说实话吧,我族有一枚妖仙令,可向妖庭提出一个条件,本来我便打算用这枚妖仙令救它,只可惜扶桑一脉毕竟已经没落了,这枚妖仙令有多少人认可谁也说不定,为免意外,却得好好布署,我已经打算拿出族内珍藏的三枚仙精赠送给妖庭十大长老之一的枯颜真人,请她说项,务必要十拿九稳的将人救出来才好!”

    “三枚仙精?”

    方行一听眼睛都亮了,险些脱口而出……你把仙精给我我来救人吧!

    在说话间,却见殿口人影绰绰,却是扶桑山三大长老中的两人以及乌桑儿、乌一典也都落了下来,只是见到族长这边与方行说话,却不方便上前打扰,只在殿口驻守,又过得半晌,那第三位长老也过来了,却是匆匆上前,手中持着一枚玉简,面色古怪的递给了乌古木。

    乌古木接了过来,注入神念查看,顿时微微一怔,旋及苦笑着看向了方行,道:“道友,适才有青丘山一脉传来秘信,说在千峰苑时,有一位盗窃了狐仙姬秘宝之人大闹千峰苑,后来又绑架了我族小辈乌桑儿,于重重包围之下逃了出来,现在正被青丘山缉拿……”

    说到这里,眼睛颇显惊异的瞅着方行,欲言又止。

    方行则哈哈一笑,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没有错,就是我了!”

    这一番话,登时让乌古木有些话说不出话来,其他几位长老也是面目惊疑。

    “啊哈,爹爹你看吧,这人就是个祸精,他竟然敢在千峰苑闹事,还敢得罪青丘山,这不是作死之人吗?你快些将他擒下,送还青丘山处置吧,说不定还能与青丘山拉近一些关系,那个狐族的公主,可是妖族最美貌的天骄,她经常举办宴会,却一次也没邀请过我,若是把这厮交给了他,说不定下次宴会就会邀请我了,到时候可以借机结识许多大人物啊……”

    乌一典耳朵倒是灵光,听到了之后,立时眼睛发亮,大叫了起来。

    “住口!”

    乌古木眉头一皱,训斥了一句,像是真发了火,却让乌一典为之一凛,不敢再说。

    “道友见笑了!”

    乌古木看向了方行,略带尴尬的拱了拱手。

    “没事,没事……”

    方行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心想生了这样一个儿子,确实让人头疼啊……

    乌古木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犹豫了半晌,才轻声道:“道友既是六儿的朋友,便是我扶桑山的客人,扶桑山还做不出那等卖友求荣的事情来,再说,你触犯的是青丘山的利益,却不是妖族的利益,事情明了之前,我扶桑山将你留下,也不算是什么大过……”

    方行听了,倒是眼睛微微一亮,心想这金乌族长话说的是当真漂亮。

    那递来玉简的长老忽然道:“族长,且听老朽一言,如今青丘山已出洞大批人马,定要擒拿这位道友……以我们扶桑山的力量,恐怕很难在青丘山面前保下这位道友啊……”

    金乌族长冷声一笑,道:“无防,封锁这位道友来到了我们扶桑山的消息,只说从未见过人,那青丘山便是再强横,亦只不过与我扶桑一样同为古妖八脉而已,难不成她们还真敢冒天下之大不违,闯进我们扶桑山来搜人不成?那枚古仙令,可还在咱们这里供着!”

    那位长老闻言,立时点头答应,不再多言。

    而方行则也长长吁了口气,笑道:“族长前辈既然这样说,那小侄就多谢你了,其他的倒是不用担心,那青丘山再怎么横,也不过是冲我一人来,而我此来也只是为了救出金六子而已,这样吧,咱们商谈一下具体搭救事宜吧,等到金六子脱困,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只需见它一面,便会离开妖地,那青丘山有本事,尽管让他们跟我一起进入落日大漠!”

    乌古木点了点头,便邀方行去金乌一脉的大殿坐下,毕竟在乌桑儿的闺房之中待客,显得金乌一脉不知礼数,方行便欣然应允,一同前来,却见大殿之下已经摆下了宴席,便与金乌族长及两位长老入座,乌桑儿却是没资格坐下,躲在帘子后面偷听他们说话。

    “族长说要买通一位妖庭的长老,甫以妖仙令之威,救金六子出来,安排的怎么样了?”

    几杯酒饮过,方行便开口问道。

    乌古木道:“已派了使者去拜见枯颜长老,却还未得她老人家的答复,但想来是没问题的,三枚仙精,已是我金乌一族所能拿出的最大诚意,我不信她不会动心……”

    方行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忽然又道:“把握大不大?”

    乌古木道:“有妖仙令的威慑作用,再加上一位长老的说项,这份两已是不小,至少有七成可能将六儿搭救出来了,只希望中途莫要再出意外……”

    方行点了点头,道:“若要再加上一位长老的说项呢?”

    乌古木微微一怔,显然有些意外,正要说话,忽然间殿下有人惊慌大喊,嘈杂一片,却是一位驻守在山外的小妖跌跌撞撞冲了过来,大叫道:“族长,不好了族长,有人打上门来了,说要我们扶桑山立刻交出那盗窃了青丘山至宝的人族奸细,否则便要强行攻山了……”

    乌古木登时大怒,一拍玉案:“狐仙姬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攻我扶桑山?”

    那小妖结结巴巴道:“不是狐仙子,是……是……是孤刃山的小鹏王……”(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