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一十五章 黑渊大狱

掠天记 第五百一十五章 黑渊大狱

    黑渊大狱乃是妖庭最为恐怖的机构,几与幽冥地府无异,哪怕是元婴妖修,也对此地避之不及,可方行竟要主动进去?这么一句话,却是吓坏了乌桑儿与大鹏族长,下意识里还以为方行疯了,过了半晌乌桑儿才颤声说道:“你……你……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说话间已经下意识里抓住了方行的胳膊,纤纤指节都用力到发白了。

    “擦,你掐死我了!”

    方行一把打开了她的手,冲她翻了个白眼,道:“要不救他,由他在里面等死不成?”

    乌桑儿讪讪放开了手,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大鹏族长也在一边劝道:“其实桑儿姑娘说的有理,小祖三思啊,黑渊大狱可不是个好去处,那里是我妖族历来关押罪大恶极魔徒罪囚之所,建于地底万丈之下,以幽冥鬼岩作垒,设有层层大阵,不见天日,凡是关入其中的罪囚,皆会被压制一身法力,只能凭借肉身之力在里面苟活,此外大狱之中的凶神恶煞亦是极多,弱小者往往便被人生吞了……”

    “你们说的我都了解,但那死乌鸦在那里,我也不能不救啊……”

    方行苦笑起来,他倒是对黑渊大狱有些了解,当初他在渤海国妖族旧地,曾被叶孤音逼进了阴狱渊,那里便是黑渊大狱的前身了,只是虽然平时提起金六子来恨的牙痒,到现在都记恨它当初把自己一人扔在南海归墟里的事儿,却不能真眼睁睁看着这王八蛋去死吧?

    说白了,便是法场也得劫了。就更不用说是往黑渊大狱走一遭了!

    听了这句话。乌桑儿与大鹏族族长都不好再说什么了。两者皱眉看着方行。

    “来,你把黑渊大狱的情况给我细细说说!”

    方行打起了精神,拉着大鹏族长的袖子问道。

    “对这大狱我其实也知晓不多,只是略有耳闻罢了,不如这样,我命人去搜寻一下关于这座大狱所有的炼制符文、阵理、器具的文献,一并拿来让小祖参悟好了……”

    见方行似乎已经铁了心肠,大鹏族长沉吟良久。轻声开口。

    “这样也好,不过要快些!”

    方行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

    大鹏族长答应而去,殿内便只剩了乌桑儿与方行两个人。

    “你……我错怪你了,你还是挺好一个人的……”

    过了很久,乌桑儿才声音低低的开口,好像有些感动。

    “好个屁,小爷我得把死乌鸦抓出来炖了……”

    方行倒不乐意了起来,随口骂了一句,顿时又让乌桑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黑渊大狱。说起来也是妖庭重地,关于此地的一些文献及图旨皆是机密。若是寻常妖族打探这些东西,没准便会被妖庭直接扣起来,不过大鹏族孤刃山身份超然,却可以拿到一些别人接触不到的绝密文献,不到一天,便将所有能找到的典藉文献全放到了方行面前。

    而方行则也只能打起精神,忍着不耐烦去看这些枯躁无味的文献典藉……只看了半天就烦了,扔到一边懒得再动,心想着进去了再想办法吧……好在乌桑儿还留在孤刃山陪着他,便帮着他整理推洐黑渊大狱的阵理符文,然后用最简单的话理解释给方行听……

    “黑渊大狱,遍由幽冥石打造,且周围铭刻有诸多禁忌法阵,镇守大狱的狱主与妖兵,都拥有符宝护身,可以施展法术,也可以驱使法器,但被关进去的罪囚,则都会被压制一身法力,只剩肉身之力……失去了法力,实力至少也会下降七成,便是元婴可能也只剩金丹都不如的力量了,轻易便可镇压,这也是黑渊大狱三千年来一直无人逃脱的原因……”

    乌桑儿参研了关于黑渊大狱的秘典之后,便向方行解释,愈发的心生绝望。

    方行却不肯放弃,思索了一阵子后,又问:“能够私藏法器进去么?”

    乌桑儿轻轻摇了摇头,道:“很难!进入黑渊大狱时,所有人都会照过真魔观骨镜,那是由当年殒落的妖仙左眼炼制而已,可破虚去侫,也就是说,你若想进去,一是不可能掩藏自己的身份,二来也不可能将贮物袋偷偷带进去,最多能带些没有灵力波动的兵器罢了!”

    “真魔观骨镜?”

    方行嘀咕了起来,过了半晌才道:“没有办法骗过它?”

    乌桑儿苦笑了一声,道:“那真魔观骨镜可是当年的妖仙左眼炼制而成,神妙难言,便是平时不会完全催动,但又有几人可以瞒过它?恐怕,除非是元婴以上修为的人,才有可能催动自身的神念,骗过此镜吧……只是若真是元婴境界的修士,又不会这么轻松便关进去了,少说也会有几大长老一起验明正身,废去了一身修为之后才会将他关进去!”

    “元婴境界……”

    方行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手指下意识的抓住了自己后脑的马尾辫,在那里却有一个铁环,乃是一枚可以贮物的洞天指环,虽然可以贮存的东西不多,却是跟了他很多年,里面放着他最宝贝的一些东西,此时他不由暗暗思索起来,自己的神魂远比同辈修士强大,若是自己全部催动了起来,甚至用上无名心法里面的掩息术,不知能不能偷偷将这指环带进去?

    只是乌桑儿想的倒是另一个方面,苦恼的放下了手里的秘卷,担忧道:“你若进入黑渊大狱的话,根本不可能隐藏身份吧,便是易容了,也会被照出本相来,而你来到妖庭不久,便结了这么多仇家……万一她们知道你进入了黑渊大狱,想办法对付你怎么办?”

    “对付我?”

    方行微微一怔,旋及冷笑了起来:“我被关进了黑渊大狱,他们还敢到里面对付我不成?”

    乌桑儿长长叹了口气,道:“之所我表哥被关进去之后,我们扶桑山也曾想找人照顾他一下的,那黑渊大狱里,甚多凶恶之徒,都与外面的几大势力有关系,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外面的几大势力将他们养在了里面,帮他处理一些不见光的事情的也不为过……”

    “这样啊……”

    对于这些龌龊事情,方行倒也不陌生,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嘿嘿一笑,反倒轻松了起来,道:“那就让他们来吧,反正我在进入黑渊大狱时,身份也藏不住,索性让孤刃山的人把这件事传出去吧,越多知道的越好,小爷我就去黑渊大狱里去等着他们来对付我!”

    乌桑儿听了直接便吓坏了,十分不解:“不想着压下这件事,你还要搞大?”

    方行哈哈笑了起来,道:“你懂个屁,事情闹的越大越乱,越乱越好摸鱼!”

    如是商量了下来,第二天便有风声传了出去,妖庭登时惊动了。

    这才没几日,方行便摇身一变,成为了妖庭的名人。

    他最初在漠日大漠劫了神州使者法舟的事情倒是知者不多,毕竟逐妖盟的几位小祖以及神州来的使者还是要面子的,这件事并未宣扬开来,只有少数与妖庭关系密切的人知道,但方行盗了狐仙姬仙精异宝,又打出千峰苑逃脱的事情,却很是被人热议了一阵子。

    再后来,他出手教训孤刃山金翅小鹏王,却没有被赶来的孤刃山元婴长老杀掉,反而当作贵客接回山的事情,便更让人惊的目瞪口呆了,只是,更为震惊众修的还在后面,孤刃山很快传出了风声,说当时接方行回到孤刃山,乃是因为他手中持有孤刃山几百年前的一位大人物……大鹏邪王的信物,冒充了其传人,但没几日,他的身份便被拆穿,信物赫然是踪物,此人只是冒充而来,立刻忍得孤刃山大发雷霆,一怒之下,将其送至了黑渊大狱……

    一上一下,身份变化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短短数日之间,人族修士刑方的事迹,已被妖庭一带的修士当作奇谈!

    又能抢,又能偷,又能骗……这简直就是个神人啊!

    只不过,众妖修谈论之余,却也为之惋惜,关进了黑渊大狱,这个神人就活不久了。

    盛怒之下的孤刃山,虽然碍于他确实与与曾经的大鹏邪王有关缘份的份上,没有直接将他诛杀,但将他送进了黑渊大狱,却也一样是将他置入了死地,毕竟在他被关黑渊大狱的第一时间,便立刻有好几位妖族的俊彥放出了风声,一定会想办法让这厮死在黑狱之中……

    对于这些,方行却是并不知晓,也不关心,他只是安安心心被押送进了黑渊大狱。未完待续。。

    ps:呆会还有一章!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