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二十章 别来际遇

掠天记 第五百二十章 别来际遇

    “进了归墟之后?唉,小爷惨呐,那条赤龙倒是没什么,实际上它不是想吃我,却是因为我做了他便宜姐夫,赶着来讨好我的,不过在里闭关参悟三昧真火的时候,却是一时忘情,醒来之时竟尔过了两年,把个小爷我饿的哟,看着那条龙跟看着红烧泥鳅一样,然后就去洗澡啊,结果就闻着烤肉味了,过去讨块肉吃,却被人给抓了,生生钉了四根这么粗的钉子……”

    此时的方行与大金乌,已经占了熊王的白骨山,搬出了熊王窑藏的美酒,倒是没有真个凶残的生生挑肥的小妖宰来吃,只是搜罗了一堆这熊王藏起来的干肉与瓜果等为肴,便这么大马金刀,在一群小妖们的围观下畅饮起来,谈及别往来事,方行边说边长叹不已。

    而一众小妖,见大王落在了他们手里,又知这两个家伙实力惊人,却也无人敢反抗。

    “嘿嘿,幸亏金爷我没跟着进去……”

    大金乌有些庆幸,贼兮兮偷笑了两声,幸庆自己当时逃了。

    方行一瞪眼:“你说啥?”

    大金乌急忙正色道:“没啥啊,你继续说,后来怎么样了?”

    方行嘿嘿一笑,道:“后来还能怎么样,小爷我忍辱负重,牺牲色相,混进了他们那个氏部,后来找机会引来妖兽,把他们给打残了,再后来,寻龙氏现身……就这样,小爷得了太上道统遗藏,大鹏邪王得了朱雀肉壳,大狗子嘛,更幸运点,一觉醒来没准就成仙了……”

    “这……这……这……这是真的?”

    大金乌此时已全无初时的庆幸之态了,眼睛睁的大大的,满面痛不欲生,半晌之后,才一赶哀嚎,飞扑过来抱着方行的腿:“方大爷啊。我错了,我真错了……我当初不该怀疑您老人家的本事,我当时就该跟着一块进去的……话说那太上道经能传我一份不?要不归墟里面的凶兽给我一两万只也成……实在不行我吃点亏,给我半池子造化雷液行不?”

    望着它深情款款瞅着自己的绿豆眼。方行没来由感觉一阵恶心,飞起一脚将它踹了出去。

    “晚了!”

    确实晚了,大金乌也知道小强盗的理念,一块干的买卖怎么分都好说,没掺与就没得分。

    当然心里是不死心的。琢磨着日后多磨叽几次,总得捞点好处过来。

    “别光说小爷的事,倒是你来?好在也是跟小爷一起厮混了这么长时间的,怎么倒被人用这么简单的小计谋给坑了?哈哈……被人捉奸在床……你还能争点气不?”

    方行想起了大金乌被陷害的理由,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他看来,平日里油滑似鬼的大金乌会吃这么一个亏,也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我?”

    金乌倒是一怔:“我没被人算计啊,倒是被落井下石了……男人嘛,犯点错误不很正常?”

    “嗯?你不是被人陷害的?”

    方行也顿时微微一怔,开口问道。

    大金乌脸皮厚。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咂摸了一口酒道:“这事说来就话来了,那天我不是被几个朋友叫去赤蝎真人那里饮宴嘛,这酒过三巡,那只老蝎子就唤了它新过门的一房小妾来,那长的叫一个水灵哟,嫩的能掐出来,还一个劲的朝我放电……你说哥们能放过么?就赶紧多灌了那老蝎子几杯,将他放倒之后,便朝着那小妾的洞府摸过去了……”

    “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量那老蝎子知道了也不能说啥,却没想到,它那小妾也不是个好货,不知从哪里学来了南瞻多情道的邪法。却想通过房事盗我精元,结果我修炼过了太上不死经,精元稳固,肉身不坏,她盗取失败,却遭反噬。自个儿一身的精血全都枯败了,便是我也受到了波及,气血沸腾,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能动弹……那时已经被发现了……”

    方行听得有些目瞪口呆,这才明白,合着大金乌竟然不是遭人陷害,纯粹自作自受。

    “那你说的落井下石又是怎么回事?”

    方行呆了半晌,才开口问道。

    大金乌翅膀一拍石案,叹道:“这就是那群所谓好友的功劳了,当时惹出了这档子事,金爷我也自认倒楣,已经跟老蝎子说好了,拿一枚仙精赔他的小妾,结果谁曾想,其中却有一人,竟然与黑木岭暗通款曲,把这件事暗中通知了黑木岭上的鳄王,他们便当天发动突袭,收买了老蝎子,又或逼或诱,将我那一群好友也一个个买通了,一起指证我,偏偏我当时气血沸腾之症一直未曾好转,待到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扭送到妖庭大殿里去了……”

    再往后面的事情,方行倒已知晓,只是这其中的纠葛却未想到这么深。

    大金乌出这事,可谓撞了大霉运,当然,也是被有心人盯上了的后果,说不定针对它的算计已经开始谋划了,只是这贼厮太不争气,还未等到人家出手,它自己就出事了……

    结果被人家借局布网,一下子便将它拿的死死的。

    “那个人族的太石长老,当真不是个好东西,在妖庭大殿里,便已明言对我说,要想活命,便只有交出我肉身如此强横的法门……本来交就交吧,金爷我又不是死抱着经文不肯撒手的主儿,但关键是我交不出来啊,那经文不可说,不可传,烙印神魂,让我交个屁?”

    说到后来,大金乌愤愤喝了一口酒,把空了的瓦罐子重重摔在了地上。

    “算计你的恐怕比那个叫太石的老家伙还要难缠的多呢……”

    方行沉着脸,把孤刃山的猜测向大金乌说了一遍,却也将这厮吓的不轻,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传说中的九头虫一族盯上了自己了,细想下来,已然后背发寒:“难怪将我关进来之后,一不提审,二不刑迫,只是扔我在这里自生自灭,合着还有后手没使出来啊……”

    方行道:“我便是觉得那些人肯定再算计什么,所以感觉不能拖了,要尽快把你捞出去!”

    大金乌连连点头,嘿嘿笑道:“果然是好兄弟……”忽又转念一想,惊愕道:“不对啊,你若在外面,还能想办法捞我出去,可如今你也被关进来了,那还怎么出去?且不说这黑渊大狱周围的层层大阵,便是那镇守在大渊第一层的黑渊狱卒也不是好惹的啊……”

    方行嘿嘿一笑,道:“要是没个章程,小爷又怎么敢直接进来寻你?”

    大金乌见到了他这笑容,没来由一阵后背生寒,他可是知道方行一向胆大包天,只怕事小,不怕事大的,见他露出了这笑容,登时颤声道:“你不会是想炸了整座黑渊吧?”

    方行听了却也有些无语,心想这厮也太看得起小爷了。

    想炸掉这黑渊大狱,那得需要多少爆炎符啊,自己也得有地方买不是……

    大金乌见方行不是打算炸掉这黑渊大狱,略略放下了心,又急忙问:“你怎么打算的?”

    方行嘿嘿一笑,扫了一眼正躺在白骨山上被他和大金乌当肉垫子的黑熊精,又看向了下方群一片凶残狰狞的妖魔,轻轻叹了口气,道:“黑渊大狱只有一个出口啊……”

    大金乌也苦着脸道:“可不是嘛,一共就只有一个出口,而且是重重妖兵把守,还有金丹大乘的狱主镇压一方,你可别小瞧它们,可以施展法力还配备有法器的筑基后期妖兵,在这大狱之内足以斩杀金丹后期,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想要强行夺路,根本就行不通!”

    “强行夺路?”

    方行鄙视的看了它一眼:“这等蠢事你也想得出来!”

    大金乌登时有无些无耐了,道:“我觉得你也干不了这事,那你打算怎么办?”

    方行猛灌了一口酒,用脚踩了一下那头黑熊,道:“这不是有人质么?逼他们开门!”

    “它?”

    大金乌顿时有些无语,道:“这头黑熊在外面估计是有些关系的,之前它派人拿我,喊的凶狠,实际上不敢下死手,看样子是外面有人给它下了令,让它看住我,却不可要我的命……只不过,就这点份两,死了也就死了,想逼那狱主打开黑渊大狱的大门,还差得远吧?”

    “报……”

    就在此时,却忽见外围喧哗,有几只传令小妖撒腿冲了进来,一溜烟儿跑到了白骨山下,犹豫了一下,也不知是该跪那成为了人质的黑熊精还是还是跪那上首坐着的一人一鸦。

    好在大金乌解决了它的苦恼,横横吩咐道:“有屁放!”

    那小妖松了口气,急忙叫道:“大大大……大王,大事不好了,黑渊大狱里的其他几路妖王都率了人马打过来了,说要拿一个名唤刑方行的人族修士,现已兵临城下了……”

    “来的倒快!”

    方行闻言,便也站了起来,对这一点却是早有心理准备了,并不惊慌,反而笑着向大金乌道:“走吧,一起去看看想杀小爷的人都有谁,嘿嘿,要想出去,便着落在他们身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