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二十五章 那一指的风情

掠天记 第五百二十五章 那一指的风情

    法术!

    此时方行施展出来的,赫然便是法术,而且无比诡异,无比强大,在方行这一指点出之际,所有人眼中,都只看到了一个青衣的男子,骤然间从人群中飞出,身长三丈,青衣飘飘,突兀却飘逸的突至了黑渊大狱门前,与黑渊狱主面对面站立,而后轻飘飘一指点了出去。

    虽只轻飘飘一指,却似在这一霎,引去了天地间所有的风采!

    一指如剑,直点向金丹大乘境的黑渊狱主。

    那黑渊狱主亦非等闲,这一指虽然来的突兀,那青衣狐影的威慑力虽然强到让他心神被夺,但一丝心惊肉跳的危机感还是让他头皮发炸,从心底发起了一声咆哮,这一声咆哮,震撼他的全身经脉、骨骼、气血,最后震撼了他的神魂,让他从心神被夺的处境中苏醒了过来。

    若是不苏醒,他甚至有可能被这一指直接点死,而升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及时苏醒了过来的他,口中发出了一连串无意义的怒吼,手忙脚乱,将自己所有的抵御之法全部打了出来,所有压箱底的东西,无论贵贱,只想在这一指下换条命出来!

    一身丹光,按动如波,向方行面门汹涌冲去。

    腰间三块玉佩,同时炸碎,化作了三道屏障,层层挡在了他的身前。

    咬破舌尖,一口本命精血喷向空中,点点血花内符文闪耀,化作血色盾牌,拦在身前。

    脚踏罡步,身形变幻,本体竟尔变成了四道影子,一道影子往左,一道影子往右,一道影子向着方行,或说是他眼前那青衣狐影冲了过来,最后一道影子施展挪移之术急逃。

    瞬息之间。四种法术乃至法器施展出来的神通,只为躲那一指。

    面对着他的种种变化,方行并无半点犹疑,那一指。还是直直点出,无半点变化。

    “嗤……”

    丹光涌来,被这一指像是利剑割开了厚布,分作两半,消散无形。

    “啪”“啪”“啪”

    那三道屏障。被这一指点碎泡沫一般,连破三重,毫无滞顿,直戮进了那血色盾牌中。

    那血色盾牌,宛若实质,无坚不催,却又黏稠可怖,便是神兵利器,刺入这盾牌之中,也被会深陷其中。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脱离出来,但青衣狐影这一指点来,上面竟然蕴含着难以想象的狂暴力量,一指点出盾牌之时,上面附着的力量,已将盾牌完全撕碎。

    再之后,面对着黑渊狱主变化出来的四道影子,青衣狐影没有选择。

    他没有去判断哪一道影子是真实的,也没有胡乱点向哪一道影子……

    在这一刻。他只是平平点点,毫无花哨。

    但这一指的指劲,却在霎那间一分为四,“噗”的一声响起。四道影子同时中指。

    “青丘山,老夫与你们不死不休……”

    四道影子同时中指之后,其中向方行扑来的,向左逃的,向后面挪移逃走的影子同时破碎,而向右面逃的影子却发出了一声受伤野兽般的哀嚎。踉踉呛呛,化作一道极淡的影子向着黑渊大狱的深渊地带逃窜而去了,只是让人意外的是,他痛骂的竟然是青丘山一脉。

    就连这一刻的方行,都有些诧异,不过很快明悟,定是自己在借用青狐鬼面之时释放出来的神念波动,让这倒楣催的黑渊狱主误会了,将他当作了青丘山狐族之人。

    如今他这三印一指,正是借用的青狐鬼面的力量。

    在进入黑渊大狱之前,他猜测的没错,青狐鬼面玄妙无比,在他以仙精的力量将这面具开启之后,所看到的那在虚空之中大战的男子,正是代表了一种诡异的传承,而那传承,共有九个法印,随着他参悟这九个法印,完整的传承便会烙印在他的神魂之中。

    不过,三为法术基数,因此方行之前便觉得,当自己参悟了前三个法印之后,一定也会有所收获,而在进入黑渊大狱之前,他或偷或骗或讹诈,从青丘山与扶桑山一共搞来了四块仙精,又知时间紧迫,多一点助力也是好的,便赶在进入大狱之前,参悟了一次青狐鬼面。

    那一次,咬紧了牙关拼上了老命,催动全副神识去参悟,记住了第三法印。

    事实证明他猜的果然不错,参悟了第三法印之后,果然便有了一定的收获,而这收获,便是初步掌握并催动这青狐鬼面力量的秘法,带上面具,并以仙精将青狐鬼面的力量催动之后,方行施展那九印中的前三印法,便可借助青狐鬼面的力量,施展出一指……

    这一指,有个名堂,便唤作“狐丹剑”!

    狐丹剑本是狐族的秘法传承之一,本是纯粹的法术,方行亦曾见狐九姑施展过一次,祭起金丹,剑光大作,这一神通的厉害之处,在于出剑之前,金丹便已释放出了某种力量,对比自己弱的敌手,释放出来的震慑之力,对比自己修为高的敌手,释放出来的是魅惑之力。

    或震慑,或魅惑,总之先慑住了敌手,而后剑起虚空,一剑枭敌。

    而如今方行通过青狐鬼面施展出来的这一指,原理与狐丹剑相同,只是施展方式不同。

    没有魅惑效力,完全便是震慑,震慑敌手,而后一指点出,毙敌于无形。

    准确的说,这一指,并非方行施展出来的,而是青狐鬼面借助他的力量施展出来的。

    也正因为这是青狐鬼面引出来的力量,消耗的则是仙精之力,所以在这黑渊大狱之中,也压制不了这份法力,再加上暴起突然,方行一指点出,便重创了黑渊狱主。

    满空寂静!

    方行一指重创了黑渊狱主之后,漫天的妖兵妖将,都诡异的安静了下来,满目瞠然。

    他们已经习惯了在全副武装的冲进黑渊大狱之后,面对那一群只有肉身之力的绵羊,在平时来说,金丹大乘境的黑渊狱主,在黑渊大狱里面。简直有着等于同渡劫一般的实力,也正因此,在看到青衣狐影出现,一指便险些点死了黑渊狱主之后。都有些不习惯。

    “束手就缚,忤逆者杀……”

    方行也没想真的一下子就把黑渊狱主搞定了,这青狐鬼面的力量有些超出他的想象,不过也只是略略一呆,便立刻大喝。然后向着就近的几个金丹后期,看起来身上气息非常浑厚的妖修冲了过去,要赶在青狐鬼面额心处的仙精力量消耗完之前,斩杀这几个老头子。

    “速逃,速逃……”

    “此人何等修为?是青丘山的元婴老祖出手了吗?”

    “不可敌,速逃……”

    方行倒也没想到,那几个金丹后期的妖修也不是傻子,一见黑渊狱主都被他一指重创了,连跟他斗手的心思也没有,甚至都不敢到他身边来夺这黑渊大狱的大门逃走。嗖嗖嗖的就向着黑渊大狱里面钻,方行已经抓住一个老头了,但看人家实在是想逃,没办点动手的意思,只好讪讪的把人放开了,那老头也干脆,一边大叫“谢谢饶命”一边逃得没影了……

    别说他们,就连那些金丹境的妖将,反应快点的也溜了……

    惟有逃得慢的数百妖兵,瞠目结舌的立在空中。逃又逃不掉,打又不敢打……

    以多打少也是分境界的,若是几十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围攻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那就有很大赢的希望。但若是筑基境界对上了元婴境界,那来一万个都没用。

    此时戴上了青狐鬼面的方行表现出来的力量,便让这些妖兵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

    白骨山一带的场间天上,诡异的安静了几息功夫,然后那之前得到了方行授意的黑熊精,忽然想起了什么。笨重的身子却异常灵活的跳到了白骨山顶,嗷一嗓子大叫了起来:“都还愣着干什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大家快逃命啊……只要不想死在大狱里,就逃命啊……”

    “哗……”

    大吼了一嗓子的它,轰隆跳起,直从方行身边擦过,两只爪子攀着渊门向上爬,那肥大的屁股实在太沉,站在狱门边上的方行还非常无奈的踢了它一脚,将他一脚踢了出去,外面响起了一连串崩碌碌撞倒了不知什么建筑的声音,以及黑熊沉闷的叫声:“谢谢啊……”

    “快逃,快逃……”

    “千载难逢的机会,逃啊……”

    黑熊精的这一反应,似乎引发了其他人的注意力,几乎一瞬间,会飞的,会跳的,攀爬的,无数的妖囚都潮水一般向着黑渊大狱门口冲了过去,一度引发了强烈的拥堵现象,把个方行都逼得无奈了,站在狱门前来指挥:“慢点……慢点……排队……照顾好老弱……”

    “这就是你的主意?太猛了吧?”

    大金乌冲了上来,呆呆的看着苍蝇一般向外冲的妖囚,小眼睛贼亮,又惊又喜。

    “越乱越好,小爷才好带你走啊……”

    方行哈哈一笑,刚要再说,却忽然间,额心的火种火焰陡然熄灭,他的身体也颤了几颤,骤然间有几道可怖的裂隙出现,艳红的鲜血流淌了下来,而后整个人似已晕厥,便如一截木头也似的从半空中跌了下来,只吓的大金乌急忙从天而降,半空中接住了他。

    “我擦我擦……你没事吧?”

    “……疼……”

    方行气若游丝,喃喃。

    “可不得疼么?看身上这几道血口子,真吓人……哪里最疼?”

    大金乌吓坏了,关心的发问。

    “心疼……”

    方行气有气无力的说道,声如蚊蚋。

    大金乌大吃了一惊:“怎么还心疼了?心脏破裂了?”

    方行声如蚊蚋:“那么大块仙精,这一会就没了……心疼……”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