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太石老祖

掠天记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太石老祖

    “表哥,是你么?真的是你?你怎么出来了?是那个贼大爷救你出来的么?”

    正焦急间,忽听得一声惊喜的声音传来,却见一只体型比它小了两圈的金乌从山间飞了出来,落在地上,却化作了一只娇俏可人的金裙女孩,眼睛里露出了惊喜之色,急急忙忙跑了过来,似乎欣喜无比,却又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正是它的表妹乌桑儿。

    “桑儿,你来的正好,我在根伯的洞府里,藏了一具不死玄棺,里面还有两颗血莲子,现在我必须赶紧离开,后面有很多人追我,你不要问,听我说,我走之后,你立刻把这小王八蛋抱下去,放在玄棺之中,喂他一颗血莲子,再将另一颗放在他胸口,棺盖扣紧……”

    大金乌急急忙忙的说着,将方行塞进了乌桑儿怀里。

    一看方行这浑身血淋淋的模样,却把个乌桑儿吓了一跳,道:“他怎么死的这么惨?”

    大金乌无语,道:“还没死呢,不过你再啰嗦下去我就死了……”

    说罢了,展翅就要飞走,却又被根伯拿拐杖勾住了它的爪子,蹦蹦跳跳的骂道:“小王八羔子,你先给我说说,怎么个要我老命法?说不清楚我今天打死你……”

    金乌怕把根伯扯倒,只好硬生生停下了冲天飞起的势头,也就这么一耽搁里,便忽闻雷霆霹雳不断,朵朵乌云自天际涌来,竟然不是来自同一个方向,四面八方同时有乌云呼啸而来,在扶桑山上空围住,正北方云后已传来一声大喝:“黑渊逃囚,想往哪里去?”

    “完了……根伯你真害死我了……”

    大金乌心下顿时凉了半截,追兵已至,再逃便不容易了。

    此时的空中,呈半圆状,已经将这一方山崖包围在了里面。而另一个方向,空中隐隐约约有黑云翻滚,想必也有人包抄去了后面,以免金乌逃脱。而在身后,黑云之中已经影影绰绰露出了追兵的形貌来,赫然多是身穿黑甲,背后披着红色披风的强大妖修,而那些身穿黑渊大狱或是妖庭制式铠甲的妖兵却只有三四队。在众多追兵里只占了不到一成。

    “我说怎么追我这么紧,原来还是你们这么关心我!”

    大金乌见状,便不急着逃走,恨恨叫了起来,同时留心打量四周,伺机遁逃。

    现在黑渊大狱大门四开,妖魔鬼怪逃得到处都是,抓不胜抓,黑渊大狱乃至妖庭更关心一些重要妖魔的逃脱与否以及下落,哪会有这么大的精力放在它身上。却还是黑木岭更担心它逃走了,第一时间派谴了人马赶到扶桑山一带盯梢,果然发现了越狱的大金乌。

    “黑渊大狱异动,群魔脱困,妖庭已颁下法旨,诸妖脉皆出人马协住捉拿,我们黑木岭也只是顺应妖庭法旨而已,呵呵,说不定你还是群妖脱困的主谋呢?”

    黑云之中,一骑白影出列。却是一个身披银甲,手持大刀,胯下骑着一只三丈高黑牛的女子,看起来三十余岁。风姿悼约,模样娇媚,在她看到了大金乌之时,目光里便毫不掩饰的露出了痛恨之意,声音虽然不大,但言辞却不客气。一见面就想给大金乌扣个大帽子。

    不过她随口一说,大金乌倒是吓了一跳,自己虽然不是主谋,但主谋可就在自己身边呢!

    “臭娘们,你说这么好听的作甚,当初大金爷不过是碰上了一点小麻烦,结果让你们做成了铁案,硬生生将我关进了黑渊大狱里,不就是你们在背后指使吗?他妈的,大金爷知道是因为我杀了你男人,但那也是因为他当初害死我老子,大金爷找他报仇那是天经地义!”

    大金乌也不是个好相与的,索性破口大骂起来。

    “还敢提起他来?你有本事杀他,却来尝尝老娘手里的大刀!”

    那白甲妇人闻言,顿时柳眉倒竖,一声厉叱,便要挥舞大刀向金乌冲来。

    “九目夫人且慢,由我等来代劳吧!”

    在白甲妇人身后,几道黑甲妖修同时冲了出来,各施妖法,便要布下天罗地网擒拿妖修,他们却是不敢让这白甲妇人亲自动手,皆知她与大金乌有杀夫之仇,生怕她趁众人不注意真个宰杀了大金乌,毕竟对黑木岭来说,已经与九头虫一族有了协议,大金乌却是要留活的。

    “大胆逃犯,还不束手就缚?”

    一霎那间,足有三名金丹后期修为的妖修出手,直向大金乌拿来。

    大金乌也是目光一冷,暗暗看向了他们左侧,准备从那里强行脱困。

    现在惟一希望的,便是自己逃掉之后,会引开这些人的注意力,别让他们看到了方行。

    但也就在此时,忽听得扶桑山内传来了一声暴吼,只见一片炙烈的金色火云迅速掠来,将一片夜空染成了红色,火云之间,却是一只身躯庞大的金乌挟着滔天威势飞来,距离尚远,已经张口喷出了一道几十丈长的赤焰,便似一道火鞭,霎那间逼退了三个黑衣老者。

    “谁敢闯我扶桑山拿人?”

    来者转瞬之间,便已经到了大金乌身前,愤声大吼,飞在虚空,与黑木岭群妖对峙。

    “叔父……”

    大金乌微微一呆,认出了这正是他的叔父乌古木。

    “这里我挡着,你速去后山,在三位长老的保护下闯出重围,元婴之前不要回来!”

    乌古木迅速向大金乌传来了一道神念,目光却不看他,只是怒视着黑木岭众妖。

    大金乌闻言,倒是微微一怔,反而犹豫了起来。

    “乌古木,这厮是黑渊大狱逃犯,我等有妖庭法旨在此,你想公然违抗不成?”

    那黑木岭群妖见状,已是勃然大怒,妖兵聚拢,便要强攻。

    “黑渊大狱逃犯又如何?妖庭法旨又如何?我有妖仙令在此,换不得我侄儿一命么?”

    乌古木更不答话,大翅一展,已有一道形状古朴的紫金色令牌飞上了半空,却在空中大放光明,隐隐约约,竟似有某种古朴的仙家意境传递了出来,让人心生膜拜之意。

    “妖仙令……金乌一族的妖仙令……”

    黑木岭众妖见状,目光皆是一凛,似被此令震慑,一时竟无人敢答话。

    妖仙令乃是金乌一族的妖仙老祖所传,本身便具有神性,更是拥有向妖庭提一次要求的价值,因此按道理说起来,乌古木此时赫然真的有保住自己侄儿的权力,更重要的,则是面对妖仙令,便是蛮横暴戾的群妖,也不敢在此时强攻扶桑山,怕引发妖族众怒。

    “妖仙令自然是有资格帮你侄儿脱罪,但却不是你说一下留下就留下的,妖庭自有法度,所有逃犯皆需擒回黑渊大狱重新镇压,你要以帮它脱罪,也得等到妖庭处理完了这一次的暴乱,再来与十位长老商议吧,所以,现在还是让老夫把人带回去,免得罪加一等!”

    就在黑木岭众妖犹疑之际,忽然远处有一个清朗的声音传了过来,却见远处夜空之中,有淡清色的光化亮起,一个身穿青袍的老者,面目方正,颇具仙家气度,头上斜斜插着一枝乌木簪子,一袭青袍不染片尘,面带微笑,斜坐在一头白牛背上,慢慢走了过来。

    “这是……太石家的元婴老祖?”

    黑木岭的众妖先是一惊,而后大喜,纷纷拜倒,口称“老祖”。

    尤其是那白甲女子,更是直接跪倒,口称“给二祖请安”,她本就是太石家的旁系血脉,也是一个纯血的人族,只是后来为了太石家的安排,嫁给了黑木岭九目真人为妻,而那九目真人,就是被大金乌杀掉的那名妖修了,如此说起来,这白牛上的老者,正是她的长辈。

    而扶桑山的金乌族长乌古木则是脸色大变,连持着妖仙令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至于大金乌,则更是惊的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暗想:“小强盗说算计我的人远比我想象中厉害,不仅与九头虫一族有关,甚至连那太石一族也牵扯了进来……现在看看果然没错,就为了我这个小虾米,竟然连太石一族的元婴老祖都来了,他可是几百年没露面了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