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扶桑守山人

掠天记 第五百二十九章 扶桑守山人

    妖族构成复杂,既有没落的古妖一脉,也有新兴的妖脉,但其中最特殊的一个,便是太石一脉了,因为这一脉根本就不是妖族,而是人族,只是其先祖与妖脉走的亲近,便于此扎根落脚,三千年发展,已成为了这北俱的一个大世家,家中有元婴老祖坐镇,势力不小。

    妖庭十长老中,便有一位乃是太石家的人,可见这太石家在妖族的影响力。

    太石家与黑木岭关系不浅,甚至有传说黑木岭本就是太石家扶持起来的,因为太石家身份特殊,不便挤身古妖八脉,便扶持出了黑木岭这样一个由妖族俊彥组成的势力,谋夺古妖八脉的地位,也好在将来替平时太过低调的太石家出面,打理一些他们不方便出面的事情。

    当初发话将大金乌关进了黑渊大狱的,便是妖庭的太石家长老太石诞。

    只是就算如此,大金乌也没想到,这太石家的元婴长老,竟为了自己亲自来了……

    须知在妖庭一带,元婴长老自重身份,更是为了潜修以备渡劫,不逢大事,都是很少露面的啊,就连妖庭事务,都是由金丹大乘境的十位长老处理的,各族的族长,也都是金丹境的妖修处理,这群老家伙基本上除了在家带带孩子,调教后辈,根本就不会轻易露面。

    可如今,比起普通的元婴长老更为神秘的太石家元婴老祖,竟然来到了扶桑山。

    而金乌族长乌古木更是面色苍白,面对元婴大修,便是他手持妖仙令也没用了。

    “呵呵,金乌族长觉得我说的可有理?”

    那太石老祖骑着白牛,慢慢来到了这扶桑山山前,轻轻驻足,含笑发问。

    “这……此事另有隐情,请前辈恕罪,我金乌一脉的世子。不可再入黑渊大狱!”

    乌古木心一横,还是沉声喝道。

    这才短短不到十天的功夫,便先后有两位元婴大妖光临扶桑山,也让他心生无力之感。

    但心间无奈之余。他却也愈发觉自己该保住这个侄子。

    毕竟,如今的他,就是将来扶桑山的希望。

    对于自己那个儿子,他却是早就失望透顶,不抱半点希望了。

    “哦?金乌族长不认同老朽的话?”

    太石老祖没想到金乌族长会拒绝。倒也微微一怔,笑道:“不过这可由不得你了!”

    呵呵一笑,他身在白牛之上,便直接探手向扶桑山内抓来,手掌所向,正是那准备偷偷溜向后山的大金乌,这一掌看过去,速度也不是很快,但却让众人生出了一种在这一掌之下,逃无可逃。走无可走的念头,眼睁睁便看着他这一掌探入了扶桑山大阵,抓向金乌。

    而金乌族族长乃至乌桑儿甚至是大金乌本身,在这一掌之下,竟都生不起反抗的念头。

    不过也就在这一掌抓向大金乌之时,忽然间中途跳起了一个老头,挥着拐杖拦在了那只大手前,却是那不足三尺高的老树精根伯,竟然在此时跳了起来,他似乎非常愤怒。吹胡子瞪眼的大叫道:“哪里来的混帐东西,不通报一声便要硬闯扶桑山?当我老人家是摆设?”

    此人一出,周围人心里都生出了一种念头,那就是又荒诞。又怪异。

    与太石老祖的那只大手相比,这老头实在太过矮小,连人家的一根手指也比不上,看起来更像是吹一口气便能将他吹的不见了,身上的气息便像是风中的残烛,随时会油尽灯枯。恐怕一个健壮些的妖兽都能将它扑倒吃掉,可他竟然敢在此时跳出来拦路?

    “这位道友是?”

    太石老祖倒未直接将他碾碎,可能也是看他太弱了,弱到不好意思直接动手了。

    为了避免影响自己的身份,他手掌微停,开口问道。

    老树精手里的拐杖挥舞的更厉害了,叫道:“老头子我活的太久,早就不记得自己道号是什么了,不过这山里住的小乌鸦世世代代都叫我根伯,有老头子我在这里看着,这扶桑山也足有几万年没被人闯进来啦,你又是哪里来的牛鼻子,看着有些眼熟,敢来这里滋事?”

    “几万年……”

    此言一出,乌桑儿都想捂脸,妖族北迁也不过才三千年,您老人家哪里来的几万年哟……

    无奈之下,她想劝回老树精,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担忧看向了自己表兄。

    “道友看我眼熟么?呵,老朽太石鸿蒙,此来助妖庭行事,擒拿逃犯,还请相让!”

    太石老祖以为这老树精见过自己,便轻轻一笑,准备继续拿人了。

    却不料,老树精似乎根本没听到他的话,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吹着眉毛叫了起来:“想到了想到了,也忘了是多久之前,老头子我倒是见过一个穿灰炮,骑青牛的人族道士,那可是个厉害角色,不过人家骑青牛,你这小娃娃骑个白牛又是怎么回事?”

    骑青牛?

    诸妖修皆呆了一呆,心想这不是那人族道祖吗?

    那得是多久之前的人物了,十万年还是几十万年?只存在于传说里,这老树精吹牛呢吧!

    而太石老祖则亦是脸色一变,这老树精看起来糊涂无比,却暗含讥讽,偏偏这讥讽还真戮到了他的痛处,毕竟在外界说来,他们太石一族,背弃人族,投靠妖族,暗中已有“叛道者”一说,这老树精偏偏拿道祖骑青牛之事来反讽自己,这是想触自己霉头吗?

    “一把年纪还要跳出来装神弄鬼,当我不敢杀人么?”

    心间微怒之下,他便冷哼一声,更不答话,直接探手向那只金乌抓去。

    这一掌抓去,便不再顾忌那老头子,他若敢阻止,定会被自己的余力震死……

    “咦,你这娃娃说不了两句话便要强行拿人?实在太过份,不将我老头子放在眼里吗?”

    老树精根伯大怒,挥舞着拐杖大叫了起来,似乎又想跟这太石老祖拼命了。

    “你敢向扶桑山伸手,我就敲你的手!”

    黑木岭一方的人见了,顿觉可笑,也不知这扶桑山从哪里找来了这样一个浑人,分明气血哀败,而且身上气息弱的可怜,便如凡人也似,竟然敢拦在太石老祖面前?且看太石老祖的那一掌,一抓出去,便如覆地翻天,便是一座山峰在这掌下也似一把便能推倒拔掉,更不用说那个看起来还不足三尺高的小老头了,对比之下,甚至生出了一种滑稽感。

    “根伯伯快让开啊……”

    而乌桑儿见了,只吓的尖叫一声,放下方行便要向老树精冲去。

    “太石老畜牲,你敢伤我根伯,大金爷跟你不死不休……”

    远处趁机溜号的大金乌见状也顾不得逃了,一声怒吼便飞了回来相救。

    根伯虽然脾气怒,耳朵又不好使,但见识渊博,曾经教过大金乌与乌桑儿推洐卜算之术,在这一对儿表兄妹的眼中,他已不是一个不起眼的守山人,而是授业恩师一般的存在,如今自然无法坐视他被太石老祖碾灭,更何况,大金乌也明白,太石老祖出手,自己也逃不掉了。

    与其逃出几十里再被揪回来,还不如拿自己的小命换扶桑山的安危。

    可惜的是,在太石老祖这一掌之下,便是他们三人加在一处,却只如蜂蝇般渺小……

    但也就在此时,面临着那只大手,根伯却是发火了,这个看起来干瘪矮小,气血衰败的老头,在看到太石老祖这一掌不问青红皂白的抓过来后,便气的满脸的眉毛胡子都飘了起来,这却也是人之常情的,再不将这老头放在眼里,也管不住人家发不发火不是?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老头的火竟然越发越大!

    而随着他发火,在他身后,竟尔有一根青苗虚影凭空生长了出来。

    随着他火气越来越大,那株青苗,竟然在逐渐长大,渐呈粗壮大树,势成参天。

    这还不算,已经达到了参天之势后,这些巨木,还在不停的生长,似乎要撑破苍天。

    虽然只是虚影,但这巨木气势实在雄浑可怕,似乎散发出了顶天立地,无艰不催的可怖威势,甚至有一种古仆而苍凉的岁月气息从这树影内散发了出来,一霎间,上接穹苍,下定山河,仿佛成为了连接大地与仙界的桥梁,幽幽古意,镇住了乾坤,镇住了岁月。

    这一霎,所有的人,包括黑木岭与扶桑山一脉,全都怔住了。

    甚至那一掌擒向大金乌的太石老祖,也是心里大吃了一惊,满腹狐疑……

    妖地其他的地方,在这一瞬间,也不知有多少身驾流云,四处擒拿黑渊大狱逃犯的高人被那道自扶桑山传来的雄浑气息慑住,惊愕的转头看去,便看到了那株在西南方飞快生长起来,几如撑天石柱一般竖立在了天与地之间的巨木,震的连法术都施展不出来了。

    “老头子我守这山守了几万年,就没有人能冲进扶桑山的地界来拿人……”

    根伯愤怒无比,两只手举起拐杖,愤怒的朝着那只大手敲了下去。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