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三十章 扶桑神木

掠天记 第五百三十章 扶桑神木

    “啪……”

    老树精的那一拐,看起来还是轻飘飘的,就像个人间活了百余岁的老寿星用来打孙子的那种力道,而且与太石老祖的手掌比起来,这一拐的也显得太小了,简直就像是敲在了一座山上,但场面却无比的骇人,那太石老祖被这一拐敲到的地方,竟尔直接破碎……

    先出现一个豁口,而后蔓延到了整只手掌,如同瓷器一般片片碎裂。

    太石老祖又惊又怒,踉跄后退,收回了手掌,但老树精敲下的那一击,却已蔓延到了他的手臂,在他手掌收回之际,直到小臂的这整条胳膊竟然都化成了碎片,碎片又化作了飞灰,飞灰沉淀,纷纷扬扬落在了赤崖之上,化作了世间最肥沃的泥土,成为了这老根的养份。

    “你往扶桑山伸手,老头子我就敲你的手,你敢进来拿人,我就敲你的人!”

    老树精雄纠纠气昂昂,小小的个头站出了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指着太石老祖怒喝。

    寂静!

    满天寂静,惟有那只大手化作的飞灰漫天飞扬。

    无论是黑木岭,还是扶桑山的人马都已经惊呆了,鸦雀无声,甚至喘息都不敢大声。

    只一个小小的动作,便慑住了所有人。

    你往扶桑山伸手,我便敲你的手……

    就连太石老祖也只是抱着那只断臂踉跄后退,满目惊疑。修为如他,甚至都没感觉到自己那只手是如何断掉的,他甚至别无感觉,那一只手便已朽化,化作了漫天烟尘。这让他心惊胆战,对于修行之人来说,再没有什么比连自己被什么力量打到了更为可怖的了。

    “他竟能伤我……我护身法相之力,竟防不住那一拐……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太石老祖一语不发,心里却已疯狂大吼了起来。

    一只手的损失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伤,心思一转便可重新长出,但这老树精表现出来的力量却实在让他感觉太可怖了。修为越高胆子越小。一时之间他竟未再出手。

    只不过他显然也不甘心退走,双眉紧锁,死死盯着老树精。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没听说过扶桑山有你这号人物!”

    良久之后,太石老祖才沉声开口,满目皆是警惕之色。

    “刚才说了,老头子活的太久,早忘了自己是谁。现在就是个守门的,有我守在这里,就没人能够进入扶桑山随便拿人,几万年来都是如此,谁来老头子我就拿拐抽死谁个王八孙子……”老树精挥舞拐杖,大声咆哮,全无半点高手风采,就跟人间老头一个模样。

    太石老祖登时语塞,瞪着眼睛,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

    “是哪位前辈在此施展神通?”

    场间正气氛凝重。只有老树精骂街的声音,却只见远处几朵腾云激荡,便似苍天都给遮住,赫然又有四五道强大至极的气息传了出来,众人望时,顿时皆胆颤心惊,来者竟无一不是妖族强者。元婴境界的老祖宗竟然来了四五个之多,皆是各族隐匿不出的高人前辈。

    这些老家伙,却都是被这扶桑巨木显化的惊天虚影所惊动,赶来一探究竟的。

    最前面的一人,中年人模样,身披金袍,气魄无双,正是孤刃山的元婴老祖,他却是在发觉了黑渊大狱异动之后,立时意识到这与方行鼓捣的东西有关,说实话也是着实的震惊了一下,想到了这个家伙可能会进黑渊大狱搞事,却没想到搞出了这么大的事,但毕竟他乃是邪祖口中的仙缘所在,不容有失,便急急赶来接应,却被青丘山抢先封了路。

    想到方行是为大金乌而进入的黑渊大狱,他便猜到方行有可能往扶桑山而来,便跟着遁来,准备接应,却没想赶到中途,便见到了扶桑山这冲天而生的扶桑巨木,那雄浑气息就连他也感觉心惊,急急赶来,路上却也碰到了其他几位被吸引来的元婴妖修,便一起现身。

    倒也不是他们小题大人作,实在是这道气机出现的太诡异了。

    扶桑山一脉没有元婴老祖坐镇,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问题,不然金乌族也不会没落到如今的下场,就连他们这一族最有前途的小辈被人设计,下进了黑渊大狱,而金乌一族奔走呼号,都无人理会,而如今这一个身具如此惊人气势的老树妖,又是何等身份?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你们也想闯进扶桑山,尝尝我老头子的拐?”

    老树精看到这么多人现身,顿时警惕起来,提着手里的拐杖威胁。

    众人见了,都觉满腹怪异。

    说实话,若不是有他背后的巨木虚影,若不是有太石老祖吃亏在前,谁也不会把这个老家伙当成前辈高人,实在是太没有高手风范了,就凡间的老青皮无异!

    就连金乌一族的族长乌古木也讪讪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从他很小的时候,便知道扶桑山有这么一位根伯,而在他爷爷小的时候,这根伯也存在,谁也不知道这老头活了多少年,总之他几乎与这座扶桑山一样古老,或者说,与现在的金乌族典藉一样古老……

    对这老头子来说,甚至无法通过辈份去判断,因为不知从何时起,所有的金乌一族都叫他根伯伯,乌古木是这等叫法,他的儿子乌一典也这样叫,辈份早乱了。

    而在乌古木记忆中,也从来没见这老头子出过手,而且按照常理来看,他气血衰败,早就应该动不了手了,只是因为树妖的特质,才能活这么久而已,祖祖辈辈,就没人把他当成一个可以镇压族运的老祖宗,不然也不会让这么一位替扶桑山守大门了……

    至于大金乌与乌桑儿,同样感到震惊,他们两人跟着根伯伯学过推洐之术,但也只知道他活的岁月够久,学识惊人,却不知道他一番出手,竟会有这等威力!

    “这位老前辈,孤刃山鹏五拜会……”

    孤刃山金袍中年人见状,缓缓上前,拱了拱手。

    “回去,退回去,敢进扶桑山我就敲你……”

    老树精丝毫不给面子,举着手里的拐棍吓唬人。

    鹏五登时满面尴尬,只好站在扶桑山边缘地带,苦笑道:“做了这么多年邻居,却不知有前辈这样的高人在侧,实在惭愧,不敢请教前辈尊诲……”

    这话说起来,已是相当客气,老树精却恼了,瞪眼道:“你想挑战我?”

    鹏五登时语塞,半晌才反应了过来,这老头把请教听成讨教了……

    “根伯,孤刃山的前辈是好人,他是问你道号是什么……”

    还好旁边一个乌桑儿,承着孤刃山的情,大着胆子来向根伯解释。

    根伯这才明白了过来:“哦,道号……道号早忘了……”

    鹏五顿时苦笑,也不知这老头是不想说还是真个忘了!

    也就在此时,一个身浑白毛的老猿,却是古妖八脉之一的大圣山猿族的元婴老祖,活了也不知多少年岁,资历最老,见识也广,在此时轻轻开口:“上古年间有巨木名扶桑,历幽久岁月而生神性,曾倚仗无上法力直贯苍穹,盗取九天太阳神精,栖于巨木之上的乌鸦也因此而得神性,化作三足金乌一脉……金乌一族,自诞生起便以扶桑为图腾,自此不知多少年,当年南瞻逐妖之时,亦曾听闻金乌一脉有扶桑神木出手,护住金乌血脉……”

    它见多识广,一番往事,娓娓到来,最后时,目光已落在了老树精身上,眼睛里精光闪动,轻声道:“……如果老猿猜的不错,这位前辈,便是那株三千年不出世的神木吧?”

    扶桑神木!

    场间众妖齐齐面色一凛,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那矮小老头时,又多一层敬畏。

    虽然早就隐隐猜到了,但被人点破时,还是忍不住心间震惊。

    这老头本体若是扶桑神木,那也不算多么惊人,毕竟扶桑神木一向具有神性。

    但他若是传说中的那根扶桑神木的话,就未免太吓人了。

    而在他说出了这句话后,那蹦蹦跳跳的老树妖,也似乎沉默了下来,疯疯颠颠,糊里糊涂的他这么一沉默,便好似场间气氛都变得压抑了下来,就连空中的几位元婴,也没有人说话,尽皆静静的立在空中,等着他开口,不过这老树精却沉默了良久,却是渐渐升起了怒意,一字一句沉声喝道:“真是太多年没有亮个相,小辈们都变得越来越狂妄了……”

    他一开口,更是隐隐带着怒意,登时让所有人都心神警惕,静静听他说话。

    然而老根精跟着说出来的话却登时让所有人苦笑不得,他忽然间举着拐杖就要朝老白猿冲过来,口中大叫道:“老头子明明化作男身,你竟敢骂我是神母?看我敲不死你……”

    “哗……”

    一群人都无语了,人家老白猿啥时候骂他了?

    倒是大金乌无奈,拼着命上来抱住了根伯的双腿大叫:“我的根伯啊,你消消气,别急着拼命,人家没骂你是母的,是说你是神木啊……神木,不是神母啊……”未完待续。

    ps:求票啦……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