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奇葩五人组

掠天记 第五百三十五章 奇葩五人组

    妖帝阁,年岁日久,不知流传多少年,据传,在三千年前,妖族还掌握北俱与南瞻两州,而且大部分势力皆在南瞻之时,便已有三位妖帝来到了北俱苦寒地,联手建下了这妖帝阁,又因此阁由一座白骨塔镇压,因而被人称为妖塔,乃是妖族最为神秘的所在。

    这妖帝阁内,据传有当年那三位妖祖遗留的灵性蕴藏,具备修行道音,入内者可以了悟道法,聆听道音,甚至还曾有人说过,妖帝阁内,藏一部经卷,乃是由当年的三大妖帝联手所写,一旦掌握,便可突透天地桎枯,修成妖仙亦指日可待,只是难以寻到罢了。

    这妖帝阁与南海归墟、神州瑶池、西贺魔渊齐名,究竟有没有妖仙经卷,谁也不知,不过玄妙是肯定的,以往岁月,每百年,妖庭都会选择一位妖族最杰出的小辈进入里面,谋取造化,有人从里面获得了道法明悟,出来之后修为突飞猛进,有人获得了异宝,如虎添翼,战力大涨,也有人获得了灵丹异草,筑基中期入内,出来之后,便已是金丹修为……

    哪怕最不济的,也曾经一次在里面带出了十枚仙精,震惊妖族。

    也正因此,妖帝阁成为了妖族最大的谋求机缘之地,每一个百年,古妖八脉乃至一些出身小部的妖族俊才,都会为此争个你死我活,这也是妖族特性决定的,谁拳头大谁进。

    但这一次的妖帝阁开启。却与往年不同,因着天下大势改变,妖庭十大长老曾经联手设下大祭坛。向妖塔奉祭请求,得到了妖帝阁大开,妖族杰出小辈皆可入内的许可,甚至说,神州来的使者与沧澜海龙宫内的龙子龙孙,介时也会一起进入妖帝阁,寻求造化……

    也正因此。这一次的妖帝阁成为了妖族千年罕见的盛事,不但诸妖脉的杰出小辈纷纷出关。就连离开了妖地许久的沧澜龙宫龙母都带着自己的儿子回了妖地祭祖,而神州北三道,也谴来了自己门中的得意弟子,一为与妖庭签下休战协议。二为进入妖帝阁寻求造化。

    原本大金乌因扶桑山没落,而方行则是人族,无资格进入其中,但因缘际会,再加上根伯显露神通带来的威慑力,以及孤刃山与青丘山之争引动的暗流涌动,竟为他们夺来了进入妖帝阁的机会,妖庭一道法旨送到了扶桑山,赫然发现两山加起来的名额。足有五道。

    也正因此,在妖帝阁祭塔开启前一天的盛会,方行便与大金乌等人一起来了。

    这场盛会。却是由妖庭十长老为了正式接待神州使者乃至沧澜海九头虫龙母的回归而设下的盛宴,也算是妖脉所有有资格进入妖帝阁的杰出俊才的一次亮相,可谓堂皇之极,据传赶来赴会的元婴老祖便有三人,而普通妖族进入会场的资格,已炒到了三十块灵精。

    简单来说。就是啥也不干,只是进入宴场瞧个热闹。便要花费三十块灵精……

    “他妈的,三十块灵精,要不小玄孙和秃毛乌鸦你俩回去吧,咱也卖六十块灵精……”

    此时作为这场盛会的千峰苑门口,内中宴会早已开始,大门处却来了五个人,也不对,实际上是四人一鸦,那四个人里,居中一个乃是身穿淡黄法袍的少年,身材修长,模样清秀,就是目光显得有点贼,一看便不怎么老实,在他右手边,却是一只硕大的金乌,也不知为何没有化作人相,而他左手边,却是跟着一个身材苗条模样娇美的小女孩,满面欣喜。

    而再后面,还跟着两个家伙,一个是模样俊美的少年人,本是气宇轩昂的风度与打扮,此时却显得有些无精打彩,懒洋洋的跟在前面三个人身后,在他旁边更靠后一点,却是一个头发稀疏,面黄肌瘦的男子,眼神里便透出了惊恐之色,小心翼翼的看向四周。

    这五个人,却正是方行与大金乌、乌桑儿、金翅小鹏王以及金乌族族长的儿子乌一典了。

    方行本来不爱带着小鹏王和乌一典,不过名额好歹有五个,就带他们一块过来凑热闹了。

    “你……你不能甩下我,我爹说了要让你带着我一块进去见见世面!”

    拉在最后面的乌一典一听方行要撵他走,卖了他的名额换灵精,登时吓的大叫。

    乌桑儿无语,掐了方行的胳膊一把,回头劝慰乌一典:“别害怕,他吓唬你呢!”

    乌一典惶恐之色这才稍减,小心翼翼的瞅了方行一眼。

    方行反手回掐了乌桑儿一把,倒是不理会那疯疯颠颠的乌一典了。

    说来这也是个可怜人儿,本来天资出众,可比大金乌和乌桑儿强多了,曾经乃是与青丘山的狐仙姬、大圣山的小猿王一个级别的小天才,而当时的乌古木也是雄心壮志,要将自己的儿子培养出来,成为将来光耀金乌一脉的希望,因而对他施压了极大的压力,催促成长。

    只可惜金乌一脉毕竟资源匮乏,乌一典虽然得到了父亲的各种偏心眼照顾,但与狐仙姬和小猿王还是没法比,初其他凭借自己的天资,还能跟得上狐仙姬等人的修行进度,甚至犹有过之,但随着修为的增涨,资源匮乏的弊端慢慢显露了出来,愈发的力不从心。

    但愈是这样,乌一典在父亲的厚望寄许之下,愈是心急如火烧,拼了命的想提升修为,终于在筑基中期前后,渐渐走火入魔,待到乌古木发觉他不对劲,强行勒令它停止修行之时,却已伤了根源了,整个人也显得有些疯疯颠颠,小肚鸡肠,寻尽灵药不可医治。

    简单来说。这只乌鸦算是已经炼废了。

    其实也正是因此,乌古木才会对大金乌如此看重,他实在也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废掉了,金乌一脉的希望,还是在大金乌身上,只是他也着实不忍心重言喝斥自己的儿子,毕竟乌一典走火入魔,倒有大半原因在他身上,若不是他催促太紧。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次妖帝阁开启,他意外给乌一典寻了一个名额。便千求万求的让方行带他来了。

    就连大金乌与乌桑儿,亦是知道内情,所以乌一典再讨厌,也尽量让着他。

    乌一典吓的要命。另一厢的金翅小鹏王则满脸不在乎,懒洋洋道:“我还不想进去呢!”

    话还没说完,脑袋后面就被大金乌拍了一翅膀,骂道:“这可是孤刃山的老前辈让你跟着我们两位小祖的,你小子不跟我们进去又去哪?找那只骚狐狸吗?”

    金翅小鹏王大怒,瞪着大金乌道:“你这死乌鸦敢打我?”

    大金乌二话不说又是一翅膀,眼睛瞪得比他还大:“打你又怎么样?”指着方行:“这可是你家小祖,知道我是谁吗?”又指自己的嘴巴:“我是你家小祖的把兄弟,也就是你的另一位小祖。教训你不是天经地义?再说,你才筑基修为,敢炸翅信不信我收拾你?”

    金翅小鹏王气的发狂。一身灵力狂飙,喝道:“别以为筑基修为我就怕你!”

    旁边的方行转过了头,拍着小鹏王脑袋道:“玄孙儿,你又怎么啦?”

    金翅小鹏王忽然就泄了气,颓废到生无可恋的道:“……没……没事……”

    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恨极了方行。却也怕极了方行,他可是知道这个王八蛋真敢揍他。而且孤刃山的老祖宗都不过问,反而叮嘱他要和这家伙搞好关系……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喜欢欺负人啊,还有正事呢就在这里闹……”

    乌桑儿又跟小母鸡似的护完了乌一典再来护小鹏王,叽叽喳喳唠叨个不停。

    这四个家伙凑一块,简直让她操碎了心。

    方行就喜欢吓唬乌一典,大金乌则有事没事找小鹏王的茌,小鹏王则又万分瞧不起乌一典,乌一典又神经兮兮的遇到事就大喊大叫,她只好夹在中间调解矛盾,忙的不轻。

    不过她唠叨的功力也实在是不凡,就看见红红的小嘴一张一阖,那声音就突突突突比炒豆子还快,不光方行与大金乌无奈的捂上了耳光,小鹏王都脸色铁青了。

    “行了行了,别说了,有个屁的正事,不就是拍马屁以及和那骚狐狸谈判么?”

    方行无奈的打断了乌桑儿的话。

    “不是正事?”

    乌桑儿瞪起眼来,说的更快了:“你话怎么说的这么难听呢?不是几位前辈命咱们过来交好几位会进入妖帝阁的俊才,最好定下盟约,好在里面与仙姬姐姐斗法之时,能有几位相助的朋友的吗?这是担心咱们输的太难看啊,你不想有个帮手吗?另外你还要和仙姬姐姐立下赌约,毕竟这场赌斗乃是老前辈们定下来的,不履行是不行的,青丘山一直催着呢……”

    “好了好了,还是听桑儿的,赶紧进去吧……”

    大金乌在这催魂魔音下直接缴械投降了,方行也面色古怪的跟着点头。

    他们两个天不怕地不怕,倒是对唠叨起来的乌桑儿有点惊恐。

    “哼,狐姐姐那么高的威望,进入妖帝阁的人十个里会有九个帮她,你们……”

    却在这时,那金翅小鹏王听了乌桑儿的各方面,倒是颇为不屑的在旁边泼冷水。

    方行一听恼了,正要找人撒气的,就伸手把他脑袋上拍了一下:“说什么呢你?”

    “五祖说了不许你随便打我……”

    金翅小鹏王有怒气却不敢发作,向方行嚷嚷。

    话还没说完,又挨了大金乌一翅膀:“怎么跟你家小祖说话呢?”

    “我不去了我要回家!”

    金翅小鹏王一肚子火无处发作,往地上一蹲不肯走了。

    长这么大,被孤刃山当成宝贝疙瘩养着的小鹏王就没受过这种气。

    “哎呀怎么又闹起来了,我说我们几个还能不能消停一会办点正事了……”

    乌桑儿非常无语,过来安抚小鹏王,小嘴巴又不停的倒起豆子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