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三十七章 两大宗师

掠天记 第五百三十七章 两大宗师

    话说妖地这段时间发生的大事不少,但最经常被人私下里议论的,自然就是那个做了贼的人族修士盗取了青丘山狐仙子的衣物还公开拿出来拍卖的事情了,据说那已经成为了某些妖类最受欢迎的收藏品,甚至还炒到了一百块灵精一件,也让狐仙子名声大为蒙羞。

    而此时在座的众妖修,也无人想到,这个人族的家伙如此不知廉耻,竟然上来就提这个。

    一时间众皆哗然,数人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大喝道:“无耻!”

    “竟有如此无耻之徒,该杀!”

    “速速跪下向狐仙子请罪,饶你不死!”

    一片喝骂声里,乌桑儿都羞红了脸,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无耻你们大爷个腿儿……那个蛤蟆精,你老是盯着那狐狸的胸口看就不无耻吗?”

    方行大大咧咧坐了下来,拍着桌子向对面一只愤慨的蛤蟆精骂道。

    “胡说八道,我何曾看狐仙子的胸口来?”

    那蛤蟆精大怒,脸都有些红了,又怕狐仙姬误会,怒声反斥。

    方行道:“西瓜那么大的一对在你身边你会不看?”

    蛤蟆精斥道:“胡说八道,哪有这么大!”

    “你没看又怎么知道没这么大?”

    “你……强辞夺理……我就是没看!”

    方行满脸鄙夷:“没看你大爷个腿儿,你没看又是哪个王八蛋看的?”

    蛤蟆精已经快气坏了:“我哪知道哪个王八蛋看的?”

    方行转向了斜对面的一只龟妖:“我擦王八精,他说你的蛋偷看了……”

    那龟妖大怒,瞪着那蛤蟆精喝道:“你吵架就吵架,扯上我儿子干什么?”

    一时场间乱了起来,又有在座的四五人指着方行喝斥,大金乌这个大嗓门也站了出来对骂,与方行两个人嘴巴像倒豆子,倒与对方七八个妖怪骂成了一团,虽然人少,但方行那可是骂街的宗师。许久没跟凡俗间的泼妇们吵过,功力却还未放下,再加上大金乌受他熏陶,那也是个功力深厚的。两个人倒渐渐把对方七八人骂的面红耳赤,倍觉词穷。

    “够了!”

    狐仙姬只听那两个王八蛋吵起架来句句不离自己的肚兜亵裤,心里便像吞了一只苍蝇一般难受,忍不住拂案大喝,这一下动了真怒。却登时震的场间诸妖闭上了嘴。

    “道友功力精深,佩服啊!”

    方行与大金乌互相行了一礼,神情庄重,英雄相惜,看向对方的眼神皆都有些敬佩,那模样倒像是两大宗师相互赞叹一般,却把个乌桑儿羞的面红耳赤,自叹弗如,觉得自己虽然说话快,但骂起架来比他们可差远了。金翅小鹏王也是脑袋恨不得塞到玉案底下去,满面羞愧,生不如死。

    而乌一典却只是害怕,战战兢兢,生怕会有人出手对付自己这些人,随时准备跪地求饶。

    一边的妖修则一个个满腹怒火,却无人敢再开口。

    “呵呵,近几日一直听闻有个本领不小的人族修士来了妖地,还想着有机会要见识一下,却没想闻名不如见面。原来只是一个满嘴秽语的小屁孩,太让人失望了……”

    在坐人都安静之后,却有一个声音淡淡响了起来,赫然是坐在狐仙姬身侧的一个金发青年人。身穿金甲,身上气息极是强悍,看起来年龄亦未过百,但一身修为却已是金丹中期,而且从他身上的危险气息来看,这金丹却不是普通结丹。给人的感觉非常凶险。

    旁人都不敢说话了他却敢开口,看来身份也非同一般。

    方行直接撇了撇嘴,道:“失望你大爷个腿儿,你又是哪个王八蛋?”

    这金发青年人顿时大怒,眼睛里射出了两道凶光。

    就连乌桑儿也吓了一跳,急忙拉住方行的胳膊道:“这是幽冥山的九头小圣……”

    乌一典听了这个名字,双腿一软,几乎要瘫倒在了地上。

    方行道:“原来是九个头的王八蛋,怎么只看见一个头,另外八个在裤裆里吗?”

    “嘭!”

    那金发青发重重拍案,喝道:“胆敢对我不敬,你想找死不成?”

    他显然已经大怒,一身凶气已经显露无疑。

    方行则更是蛮横,一脚将身前玉案踢的向他砸去,同时喝道:“来啊!”

    狐仙姬已经怒到脸色发青,纤手一扬,一道无形力场凝聚,却将那飞向了九头小圣的玉案摄在了空中,而后重重往地上一放,喝道:“刑道友,我对你诸般忍耐,休得无理,这位九头小圣,乃是幽冥山千年一出的天才,你得罪了他,真想寻死不成?”

    方行伸手就抓起旁边座上的一串葡萄砸了过去,骂道:“寻你大爷个腿儿……”

    “你……”

    这一串葡萄自然砸不到狐仙姬身上,却气的她七窍生烟。

    “狐仙子,且待我斩了这厮……”

    九头小圣也发了火,拍案而起,便要出手。

    “不急在这一会!”

    狐仙姬还是强忍着怒意,劝住了九头小圣,她已隐然明白,这人族的王八蛋就是故意闹事,好让自己无法顺利与他定下赌约来的,本来自己准备了好几条将他们离间,并逼到道理死角的主意,这么一闹,却也用不出来了,便只好强压着怒火,直奔主题。

    “刑道友,你也不必如此无事生非,有话便直说吧,我狐族异宝,你何时归还?”

    方行翻个白眼,道:“什么狐族异宝,我怎么不知道?”

    狐仙姬气的肠子疼,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寒声道:“到了此时,再装糊涂已经迟了吧?你当时大闹黑渊大狱,已经显露过那件异宝,看到的人可是不少,便是证人,我也能给你找出几十个来,你要否认,却是迟了,不是你的东西,留之取祸,还是还回来吧!”

    方行冷笑:“不是我的东西,难道是你的东西不成?”

    狐仙姬冷冷道:“你从我们青丘山盗走的异宝,自然是我青丘山的东西!”

    却听她言下之意,竟又是想污陷此宝乃是方行从青丘山盗走,毕竟方行曾经盗了她的宝库之事,已在妖族传开,甚至已经非常无耻的拍卖过她的**亵裤了,因而她这样一说,场间诸修倒是立刻信了七八成,不知有多少人开始七嘴八舌的附和,怒声喝斥着方行。

    “盗了青丘山的宝物,还不交出来,是何道理?”

    “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人,孤刃山何时出了这等下作子弟?”

    “真当我妖地没了道义二字不成,信不信我等一起出手,将你斩成肉泥?”

    众修口口声声,连孤刃山的名声都牵扯上了,乌桑儿与小鹏王的脸色难看,而方行被狐仙姬当着面污蔑,心间亦是极为不爽,冷冷看了她一眼,寒声道:“没错啊,那东西便是我从你宝库里盗来的,想要我还,简单,你且说一下那异宝的模样用途吧,说明白了我便还你!”

    “嗯?”

    众修没想到方行会这样回答,倒是一怔,转头看向了狐仙姬。

    狐仙姬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心里却也为之一凝,她虽然知道方行手里掌握着一件与青丘山有关的异宝,威力极大,但却真的不知那异宝到底是什么模样的,自然不敢随便描述,不过她心思细腻,却是很快便有了说法,淡淡道:“我自然描绘不出,因为此宝本就不是我的,而是我青丘山一脉曾经离山而走的九姑姑所有,九姑姑临之前托孤,请你将我狐族血脉以及这件异宝交还,谁也没想到,你竟然私自将那异宝藏了起来,亏我青丘山还当你是义士……”

    “无耻,无耻啊!”

    “人族都是这等面目不成?满口仁义道德,内心龌龊不堪!”

    众妖修听了,一个个满腹愤慨,拍案大喝。

    “竟然会这样说……”

    方行都觉得有些出乎意料了,心里隐隐动了真火。

    他忽然转头,朝着小鹏王脑袋上拍了一下,喝道:“瞧瞧你之前看上了什么玩意儿!”

    小鹏王大感恼火,又羞又怒,却不敢发作,只垂着头不说话。

    众妖修见他揍小鹏王跟揍孙子一样,也都呆了一呆,一时无人敢再插嘴。

    方行则转过头来,冷淡的看着狐仙姬,轻声道:“废话就他妈别说了,那异宝就是在小爷手里又如何?你想要,好啊,那就在妖帝阁里见个高下,你赢了,这异宝自然就给你,不过,你若输了却又如何?我拿出了这件异宝,你总也得拿出件有诚意的赌注吧?”

    狐仙姬听他答应了将异宝交出来,面色却是一缓,但听到了他后面的话,却又微微一怔,没有轻易开口许诺,美目流盼,半晌后才轻轻开口:“哦?那你想要什么赌注?”

    方行嘿嘿一笑,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她美妙的身段上扫了几眼,又拍了拍小鹏王的肩膀,笑道:“若是我赢了,那你就陪我这位玄孙儿睡上……”

    狐仙姬登时大怒,小鹏王也是满面愕然,大金乌则是满面兴奋的指着自己,似乎想要代替小鹏王的位置,而座上众妖修,则纷纷大怒,感觉狐仙子受了侮辱,不过也就此时,忽然间有一位狐族嬷嬷急匆匆闯进了场间来,叫道:“公主不好了,出了祸事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