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妖地小五祖

掠天记 第五百四十一章 妖地小五祖

    对于修士来说,一指点在额头,这就是一种危险到了极致的行径,简直比刀架在脖子上还要可怕一万倍。+,方行用一指,告诉了这个嚣张的沧澜海琉璃世子,谁能惹谁不能惹。不过这一指上,倒也没有真个用力,面对这条杂种小龙,方行堂堂金丹,还不至于下杀手。

    只不过,想必这条小龙日后很多年,都无法摆脱这一指的阴影了。

    而此时,这一厢的大战,也引来了诸多大人物。

    毕竟是在千峰苑,聚集了妖地几乎七成以上的高人,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诸修。

    而此时的大金乌与那沧澜海九王子斗了三招,第一式平分秋色,第二式那九王子加了三分力道,大金乌便已经眼珠子转乱,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了,那九王子却也微停,身形在漫天雨云里若隐若现,冷笑道:“能接下我两式枪诀,你足以自傲,再来吃我一招试试!”

    似是被大金乌激发出了战意,说话间气势勃发,引动风雨,第三式枪诀便要刺出,大金乌却已经发觉不妙,竟然不接招,“呱”的一声叫转身就飞,瞬息之间就逃到了另一座山头上,摆着翅膀大叫道:“接你三式枪诀有什么意思,有本事你来追你家大金爷?”

    那九王子敖败倒是有些意外,冷笑道:“败逃之徒,何敢言勇?”

    说着不愿理它,便要朝着下方别院的方行刺下。

    大金乌却不肯罢休,叫道:“败你大爷个腿儿,有本事你追上来。看大金爷抽你不?”

    九王子登时大怒。掣枪便要追击。却听得一声大喝传来:“停手!”

    却见大金乌要逃的面前,三四道修为高深的身影率先出现在了空中,赫然便是妖庭十长老中的几人,见到了大金乌与沧澜海九王子这一场大战的模样,又惊又怒之下,大喝起来,其中一人,直接出手。袖子里飞出一柄古剑,“嗖”的一声斩去,散去了山间的雨云。

    大金乌也险些被这一剑斩到,直吓的跳动空中大叫:“谁啊?找事吗?”

    “你是扶桑山的小辈?为何与沧澜海贵客斗法?”

    那长老一剑收回,立刻看着大金乌训斥起来,气的一张老脸变成了酱紫色。

    “瞎了你的狗眼,没看见是他先来和大金爷动手的?”

    大金乌拍着翅膀,老流氓似的朝着那金丹大乘境的长老就骂。

    “你!大胆!”

    那长老七窍生烟,恨不得一剑劈了这死乌鸦。

    堂堂妖庭十长老之一,那真是元婴老祖见了都会给自己几分薄面。何时被这般骂过?

    尤其是这骂自己的,还是已经没落的扶桑山一脉。就更受不了了。

    “来来来,有本事往你家大金爷这里砍……”

    大金乌面对金丹大乘长老的怒火,全不害怕,伸着脖子在那挑衅。

    那长老顿时更火了,不过气归气,他这一剑还真没斩出去。

    毕竟妖族如今已经传开了,一个月前,扶桑山一脉有一位隐世的高人出手,连太石家的元婴老祖都在人家手上吃了个大亏,就这么一位高人的露面,使得扶桑山一脉在妖地的地位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金乌一脉可说是任人拿捏,现在么,谁敢拿捏?

    当然,说白了大金乌也是仗着根伯的余威,搁这耍威风,以前它也不敢骂这妖庭的长老。

    “败儿,怎么就与人斗起法来了?”

    也就在此时,一座山峰之上,异光显化,却在空中形成了一道五彩大桥,却有一个满头琅佩的贵妇人,在一群侍婢嬷嬷的簇拥下,慢慢的从桥那端走了过来,也不知她是什么修为,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简直像菩萨,明艳照人却气质高洁,场间众妖,更无一人敢直视她。

    沧澜海龙母,九头虫一族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赫然在此时亲自出面问询了。

    这一刻,就连妖庭的几位长老都只能束手在一侧,等待问询。

    惟一能说得话的,却是专程到此盛会上来作陪的妖地几位元婴老祖宗,于空中作陪。

    那适才与大金乌对了三招,占足了上风却没能成功拿下大金乌的沧澜海九王子敖败身上犹自怒气无限,飞身上了半空,指着那座别院向龙母说道:“回禀母亲,孩儿察觉此间有异,便过来察看,赫然发现有人对我们沧澜海的人出手,蓝鲨将军已经被人杀了……”

    “奶奶,奶奶,快来救我……”

    下方,那被方行吓破了胆,却连哭都不敢哭的琉璃世子,终于在此时哭了出来。

    便是在此时,也只敢哭喊救命,全不敢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龙母何等修为,神识一动,便已了解了场间之事,面上不动声色,只是手指轻轻一指,自有身边的侍婢嬷嬷按落云头,把哭的魂不守舍的琉璃世子带了上去。

    “究竟是何人敢对沧澜海的贵客无礼?”

    这一霎间,却足有两三位妖庭的十长老向着下方大喝起来。

    他们已猜到是与扶桑山的金乌世子有关,但该问还是要问一句的。

    “妖地小五祖干的,有什么问题吗?”

    大金乌敛翅飞落,立在方行身边,大翅膀一挥,威风凛凛。

    这一刻,站在他们五个身边的妖修齐齐如潮水一般退开,生怕被沧澜海误会。

    一时间,除了一群小狐狸,场间却只剩了方行、金乌、乌桑儿、小鹏王、乌一典五个人。

    前面四个人,是确实没有躲开的意思,乌一典是吓的瘫倒在地上了,爬都爬不动……

    “什么妖地小五祖,谁封的?”

    空中一位长老强忍住笑意,看了小鹏王一眼,训斥了起来。

    这位长老却是出身孤刃山的,已经做好了维护他们五人的准备。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琉璃世子在侍卫陪同下来到这别院玩耍,遇到了青丘山的几位小公主,心生亲近之意,便邀其游戏,结果言语不合,闹了点小矛盾……”在那沧澜海龙母身边,已有某位千峰苑的理事长老调出了水镜,将适才在别院发生的矛盾显化了出来。

    “不必看了!”

    那龙母只是略扫一眼,便淡淡开口,挥袖拂去了水镜。

    她目光似有意,似无意,淡淡落在了大金乌身上,微笑道:“你就是金乌世子?”

    大金乌两只翅膀往胸前一抱,翻个白眼道:“咋?帅吗?”

    一群妖修被它这句话雷的额头淌下了冷汗来。

    敢这么跟龙母说话的,妖地小辈之中,还真找不出几个来。

    龙母淡淡一笑,也不以为意,轻声道:“能硬接下九儿的三式枪诀,金乌世子倒是名不虚传,你们既然杀了我沧澜海的一名侍卫,此时不可善了,不过眼下马上就要祭祖,擅动刀枪却与理不合,那便等着你们进入了妖帝阁之后慢慢玩吧,到时候也没人来拦你们!”

    说罢了,便又看了大金乌一眼,而后又看了它身边的方行一眼,轻轻一笑,转身离开。

    一场大祸,竟然如此轻易的消弥于无形,却让众妖修又惊又庆幸,但听到了龙母口中的不肯善罢干休之意,却也让他们有些同情这几个自称“妖地小五祖”的家伙,视他们便如祸水一般,最近的也让开到了十丈开放,几如看死人一般看着他们五个,不停的交头接耳。

    “连沧澜海的人都敢杀,这五个家伙还真是有种……”

    “可惜,有种归有种,惹上了沧澜海,又岂有善了之理?”

    “也不见得,扶桑山藏了一位隐世高人,说不定能护他们几个!”

    各争议声里,也有人想的与别人不一样,低声议论道:“这几只小狐狸本是青丘山的族人,据传身份还不低呢,怎么出面护佑的倒是一个人族修士?那仙姬公主……”

    “嘘,噤声,仙姬公主聪明绝顶,又怎会做出这等鲁莽行径来?”

    “哼,她的做法聪明归聪明,总是教人感觉不舒服啊!”

    “不说这人族修士对这群小狐狸包藏祸心,是为了她们先辈的异宝才会送她们回来的吗?但看这样子,她们很是亲近啊,那人族修士倒也不像是传说中的奸诈样子……”

    在各妖修的议论声里,狐仙姬脸色已颇不好看,不过在她心下,却也暗怀冷笑,就连她也没想到,方行竟然会为了一群小狐狸与沧澜海动手,听那龙母的意思,沧澜海入了妖帝阁后,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如此一来,倒是无形之中给自己增添了一个强援了……

    “呵呵,刑道友的胆量倒真是不小啊……”

    在人群渐渐散去,狐仙姬才盈盈迈步上前,口中冷笑,面无表情。

    “少废话了,这群小狐狸跟你们青丘山没关系了,现在她们是小爷的人!”

    方行面色不善的看了她一眼,直接说道。

    狐仙姬面色微冷,斟酌着慢慢道:“刑道友还真要与我订下这份赌注不成?”

    方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轻声道:“不订也可以啊,回头我就砸了那件异宝!”

    “你……你敢!”

    狐仙姬呆了一下,目现怒焰,似乎不相信方行敢这么干。

    而方行却笑了起来,道:“我又不是第一次毁掉法宝,有什么不敢的?都是身外之物!”

    狐仙姬登时语塞,想到了一件事……这王八蛋真敢!(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