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四十八章 自讨苦吃

掠天记 第五百四十八章 自讨苦吃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是九头小圣,我是有资格争夺最强造化的人,我怎么可能连妖帝阁都进不去?我怎么可能被留在了外面……我不信,云纹长老,你快些再次打开妖帝阁送我进去啊,老祖宗说过一定要我夺得最大的造化的,他甚至告诉了我方法啊……”

    这九头小圣拼命大叫了起来,几乎疯颠,朝着一位出自他们幽冥山的妖庭长老大叫。

    而那长老,在喘息了几口气之后,忽然间跳了起来,一闪身就冲到了这九头小圣面前,抬手便是一巴掌打了过去,颠狂状态下的九头小圣甚至都没有防住这一掌,便直接被抽飞了数十丈远,而后这长老已经指着他骂了起来:“你也知道老祖宗一番苦心孤诣,他老人家就是想让你进入妖帝阁,取得偌大造化临身,再去神州修行,好在大劫来时,领着族人杀出一条生路,可你呢?可你呢?你无事生非,和那青丘山的贱女人掺合什么?如今大好机会就在眼前失去,你如何对得起老祖宗,如何对得起对你寄予厚望的族人啊……”

    说到最后时,他已忍不住,又冲了上去,一巴掌再次将九头小圣抽飞。

    “是我错了,我对不起老祖宗……我……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啊……”

    九头小圣心神失守,几乎伤了道心,竟然跪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这长老巴掌抬了起来,但见九头小圣这心神失守的模样,却不忍心再打下去了,事实上,九头小圣与狐仙姬联手的事情,他们也是知道的,甚至还是暗中谋划过,觉得这样对幽冥山有利才没有加以阻止,只是谁又能想到,本来是他们眼里的一场样。却变成了这个下场?

    “孤刃山,你们……你们要赔偿我幽冥山的损失!”

    这出身幽冥山的妖庭大长老一腔怨气无处发作,忽然转过了头,恶狠狠向着与他同为妖庭十大长老之一的凌剑长老大喝了起来。却是想将怒火发作在孤刃山身上。

    一众小族,听了他的大喝,也跟着向那出身孤刃山的长老怒视。

    毕竟,害他们无法进入妖帝阁的罪魁祸首,便是那孤刃山的人。甚至还有个小祖称号呢!

    那出身孤刃山的长老亦刚刚调息完毕,此时见这幽冥山的长老怪责,立刻便要反唇相讥,但却没想,斜刺里,却陡然间有一道森然杀气从天而降,一朵金云落在半空,云间孤刃山老祖鹏五的身形若隐若现,隐含怒意的声音传了下来:“你们幽冥山向我孤刃山要赔偿?”

    这出身幽冥山的长老毕竟只是金丹大乘修为,气势顿时一馁。

    鹏五的声音再次冷喝响起:“我孤刃山与你幽冥山一向和睦。无怨无仇,九圣老仙人三千岁大寿之时,我族还曾献上厚礼,以表敬意!但你们幽冥山又是怎么做的?放任小辈与青丘山联手,暗思谋略,与我孤刃山邪王后裔为敌,你们这些做长辈的,可曾阻止过?”

    这位出身幽冥山的妖庭大长老,被鹏五喝问,心神被夺。一时说不出话来。

    而鹏五冷喝声中,目光又冷冷扫过了此时神情各异的小族俊杰及他们的族人:“还包括了你们在内,之前本无怨仇,但你们又有哪个不想着帮助青丘山的公主对付我孤刃山小辈?哼。你们皆是逐利而行,要去帮那青丘山,我孤刃山也懒的说什么,你们要与我族小辈为敌,那也是你们这些小辈间的事情,就算我族小辈输了。老夫不会因此忌恨你们,但如今,是你们族里的小辈们,本事不够,输了先手,你们倒有脸来向我们孤刃山要赔偿来了?”

    在他的喝斥之下,一时间,场间一片死寂,竟无人说得出话来。

    “要老夫来说,活该!”

    鹏五大喝:“是你们族人主动掺与到这赌斗中来,输掉了这次进入妖帝阁的机会,与造化无缘,就是活该!”说到这里时,他大袖一抬,指向了孤刃山方向,冷喝道:“孤刃山就在那里,你们谁有脸来要赔偿,老夫等你们来,只要你们能做好与孤刃山为敌的准备!”

    最后一声,怒气勃然,声震千里,几若雷鸣。

    那出身幽冥山的妖族长老乃至吃了大亏的小族修士,此时都隐隐说不出话来了,是啊,他们下意识就要去恨孤刃山,但心里也隐隐约约觉得这场恨意,有些名不正言不顺,毕竟自家与幽冥山无怨无仇,却是自家小辈非要对付人家的小祖,才惹来此祸,又怎么去怪罪?

    真要强行找孤刃山的麻烦,恐怕道理上很难站住脚了。

    虽然妖族不喜欢讲道理,更喜欢看实力,但孤刃山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是软杮子啊!

    “青磷长老,此事……你作合解释?”

    那幽冥山的长老被鹏五一番训斥,说不出话来,但心间怨恨难解,终于还是将目光看向了那青丘山的长老,咬牙切齿,愤声大喝,而其他错失了妖帝阁造化的妖修,被那出身幽冥山的妖庭长老提醒,也一个个将怨恨的眼光向青丘山的族人看了过去……

    “青丘山,我族损失大造化,你要怎生赔我?”

    “此事……皆由你们青丘山公主而起,你们至少要负大半责任!”

    ……

    ……

    “他妈的,小土匪你可真有种,竟然想出了这种办法……哈哈哈哈……”

    而此时的法舟之中,大金乌也正笑的几乎背过气过去,大翅膀啪啪的拍着方行后背,又是兴奋又是崇拜的看着方行,那恶心样子几乎要冲上来亲方行一口了,不过方行手里还提着那柄凶神恶煞一样的黑色巨剑,生怕这小王八蛋恼了劈自己一剑,这才不敢造次。

    “我说临时想出来的你信么?”

    方行已经摘下了面具,这一次倒是没受什么伤,毕竟在得到了大金乌的太上不死经后,他肉身之坚固,再上一个台阶,便连以前遗留的道伤都复原了,已经没有上一次那般脆弱,当然了,借用了外来的如此狂暴的力量,对他的肉身负担也是不小,须得好好休息。

    “唉呀……你刚才那模样还挺威风的……”

    乌桑儿也坐在一旁,拿手帕给他擦去了额头的汗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之前她可没少唠叨,一直以为只要进入了妖帝阁,在狐仙姬所率领的仙子盟围攻下,他们所有人都要到楣,别说取造化了,恐怕安稳出去都难,因此心里也有些暗怪方行的倔强,不肯向狐仙姬低头,只是怎么也没想到,这还没进妖帝阁呢,问题就解决了。

    那狐仙姬一心想着在妖帝阁内与他们斗法,只是连进都进不来,还斗什么法?

    事情的发展,着实大大的超出了她的预料。

    “哼,小祖我以前倒是小瞧你了,有几分本事!”

    金翅小鹏王坐在一边,忍了半晌,还是傲骄的转头向方行说了一句。

    方行咳了两声,瞪了方行一眼,朝大金乌道:“替我教训他!”

    大金乌立刻回头就是一翅膀拍在了小鹏王脑袋上,喝道:“怎么跟你家小祖说话呢?”

    “嘿嘿嘿嘿……”

    乌一典心情也是放松了,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心间正恼的小鹏抬脚就将乌一典踹到了地上,骂道:“笑你大爷!”

    “啪!”

    后脑勺上又挨了大金乌一翅膀,小鹏王大怒道:“又怎么了?”

    大金乌瞪着眼睛训道:“他大爷就是我爹,你有意见吗?”

    小鹏王一时理亏,又被他们这关系绕的转不过弯来,气愤愤的转过身不说话了。

    倒是乌桑儿又急忙在一边劝阻:“好啦好啦,就别欺负他了,小大鹏,你也别欺负我一典表哥了,不然以后他们两个再欺负你我就不护着你了,现在虽然没有了大危险,但沧澜海九子盟还不是知道是什么态度呢,咱们还是得小心,另外根伯给了我们那三道道诀的线索,也得我们去将它们找出来,还有根伯说这妖帝阁内有一昧星魂草,可以治一典表哥的疯症,咱们也得找来啊,另外还有其他的造化,要是能拿到手就更好了,这可是万载难逢呀……”

    她这么一开口,小嘴巴叭叭个不停,方行与大金乌都捂着耳朵蹲了下来。

    乌桑儿气不过,顿足道:“我说的话你们两个听到了没有啊……”

    方行有气无力的道:“听到啦……”

    大金乌也唉声叹气的道:“真的听到了……”

    乌桑儿叉着腰,道:“又嫌我话多了是不是?我可是好意呀,咱们毕竟进来了妖帝阁……”

    方行苦着脸看向乌桑儿,道:“真听到了……”

    乌桑儿无语,只好道:“那咱们先去哪里?”

    方行道:“养伤……”

    乌桑儿唬了一惊:“你伤很重?厉害吗?需要养多久?”

    方行见她又要说个不停,急忙道:“不重不重,半个时辰就没事了!”

    乌桑儿这才松了口气,道:“那就好,你养完伤之后呢,咱们先去哪?”

    无形之中,她倒是已经把方行当成了主心骨了,这句话一出口,便是金翅小鹏王与乌一典都竖起了耳朵,转过头来认真的听着,却见方行听了这话,也是脸上一喜,似乎想到了什么非常开心的事情,笑眯眯的道:“养好了伤之后嘛……嘿嘿,老金,你说咱干啥去?”

    大金乌跳了起来,一拍翅膀,叫道:“那还用说吗?”~~

    ps:小土匪要干嘛去……还用说么?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