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冤家路窄

掠天记 第五百四十九章 冤家路窄

    而此时,法舟也已经穿过了无尽乱流,停止了剧烈的震动,似乎到了一处平缓所在,众人知晓,这是到了妖帝阁内了,便从法舟之内向外张望,赫然看到此时已经到了一处奇异所在,周围竟然无日无月,仿佛身处一片星空,周围空中,飘满了一块一块的残破星辰。

    这妖帝阁内,竟然不是普通的天地,而像是一片混乱的星空。

    “这里就是妖帝阁吗?倒是挺好看的……”

    乌桑儿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等景象,看得却似有些痴了。

    “虽然好看,却是步步凶险,我们孤刃山有先辈留下的法典记载,这妖帝阁,本就是一片残破的星空,无日无月,无天无地,只有残破的山脉与大地存在于无尽虚空,期间布满虚空乱流、暗河,以我们的修为,碰到了便是一个死,不过无尽的造化,却也存在此间!”

    此时,小鹏王忽然开口说道,面色郑重。

    在他们孤刃山,却留存有以前他们这一族的先辈进入了妖帝阁后留下的笔记,笔记里记载了妖帝阁内的景象,也算是留给后辈某天进入了妖帝阁后寻找造化的线索,倒不是只有孤刃山有,几大妖脉凡是曾经有进入妖帝阁的族人的,一般都留下了这样的记载。

    狐仙姬能拉拢那么多同盟在身边,便与这些记载了造化所在的线索有关。

    这样的线索,其实方行和大金乌、乌桑儿也有,却是根伯分给了他们三人的,在扶桑山根伯身边的这一个月,根伯分别传授了他们三人一道法门,正当他们感觉这法门玄奥无穷时。根伯这老王八蛋却又告诉他们,他只能传授给他们一些皮毛,真正的造化就在妖帝阁。

    “先找个地方疗伤吧!”

    大金乌便先驾驭着法舟,寻了一块中型的殒石,降落了法舟。

    说是中刑的殒石,却也与一座小山般大小了。让人感觉诡异的是,这一块无天无地之所,竟然有着充裕的灵气,这样一座悬浮在虚空中的小山,上面便生长着一些外界罕见的灵药,把几个人倒是震惊的不行,不过大局为重,还是先找了一处山凹,让方行去疗伤。

    其他几人。便分列四周,帮方行护法。

    不过好在,他们进入的时间比别的人要晚了一些,在进入来晚上几息功夫,在里面便已拉开了极远的距离,因此他们倒也不是很担心短时间内便会遇到敌人。

    说实话,虽然方行一剑断舟,等若是全灭了狐仙姬的仙子盟。但他们隐在暗中的对手还是不少的,先是黑木岭一方。也进入了几位小辈,而太石家族那号称“痴人”的道子也进入了妖帝阁,若遇到了,难保不会发生磨擦,除他们之外,则还有最为可怕的沧澜王九王子。

    以大金乌的实力。在妖地已算是小辈一流高手,但当时却接不下这九王子三枪,可见此人凶焰之盛,当然了,大金乌事后也为自己辩解来着。虽然它不愿硬接那厮的枪法,但要是逃走那王八蛋可也留不住自己,这事得怪小土匪,当年光要求自己练好逃跑的本事了……

    时间并不久,方行的伤势恢复的比他想象中还快,两柱香左右的时间便已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自忖短时间内不能再动用青狐鬼面了,当然,他现在想动也动不了,仅剩的指肚大小的一块仙精,已经在剑斩法舟之时被他消耗光了,现在青狐鬼面只能看不能碰。

    破关而出,便与大金乌等人商量了一下,准备研究一下各自手上所有的线索,断定方位之后好去寻找那藏在这片天地里面的造化,方行却忽然间眉头一怔,他的神魂力量最强,已然在此时感觉到了什么,抬头向远处看去,登时心神微怔,瞬间变得大喜过望……

    “嗖……”

    几乎来不及打招呼,方行便飞跳起来,向着空中冲了过去。

    大金乌、乌桑儿等人见状,以为他发现了什么造化,也急忙跟在了后面。

    却没想,方行一冲十余里,迎面已经看到了一个衣裙碎裂的女子勉力飞遁而来,看其飞遁之势飘飘摇摇,似乎受了重伤,正要寻找地方疗伤,却也是看重了方行他们所在这一截断山,毕竟这半截山脉是这周围虚空之中灵气最充裕的了,这一来便和方行等人打了个照面。

    “是你们?”

    这女子看到了方行,立时脸色大变,转头就逃。

    而方行则哈哈大笑,拔足便追。

    向这截山脉飞来的女子,赫然便是狐仙姬,却原来,她被青丘山的老妪拼着元婴法相受损,送进了这妖帝阁来,只是没有特制的法舟守护,纵然她撑起了所有的防御法器,还得到了老祖一口本命修为道气护体,仍然在幽冥通道的诡厉怪风下,仍然受了不轻的伤。

    再者,她被青丘山元婴老祖送进来的时间,却与方行相差不远,因而双方距离竟然极近,此时的她,急于寻地疗伤之中,便很悲催的迎面碰到了方行几个人了,一时间只吓的花容失色,一言不发,转头就逃,只不过,既然被方大爷看见了,哪里还能容她逃走?

    “骚狐狸,你往哪逃?”

    方行哈哈大笑,背后生出两道金翅,搅荡风云,向着狐仙姬追了过去。

    “嗯?这娘们也进来啦?想在大金爷面前逃走?”

    大金乌也是大叫,“嗖”的一声直冲了上去,看出了狐仙姬受伤,要痛打落水狐狸。

    本就受了重伤的狐仙姬又如何能在快的跟鬼一样的大金乌面前逃走,眼睁睁看着要被这厮一爪子捞在手里,狐仙姬却也发起狠来,陡然一声厉喝:“真以为我可欺不成?”

    咬牙怒目,竟然强忍着伤势撑起了一道法诀,与此同时,一道赤色火鞭被祭了起来,竟于空中幻化,却变成了一条三十余丈长的火蛟,须髯毕现,在空中陡然间张开了大嘴,直向着大金乌冲了过来,身周熊熊赤焰,极为可怖,而狐仙姬,祭起火鞭后,竟然转身就逃。

    她也算是个狠心的,竟然毫不心疼这一顶尖的玄器,用来断敌,给自己争取逃走机会。

    “哎呦,这狐狸要玩命……”

    大金乌大笑,赫然不惧,直接探出森然双爪,向着那火蛟硬抓了过去。

    这厮自从得到了太上不死经,却是越来越喜欢肉身硬抗了,等闲不施展一次法术。

    而只比他慢了一线的方行,则是冷笑了一声,全不理会这条火蛟,背后双翅扇动,直接便冲上了前去,手中已持了黑色巨剑在手,矫矫若一条黑龙,仅凭肉身之力,便幻化出了挪移之势来,几乎霎那之间,便已经到了狐仙姬头顶,手中黑色巨剑劈头斩了下来。

    “我跟你拼了!”

    狐仙姬见逃走无望,面若死灰,又咬牙结起法印。

    只不过,如今她的伤势实在太重,一个印法结成,体内灵力鼓荡,冲击肉身,不仅没有施展出厉害的法术来,反而牵引了伤势,娇躯一震,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哟?”

    方行一瞧,黑色巨剑向旁边一偏,改斩为拍,“啪”的一声,以巨剑侧面抽在了狐仙姬胸口,这狐狸登时伤上加伤,整个人便似一只飘飘摇摇的蝴蝶一般向后飞了回去,却撞在了身后不远处的一块飘浮在空中的山岩上,再喷一口血,试着爬了两下,萎蘼不动了。

    而方行则直接赶了过来,黑色巨剑指在白晳嫩滑的脖子上,喝道:“还逃不?”

    狐仙姬已全无反抗之力,凄然笑了一下,缓缓闭上了眼睛。

    面临此境,她竟然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哑巴啦?小爷问你话呢!”

    方行登时生气了,拿剑拍了拍她的脸颊:“快说,你怎么进来的,其他人呢?”

    狐仙姬还是不说话,面色灰败,沉默不语。

    方行道:“再不说我扒你衣裳了啊……”

    狐仙姬陡然睁开了双眼,愤怒无比的看着方行。

    方行一瞪眼,就要欺近身来,毛手毛脚去解她裙子:“我还真扒你衣裳……”

    “住手!”

    狐仙姬终于开口了,冷声大喝,声音已经在颤抖,眼神里竟露出了丝丝惊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