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小鹏王发威

掠天记 第五百五十二章 小鹏王发威

    分完了宝贝,这小五祖便将法舟就地埋起来,这样巨大的法舟却是无法装进贮物袋的,而后五人便对着串了一下各人手上所持有的线索,而后对照星空,确定了自己的位置,便向着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处造化地摸过去了,在这里,赫然便有一座巨大的古殿,孤伶伶座落在这一片悬浮于半空中的荒山之上,也不知飘浮了多少万年,正是他们要找的第一个造化。

    “据我孤刃山典藉记载,这座大殿中,记载着一道武法,玄奥通神,一千三百年前,我族曾有一位先祖在此看到,但因为时间有限,他却没有参悟这套武法,而是离开了这里,去寻找了另外一道更适合他的神术,只不过,这个方位,他却记载了下来,留传后世!”

    金翅小鹏王率先飞来,看到了这座古殿,向旁边几人介绍。

    却说他们这些进入了妖帝阁的俊杰,手上的资料线索,大多数都是先辈们这样留传下来的,在他们之前进入妖帝阁的先辈们,只有十天时间寻找造化,往往都是在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因而进入此间之后,中途碰到了很多其他的造化,也不得不忍痛割爱。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有诸多造化线索留了下来。

    “走,先进去看看!”

    方行做下了决定,便要与其他四妖一起冲进下方的古殿。

    但也就在这时,却见下方山脉之中,赫然有五个妖修飞掠了起来,却是三男两女,三个金丹初境,两个筑基巅峰,闪电一般掠到了空中来,踏足在了古殿屋脊上,杀气森森,直接便祭起了法器在空中。其中一人便冷声大喝:“前方何人?此处造化是我等先来的,已被我们占了,你们还是换个地方吧,或是等我们参悟了此处造化之后。再入此殿!”

    此时却是距离尚远,这几位妖修看不清方行等人的形貌,也没有施展法眼术,只是略略感应气机,却发觉这五个人里。只有两人具备金丹气息,另外三人,却分明只是筑基修为,且那两名金丹气息,也一人气息微弱,一人气息单薄,便隐含轻视,出言相逐。

    “哟,还有跟小爷抢造化的?”

    方行见状,不仅不走。反而大摇大摆飞落了下去,笑道:“我就不换又如何?”

    他这般落下,那五名妖修却也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心里登时大吃了一惊,似乎没想到会是这个近日里在妖族名声大盛的人族修士,心里顿时暗暗叫苦,若早知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动叫阵了,不过也没办法,远观道气近看脸。谁又能想到这王八蛋气息这么弱?

    当然了,方行的金丹气息虽弱,却不是他们愿意得罪的。

    五名妖修也不是傻的,对视一眼。其中一名蛇妖便出面拱了拱手,陪笑道:“原来……是刑道友,呵呵,失敬失敬,此处造化,便让与你吧。咱们就此别过……”

    说着,五妖竟然作了个揖,就要转头而走。

    妖族也没有傻子,能跟青丘山和沧澜海叫板的角色,又岂是他们可以随便拿捏的?

    更何况,他们也看到了跟在方行身边的大金乌与小鹏王,这两个可也不好惹!

    一个是孤刃山的宝贝疙瘩,一个是传闻曾经在正面斗法中一头撞死了黑木山的一位老牌金丹高的大乌鸦,更甚者这扶桑山近日还出现了一位修为高深的老祖宗,无论是家世还是实力可都不是他们这些小族出身的妖怪惹得起的,因此一个照面下,便准备让出造化了。

    “慢着……”

    他们要走,方行却不让他们走了,歪脖子斜眼的叫住了他们,慢慢飞了上来。

    “额……刑道友有何吩咐?”

    那蛇妖很是客气,陪着笑脸问道。

    方行道:“我让你们走了吗?刚才是谁让我们换个地方来着?”

    口气相当蛮横,这五妖里已经有一头鳄妖满面怒意了。

    那蛇妖却是客套,忙陪着笑脸道:“是小弟适才有眼无珠,在此向刑道友陪罪了……”

    “要走也行,把你们身上的宝贝留下……”

    方行绕着他们飞了两圈,豪气干云的说道。

    “额……这是……”

    那蛇妖呆了一呆,还有些不明白方行的意思。

    “打劫……不明白吗?”

    方行提起了手里的剑,威风凛凛的大喝。

    “打劫?”

    一时间,这几年妖怪脸色都有些难看。

    所有人进入妖帝阁可都是为了夺取造化来的,他们肯让出造化,便已经是极大的让步了,反正在他们心里,方行早晚会由狐仙姬或是沧澜海、太石家的人收拾,只是谁又会想到,这个人族的土匪竟然夺了造化还不算,还要打劫?真当自己怕了他不成?

    “人族的王八蛋,你结下这么多仇家,自身难保,还敢撩拔我们?”

    那头鳄妖终于忍不住,大喝了起来,铁尾如鞭,如怒潮翻涌,铺天盖地一般向着方行抽打了过来,他心里却还不是很服气方行,毕竟方行身上的金丹气息微弱,而且名声虽大,却也很少有哪一仗是凭借真功夫打下来的,再加上他自诩实力不弱,倒不是很怕他。

    方行斜着瞅了他一眼,冷笑了起来:“小爷今儿个就让你看看什么叫自身难保!!”

    说罢了,便要冲上去揍他,却没想身边忽然“嗖”的一声,竟然是金翅小鹏王手持一杆黄金大戟从身边冲了过去,身形如龙,大戟搅乱风云,竟尔直接与那头鳄妖战在了一处,口中还在大喝:“你先不忙动手,这一战我替你接了,看我如何筑基斩金丹!”

    “这玄孙儿其实挺厉害啊……”

    方行见金翅小鹏王这么猛,倒真个不动手了,退到一边盯着其他俩人。

    “嘿嘿,看样子你那个人情卖的不错,这小鸟开始还你人情了!”

    大金乌笑嘻嘻的凑了过来,又道:“打劫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

    方行白了他一眼,道:“这是爱好!”

    说罢了,目光横横,看向了那四个未曾动手的妖修,眼睛发亮,颇有些不怀好意的味道,而那四个妖修心里也已叫苦不迭,眼见得实力强横的鳄妖,竟然被那孤刃山的筑基小祖宗给缠住了,看两方戟来鞭往,金丹境界的鳄鲤竟胜不得,看样子还落入了下风一般。

    筑基便已有这般本事,更何况那两个模样不像好妖的金丹?

    也正因此,他们两个倒与方行、金乌一般,不敢动手,一起观起战来。

    场间金翅小鹏王,似要以行动还了方行的人情,此时却是愈战愈勇,真个将孤刃山这么多年花费在他身上的心血体现了出来,掌间一杆黄金大戟,直舞成了一条怒龙,泼剌剌笼罩一方,与那鳄妖正面相斗,气力与威势上竟然丝毫不落下风,甚至逐渐掌握主动。

    “欺吾太甚,退下!”

    那鳄妖久战不下,已经焦躁了起来,需知它可是金丹二转的修为,而对方却不过是筑基后期,这么缠斗,已说明是它输了,再加上它也是个暴躁鲁莽的性子,情急之下,竟然一声暴吼,再不留手,身如蛟龙翻身,口吐一片丹光,同时一条铁鞭也似的鳄尾紧随其后。

    “啊,小心……”

    乌桑儿紧张的捂起了小嘴巴。

    乌一典则已吓的呆了,同为筑基境,这小鹏王的实力可远非他们能比。

    “看我八千大戟乱乾坤!”

    在这一刻,小鹏王亦是大喝,身形一抖,却化出了一半妖相,身周覆满了金刚也似的铁羽,便如一道坚不可催的铁甲一般护住肉身,与此同时,手中金戟凌空戮下,一杆大戟却似化出了千百道分身,每一道皆有无穷伟力,合在一处,便成了一道无坚不摧的怪力。

    “嗤……”

    那鳄妖痛吼,踉跄而退,空中一截鳄尾落在虚空,鲜血飘摇。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小祖叫板?说打劫你就打劫你,不想死就照办!”

    金翅小鹏王一式神诀得手,动作不停,步踏虚空追上,黄金大戟直指那鳄妖胸口。

    今日持戟败金丹,使得多日以来的抑郁之气一扫而空,重现了那小鹏王的骄狂霸道气焰。

    “哈哈,好玄孙儿,果然不愧是孤刃山的宝贝疙瘩,小祖我在筑基时,不一定比你强!”

    方行也拍手大笑了起来,而后与大金乌一同逼上前来,瞪着那鳄妖的两个同伴,喝道:“你们也想来斗上一场吗?”那两妖却是完全没了斗法的胆子,又惧又无奈的乖乖与鳄妖站在了一处,苦笑着道:“不敢了,不敢了,只求刑道友饶命啊……”

    方行摆了摆手,不耐烦的道:“要你们的命干什么?小爷就是打个劫!现在把你们身上的法器、丹药、符篆、阵旗甚至是法衣,都给我交出来……”

    五妖登时无语了,过了半晌,那个蛇妖才为难的开口:“身上法衣也得扒下来?”

    方行考虑了一下,看了一眼对方那两个楚楚可怜的女修,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狠了好几回心,终于大度的挥了挥手,道:“好吧好吧,小爷就是心善,这样吧,两个女的可以留条肚兜,至于男的嘛……男的就算了,除了裆里那玩意儿什么都不能带走!”

    大金乌在一边冷笑着帮腔:“对对,这就是规矩,女的留条肚兜,男的留个!”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