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三生道诀

掠天记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三生道诀

    “根伯让你找的道诀,就是这三片龟甲?”

    此时的妖帝阁内,方行这一帮子名声大震的妖地小五祖,却正在远离了妖帝阁正中心的西方一位荒山,按照根伯给了乌桑儿的线索,找到了一处地势荒凉的山脉,却在这片山脉尽头,一只巨大的黑甲神龟塑像高高贮立,乌桑儿在龟像前面的蒲团上,伏地三拜,默默祷念着根伯授予她的古咒,而后,便在蒲团前面,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古怪圆盘。

    此盘上,乃是密密麻麻的符文,分为天干、地支等卦象,看起来混乱驳杂,却又阴阳幻化,玄奥莫测,让人无比头疼,而乌桑儿则皱起了小眉头,沉默不言,十指纤纤,飞快却又条理分明的推动了圆盘上面的卦象,直到一柱香时间之后,才抬起了头来。

    “啪……”

    似乎她完成了某种神秘的考验,头顶上的黑甲神龟塑像,竟然嘴巴张口,吐出了三片黑糊糊的石片,在她面前颤动不已,仔细看去,便发现那赫然是三片龟甲。

    而乌桑儿呼吸陡然急促了些许,双手颤抖着捧起了龟甲,俯首再拜。

    “根伯传我的是众生大术,此乃极尽推洐,参悟天机之术,大术法门,想必就藏在这龟甲之中了,其实,说来倒也奇怪,这龟甲看似普通,但我总觉得……总觉得看不懂,或许我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参透这龟甲之秘,不过我相信没有找错,这就是根伯所说的道诀!”

    乌桑儿收起了龟甲,微微皱眉的说道,神情颇为凝重。

    “金六子的长生大术,乃是一具覆甲古尸,而话篓子的长生大术,却是三片龟甲……”

    方行皱起了眉头,拿黑色巨剑拍着肩头:“老聋子没耍我们吧?”

    大金乌道:“那覆甲古尸很有门道,根伯一定不是骗我们的。你得传的又是什么?”

    在扶桑山时,他们三个人跟着根伯修行了一个月时间,根伯言说自己修有三生道诀一卷,将其一分为三。分别传授给了他们三个人,一人一道道诀,只是当时在扶桑山得到传授的只是三卷道诀的基础法门,而后,根伯却分别给了他们一些进入妖帝阁之后的线索。

    根伯说过。他所传授的三道道诀只是初篇,而道诀的精华却是藏在妖帝阁内,若他们三人想要将道诀修至大成,便需要找到那三道道诀,获得修行玄机。

    而进入了妖帝阁后,方行这小五祖联盟虽然一边搬光所有造化,一边到处打劫,但根伯的吩咐却也无人忘却,前进的路线也是按这三道道诀的方向制订的,终于在第三天时。从一处破败的洞府里面,发现了一具覆甲古尸,旁人看来,那具古尸只是肉身不朽,别无异状,但大金乌看了之后,却心生感应,断定那具古尸便是他要寻找的三生道诀“长生大术”。

    取了古尸之后,便又自妖帝阁极西之地,折而向北。最终来到了这样一个魔龟葬身之处,乌桑儿根据根伯所传的法门,三拜九叩,细心推洐。得到了这三块龟甲。

    大金乌和方行都不觉得这三片龟甲有何神妙,但乌桑儿却已断定,这三片龟甲,正是根伯传授给她的“众生大术”玄妙法门所在,如今算了起来,三生道诀。已得其二。

    “小方子,长生大术与众生大术皆已在手,你那道道诀线索又在何处?”

    大金乌与乌桑儿都看向了方行。

    他们此行进入妖帝阁,最基本的目的便是这三道道诀,如今只剩方行这一道了。

    “老实说,我一直觉得那老头子是骗我的……”

    方行见问,挠了挠脑袋,长声叹道,却没解释什么。

    正说话间,远处一道金光飞遁了过来,却是小鹏王凌天提着乌一典飞来了,来到了近处,先把乌一典掷在了地上,恨恨训道:“你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王八蛋,让人家一吓就快尿裤子了,我小鹏王长这么大,还没和你这样的怂货在一块办过事呢,真是丢尽了脸……”

    乌一典却有些委曲的道:“人家的实力分明就比我们强嘛……”

    小鹏王无语,又恨恨的踢了他一脚,乌一典却委曲的低下头不说话了,跟娘们也似。

    “行了,别打他啦,唉,让你们打听消息,打听的怎么样啦?”

    乌桑儿只好又出来调解矛盾,同时向小鹏王问道。

    不提还好,一提乌一典登时苦着张脸:“这下麻烦大啦……”

    小鹏王被这厮抢了话题,立刻瞪了他一眼,乌一典吓的不敢再说,小鹏王才开口道:“确实有些严峻,适才我们去打听了,有几个家伙还不肯说,被小祖我杀了两个才吐露实情,据他们说,现在咱们的名声真是传开了,到处打劫的事情已经引发了众怒,已有不少厉害角色决定出头对付我们,但这还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现在妖帝阁内,正在盛传一件事!”

    说到这里,他有些迟疑,锁眉望着方行。

    方行奇怪的瞄了他一眼,道:“有屁快放,小爷长的俊你也不用这样看我吧?”

    小鹏王登时有些无语,半晌才道:“妖帝阁内,正盛传你的真实身份……他们说,你是四年前在南瞻玄域惹下了若大风波的……南瞻第一小魔头……方行!”

    说到这里时,他眉头紧皱,眼睛里,竟似有些激动。

    方行听了,若无其事,翻了个白眼,道:“小爷就是方行怎么啦?”

    他倒是无所谓,本来按照计划也不准备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了,被那群人提前猜到也没什么,颇有些不明白小鹏王这目光是怎么个意思,随口便答应了下来,却没想到,他这么一承认,小鹏王却激动了起来,两眼放光道:“你真是方行?原来你就是方行,哈哈……”

    方行唬了一跳,拎起了乌一典问道:“你的疯病还会传染?”

    话还没完,小鹏王已经激动的向前走了两步,喜道:“你知道吗?小祖我四年前就听说过你了,在玄域以一人抗衡皇甫家人马,抢走南瞻玄域三分机缘,后来更是剑斩皇甫道子,提头而走,又坑杀皇甫家十名金丹,几乎葬送了皇甫家一代高手,逼得他们家族几个隐居的老家伙都出来坐镇了,这件事在我们妖地简直就是传奇啊,小祖我当年听说了你的事情,就觉得你是个人物,发誓将来若是碰到了你,一定要先跟你干上一坛子酒,然后再……”

    说到了这里,却没说下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方行被他这崇拜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随口道:“然后再干嘛?”

    小鹏王却不肯说了,却原来,它当年的誓言是一定要与那南瞻小魔头干一坛子酒,然后大战一场,看看他的斤两是不是真有传说中的这么夸张,只是这句话现在却不好说了,毕竟当初在扶桑山外,他已经在方行手上吃过一个大亏,论实力,他现在确实输的心服口服。

    对小鹏王的疯狂模样,乌桑儿倒也算了解,其实当初她最初听金六子说了方行的事情后,也有些吃惊,不过毕竟生活圈子比小鹏王低了很多,因此在她的印象里,也只觉得方行是一个挺能折腾的人而已,并不如何崇拜,而小鹏王却不同,深知皇甫家的厉害,对于这个曾经在南瞻逐妖之时起到了大作用,而且斩杀无数妖族高手抽魂化湖的古世家恨意无穷。

    直到如今,妖族经过了三千年繁洐生息,已经恢复了不少元气,都还不敢正式向那个几乎可以称为妖族公敌的皇甫家展开报复,一是因为担心神州会对此事插手,二就是因为忌惮皇甫家那深不可测的势力,而小魔头当时不过就是一个筑基小辈,境界还不如现在的乌一典高,却办出了现在的妖族诸大天骄想都不敢想的事,这又怎能不让心高气傲的小鹏王佩服?

    当然,事后也曾有传言,说作为南瞻另一大势力的灵山寺,在那小魔头惹下了泼天大的祸事时,出手护他,替他阻止了皇甫家的元婴高手,也因而猜测,那小魔头其实是灵山寺暗中培养的传人,只不过,就算此事是真的,这小魔头敢站在风口浪尖上,也不容小觑。

    “这些好听的就先别说了,想想怎么解决后面的祸事吧……”

    这时候,乌一典满面烦忧的开口说道,一张脸苦瓜也似,带着哭腔。

    “祸事?”

    大金乌几人都看向了乌一典。

    乌一典直接快要哭出来了,叫道:“完蛋了,咱们犯了众怒,九子伐魔来啦……”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