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喝酒、打架、帮个忙

掠天记 第五百五十七章 喝酒、打架、帮个忙

    北俱妖地,虽然在三千年前受过重创,但繁衍生息三千年,已恢复了不少元气,如今的妖族号称千万,每一年涌出来的杰出小辈,更是不知凡几,但能够在老辈人眼中惊才绝艳的,也就那么几个,除掉狐仙姬等几个天赋横绝的,最为特殊的便是一个疯子,一个傻子。

    那傻子,乃是出身太石家,说是傻,实为痴,自幼便不喜修行,只爱躲在书房里苦读典藉,一口气读到了七十余岁,垂垂老矣,却又一朝悟道,修行进境如神,三年筑基,七年结丹,十年之内便完成了其他妖、人几百年走不完的道路,返老还童,状如少年。

    此人,便名唤太石痴儿,乃是妖地之中,一个光彩大炙的人类修士。

    而另一个,便是疯子,从来不与人结交,也从来不懂得享受的大圣山道子,这头凶猿自打小生出来时,便克死了父母,再加上性子孤僻,不讨长辈喜欢,偏偏他也沉默寡言,每日默默的,只知道打熬肉身,磨炼武法,为此达到了疯狂的程度,曾经在十年前,大圣山诸老准备择一后裔立为道子,倾斜资源培养,因而在族内举办了一次斗法,大圣山上下为之疯狂,就连已经血脉稀薄到与王族一百竿子都打不到的族人都不远万里来参与这场盛会了。

    而这位最有资格参与这场斗法的人,竟然浑没当回事,独自一个人溜进了妖庭之北的蛮荒里去历炼去了,这一去便是三年,回来之时,新的道子早已立下,甚至已经崛起了新的王族,将他父母两系的人打压的厉害,而这凶猿也不啰嗦,回到大圣山后,先吃了肉百斤,烈酒三十坛。然后拎着这根自蛮荒草原里带出来的水火大棒就将那道子砸成了肉酱……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受到族内资源倾斜,培养了足足三年的道子,还挡不下它这一棒。那还算个屁的道子?

    大圣山元婴老祖宗直接便镇压了族内所有的异动,将他立为了新的道子。

    妖地拔尖的小辈高手不少,但最为让人忌惮的,便是这凶猿与太石家的痴儿,毕竟别的高手。狐仙姬以及幽冥山九头小圣、紫雾湖道子、无影山道子等人,虽然或精明或凶狠或阴险,毕竟还有些人味,可以接近,但这两个家伙那根本就像怪物一样,不可以常理度之。

    如今,金翅小鹏王凌天冲杀出去,本想宰了那盯梢的小蚂蚁,却没想到这次来的不是盯梢的,赫然是这样一个凶人。堂堂小鹏王,竟一棒子便被抽飞了回来……

    “这么快就来了找麻烦的?”

    方行眯着眼睛瞅了瞅,提起了手边的黑色巨剑,叫道:“猩猩,你来干嘛的?”

    “猩猩……”

    本来挺肃杀的气氛忽然间显得有些诡异。

    乌桑儿和大金乌等几人都悄悄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面对着大圣山的这头凶猿,哪怕是与他为敌,但敢叫他作“猩猩”的可也不多见啊!

    那座小山一般的凶猿,倒也没有露出发怒或什么的表情,倒提着水火大棒,慢慢踏空而来。目光幽森,慢慢的看向了坐在法舟舟首的方行,缓缓道:“你认识小山魁?”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使得场间所有人都微微一怔。

    方行更是不解。仔细想了想,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凶猿平静的道:“是我侄儿,他说你送给了他了一条四方风雷棍!”

    “四方风雷棍?”

    这个名字终于让方行想了起来,恍然大悟道:“你是说那个拖着两条鼻涕的小猴子?”

    凶猿点了点头,道:“他是我侄子,当时去千峰苑。就是我带它去的!”

    方行大笑了起来,道:“你侄子是个好样的,小小年纪就懂得泡妞了!”

    却原来,这凶猿提起来的竟然是一件连方行都懒得想起的小事,当时狐女小一挨了沧澜海蓝鲨将军一脚,又被迫道歉,无论围观的人里,无论长幼,竟无一人敢说出真象,还是一只拖着两条鼻涕的小野猴子天不怕地不怕的说出了事情发展的经过,让人明白狐女的委屈。

    而在方行一脚踹死了蓝鲨将军,带着一群小狐狸去另一座山峰饮酒时,那小野猴子却也跟着溜了过来,躲到树丛后面偷偷的瞧,被方行一把揪了出来,方行倒还记得它,就问这猴子当时为什么不怕沧澜海,敢将真象说出来,这小野猴子先来了句“路见不平有人踩”,被方行往屁股上踢了一脚,然后再问,这小野猴子瞧了狐女小一一眼,不好意思的低头了。

    方行一见乐了,这小猴子不容易啊,小小年纪就发情了,太符合他老人家的胃口了,一开心,就夺了小猴子手里杂耍般的木棍,随手取了一根铁棍给他,这棍子却是他不知什么时候从别的修士手里打劫过来的,也是金丹用的法器,品质不高,对他无甚用处。

    但这棍子对一个还未正式开始修行的小猴子来说可是相当厚重的一份大礼啊,喜的个小猴子抓耳挠腮,再加上被狐女小一看的脸红,扛着棍子就跑了,方行也没当回事,回头继续和大金乌等人一起喝酒,至晚方散,倒是不曾想到,这么件事竟在此时被人提了出来。

    三丈凶猿沉默不语,半晌才嗡声嗡气的道:“初时我见有人会给一个小孩子这样厚重的礼物,以为是有求于我们大圣山,后来不见你亲自来拜见,便以为你是想在进入了妖帝阁之后借我之手对付青丘山的狐狸,心下也懒得理你,直到后来,我听说你一剑便毁了那可笑的仙子盟,又有人传言你是南瞻的第一小魔头……我倒知道自己想错了,特来寻你!”

    三丈凶猿一袭话,把个场间众人都说蒙了。

    谁又能想到,这头传说中如疯似狂,凶气无限,生人莫近的大圣山疯猿,竟然会在意一个小孩子收到的礼物?再者,当时他们倒是都看到方行随手递给了那小猴子一根黑不溜揪的棍子,然后那小猴子费了九牛二虎的劲抗着走了,却哪里想到此棍竟是玄器四方风雷棍?

    一霎间心里只生起了两个念头,一是,这凶猿的心思细腻,与外表不符啊……

    二就是,这个王八蛋土匪出手还真大方,那可是金丹法器,随手就送出去了?

    “对付那骚狐狸小爷我还需要拉同盟?”

    方行不屑的撇了撇嘴,道:“那根棍子我也用不着,就是看那小猴子能够讲真话,没让我的小狐狸们受到委屈,另外眼光也好,小小年纪就知道谁长的好看了,跟我九叔叔真有点神似,这才随手赏了他的,你也不用这么放在心上,话说……你现在来找我做什么?”

    凶猿倒不知道这小土匪话里提到的“九叔叔”实际上是一个凡俗江湖里的采花盗,还以为这是一句好话,轻轻一点头,道:“来找你喝一碗酒,打一场架,再帮你一个忙!”

    “嗯?”

    方行微微一怔,抬头看向了它。

    就连大金乌等几个,也皆是微怔,不解的向凶猿看了过来。

    三丈凶猿淡淡道:“因为你是南瞻方行,曾经一剑斩了皇甫道子脑袋的方行,所以我来找你喝一坛酒,又因为你是方行,号称南瞻小辈第一人,所以我要找你打一场架,看看你是不是如传说中的那般厉害……而看在那条风雷棍的面子上,我会帮你一个忙,还这人情!”

    “又是喝酒带打架?”

    方行听了斜斜瞅了小鹏王一眼,心想妖族怎么都是这个德性!

    当时小鹏王初听他身份时,虽然没有直说,但那熊样他一看就知道这厮跟凶猿差不多。

    当然了,他也听了出来,这凶猿倒真的对自己没有敌意,相返的,它肯说出要帮自己的话,虽是借了那四方风雷棍的由头,但实际上,却也是有种想要结交的心思在里面的,小土匪虽然蛮横不讲理,但对这种人际交结,却还是机敏的很,准确的听出了弦外之音。

    “喝酒打架容易,但你能帮我啥?”

    方行抬手将自己的酒葫芦丢了出来,笑嘻嘻的问道。

    那三丈凶猿接了过来,仰头灌了一口,本是潇洒豪爽,却没想一口呛着了,连咳了几声,这才有些惊诧的向方行看了过来:“你这是什么酒?怎么喝着如此之烈?”

    方行戏谑的大笑了起来,道:“酒量不够就别在小爷面前充大头蒜!”

    他却是早就准备好看笑话了,他葫芦里的酒,乃是白千丈传给他的秘法泡制,灵气充裕,劲头极足,与凡俗佳酿不可相提并论,这三丈凶猿也是个猛的,但出意不意之下,哪怕他平时能把烈酒当水喝,这时候也得呛上一下,方行就等着看他鼻子里往外喷酒的糗样呢!

    那凶猿听了,倒也不气,只是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再次仰脖灌了一口,这一次有了准备,却明显好的多了,连喝了几口,抹了一把嘴,模样痛快之极,然后将酒葫芦扔了回来,将水火大棒扛在了肩上,道:“我不占你便宜,你现在麻烦缠身,要打架可以等出去了再痛痛快快的打,不过你现在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一个忙!”

    方行微微凝思,也不客气,直接道:“什么忙都能忙?”

    凶猿更不客气:“借钱免谈!”

    方行无语,翻个白眼道:“杀人呢?”

    凶猿道:“惹不起的不杀,打不过的不杀!”

    方行直接无语了:“那你还帮个屁啊!”

    微一琢磨,道:“真想帮忙……就站一边看好戏吧!”~~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