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六十五章 裂山而出

掠天记 第五百六十五章 裂山而出

    “嗖嗖嗖……”

    三道身形几乎同时飞掠,直追着被九刀斩飞的方行追了过去,赫然便是狐仙姬、紫雾湖道子及无影山道子等三人,他们三人已几乎被方行杀破了胆,但毕竟是一脉道子,性子坚韧执拗,在吃过了一个亏之后,不会下意识的求和,反而杀意更盛,誓斩方行。

    而此时,他们准确的捕捉到了一个机会。

    神州修士周先觉的大梦刀委实不凡,出奇不意下,方行硬吃了九刀,直接给劈进了黑暗中的虚空里,而且在他们强盛的神念感应之中,本来凶焰一时无两的方行,每挨一刀,气息便消减一分,待到九刀斩过,跌入了虚空烟尘深处的方行,身上的气息已若隐若现。

    这让他们确定,方行哪怕没有被这九刀直接劈杀,也定然已经身受重伤。

    要斩此子,此时正是机会!

    便是那空中的周先觉,斩出了这九刀之后,见狐仙姬等人趁机出手,也是眉头一皱。

    不过终究他转头看了那鹤师兄一眼,见其并无表示,也就没有阻拦。

    “虫儿……你为何……何必如此啊……”

    在场间,一声悲怮凄然的声音响起,太石痴儿抱着身上血肉模糊的黑木岭蛇王女悲吼,此女被方行抓住了尾巴当成软鞭使,也不知抽碎了多少殒石,饶是肉身再强悍,也经不住这般折腾,此时已经身受重伤了,倒是一直被她护在怀里的太石痴儿,一身无伤。

    “你们太石家……维系人身纯正血脉。你乃道子。便无法娶我……”

    蛇王女脸上已经血肉模糊。几辨不清五官,声音断断续续:“二十年前,我问你肯不肯放弃道子身份来娶我,你不肯回答……现在……我再问你一遍……你娶我吗?”

    “我……我斩了那厮,为你出气……”

    太石痴儿蓦地大吼起来,轻轻放下蛇王女,而后身形陡动,两条大袖迎风鼓动。便似鸿蒙大鼓,而在他凄然绝望的吼叫声中,那三道适才被方行劈的怕了,主动避让的三道古剑都被牵引了过来,护在他身侧,挟着淋漓杀气直向虚空深处杀去。

    惟有蛇王女望着他的背影,神情凄然,喃喃自语:“你还是没有回答……”

    “嘭……”

    方行被神州修士周先觉连斩九刀,跌飞三百里,最后却撞进了一座足有扶桑山大小的山石之中。那九刀之力如此之强,他甚至直接就撞进了山石之中。也不知有多深,只在表面留下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洞内,甚至一时都没有任何气息传出来,悄然一片死寂……

    “表哥,他……他没事吧?”

    乌桑儿紧张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一边问着,一边飞身向那个方向扑了过去。

    “嗖……”

    刚飞出没几丈,便感觉身周有劲风呼啸而过,大金乌一把抓住了她,展开全力向前冲去,这厮此时神情绷紧,比她还紧张,甚至有丝丝杀意从平时那圆不溜啾只会露出奸猾之色的眼睛里透露了出来,身上每一根金羽在此时都似乎灌满了杀气,直如利剑般根根竖起。

    在他们身后不远,小鹏王也显化原形,飞掠赶来,一身凶气暗暗燃烧。

    就连乌一典,也呆了一呆之后,急急忙忙驾起法舟赶过去查看。

    “别死啊,千万别死啊,你死了他们一定抢我的宝贝……”

    ……

    ……

    “不必留手,送他归西!”

    狐仙姬、紫雾湖道子、无影山道子、太石痴儿四人赶到了那座方行跌入其中的大山,几乎想也没想,便有人大喝,而后四人各自打出了暴烈的攻击,一时法术、神光、法器纷纷向着那个留在了山岩表面的大洞攻击了进去,带起庞大硝烟,几要撕天裂地一般。

    趁你病,要你命,他们此时已不愿放过任何一个斩杀方行的机会。

    哪怕要在杀了他之后再聚拢神魂,询问他玄域机缘的下落,也不愿在此时容他活下来。

    实在是这人族修士在此时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让他们倍感吃惊了。

    “喀喀……”

    四人联手,强大的攻击不仅将那座悬空山脉削去了一角,甚至还引动了这座山体中间的断层,从中间出现了一道蟒蛇粗细的裂隙,沉闷的响声中,整座大山脉竟然险些裂开,庞大的势头与冲天而起的硝烟碎石,一时遮蔽了所有人的目光,不得不撑起法术防御。

    “他死了吗?”

    神魂感应中,硝烟之内毫无生机,狐仙姬忍不住颤声发问。

    “硬吃了那九刀……如何还能不死?”

    无影山道子亦喃喃自语,使劲咽了一口唾沫:“那就是神州弟子们的实力吗?那光头……看起来也不到百岁的寿元,如今能有这般恐怖造诣?将来我们若是去了神州,就要和这样的一群怪物争锋吗?哈哈,哈哈……可怜我们这群井底之蛙,还真以为自己同辈无敌了?”

    “想这么多做什么?先找到那王八蛋尸体再说,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紫雾湖道子冷声开口,目光直直望着眼前的一片硝烟滚滚。

    “他……死了吗?”

    狐仙姬再次开口,却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声音有些艰涩,不如平时灵动悦耳。

    “不会不死吧?”

    众妖被她声音里的恐慌感染,举目望去,身体也有些发寒。

    那神州修士周先觉的大梦九刀,已是何等凶威?

    能不能斩中对手都不重要了,只消吃下了那九刀的力道,震也能将人震死。

    更何况,他们四人又紧跟了过来,痛打落水狗?

    连这样一座大山都轰裂了,那王八蛋若是还不死,岂不是比他们还像妖怪?

    眼前硝烟弥漫,久久不能散去。

    场间一片死寂,前后赶来的妖怪,都在沉默的看着这座裂开的大山,一时无人开口。

    沧澜海小龙王,面带冷笑,神情一如既往的倨傲。

    神州纯阳道鹤师兄,神情淡漠,隐约间,却似有淡淡的惋惜之意。

    而鬼修厉红衣,却是皱着一双秀眉,目意悠长,时而冷厉,时而淡漠,也不知在想什么。

    大圣山三丈凶猿空空儿,一语不发,手里提着大棒。

    大金乌与乌桑儿,神情紧张,隐含怒意。

    金翅小鹏王异常焦躁,一呼一吸,都远比平时来的沉重。

    而乌一典……此时还在赶来的路上,没到呢!

    “应是死了吧?”

    过了半晌,无影山道子才冷笑着开口,似乎长吁了一口气。

    “硬扛我九刀,他若不死,那便是我本事不济!”

    神州修士周先觉冷笑,傲然抱起双臂,冷哼了一声,开口说道。

    这么一句话,倒像是敲砖钉角,所有修士都下意识的接受方行已死这个结果,顿时有无数妖修长长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了轻松的笑意,不论这人族的修士曾经多么霸道,将他们洗劫的如何干净,但如今死了就是死了,只是毕竟不是死在妖族俊杰手里,未免有些不美。

    “这样打,才略摸有些意思啊……”

    也就在众妖这一口气将吐未吐之时,忽然间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

    “唰”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忽然间便都看向了那声音传之处。

    有人惊骇、有人恐惧、有人心惊胆战,亦有人面露狂喜……

    “轰!”

    忽然之间,那硝烟将落未落的偌大一块混乱场景之中,陡然有一道金光亮起,震散了身周的一片山石,那金光,赫然便是一副金翅,一张便是二十丈,硬生生震散了一片山岩,本就有了开裂之势的巨大山体,被这道力量一炸,竟然闷雷大响,真的分散了开来。

    “喀嚓嚓……”

    巨大的山脉缓缓裂成了两半,分向两侧倾塌,无尽的硝烟滚滚升起,巨大威势横扫一域。

    而那道金影,则陡然之间,便从裂隙间直飞冲天。

    “唰……”

    他冲到了山体上空,两道金翅展开,黑色巨剑晃了晃,扫清了眼前的硝烟。

    这一幕,让人看起来,就像是他劈开了山体,从山下飞了出来,一飞便到了九天!

    “死光头,你以为偷袭小爷一刀,就能要我小命?”

    那空中的身影赫然便是那个小魔头,他此时的模样也有些狼狈,身上法衣破损多处,更是裂开了几道可怖的伤痕,但体内的气机却非但没有衰弱,反而愈发暴涨了起来,滚滚气血几乎让人感觉他像一轮烈日,肉眼可见,他身体表面的伤痕竟然都在快速的愈合。

    这是生机多么强大的肉身?

    诸妖一时无言,难以想象这小魔头肉身到底有多强!

    而方行,则晃了晃胳膊踢了踢腿,像是在活动筋骨,而后冷笑两声,忽然然俯冲扑下。

    “死光头,今天小爷不剁了你的秃瓢跟你姓啊……”

    大叫声中,巨剑劈斩,剑意如江,剑气如海,凶气如天。

    被周先觉偷袭了那么一下,他已然动了真火,体内力量全部炸开,挥剑。

    “轰!”

    黑色巨剑劈天裂地一般袭来,劲风扫的那周先觉站立不稳,脸色已经变了,绝望大吼,脚下铁莲花飞了起来,在身前布下了一片铁莲大阵,尤如一道战场,横亘在了他与方行之间,然而只见方行黑色过处,铁莲花朵朵爆碎,一剑如魔,直接斩飞了那光头大汉的脑袋。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