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分气运,承因果

掠天记 第五百八十六章 分气运,承因果

    被龙母连续参拜了三次,这份尊荣,可谓世间罕有,但根伯却面无表情,既无怒意,亦有自傲之色,只是一双怪眼瞧着龙母,半晌才道:“虽只是一具分身,若是被老头子我灭杀了,也至少会损你一成修为,你拼着分身不要,也要来见我,是何用意?”

    沧澜海龙母见根伯发问,才轻轻吁了口气,微笑道:“无他,担忧我家败儿而已,这一次过来,却是想问问老前辈,我那孩儿如今到底是生是死,还能出得来吗?”

    根伯听了这句话,倒是心里一凛,像吃了一只苍蝇似的说不出话来,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你自己的儿子自己不看好,到我这里来问什么呀,不知道……”

    龙母倒也被噎了一下,主要是没想到根伯这等身份这等修为竟然会耍无赖,没奈何,只是稍稍收敛心神,苦笑道:“晚辈自幼便修的是神魂一道,若是还看不出来那少年是在装死就太没道理了,而他既然想用这等法子脱身,那肯定就说明妖帝阁内生了大变,晚辈现在也只想知道,他在里面究竟杀了几人,坑了几人,其他人又为何迟迟不见出来而已……”

    根伯也有些无语,过了半晌,才讪讪一笑,刚想回答,忽然听得外面敲起了一个铜锣,咣啷咣啷震的人耳膜发麻,然后小土匪的声音已经在下面响了起来:“龙宫里的老太婆你给我出来,刚才瞅我一眼的是你吗?我可告诉你,你儿子在我手上呐。。这件事跟那个老聋子没关系。有本事你就出来跟小爷谈判一下……不待动手的啊……”

    “老太婆?”

    龙母听了这个称呼,眼眶不由哆嗦了一下,但抬头看了根伯一眼,却苦笑着道:“圣人调教出来的这位弟子倒真是孝敬的很,想必是怕我伤了您老,找我谈判来了……”

    她这般说,自然是为了照顾根伯的面子,却没想根伯听了这句话。却忽然大手一挥,道:“你等等,我可教不出来这等王八蛋弟子……”说着探头出了小屋,朝着一片山崖上敲打铜锣的方行喝道:“小王八蛋,你管谁叫老聋子呢?信不信老头子我抽你?”

    “咦?老聋子你没被你一把捏死啊?”

    方行心里松了口气,大叫了起来,他适才却也是被龙母盯上了,那等庞大的压力让他心头胆寒,知道被人盯上了,那就逃不掉了。又见她进入了根伯洞府所在的那一片山谷,心里却紧张了起来。他可是听根伯亲口说过,这老王八蛋确实曾有过极高的境界,只是如今接近油尽灯枯,只剩一身空架子了,担心他与龙母动起手来被捏死,便心一横,跑回来找龙母谈判了,在他心里也琢磨了半天,惟一能当成筹码的也就只有那沧澜海的小龙王了。

    不过他这一番好心却被根伯当成了驴肝肺,老头子气的破口骂道:“你这小王八蛋才被人一把捏死呢,拿个破锣就敢回来跟人谈判?你不是要逃吗?怎么不逃了?”

    “哎呀我擦你这老王八蛋不识好人心啊?”

    方行大怒,跳着脚与根伯对骂了起来:“小爷能跑早就跑了,还用你来教吗?我可告诉你少撑能,打不过就别跟人家对着干,小爷我本事大着呢,也用不着你个老不死的过来护着我……龙宫里的老太婆,你出来咱俩谈谈,我告诉你你儿子在我手里,你给我老实点……”

    “老太婆……”

    龙母的眉头又跳了起来了。

    根伯也是大怒,回身朝龙母喝道:“小丫头你去宰了他,我不管!”

    龙母苦笑,一点要动手的意思也没有。

    还好在此时,鹏五、浑天等孤刃山元婴老祖宗都已经急急落了下来,捂着方行的嘴巴提到了一旁,适才根伯那一出手,方行距离得远,没有发觉,他们二人却距离不远,猜到了那一片叶子的威能,知道根伯的身份有可能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便准备静观其变了。

    “这小王八蛋,如果不是看在他给了我一缕雷意的份上,老夫非捏死他……”

    根伯兀自骂骂咧咧的缩回了洞府之中,看模样似乎气的不轻。

    龙母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半晌才道:“也惟有这样的小辈才能让我败儿吃亏吧!”

    听她又提起了这事,根伯也不再客气了,直接道:“你也不必在这里试探了,这小子虽然在里面杀了几个人,里面并没有你儿子,他只是在离开时炸毁了妖帝阁的传送祭台,你儿子还有四十一名妖地小辈都被困在了妖帝阁里,死是死不了的,只是出不来而已!”

    龙母面上并没有出现什么担忧的表情,只是笑道:“那死的都有谁呢?”

    根伯嘿嘿一笑,看向了龙母,道:“你有意见?”

    龙母轻声一笑,道:“晚辈不敢,只不过这一次进入了妖帝阁的,可都是妖地俊才,妖地往神州拜师之事,关系重大,几乎牵系了妖地的未来,说起来他们每一个都是不可多得的英才,更是牵系着诸多妖脉的命运,无论哪一个被杀了,都是会引发大乱的吧?”

    说到了这里,故意一笑,道:“当然,若是您老的身份传开了,那些妖脉想必也是不敢有什么异议的,只能咽下这口气而已,是羽魅儿多心了,您老不要见怪!”

    根伯冷哼了一声,淡淡道:“你可以回去跟你兄长说一声,老夫无意做那妖地之皇!”

    羽魅儿被根伯一语道破了心机,面色微微一变,良久之后,却又再次起身,盈盈一拜,道:“是晚辈班门弄斧了,前辈勿怪,若前辈不嫌弃,晚辈自会出手,帮妖地化解这场乱因……当然了,迟恐生变,如何解救那帮小辈出来,还需您老指教,晚辈是不成的!”

    根伯哼了一声,道:“此事老夫心里有数!”

    龙母轻轻点头,再次谢过,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似乎刚刚想起,轻声开口:“我看那神州太的弟子已经出来了,另外两人却不见踪影,难不成……这神州北三道来的三位使者,还起了内哄不成?”

    根伯淡淡道:“你其实已经知道了,何必来问我?”

    龙母微怔,只好苦笑道:“不该在圣人面前耍此机心,还望前辈恕罪,实在是魅儿终生生活在阴谋诡计里,习惯了话说三分,倒不是故意在您老面前卖弄心机……”见根伯不悦的看了自己一眼,便住了口,直接道:“那个带着铁莲花的小子已经死了,神州北三道恐怕会发难,本来他们许诺给妖地的符令便不多,如今恐怕又会扣下不少,前辈如想看待此事?”

    根伯冷笑道:“什么接引符令,拜师神州?说的好听,看起来似是赏给了妖地几分气运,实际就是想让妖地帮着承担这份因果,世间哪里有这等好事,让人背了你的债,却还要对人挑三捡四,同时对你感恩戴德?丫头,你掌御沧澜海多年,总不会还看不透此节吧?”

    沧澜海龙母沉寂了半晌,低声道:“晚辈虽然修为弱些,但却不是傻子,神州的打算自然看得明白,此事看起来是妖地占了大便宜,如日终天的神州终于肯分出一分气运来匀给妖地……呵呵,但究竟如何,也不消多说,南瞻杰出子弟四年前拜入神州,如今混成了什么鬼模样,也是众所周知了的,现如今南瞻修士都已经痛心疾首,后悔不迭,大雪山一脉的几位老祖都准备要东渡神州求那一线生机了,我们妖地又怎么能再走南瞻的老路子?”

    见她一副义愤难平,为妖地鸣不平的模样,根伯却只是冷哼一声,并未开口。

    龙母只好又道:“神州修士着实奇人倍出,四道八天十二宫,道统无数,有夺天之能,他们布下了这等大局,确实算得上是惊天动地的大手笔,不过谋划虽大,却又担心自己背不起这因果,便想着将妖地也拖下水去,只可惜他们也忒小气了些,给出的条件竟然只是允许几个妖地小辈拜入神州宗门,呵呵,妖地不是南瞻,有那南瞻修士的前车之鉴,我们再傻乎乎的凑过去就太便宜那帮子老家伙了,晚辈如今虽为沧澜海龙母,但毕竟出身妖地,却不忍心看到我妖族小辈去给他们当牛做马断果因,一番思虑之后,与我兄长商议了一番……”

    听她说的激愤,根伯却微微一知,不置可否,静静的听着她的话。

    龙母有些捉摸不透根伯的心思,但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妖地不能再步神州的老路,这等看似大方,实则暗藏祸心的接引符令,我们宁可不去要它……”

    说完了,正色看着根伯,静等他的回答,表面平静,内里却已暗起波澜。

    而根伯望着这个在他面前不知小了多少辈的沧澜海龙母,面上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浓了。

    “笑话!”

    半晌之后,根伯开口。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