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八十八章 敢抢小爷的妞?

掠天记 第五百八十八章 敢抢小爷的妞?

    “呱……”

    扶桑山内,镶嵌在山岩上的大殿里,乌一典被方行一脚踢飞了出来,在空中化出本相,一边用力扑闪着翅膀大喊:“与我无关啊,是我爹说的……”一边逃,而在他身后,一脸愤愤的方行提着刀就追了上来,口中大喊:“你给我停下,敢跟小爷抢女人,看我不剁了你!”

    乌一典虽然疯但不傻,扑闪着翅膀逃的飞快,而在他们身后,三个表情各异的人跟了出来,一个是身表情呆愕的扶桑山金丹长老,一个是哈哈大笑的大金乌,还有一个满面焦急的乌桑儿,正紧张的扯着大金乌的袖子:“表哥你快去救他啊,我看小强盗真想砍死他!”

    大金乌没有半分出手的样子,大笑道:“活该他挨砍,敢跟小强盗抢母龙?”

    此时却正是龙母离开了扶桑山半个时辰之后了,方行本来一心担忧,已经起了要跟龙母拼命的架势,却没想到那个一眼便让他心惊肉跳的龙母赫然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只是与根伯谈了半晌,便毫无烟火气的飞天而走,倒让鼓足了劲的小强盗有种一拳打空的感觉。

    而孤刃山鹏五与浑天也在龙母走后,立刻去拜访了根伯,不知说了些什么,这两人出来之后,满面春风,呵呵大笑,只劝慰了方行一句“万事无忧矣!”便带着小鹏王及孤刃山妖兵妖将撤走,都没有详细给方行解释什么。不过也猜了出来,应该是根伯做了些事情。

    心里知道鹏五与浑天都是可以相信的人,若不是心里有了底子,想必也不会这么放心,小强盗便也打消了逃走的主意。决定留下来看看,可谁想正在大殿里清点自己的宝贝的时候,却有一个扶桑山的长老满面喜色赶了过来,笑的嘴都合不上了,只说大喜事来了。

    一问才知道,竟然是沧澜海龙母要将龙宫里的一位名唤敖银珠的长公主下嫁给扶桑山族长的儿子,这可不是大喜事么?沧澜海一族最重血统。近万年来。又听说哪位真龙血脉的公主外嫁来着?而在此之前,谁又想过乌一典这等身份的人有希望娶一位真龙公主?

    就连乌一典也发起呆来,似乎没想到这好事落到自己脑袋上。

    足足三息功夫才反应了过来,正要咧嘴大喜时,屁股上却已经吃了一脚……

    小魔头怒了!

    敖银珠这名字听着熟悉,仔细一想,我嘞个擦。那不是睡过小爷的龙吗?

    乌一典就凭你这熊样,也敢跟小爷抢女人?

    这小爆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提着刀就要剁了乌一典这个王八蛋!

    只可怜乌一典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已经吓的满空乱窜了。

    “表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乌桑儿满头雾水,又是焦急又是好奇的问道。

    就连那扶桑山的金丹长老也是疑惑之极,催促着大金乌快救人。

    大金乌笑着将方行当初在千流海红红会上的经历简单一说,大笑道:“那条龙睡了小魔头,可不就是小魔头的人么?一典表弟这运气还真不咋地,若是换了别的龙宫公主许配给他。那倒真算是一件好事,但若是这位长公主,那只能说谁招惹上谁倒楣了……哈哈哈……”

    这一件事,却把个乌桑儿与扶桑山的金丹长老者都听愣了,一时都忘了救乌一典,倒是大金乌这个没心没肺的笑的开心,可那金丹长老呆了一呆之后。迟疑道:“可是……可是我还没说完啊,族长一番深思熟虑,觉得一典少爷修为毕竟还是太低了,生怕辱没了那位龙宫长公主,便向龙后推荐了怜花你,而龙后想也不想便已答应了下来……订亲的是你啊……”

    “嘎……”

    正在狂笑的大金乌舌头陡然打了个结,眼睛瞪的溜圆。

    “金六子,你也敢抢小爷的妞?”

    空中的方行耳朵极灵,忽然间转过了头,满面杀气的看向了大金乌。

    “误会……误会啊……”

    大金乌“嗖”的一声就逃了,后面小土匪已经哇哇大叫着追杀了上来。

    “出什么事啦?”

    听到动静赶来的乌古木看到空中这杀气腾腾的一幕也吓呆了,按理说该出手制止……可偏偏制止不了啊,他只是普普通通的金丹中境修为,并无甚出奇之处,而这小土匪也已步入了金丹中境,而且是那种金丹境里拔尖的,要真动手,他这金乌族长还真不是小土匪对手。

    “唉,事儿有些麻烦……”

    那本来过来传喜讯的扶桑山长老苦着脸低声跟乌古木说了几句,却也把乌古木听的一愣,末了倒是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自语道:“如此也好,反正我刚才仔细想了想,沧澜海真龙从不外嫁,那龙母又说的如此轻巧,订下一门亲事倒像是说着玩一般,像是把女儿嫁给谁都是一样的模样,恐怕事情不太对,我以前也听人说过沧澜海龙宫如今乱的狠,估计里面会有什么猫腻,思来想去,我总是感觉心里不得劲,还是不沾这事为妙……”

    这般想着,只好硬着头皮以长辈身份喝命方行和金六子别闹,好歹方行还是挺给他这个金乌族族长面子的,再加上本来就是撒气,自个儿也知道再给大金乌几个胆子这王八蛋也不敢抢自己的妞,便停了手,大大咧咧向乌古木宣告:“那妞是我的,你再换一个!”

    乌古木哭笑不得:“这事你找龙后谈去吧,我可管不了!”

    “龙母?”

    方行眼珠子转了转,收起了刀:“不去!”

    他可不傻,龙母那一眼瞪的他心惊肉跳的,知道现在还惹不起这娘们。

    乌古木苦笑了一声,道:“看样子你还是知道怕的!”

    方行不屑道:“小爷我能怕她?”

    说着朝虚空里望了望,有点心虚的道:“那娘们是真走了吧?”

    乌古木点头道:“已回妖庭去了!”

    “那我还是得走……”

    方行自语着,刚才他也心有所悟,那沧澜海龙母确实不凡,竟然看破了自己的真身,让他有些惊惧,不过想来那龙母定是在妖庭便盯上了自己,是以才能放出一缕神念,一路盯着自己,而若是自己在不被她察觉的情况下逃出了千里之外,这娘们拿自己也没办法。

    乌古木有些哭笑不得的拦下了他,还要再说,却忽觉扶桑山外,朵朵阴云压境,数道怒气冲天,阴云黑风里,不知多少妖兵妖将身影隐现,仅仅是那份威压便让人心惊肉跳,赫然是诸脉的老祖宗及各大长老们一起来了,黑压压一片也不知几百几千人,堪称大军压境。

    “南瞻小魔头在哪里?”

    “气煞老夫也,竟然敢假死脱身……”

    “我族道子被他关在了妖帝阁内,生死不知,他哪里来的这种胆子?”

    “老夫活了几千年,就没见过这等无耻之徒,速速出来请罪……”

    一时间,无数道怒气冲冲的目光都撕裂了虚空,探入扶桑山内,寻找小魔头的身影。

    “娘咧,让人堵窝里了……”

    饶是方行胆大包天,见到了这副阵仗也心里直冒寒气。

    他可是本打算坑了人之后直接就溜,却没想到被沧澜海龙母盯上,不得已退回了扶桑山,而如今本来想趁着龙母不知被根伯用什么方法打发走了,继续溜走时,却没想这妖脉的诸多老祖长老便怒气冲冲的找了过来,看他们一个个恨不得撕了自己的模样,事情想必露馅了。

    说句不好听的,那些老祖宗里随便出来一个,都能捏死自己啊……

    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方行又没有施展掩息术,直接就这么呆愣愣的曝露在了那群老妖怪们的目光下,一个个登时眼中怒气大炙,目光如刀子一般落了下来,甚至有些激动的已经想要冲进来拿他,只吓的方行心里都叫起苦来,心想小爷难道要被乱拳打死?

    好在,也就在那些人将要冲进来之时,扶桑山间,忽然响起了一声轻轻的咳嗽。

    那些将要冲进山来的老妖怪立刻身形一僵,皆在扶桑山边缘停了下来,有些手疾眼快的便直接拉住了那些激动不已要冲进来的妖修,黑压压一片老妖怪们,便都以扶桑山边界为限停在了外面,只是面上的怒容却仍然不见减少,众妖脉中,身份崇高的元婴老祖宗们尽皆沉默了下来,目光幽幽不知心里想什么,但还有一些金丹境的长老们怒火未消,指着方行喝骂。

    “小魔头,你速速滚出来,老夫留你一具全尸!”

    “大胆小辈,竟敢如此戏耍我等,今天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竖子,还我紫雾湖道子命来……”

    雄浑杀气层层叠叠,如涛如浪一般向着方行压了过来,简直比真正的法术还可怕。

    “这群老王八蛋好像都不敢进来啊……”

    方行心间微动,再加上本来就不是个受气的,被这么多人喝骂,心里也恼,便忽然跳了起来,蹲在扶桑山一座距离根伯洞府较近的大殿屋脊上,朝着一群老妖大骂:“一群老王八蛋有完没完?有本事你们就给我进来,看小爷我不拿大嘴巴子抽你们这些老王八……”

    一时间,群情汹涌的妖族修士竟然出现了一息的安静,愤怒的诸妖模样都有些呆。

    这小王八蛋刚才是一句话骂了自己在内的所有妖族老祖宗和掌御实权的长老们么?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