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九十章 就是讹诈怎么着

掠天记 第五百九十章 就是讹诈怎么着

    要开妖帝阁只能找他?

    一息之前还恨不得捏死小魔头的众妖真不希望根伯说的会是实话!

    青丘山元婴老祖一步上前,拱手道:“老前辈,妖帝阁乃是万年前的三位妖帝联手建于小千世界,此后三位妖帝命运不同,我族青鬼妖帝飞仙成仙,虚空妖帝则于千年后坐化,另有一位神秘妖帝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无人知其去处,总之妖帝阁自建成后,与这方大千世界仅有的联系,便是那坐化后的虚空妖帝寄存于妖殿之中的帝躯残骸,以及三位妖帝事先留下来,两方互相烙印的道印的祭台,如今虚空妖帝残骸上面的灵力已耗尽,百年之后才有可能再次用它来开启妖帝阁,阁内的那一方祭台又已经被这小……被此子给毁掉了,两界联系已断,老前辈您神通广大,或能重续两界之路,这小……小小孩儿,又何来这等神通?”

    此问也是众妖心间疑惑,齐齐将目光投了过来。

    就连方行也朝根伯望了过来,他眼睛发亮,心里已经决定了,不管这老头子会说什么方法,只要能用得着自己的地方,就非得这些老妖怪们一点厉害尝尝不行……

    “小浑蛋就骂人厉害,能有什么本事,可以重开妖帝阁的不是他,是他手里的那个面具!”

    根伯也没卖关子,冷笑着说了一声。

    众妖闻言,顿时又是目光炯炯朝方行看了过来。

    而方行也是心里微怔。从贮物袋里翻出了一个面具,翻来覆去的看。

    “那……那是我狐族的异宝……”

    青丘山的元婴老妪见到这面具,下意识便失声叫了起来。

    “你叫它一声它答应吗?”

    方行翻了个白眼,不理会这老太婆,转头看向了根伯:“你说它?”

    “一边去!”

    根伯懒洋洋的训了方行一句。然后捶了捶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解释给众妖听:“当年那三个人推算到妖地会有一场浩劫,为了给妖地留下一线崛起的机会,联手建了此阁,能开启此阁者也惟有他们三人,自他们升仙的升仙,坐化的坐化之后。后世之人便只有借助他们的遗物才能够开启此阁了。平时开启妖帝阁,用的是虚空老儿坐化之后留下的肉身,只是如今他留下的钥匙不能用了,如今能够开启此阁的,便只有这小鬼手里的面具了……”

    “另一人的遗物?”

    听了根伯的话,诸妖忽然间心里都有些奇怪滋味,细细品味内中含义。但那青丘山的老妪却忽然想到了什么,面带惊慌道:“老前辈,此物莫非是我狐祖仙祖……”

    根伯轻轻咳了一声,不否认,也未点头。

    但看在那青丘山老妪眼里,这无疑等若是根伯默认了她的猜测,惊恐的一脸皱纹都绷起了,失声叫道:“不可能,我狐族青鬼仙祖当年已经飞升仙界,只是天路阻断才断了音讯。只等天路再通之时,便会下界接引我狐族后人,他的遗物……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此妪不是傻子,早就知道这青狐鬼面与狐族有关,也一直在想究竟是哪位先祖留下来的遗物,只是无论怎么想,也摸不清门道。直到此时根伯开口,她才恍然惊觉,当年建下妖帝阁的三位妖帝之一,便是她们狐族的青鬼先祖,根伯说这面具是他的遗物,但那青鬼妖仙飞升之后,就此仙音缈缈,分明不曾再下界过,这面具……又是怎么回事?

    况且,遗物二字……若是活人,又怎么说是遗物?

    可若是那明明已经飞升的妖仙,他的遗物,又怎么会悄无声息落在人间?

    事关天人之秘,诸妖也尽皆骇然,静悄悄的听着。

    根伯轻轻叹了口气,道:“已经下来了,下来了很长时间喽……具体的事,老夫也不知晓,你们也别问了,我话即至此,若想重开妖帝阁,便只有借这面具神力了,其他的事情,你们到了神州立道之后,或许会有机会搞明白,至于是福是祸……谁也不知道喽!”

    说完了话,根伯已经慢悠悠的向洞府走去,在经过方行所在的大殿下方时,抬头向他叫了一声:“小王八蛋,感悟九印,便可带上面具,感知那虚空小千世界里的妖帝阁所在,届时将妖庭大殿的道印打入那方世界,那些被困的小辈有了道印,便可以修复祭台归来!”

    “原来还真得靠小爷!”

    方行也低头瞧着这面具,心里暗暗琢磨。

    他此前曾经以仙精催动这青狐鬼面,知道这面具内有九印传承,他只修成了三印,但学得了青丘山三大神术之一的狐丹剑,此外还有六印一直没得空儿去学,听这老树根的意思,倒是要修齐了九印之后,才能催动妖塔,并借此打开妖帝阁,话倒是十分可信。

    “小魔头,还我妖仙遗物来……”

    那老妪满面惶急,半晌才从她们仙祖殒落的事实中清醒过来,冲着方行冷喝。

    “凭啥?”

    方行可不管她三七二十一,俩字就堵了回去。

    青丘山老妪登时大怒,此时惶急,再顾不得其他,身形一动,赫然便冲进了扶桑山,直向着方行一把抓了下来,却只吓的方行一声怪叫,翻身就从大殿上滚了下去,恰好落在了慢悠悠走回洞府的根伯不远处,而那青丘山老妪愤怒的一掌,仍然跟在后面直抓了下来。

    “咳!”

    在这一刻,正背着手往洞府内走的根伯不动声色,轻轻一拐敲了过来。

    “嗤……”

    轻轻一声,那青丘山老妪却是大惊。她抓向了方行的手掌,竟然如同瓷器一般片片碎裂了开来,由手掌蔓延到了她的手臂,整条胳臂乃至胳臂上穿着的法衣都化作了碎片,而后碎片又化作飞灰。纷纷扬扬落在了赤岩之上,那当初那太石老祖的下场完全一样。

    “老前辈,晚辈只想取回我仙祖遗物……”

    那青丘山老妪大惊失色,退出了扶桑山地界,向着根伯大叫。

    “此物早晚会回到你们狐族手里,先借给这小王八蛋用用也无防……”

    根伯出了拐,倒没有发怒。淡淡说道。

    青丘山老妪听了这话。眉头已经紧紧皱了起来。

    方行则一把抓紧了面具,低声向根伯道:“什么借?就是我的!”

    根伯轻咳了一声,也压低了声音向他道:“先骗住她,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方行顿时有些无语……

    “老前辈,你说的话可当真?”

    在那青丘山老妪或是其他妖脉眼中,根伯现在堪比仙圣,他说的话便如法旨。

    那青丘山老妪乍听此语。下意识便已信了大半,颤声发问。

    先前见到青狐鬼面不凡,她们狐族已经各种琢磨,定要将此物夺回,而如今,确定了此物乃是当年的狐族妖仙遗物,那更没得商量,可以说是拼了老命也得夺回来了。

    根伯淡淡道:“青鬼遗藏降世,自有缘法际会,依照老夫的推洐。此宝早晚会回到你们狐族人手中,只不过究竟落在谁手里却不一定了,以你们青丘山如今的因果缘法,怕也无人接得下来,况且此宝落在这小浑蛋手里,也是因此宝与他有缘,注定要在仙路上送他一程。此缘湮灭之后,终究会通过他的手赠予此宝真正的主人,你就不要在这里聒噪了!”

    那青丘山老妪闻言登时呆了一呆,感觉根伯说的有点玄,一时不知道该不该信。

    方行也诧异的向根伯瞧了过去,这老家伙冲他使了个眼色:“唬住她再说!”

    方行立刻点了点头,很配合的闭上了嘴,没有捣乱。

    “老头子我今天说的话已经有些多了,剩下的事你们看着办吧!”

    根伯只要不跟方行说话,就很有高手风范,轻叹着道:“神州立道,悟法救人,具体的细节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唉,神州的那几个老家伙野心太大,这一着把所有人都算计进去喽……他妈的,明知那群老王八蛋在玩火,咱们还得凑上去一起玩,这算不算贱骨头?”

    一边叙叨着骂人,一边慢慢走掉,留下一群大小妖怪魔头面面相觑。

    “小魔……小鬼,你何时能悟法救人?”

    半晌之后,终于有人清醒了过来,喝问方行。

    “救人?”

    方行也反应了过来,眼珠子转了两转,忽然间学根伯那样揉着自己的腰叹道:“救人当然是很要紧的,可是小爷我刚才被一条老狐狸吓的小爷我从殿顶上掉了下来,好像腰摔伤了,现在疼的厉害,集中不起精力来啊,看样子光养伤就得养个百儿八十年的……”

    堂堂金丹修士腰还能摔伤?

    一众妖修尽皆无语,有人厉喝:“小王八蛋少来弄鬼,是你惹下了大祸,还不速速弥补?”

    方行忽然捂住了脑袋,叫道:“你凶什么?小爷我被你吓到了,六神无主……”

    “你……你究竟想如何?”

    一众妖修被他恶心的不行不行的,已经有人皱着眉头大喝了起来。

    方行直接坐直了身子,道:“你们又是吓我又是骂我的,得有个千儿八百灵精的赔偿吧?”

    “你……”

    “想的美!”

    “小王八蛋再敢弄鬼,就是自讨苦吃……”

    一群妖修皆愤怒大喝,怒不可遏,感觉对这小鬼的恨意比对皇甫家都猛。

    “无耻……小小年纪,怎可如此无耻?”

    “竟然以此要胁,你这是讹诈!”

    方行索性坐到了台阶,跷起二郎腿翻着白眼:“就是讹诈怎么着吧?”未完待续。

    ps:三更,求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