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九十三章 这小爆脾气

掠天记 第五百九十三章 这小爆脾气

    “这他娘的来了神州第一件事就是抢劫啊?”

    小巷子口上,在那放风的大金乌嗫了嗫牙花子,很是无语的看着方行从头到脚,把那个胖老头儿身上的所有银两银票金银铜子搜刮的一点不剩,感觉有些无语,现在小土匪这身家不说富可敌国,但就算在神州也算是一方小富了,竟然为了这么点儿东西打劫……

    “你……你可想好,我做的这行当,可是为天一宫的小仙家邹离公子办事的……他可是天一宫真传弟子……你……你劫了我,小心离公子入城将你诛杀当场……”

    那胖老头儿战战兢兢,见过一些仗着神通法力在城里闹事被逐出去的,可还真没见过这种一进城就闹事的,这条小巷子距离那城门还不足百丈啊,这土包子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惊讶归惊讶,偏偏飞剑架在脖子上,还真不敢声张,只是结结巴巴的开口威胁。

    “用这法子来捞钱,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方行下手可没半点容情,搜完了老头身上的所有银钱,手指一敲打晕了他。

    收入倒是不少,几十两散碎银子,还有十来吊钱,另外还有一张千两的银票,好久没有这种抢人铜钱银两的感觉了,方行十分满意的回味了一下,这才嘻嘻笑着往贮物袋里一放,大咧咧揽着大金乌的脖子,道:“走,小爷知道这段时间累了你,吃顿好的去!”

    神州气象,自与别处不同,虽然这邱州城还只是一处凡人居住的城市,而非修行者往来交换器物的仙家城池,却也能体现出神州这灵气充裕之地的不俗来,便是在这城里随便找了了一处酒家,也显得文华蕴厚,古板墙上,有诸多文人仙家子弟留下的墨宝。

    至于菜品。倒是不便宜,不过方行身上的银两也勉强够了,一人一鸦拍出银钱,什么“东坡肉”、“烤乳猪”、“酿醉虾”、“狮子头”等等等等要了一大桌子。再搬两坛子梨花白,一人占据一边狼吞虎咽起来,这三个月时间里接连不断的赶路,却是苦了自己的肠胃了。

    这两个家伙毫若无人开怀痛饮,倒引来了周围不少侧目眼光。

    此时的酒家二楼上。虽然不是饭点,却也坐了不少雅客,要一壶酒,几碟小菜,轻酌慢饮,只是打发时间而已,这一来就反衬的方行和大金乌更不堪入目,有人投了不少回厌恶的目光,只可惜杀伤力对方行不起作用,谁敢看过来就一眼瞪回去。一副找架打的样子。

    就在一坛子酒喝了大半时,酒家下面,却上来了三个食客,身材修长,法衣一尘不杂,背后负着长剑,倒也显得神采流,旁边的小二跟在后面殷勤伺候,看样子也是个熟客,三人上得楼来。目光一眼,便已瞅见了正在据桌而食的方行和大金乌,眉头顿时皱了皱。

    “小二,你们这太白居何时成了村野蛮夫大块朵颐之地了?”

    那为首的公子三十余岁上下。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轻轻敲了小二一下,调侃说道。

    小二登时有些尴尬,却也不想得罪方行和大金乌,心想人家那一桌上来就拍了一张千两的银票,让我们把能吃的能喝的可着劲上。可比你天天来了二楼就要一壶酒两碟小菜一坐就是一下午,撑死十两银子油水豪气的多,搁这装你大爷的哪门子大头蒜呢?

    不过小二也有眼力劲,听人说起过这位公子身份不俗,乃是邱州城外三百里一处小仙门的真传,以前也经常来这城里逛的,不愿得罪了他,便没有答话,只陪着笑将这三人往西处窗边一张桌前引去,期间方行与大金乌也出奇的没有发作,看起来不愿惹事的样子。

    倒不是这两个家伙脾气变好了,主要是方行听了这人的话,微微一怔,俯下身子,低声问了大金乌一句:“那王八蛋说的大块朵颐是什么意思?”

    大金乌也不清楚,随口道:“把咱俩当爷爷?”

    方行点了点头,便不打算和那拿扇子的王八蛋计较了。

    “嗤……”

    他们二人的声音不高,在他们邻桌的一位白衣女子却听到了,笑出了声来。

    这女子在方行他们上来之前便已经在了,只孤身一人,身前摆了一壶酒,两个杯子,却没见她沾过唇,只是呆呆看着窗外发愣,似乎满怀心里,身上那股子哀气让周围三丈的人都感受的到,此时却因无意中到了方行和大金乌的对话,忍不住一笑,转头看了一眼。

    “哟,娘们不错……”

    方行嘻嘻一笑,朝她亮了亮酒坛子。

    却没想,那女子见了他们这一桌上的杯盏狼藉模样,眉头微皱,又不理人了。

    方行顿时不满,心想装你娘的大头蒜咧……

    “咦?”

    那正在被小二引去西边桌旁的折扇公子哥儿,却也看到了那女子的一抹娇颜,心间微动,便轻咳了一声,附耳对小二说了几句什么,那小二登时朝着方行看了一眼,面露难色,迟迟没有动脚,那折扇公子已有些不满,轻哼了一声,索性不理会小二,自己举步走了过来。

    “啪啦……”

    两块碎银子忽然落在了方行和大金乌面前的桌子上,滚了两滚,掉进了一碗酸菜汤里。

    方行顿时呆了呆,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去。

    那折扇公子目光看着方行他们邻桌的女子,淡淡道:“你们换一桌,莫扰了这姑娘清静!”

    方行眼神更呆了,良久没有开口。

    那折扇公子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扇子轻轻一挥,像是在挥走一只苍蝇也似:“太白居这等雅居,虽在凡人城间,却也一向都是以清静为名,哪里容得下你们两个在这里狼吞虎咽,分明是扰了这里的书香墨气,本公子也不欺你,到楼下去吃吧,这银子算赔你们的!”

    方行表情更呆了,心里想着竟然有人主动找小爷的事?

    那折扇公子见了,却还以为吓到了方行。不耐烦道:“你还不走?”

    他的眼光也不甚高明,跟那守城门的将领差不多,见方行法衣不精致,一头灰发。还带着一只胖大的乌鸦,身上的气机更是若有若无,年纪看着也不大,倒把他当成了灵动境界,还架不得云的小修士了。只想着他若不服,扇子一挑,就将他扔出了窗外去。

    折扇公子催问之下,方行终于开口了:“我去你大爷啊,赔我这碗酸菜汤!”

    这一嗓子叫出来,整座太白居二楼屯时鸦雀无声。

    “你……你说什么?”

    折扇公子本想在那邻窗的女子面前卖弄一番,却被人劈头喝骂,脸色都变了。

    “说你大爷,赔小爷的酸菜汤,不然我抽你个王八孙子啊……”

    方行一拍桌子跳了起来。鼻子眼比这折扇公子哥横多了。

    这大怒之下,身上气机流转,却也显露了他修为不俗,绝非等闲灵动。

    那折扇公子哥儿脸色已经挂不住了,气的手掌发抖,连声道:“好……好……是你找死,休怪本公子不讲情面……”说话间,握着折扇的手指已经发青,身上灵力暗涌,已打算出手。但也就在此时,他身后的两位同伴都急忙分左右拉住了他,低声相劝:“莫要出手!”

    “现在不比往日,天一宫已颁下法旨。邺州城内不得动用法术了……”

    两人一劝,这折扇公子哥儿才反应了过来,身上的灵力渐渐褪了下去,冷冷朝着方行剜了一眼,低声道:“土包子,你胆量不小。可惜今天是在邺州城里,本公子为龙女招婿一事而来,不想因小失大,暂时放过你这一遭儿,只希望你永远不要出城,否则……”

    阴瘆瘆一笑,就要扔下狠话走人。

    但他不提招婿还好,一提这事方行却顿时恼了,跳起来就是一巴掌抽了出去,骂道:“招婿招婿招你大爷,那臭娘们有什么好的,连你这样的王八孙子们都给引过来了?”

    “啪!”

    这一掌看起来也无甚出奇,只是灌注了灵力,力大无穷。

    那折扇公子大惊之下,已经将扇子提了起来挡在脸前,却被这一掌直接把扇子抽得粉身碎骨,又结结实实拍在了他脸上,直抽他身子飞了起来,在空中转的跟陀螺也似,“嗖嗖”两声便撞到墙上去了,而后一声惨叫也未发出来,便已撞烂了墙壁,直飞到了大街上。

    “你……你敢在邺州城内动法?”

    那折扇公子哥儿身边的两人,已经吓的面如土色了。

    看样子这城内不可动法一令对他们影响当真不小,直到此时,都没有还手的意思。

    “动法又怎么着?”

    方行可不客气,反手又是一掌,无形灵力牵引,却似结结实实的抽在了另一个人脸上,那人本来已经全神防御,结果却与没有防御没什么两样,也是撞烂了一道墙壁飞出去了,最后一个只吓的大叫了一声,转头就逃,却被大翅膀伸出翅膀在背上一拍,也飞出去了。

    一时间这太白居二楼四面墙壁,倒有三面破了窟窿,只剩那邻座女子身边还是好的了。

    “他……他不想活了吗?竟然敢在邺州城内动手?”

    “我感觉到的没错,他刚才动用了灵力,绝对动用了灵力!”

    “这样麻烦了,闹的这么大,一定会惊动天一宫的执令弟子了……”

    整个太白居二楼便似惹了马蜂窝一般,直接乱作一团了。

    “小爷这小爆脾气不给你们看看还让你当成软杮了是吧……”

    方行兀自气喘吁吁,愤愤不平的坐了下来,拍桌子让小二换一碗酸菜汤来。

    那坐在窗边的女子,此时也已经目光微凛,转头看了过来。~~

    ps:进入神州卷了,求票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