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九十六章 你男人来啦!

掠天记 第五百九十六章 你男人来啦!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天一宫内鱼龙混杂,八步一禁,百步一阵,明侍暗卫层出不穷,你这等身份出去了,一句话说不清楚便会让人宰了,为了小命,还是在楼下乖乖的呆着吧,没事不要扰我,更不可上楼,敢上楼一步,我跺你的脚,上楼两步,我要你的命!”

    在那天一宫真传苏匀的引路下,邱小玉与方行和大金乌来到了天一宫西部边缘的一栋小楼前,无论是位置还是小楼精致程度,都远远不如天一宫里面那些了,不过邱小玉倒也明白自己的身份,能够被天一宫十大真传第四的苏匀亲自来接,还扫出这样一间小楼来给自己,实在是看了自己的师门和那外负心师兄的面子了,便安然入驻,没有多说什么。

    小楼共有两层,上面那层自然是她老人家的,但上去就上去吧,偏偏板着脸嘱咐了方行几句,看那样就跟不这么说方行就会夜里扒她窗户似的,这让方行感觉非常不爽,分明就是信不过小爷的人品啊,有几个长的像小爷这么俊的人会随便扒人家窗户?

    邱小玉自然懒得与方行多说,警告过后,便自上楼,就连苏匀派来服侍她的两个天一宫外门女弟子都被留在了楼下,倒也一视同仁,这两个侍女也被警告不得不随便上楼。

    方行忍了下来,不是脾气变好了,而是感觉不知道说什么好!

    碰着个脑子一根筋的二货惹自己还能揍他,碰到了傻子反而懒得动手了。

    在他的感应里,清晰察觉了这邱小玉在上楼之时,手指轻点,已经在一楼与二楼之间布下了一道细不可察的法阵,却似封锁了整个二楼,她身在二楼,可以随意查看一楼的动静,但在一楼若有窥探二楼动静的举动,便会立刻被她发觉。可见也真是小心至极了。

    不过她布下的这道法阵,看起来高明,在如今的方行眼里却实在不算什么。

    在她布下法阵之时,方行也跟着手指轻点。这道法阵已经被他动了点手脚。

    简单说来,就是方行让她看到什么,她才能看到什么了。

    “负心人……无耻……”

    “十年海誓山盟,却比不过一道法旨吗?”

    “就因为有希望娶那龙女……你便忘了对我的承诺吗?”

    “想我邱小玉如花似玉,温惋可人。又哪里比不上那无家可归的龙女了?”

    上了楼的邱小玉,靠着墙边坐了下来,从贮物袋里取出了酒坛子,喝的烂醉如泥,她也是对自己布下的法阵太过自信,反倒抛开了一切伪装,喝一阵,骂一阵,咬牙切齿杀气腾腾咒龙女一阵,又自哀自怜怨那吕师兄一阵。却似成了个优伶一般,哭哭笑笑疯疯颠颠。

    “这女人是个疯子啊……”

    方行也就瞧了她一阵,就吓的打了个冷颤,感觉这女人是个神经病。

    干脆就不理她了,笑嘻嘻凑到了那两个天一宫女弟子身前搭谄,准备套点消息。

    “嘿嘿,妹妹,你怎么长的啊,跟画上出来的一样……”

    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人畜无害,向其中一人用出了当年九叔叔教的绝招。

    结果那个身材丰腴些的天一宫女弟子自持身份。竟然不理他,冷哼了一声,头也不抬。

    方行顿时翻了个白眼,又凑到了另一个身材清瘦些的天一宫女弟子身前套近乎。

    “姐姐。你怎么长的啊,比画上出来的还好看!”

    “嗤……”

    这个女子看样子脾气好了些,禁不住逗,笑出了声来。

    另一个女弟子则忍不住狠狠剜了他一眼,这是哪里来的野修,太讨厌了。

    “嘿嘿。一笑更好看了!”

    方行赶紧趁热打铁,又忽然想起了一事似的道:“你刚才是不是丢东西了?”

    那女弟子微怔,看了他一眼。

    方行从贮物袋里一摸,却取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吊坠:“我刚才在你身后捡的!”

    “这是……灵精吊坠?”

    那女弟子顿时吃惊的掩住了小嘴,眼睛里散发出了一阵激动的神彩。

    灵精乃是由极品灵石提炼而来,既可作为一种资源,又因为颜色讨喜,晶莹剔透,便也有人当其炼作饰品,这与当初方行从龙女的宝库里搜刮出来的灵精雕就的宝马乃是一种性质,落入这等修为不高的天一宫外门弟子眼里,便和贫苦凡人见了黄金饰品差不多。

    “本来我想自己留着的,但看你这么漂亮,就给了你吧!”

    方行嘿嘿一笑,拉过那女弟子的手掌,放进了她手心里。

    这女弟子自然明白这是给自己塞好处了,本想拒绝,却微一犹豫,说不出这句话来。

    她们天一宫弟子在诸道仙家赶来了天一宫招婿之后,水涨船高,各种好处也确实得了不少,就连她也不是第一回拿到赏赐了,只是没想到方行这样一个看起来只是那楼上的阴灵道真传弟子身边的仆役之流的家伙也会给自己塞好处,甚至一出手还显得如此大方而已。

    那个先前懒得理会方行的丰腴女弟子,则更是眼睛放光,有点后悔了。

    “你们阴灵道的人都这么大方?”

    清瘦女子终究还是没有还回来,嘴角含笑的轻声问道。

    “我哪是阴灵道的弟子啊,她们里面不都是女的吗?什么厉红衣什么邱小玉的,小爷我其实是来招婿的,不过进不来,就给她塞了点好处让她带我进来而已……”

    方行随口胡说,将这清瘦女子拉到身边低声打听起了消息。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清瘦女弟子拿了他这么一件份值不菲的吊坠,却也不好隐瞒什么了,便随着方行的询问,把这一年来龙女身上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当然,她身份低微,也不会接触到什么机密之事,也只能是说一声在这天一宫内已经流传了开来的消息而已。

    “那位长公主我只在宫主收她为义女的时候远远见过一面,可真是漂亮的不像话。从未想过有女人可以长的像她一样高挑,偏偏又如此好看,宫主当时说,怜她现在有家归不得。便替她做主,为她招一门夫婿,法旨发了出去,立刻就来了好多人呢,还有更多人因为路途遥远。一时赶不过来,因此宫主就将时间定在了第二年,如今还有十天时间就到了!”

    “这位长公主很少露面的,一直住在小镜湖里的怡情小榭里,很多身份不俗的世家少爷们来了,都想提前见她一面,但她却始终没答应过,有一些人身份特殊,就连少宫主都去求情,但她还是没答应。后来许是烦不过,便在小镜湖上布下了九十九道禁制,七层法阵,说有谁可以一路破阵进入怡情小榭,不触任何禁制,她便提前见上一见,只可惜呢,来招婿的厉害人虽然很多,却始终没有人可以破解得了她布下的大阵,到现在为止无一人成功……”

    “这还差不多……”

    方行听了。嘿嘿一笑,似乎觉得非常满意。

    “公子,你也为招婿而来,可准备了什么拜礼吗?”

    那清瘦女弟子拿了一件灵精吊坠。已经连称呼都变了。

    “拜礼?我不用!”

    方行连连摇头。

    “为什么?”

    “因为那娘们本来就是我老婆,唉……背着自家男人招婿,家门不幸啊……”

    方行叹息了起来。

    瞅瞅外面天色已晚,便叹了口气,便摇了摇头,转身就朝小楼外面走去。

    “你这是?”

    “你去哪里?”

    一胖一瘦两个天一宫外门女弟子齐声喝问。但方行转头一笑,两指弹了出去。

    二女登时身子一软,悄无声息的躺倒在了地上。

    “我去扒我老婆的窗户去……”

    方行嘿嘿一笑,如清烟般窜出了小楼。

    以他如今的修为,来去自如,做什么事都不会被二楼那半步金丹的邱小玉发觉。

    “走,老金,带我找媳妇去……”

    叫上了楼外懒洋洋躺在那里看星星的大金乌,一人一鸦冲天而起,消失在了夜色里。

    这天一宫内,确实防御森严,各道禁制、法阵将这夜幕下静悄悄的宫殿化作了一处等若有千军万马防御一般的城堡,只可惜方行与大金乌是在这城堡之内行动,再加上方行的阴阳神魔鉴、强大神识与大金乌传自根伯的卜算能力,行动起来,却如鱼得水一般了。

    悄无声息,便到了那片小镜湖前,望向了内里的怡情小榭。

    “七重法阵,九十九道禁制,这娘们果然还是没有随便和男人见面的……原谅你了!”

    望向怡情小榭,方行嘿嘿笑了一声,开始与大金乌配合破阵。

    有阴阳神魔鉴在,这湖上禁制可谓一目了然,几无半分用处,而那法阵,则看大金乌了。

    这厮一身推洐卜算之术学自根伯,配合方行给出的八门术理,推算起来不要太简单。

    不过在得出了推算结果之后,方行却又琢磨了一下,没有直接进去,而是蹲在湖边,沾了湖水抹平发鬓,然后从贮物袋里翻了一条自己都忘了从谁那里打劫来的黑色长披风,呼啦一声系在了背后,对着湖面照了照,咧嘴歪眼做了几个鬼脸,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一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啊!

    “走!”

    美男子跳入空中,脚踏金乌,披风被劲风拉成一条线,直向怡情小榭飞去。

    “是谁?”

    一脚踏上台阶的同一瞬间,一个警惕的声音在木楼里响了起来。

    “哈哈,是你男人来啦!”

    方行听了出了那声音正是龙女敖贞的,大笑一声,一脚踹开了门。~~

    ps:美男子向大家求票,月票推荐票粮票,不嫌弃,给就要!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