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小爷会负责的!

掠天记 第五百九十七章 小爷会负责的!

    小楼之内,清宁静谧,木门被一脚踹开,湖上的清风登时灌了进来。入帘却是一方素静的小屋子,止有蒲团、木案、素琴、书柜等寥寥几件物什,小楼中间却有一盏铜灯,散发出了微弱的光芒,一个身材高挑的素衣女子盘坐在蒲团上,刚刚转过了头,目光如剑。

    “嘿嘿嘿嘿……”

    方行看到了这女子,正是千流海上一番荒唐的龙女敖贞,便倚着门框嘿嘿笑了起来。

    “是你?”

    龙女本来杀气腾腾的脸色也渐渐变了,眼睛明显瞪的大了几分,看向了这个倚在门框上的惫赖家伙,他出现的太过突然,以致于龙女连掩饰一下自己内心的变化都做不到,神情由惊愕转成意外,又由意化作忿怒,由忿怒化作羞愧,由羞愧化作恨意,恨意再起杀机……

    “你咋背着我招婿呢,我又没死!”

    方行走了进来,想摆个脸色来着,结果却摆不起来,笑嘻嘻的埋怨道。

    到底是跟自己睡过的女人啊,见面前怒火三丈,一见面就气不起来了。

    “我送你去死!”

    万万没想到,一句话没落下,龙女却直接一掌打了过来。

    “呼”的一声,空间凝固,水气氤氲,这劈头一掌,似乎恨不得将方行脑袋劈碎。

    “啊哟,谋杀亲夫啊?”

    方行怪叫一声,挥掌抵住了龙女一掌。而后“嗖”的一声跳出了几丈远。

    “他怎么这般厉害了?”

    龙女却也一怔,记忆里的这个小王八蛋还是一个胆大包天行事邪怪的小贼,却没想到现在出手竟然能够从容化去自己的这一掌,甚至还犹如余地,虽然自己刚才并非下的杀手。但这一掌劈过去,他能这般轻松的接下来,也说明他的一身修为怕是早就破了金丹境了。

    “怎么见面就打架,老夫老妻的坐下来好好谈谈不行吗?”

    方行蹲在了十丈外的栏杆上,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愤愤说道。

    “谁跟你老夫老妻?”

    龙女又是一声喝叱,看样子又想动手。

    “别动手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方行“嗖”的一声遁出了十余丈。警觉的看着龙女。

    龙女手掌已经提了起来。却没有再打出第二掌,眉宇凝成了疙瘩,神情复杂的看着他。

    “都四年了还不算老夫老妻?”

    方行又凑了过来,嘴里小声嘀咕着。

    龙女又是一阵怒意暗涌,好歹压制了下去,双目凛凛盯着方行,想说些什么。却感觉又不知该说什么好,半晌之后,才沉声开口:“你怎么会来这里?”

    方行见她暂时没有动手的意思,嘻嘻笑了起来:“一听你要招婿我就急忙赶过来了,这几个月赶路可赶得急呢,没见我都瘦了啊,生怕来晚了你跟别的男人跑了……”

    听他说话粗俗,龙女顿时又皱起了眉头,对这个小王八蛋她心里的感觉无比之怪,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情愫。沉思片刻,冷声道:“我就算跟了别的男人,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方行登时瞪起了眼:“关系大了,那小爷帽子不得绿?”

    “嘿嘿嘿嘿……”

    不远处屋脊上偷听的大金乌贼笑了起来。

    “滚!”

    方行一掌扫了过去,吓的大金乌“呱”的一声飞开了。

    “你……”

    听到什么“帽子”之言,龙女又隐隐压不住心里的恶火,过了半晌。才强迫自己平静了下来,轻声道:“那一夜只是意外,并非你我有意,你以后不要再提这一茌了,当作一场梦忘掉吧,我与你也没有任何关系,回你的南瞻去吧,你我本是陌路人,重归陌路就好!”

    说着,神情间似有些萧瑟,轻轻一叹,便欲回身走回小楼内。

    “不行!”

    方行忽然斩钉截铁的吐出了俩字。

    龙女微愕,转头看向了他。

    方行表情严肃的道:“睡都睡了,哪能忘呢?你放心,小爷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

    龙女眉尖登时又跳了两下,压抑着怒气沉喝道:“我说了让你不要再提此事!”

    方行小声嘀咕道:“提不提都是睡了啊……”

    “给我闭嘴!”

    龙女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了,眉心登时凝成了一个疙瘩,厉喝声中,一袭白袖在空中一卷,小榭周围那波光粼粼的湖水登时飞起了一大片,在空中便凝结成冰,斑斑点点,剑光耀眼,竟尔化作百千道飞剑,布满了百丈之内的虚空,而后嗡嗡震颤,铺天盖地向方行刺落下来。

    “睡了小爷你还不认呐?”

    方行吃了一惊,怒声大喝里,两手一圈,无形引力释放,锁住虚空,那漫天的冰剑却似陷入了无形泥沼之中,灵力禁锢,竟然密密麻麻的悬在了空中,一道落不下来。

    “你……还敢说!”

    龙女就是不想让这小王八蛋提起此事,他却一次比一次声音更大,只气的她满脸通红,银牙咬紧,晶莹手掌向下一按,百千飞剑抽身后退,竟在空中一轮圆月下之后,彼此交融,却化作一柄丈余长短,布满精致符文的冰剑,凌空一把抓在手中,向着方行疾斩下来。

    “好啦好啦小爷不说啦,是我睡了你好不好,乖,跟小爷走吧!”

    方行说的理直气壮,以前听九叔叔说过,女人嘛,口是心非,哄一哄就好了,笑眯眯的取出了血饮狂刀在空中轮转如风,那一道气机惊人的飞剑刺来竟然被磨成了漫天的冰屑,激飞向空中,又飘落下来。飞飞扬扬,倒像是漫天大雪花一般,把打架的人儿笼罩在内。

    “鬼才跟你走!”

    龙女已经不是脸红了,是脸青,撒手弃印。捏印打来。

    “哎呀,不跟小爷走你去哪,难不成还真个招婿?”

    方行收起血饮刀,双手翻出抵御此印,身形飘摇如风筝,声音里已经带着不满了。

    “是又如何?”

    龙女一印无功,再施一印。凝聚天地之力。直印方行胸口。

    “臭娘们,我警告你别乱来,当小爷不会打老婆啊?”

    方行生气了,一掌按下,打散了龙女这一印法,气呼呼的说道。

    “还说!”

    龙女盛怒之下又是一掌打来。

    “嘿嘿……我吓唬你的,跟我走我就不打你!”

    方行这男人气概没提起来几息功夫。已经烟消云散,笑的非常贼。

    “速速滚开,我再也不想见你!”

    “你说让滚我就滚啊,小爷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我不用你负责!”

    “那你也得对我负责啊!”

    “……我还是宰了你!”

    “哎呀……小爷我倒八辈子,怎么睡了你这么个母老虎?”

    “……”

    “……”

    “哈哈哈哈,小俩口见面就掐,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屋脊上的大金乌哈哈大笑。

    “滚!”

    方行与龙女同时出手,斩落了大金乌一片鸦毛,“呱呱”叫着跑远了。

    好容易得了一丝空隙,方行认真的看着龙女道:“其实他说的有道理。咱得举案齐眉啊!”

    “我今天非得杀了你!”

    龙女又是一剑劈来,只吓的方行转头就跑。

    小镜湖上,一男一女,一灰衫一白衣,倒也翩跹蝴蝶一般斗的极是热闹,一边斗法一边斗嘴,二人随手拈来的术法武法。皆是玄奥高明,蕴含大道,自然极具美感,身形亦飘飘若仙,不像打架,倒像是在嘻戏,龙女未现龙身,只想将这小王八蛋撵走就好,却没想方行跟个牛皮糖也似,还真撵不动,斗起口来又觉得这厮又无耻又无赖,完全不是他对手啊……

    他们二人这一番斗法,却也惊动了这天一宫内的修士,不到几息的功夫,已有几十道强大气息升起,向这边观望,更有诸多修士驾云而来,既有天一宫弟子亦有各地赶来招婿的小仙家,在小镜湖外向里面看来,见到了在小镜湖上与人斗法的龙女,更是大惊失色。

    “这是怎么回事?长公主怎么与人斗起法来?”

    “那灰衣的人是谁?他如何进入了小镜湖?”

    “莫非是成功破阵进入了怡情小榭的招婿之人?”

    “不对,便是破阵,也得先递拜贴,请人作证,约好时间,从容入湖,哪里有大半夜往人家闺房里钻的道理?此人定是不知哪里来的浪荡子,冒犯了长公主,被她追杀!”

    一时间,众修你一言我一句,乱作了一团。

    更有一些意在表现的,已经上前大喝:“哪里来的野修,敢与长公主斗法?”

    “你们这群王八蛋都滚开,我们两口子打架关你们什么事?”

    正在应付龙女追杀的方行还没误了回头骂一声,很讨厌这群看人热闹的家伙。

    又羞又怒的龙女怒不可遏,又恐他坏了自己大事,银牙一咬,狠下了心来,忽然间收了法术,立身于空中,并指指向了方行,冷喝道:“此人也不知是哪里来的浪荡子,使诡计偷入了我这里,满口胡言乱语败我清名,诸位道友谁能助小女子一臂之力,将他擒下?”

    “什么?”

    漫天空的修士先是一怔,而后齐齐弄怒。

    他娘嘞,我们都守着规矩来,这王八蛋竟然敢玩阴的?

    弄死他!

    一时间,也不知有多少人怒气冲冲,起了杀气。

    而方行也呆了一呆,大怒道:“臭娘们,联合别人来谋杀亲夫,我休了你啊……”(未完待续。)

    ps:感觉还是得给自己加点压啊!昨天和书友007聊了聊,加更机制还得有,越懒越不像话,还不如多让自己拼一下!就再提起来吧,还那样,一百月票加一更,盟主两章掌门一更,推荐票每一千加一更,大不了不找对象了,把所有精力都献给伟大的码字事业!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