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最恨小白脸

掠天记 第五百九十八章 最恨小白脸

    太过份了!

    小镜旁观战的众修皆已怒了,杀气蹭蹭上涨,一是因为这厮实在太无耻,竟然敢半夜里来纠缠龙女,没见到我们这么多人为了招婿而来,不论身份高低,都只能呆呆的住在天一宫里连龙女的面都见不上吗?这王八蛋直接就往人家闺房里钻,分明就是不讲道义啊!

    再者,来了这么久,连龙女的面也见不上,精巧礼物也没送出去,白白住了大半年,话都没说上,时间全浪费了,可如今这可不是一个献殷勤的好机会吗?龙女看样子被那王八蛋气的不轻,自己出手替她擒了下来,那在龙女心里的印象分岂不是会嗖嗖的上涨?

    抱这种想法的人太多,就连天一宫执令弟子还没来得及出手之际,便已有人冲了出来,口中大喝:“哪里来的乡野蛮夫,胆敢对长公主不敬,某家董白云前来会你!”

    “嗖”

    一杆乌银枪旋转如龙,几如钻头一般卷起了道道水浪,直向方行呼啸而至。

    “会你大爷!”

    对手来势汹汹,方行更凶,喝骂声中,劈手抓出,手掌之上便似有万均巨力,直接便握住了那杆旋转不停的乌银枪,那蕴含了无尽巨力的一枪,一入他手,便似铁石生根,丝毫动弹不得,而后方行手掌一抽,便将此枪夺在了手里,劈头盖脸抽了下去……

    “让你勾搭我老婆……”

    “让你在小爷面前耍威风……”

    “让你拿杆子破枪乱比划……”

    一顿猛抽,直打的这个出头鸟嗷嗷直叫,起了一头大包,抱着脑袋就逃。

    “这小狗好凶……”

    “那董白云也是威名显赫一方的小名人,怎么被他抽的像打儿子一样……”

    围观诸修见了这一幕,都心下一沉,虽然眼前这一幕滑稽,却也显示了此人不好惹。

    “长公主殿下,在下十字岭青阳观辛九火,替你手诛此贼……”

    一个青帽作道士打扮的的人冲的最快。厉喝声来,飞剑如虹。

    “何时轮得到你?某家枯炎洞暮小木来替长公主出这口恶气……”

    “小子别凶,听雪会魂二代前来领教……”

    “哇呀呀,贫道来也。捏死你呀……”

    神州不愧是神州,竟然没有被方行凶风所吓倒,一时之间,赫然又有七八道身影冲了出来,或祭法器。或施法术,森森然逼向方行,更有无数人蠢蠢欲动,眼睛发亮,等着上前与方行一战,其间也不乏一些贼精贼精的,散在了四周虚空里,准备瞅冷子祭法宝捡便宜。

    一时间,方行足足被十数道法宝术法神光包围住了,如网中之鱼。

    “小爷今天大开杀戒。宰了你们这群勾搭我老婆的王八蛋……”

    方行不惧,直接迎着他们就冲了上来,伸手向后脑一抓,已经从他那颗用来束住头发的洞天指环里将一柄血色大刀抽了出来,脚踏虚空,每踏一步,空中都似有无形波纹绽放了开来,竟似步步生出虚莲幻影一般,奔至中途,这才血饮狂刀一展。劈出一片刀影。

    “轰!”

    一刀斩空,竟似将天空划伤,迸溅出了一片血渍。

    赶在最前面四名的修士,分明便是不同方位。不同角度,以不同的手法打出了自己的攻击,但在此时,本来势成围攻方行的他们却似被方行这一刀围攻了,竟感觉周围上下左右全是刀光,自己那一势术法打出的灵力便像是被虚空疯狂的抽走了一般。身不由己。

    “嘭嘭嘭嘭”

    一刀斩出,却响起了四声巨响,小镜湖一连串溅起了四朵水花。

    “只一刀,便败了这四人,此人是什么修为?”

    “随手一刀,未出全力,他定然还留有余力!”

    “听此人口音,与四年前来了神州的那批南瞻修士相似,莫非也是条过江猛龙?”

    惊慌声中,已有周围无数个围观之人震惊的交头结耳了起来。

    距离小镜湖不远的几位小楼里,已有几道真正强大的气息悄无升腾了起来,静观此战。

    “哇呀呀,有种别跑……”

    一刀劈落了最前面的四名修士,方行挥刀向着后面跟上的众修冲了过去。

    他在妖地已是实力飞涨,除了妖帝阁一战之外,还未曾尽情战过,而妖帝阁一战,让他修为猛升四转,已步入了金丹中期,修为所带来的实力上涨还未彻底参悟,此时倒是得了机会,愈战愈勇,一刀拍出了青衣少年,又一巴掌呼倒了黑衣大汉,转头又是一脚踢在了长须剑须的屁股上,把这一个大袖飘飘仙风道骨的剑修踢的嗷嗷直叫,栽进了湖里……

    就连龙女在此时都有些惊讶了,适才她也未出真力,不曾试出方行的真本事,到了此时,才惊讶的发现,这四年不见,小王八蛋不但修为晋入了金丹,实力更是提升的可怕。

    从距离小镜湖的距离便可以看出诸位来招婿的修士之身份、地位乃至实力,若是实力不够,那也没资格住在这距离小镜湖最近的地方了,在发现了此间骚乱之后,他们仍然不动声色,并未急着跳出来表现,不过在方行一刀劈倒了四名修士之后,却有一道气息动心了。

    “此人实力着实不俗,便是入了北三道,恐怕都有资格成为真传了吧……”

    围观修士看着空中修士被那灰衫少年像拍苍蝇似的打落下来,也暗自心惊。

    见到那厮的凶状,已经有人悄然后退,撤离战圈,不敢继续跟他动手了。

    本来就是想着表现一下的,万一表现不好,被人拍到了湖里可就丢了大人了……

    “呵呵,有点意思……”

    在此时,此前一直悄然观望的几道强横气息里,也有一道轻轻波动起来。

    从距离小镜湖的距离便可以看出诸位来招婿的修士之身份、地位乃至实力,若是实力不够,那也没资格住在这距离小镜湖最近的地方了,在发现了此间骚乱之后,他们仍然不动声色。并未急着跳出来表现,不过在方行一刀杀退了众修之后,却有一道气息动心了。

    “还有谁?”

    方行提着大刀,乜斜着围观的众修。蛮横之气发作,看谁都像肥羊。

    此时刚才动了手的众修士里,足足十几人被他拍下了小镜湖,剩下的也不敢与他动手了。

    不过方行却似还未打过瘾,反倒挑衅起来。

    “还有谁想抢小爷的老婆。给我出来,保证不会把你打个半死!”

    血色长刀比画着,横眉竖眼。

    而围观众修,神情凝重,虽然各个满面怒气,却一时无人上前了。

    “呵呵,既然诸位道友藏拙,那便由在下来献丑一番吧!”

    一片寂静里,忽然有一个声音轻轻响了起来。

    随着声音响起,距离小镜湖约百丈远的一处小院里。却闪动了一道微光,好似漫天的月华都在此时亮了几分,而后向着小院里凝聚了过去,竟然由虚无化作真实,一层一层铺就了下来,却在几息间形成了一道月华凝聚的台阶,自下而上,延展到了空中。

    而在那小院里,则有一个宽袍大袖一身月白的年青修士负手出现,缓缓拾阶而上。其人天生一双桃花目,高鼻梁,两颊如刀削,容颜俊美如月。神情淡漠却不冷,气度非凡而无锋,端得是一个让人见之忘俗,心生亲近之意却又下意识里与他保持距离的公子哥儿。

    “是神州北域真神道真传弟子谢萤火……”

    “真神道真传弟子出手,此子危矣……”

    “唉,有他们这些厉害人物在。咱们此次招婿之行只是为人锦上添花啊……”

    无数声议论响了起来,有人激动,有人感叹,也有人嫉恨的心里难受。

    而那谢萤火在众修议论里,表情从容,步履不紧不慢,踏着月阶向着虚空走了上来,每踏上一阶,便似距离空中明月更近了一分,身上的淡淡月光便亮了一分,在踏上了半空之中时,他自己便像一轮明月一般,一身白衣里,似乎每一条丝线都散发出了柔和光芒。

    周围的议论声早被他身上这无形的气势压了下去,心神皆为之所夺,呆呆看着那月光。

    小镜湖周围,已经有不知多少天一宫的女弟子呆呆看着他,心神皆醉了。

    “长公主殿下,是生是死?”

    那谢萤火忽然转过了头来,向着小镜湖上御风而立的龙女轻轻一笑,彬彬有礼的问道。

    龙女皱起了眉头,还是答道:“逐走即可,不必杀人!”

    “谨尊长公主法旨!”

    谢萤火颔首答应,而后转身向方行看去,面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然而刚想说话,却微微一呆,适才那个大闹小镜湖的野修竟然不见了?

    “嗖!”

    也就在此时,忽然间有一道乌光从天而降,其来势极快,身形挟起的劲风都催的下方小镜湖湖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正下方的湖水赫然被他来势带起的劲风吹向了一旁,谢萤火反应也可谓极快,立刻大袖一卷,抬手捏印,但法印刚刚捏起,那黑影已经到了。

    “嘭!”

    那黑影一脚踏来,却与谢萤火这高举的法印撞到了一起,饶是谢萤火已经凝聚了一身的灵力,将那一脚之力拦在了身外,却也被这力量狂暴的一脚踹的身形止不住向下坠来,脚下那由月光凝结而成的台阶都在这一刻片片破碎,他则“噗通”一声落进了小镜湖里。

    “他妈的,当着小爷的面打情骂俏,当我是灯泡啊?”

    一脚把谢公子踹进了湖里的方行怒火未消,气吁吁的骂着,最恨这种长的俊的小白脸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