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章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掠天记 第六百章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此时的小镜湖边,围观众修里,已经出现了十数位灰袍修士,赫然都是金丹修为,弱者二转,高者七转,皆目光沉寂,望向空中与谢萤火恶斗的方行,所站的位置皆暗含术理,只要从他们这几个角度冲出,一到空中,立刻就可以化作一方大阵,将方行困在阵间。

    “几位长老,少宫主有令,斩杀此子,不必留手!”

    邹离如电般掠来,手捏令符,向几位长老传讯。

    那几位老者点头,陡然之间,齐齐冲向了高空,分占八方,围住了方行。

    “天一宫的长老们出手了?”

    龙女眼神一凛,面上露出了一抹犹疑之色,目光一扫,看到了远处的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以及那轻袍缓袖的符器道天才,神州北三道七子之一的吕临渊,面色微凛。

    她此时心里已经有些犹豫,知道方行面临了杀机,却不知该不该出手相救。

    对这个小王八蛋,她心里的感觉本来就很复杂。

    自己当年在南海苦守几十年,自污声名,却又保住贞洁,便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回归沧澜海龙宫,斩尽叛逆,为父母幼弟报仇,可万万没想到,几十年苦功,却因为这个小王八蛋的到来前功尽弃,没了贞洁,自己的自污声名,岂非变成了真的污名?

    一想到这一点,她便恨的牙痒。

    也是在那一次,她的苦苦隐忍被龙后发现,谴人追杀,九死一生。

    最危难之际,却有一个神秘女子相救,带她去了渤海国一处荒坟,并教导了她三年。

    三年之后,女子言她应该离开了,龙女拜辞之际,她却说不是她想救自己。而是一个人求了她,等若是用他的小命换了她的命,而她欠了那个人一枚莲子的人情,这才不得不出手救人的。所以要谢你就谢他去吧,龙女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但心里却难得跃过那个坎。

    那次之后,她只身来到神州,知道藏不住了。便与开始谋思复仇大计,这一道招婿法旨,也正是她与天一宫宫主道无涯商量之后的结果,本来想着也就这样了,却没想到……

    招婿之日临近了,这小王八蛋竟然也跟着出现了!

    一边,是他坏了自己的几十年苦功,还顺便盗走了自己几十年的珍藏。

    一边,又是他曾经用命来换自己的命,这账……怎么算啊!

    龙女神思不定时。小镜湖周围的众修也皆是一怔,眼神非常的复杂。

    这个前来纠缠龙女的野修,终究还是没有被他们这些前来招婿的人拿下,让他们心情非常复杂,一是因为没有被人拿下,便说明无人成功在龙女面前露了脸,对自己来说是好事,二就是无人拿下此子,岂不是恰好说明了自己这些来招婿之人实力低微,本领不济?

    此时天一宫的十二金丹长老。已经占定了小镜湖上八个方位,身上气机喷薄。

    十二金丹围定,而且还能借来天一宫大阵之力镇压,方行似乎无论怎么看都逃不掉了。

    不过看起来。他倒是面无惧色,顺便一脚又将谢萤火踩进了湖底淤泥之中,而后大刀一摆,大笑道:“笑话,小爷要走就走,要来就来。你们谁能拦得住我?”

    此言一出,小镜湖旁的众修士微微一怔,旋及大笑,纷纷喝斥。

    “想走就来,想来就来,你当天一宫成了什么地方?”

    “还不束手就擒,待到动起手来,真被天一宫的长老打死了,那可无处说理!”

    “看此子实力着实不凡,倒也不像是散修,莫非是哪一宗的真传弟子?”

    “他的口音却是有些怪,莫不是那些南瞻来的某一个?”

    “呵呵,南瞻来又如何?四年之前,也曾惊艳一时,但还不是很快就被我神州那些神子级的人物给镇压了下去?当年来了几十人,现在辗露头角的还有几个?”

    不提南瞻还好,一提起来,众修便似心口放下了一块大石,冷笑声声。

    “土包子,你终究还是落在了我的手里!”

    那邹离见方行被困住了,也放下了心来,越众而出,向方行冷喝道:“邺州城内,你违我天一宫法令,便该将你就地正法,瞧在阴灵道的邱师姐面上,才容你活到现在,可你竟然不知死活,真个来小镜湖闹事,那是自寻死路,诸位长老,不必留手,直接斩杀!”

    “嗡……”

    空气竟然泛起一阵涟漪,似有闷雷响起,震的修为低的人站立不稳,架不住云。

    正是那十二金丹准备出手,气机释放,引动了虚空不住颤动。

    在此时,方行也不敢大意,横起了刀,同时目光四望。

    “慢着!”

    忽然间,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众修目光望去,说话的却是正是龙女敖贞。

    “招婿之事本是我与宫主商议之后定下来的,只为择一良婿,寄此蒲柳之身,不论诸位道友如何,能来这天一宫,便是瞧得起小女子,心下惭愧尚来不及,又如何敢对人不敬?这位道友也只是深夜冒然来访,小女子一时气急而已,不必为难他,放他离开天一宫吧!”

    声音清淡,转头看向了方行:“你还不走?”

    众修闻得此语,齐声一怔,心下倒也理解,面色一时和缓了稍许。

    毕竟龙女说的话好听,虽是要放走方行,实际上却是给了他们面子。

    而空中的十二金丹长老则转头看向了道无方,那胖子却嘻嘻一笑,拿手掌在脖子前一横。

    意思很明显,还是不留活口了。

    而空中的方行也是呆了一呆,然后激动的看向了龙女。

    龙女皱着眉头,不知道他那鬼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唉,就知道你还是向着自家男人的,我不休你了,跟我走吧……”

    方行憋了半晌,忽然感动的说道。

    “……”

    龙女忽然间就恼了,气的浑身哆嗦,喝道:“想死就随便你吧!”

    众修也轰然一声议论了起来,有的人骂,有的笑,皆言此子着实该死!

    招婿之日还没到呢,这王八蛋倒真把龙女当成了自己的道侣不成?

    “哎呀?臭娘们又让人打你男人,小爷我还得休了你……”

    方行也生起气来,大叫一声,挥刀劈斩,却将那十二金丹长老中的三人暗中施展的一道无形束缚之力震碎,而后身形冲天而起,血饮大刀横在胸前,背后黑色披风迎风飞舞,偌大的圆月映在高空,一时显得气势宏伟,杀气滔天:“真以为小爷我怕了你们不成?”

    “轰!”

    他忽然捏起法印,大喝一声:“小爷我说了,想走就走,谁敢拦我?”

    围观众修乃至他身边的十二金丹,甚至是打算回小楼里眼不见为净的龙女,都心间微凛,转头向他看了过来,以为他有什么压箱底的本事要使出来了,毕竟他刚才连斗数人,又将谢萤火数次踏入小镜湖里,已经显露了惊人的本领,内心里已经无人小觑于他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声音叫的挺大,披风也飘的很是威风,但后面……

    没音了!

    竟然啥也没发生!

    众修面面相觑,感觉脸上的肌肉都有些僵硬了。

    方行也有点尴尬,讪讪的放下了刚刚结起的法印,自语道:“那王八蛋去哪了?”

    那邹离也被方行刚才的气势吓了一跳,见无甚反应,才缓过劲来,大笑道:“还敢虚张声势,诸位长老,还请速速出手,擒下这个胆敢在我们天一宫闹事的王八蛋……”

    “过来吧你……”

    也在这时,忽然一声闷喝响起,却有一道金光从人群里冲了过来,其势之急几如一道闪电,围在小镜湖周围的修士竟然被他一连串撞飞了七八个,邹离还来不及作出反应,便有一只锋利的爪子当胸抓了下来,他只吓的大叫,袖子里清光流露,斩向那只爪子。

    本似逼退那一爪,却未想那利爪坚逾玄铁,只听得“叮叮”几声,全无伤损,只听“嗤”的一声,那只爪子直接扣住了他的胸膛,妖力灌入邹离奇经八脉,直接将他一身灵力打散,整个人像是泥捏的一般,而后两道金翅爆涨,直提着他向空中飞了上去。

    “都给大金爷我让开,不然我就捏死这个天一宫的真传弟子……”

    便如一朵金云般的大金乌“呱呱”大叫,展翅疾飞,如闪电一般向空中冲去。

    “哈哈哈哈……”

    方行也是哈哈大笑,双手向下一按,丹内水法已然施展了开来,一时间整座小镜湖的湖水都赫然像是被无形巨力牵引,直接被他提到了半空中来,而后双手虚举,向前一掷,哗啦啦一大片,遮天蔽日一般的整座小镜湖里的湖水,竟然迎头向着十二金丹长老砸了过来。

    轰隆隆!

    湖水天降,声势浩然到难以形容,围观众修皆惨声大叫,纷纷抽身急退,躲避这如滔天巨浪一般翻滚了起来的小镜湖水,就是那十二金丹长老这等修为也只能暂避其撄!

    而方行则身形如电,直从包围圈里冲了出来,与大金乌汇合。

    “走,谁敢拦我们就撕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