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零二章 玉坠

掠天记 第六百零二章 玉坠

    “小儿,你是谁家弟子?”

    悄然跟了上来的老头子并没有立刻出手,就这么轻轻淡淡的跟在方行与大金乌身后,衣带飘扬如蛇,任是大金乌施展了极速,一翅百里,却无法甩掉他半分,甚至向前飞的速度都慢了下来,就好像他有无形气机系在了大金乌身上,此时被它拉着向前飞一样。

    “反正不是你家的!”

    方行是个胆大的,面无惧意,笑嘻嘻向老头叫道,不过握着小塔的指节都发白了。

    灵力已将灌注,准备催动小塔了,但老头儿下面的话却让他一怔……

    “四年前老夫亦曾去过南瞻,知道那里出了一个无法无天,胆大如狗的小辈,做下了不少恶事,劣迹斑斑,连皇甫家几十年心血培养出来的道子都斩了,后来更曾在南海琉璃宫盗了我侄女儿敖贞的宝库,坏了她隐忍几十年的苦功……小子,你可认识方行?”

    “额……”

    方行呆了一下,就连闷着个头可劲儿向前飞的大金乌都忍不住回头看了过来。

    小爷这么有名了?

    怎么连神州的元婴老修都知道我?

    “不认识!”

    方行反应也可谓极快,立刻否认,同时灵力灌入了小塔。

    “既然来了,就多留几天吧……”

    这老头出手明显比他快的多,方行不动时他亦不动,但在方行神念一动之际,他厚实如白玉的大手便当头按了下来,一掌覆乾坤,却要将方行和大金乌直抓在手里。

    一掌之力,劲风呼啸,方行甚至感觉面皮都被风刀刮的生疼,不过好歹也是金丹中境,且是在此境出类拔萃的人物,在老掌这一掌覆盖之下并不惊慌,直接将腰间白色象牙小塔摘了下来。紧紧握在手中,下一刻就准备催动开来跟这天一宫的元婴老八蛋斗上一斗。

    却没想,那老头一掌却根本没有落下来,探至中途。目光却无意扫过了一物,忽然就像是见鬼了一般,手掌缩了回去,双眼瞪大,喝道:“你和袁家什么关系?”

    “咦?”

    方行神识感应里。只觉此老杀气潮水般退去,对自己甚至多了一丝忌惮。

    也正是因为这奇异的转化,让他没有捏碎小塔,下意识低头看去。

    灰袍被刚才老头一掌挥来的劲风,刮的衣衫咧了开来,露出了一块小小的玉坠。

    这块玉坠,被他用红绳子串了起来,挂在了脖子上,刚刚带了没多久。

    “他是因为这块玩意儿才收手的?”

    方行心里暗吃了一惊,狐疑向对方看去。

    他脖子上带的不是玉坠。是十个老婆。

    当年白千丈教导他三年,别离之时,送给了他这块玉坠,按白千丈的说法,这块玉坠算是信物,将来能给他带来十个老婆。他当然也知道这一句话里顽笑成份居多,不过肯定有什么特殊意义,便一直好好留着,平日里怕弄丢了,没有戴过。进入神州地界时才取了出来。

    也没当回事,只是按白千丈的吩咐,进了神州才戴在了脖子上而已。

    谁曾想到,竟然会有如此奇效。把一个堂堂元婴老头吓的跟孙子一样?

    “我是袁家的小祖宗,怕了没?”

    都还不知道袁家是什么东西,但一看这老头如此害怕的样子,下意识就叫了出来。

    不管他到底说的是啥,能把他吓成这样的答应下来没坏处!

    那老者也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顺溜,被噎了一下。目光微沉,上下打量了方行一番,缓声道:“你身上为何没有袁家道诀气息?另外,你若真是袁家人,又怎会一口南瞻乡音?以你这年龄与修为,若真是袁家人,不可能藉藉无名,老夫又怎么从未听过有你这号人物?”

    一连串的问答,却让方行有点答不出来了。

    他哪知道这袁家是个什么东西啊!

    不过自有不一样的回答,想了想,小声道:“你猜?”

    天一宫湖君长老顿时大怒,手掌直接提了起来。

    方行也吓了一跳,再次捏紧了象牙小塔。

    不过湖君长老这一掌却并未真个拍下,电光石火间,方行这惫懒性子倒让他想到了一个可能,联系到此子的南瞻口音、脖子上的玉坠再加上这番身手,他心间微微一动,面色变得古怪了起来:“七百年有人叛出袁家,后来被扶摇宫发现在南瞻现身,莫非……”

    一时间,各种心思在脑海上演,使得这堂堂元婴老者左右为难了起来。

    此时大金乌也已经停了下来,悬在空中,与方行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这三丈外的元婴大修,心里想这老头怎么跟个变色龙似的,大金乌觉得小心为上,暗示方行还是用自己的方法逃了为上,方行却觉得那方法用一次少一次,且不着急,看看能不能忽悠住这老头再说。

    “哼,老夫不管你是谁,都会一视同仁,你既然来我天一宫招婿,又为何不按我们的规矩行事?”说来长,实际上那湖君长老也只是心思转了几转,便已经有了决定,拉下脸来训道:“此事可一不可再,再敢闹事,就休怪老夫不讲情面,逐你出去了……”

    “嘎……”

    方行呆了。

    “不撵人了?”

    大金乌也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

    “大长老……”

    缩在方行手里的邹离也大出意料,失声叫了出来。

    不过方行回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老你大爷个腿儿……”

    湖君长老屯时大怒:“无礼,还不快快放了我天一宫弟子?”

    方行嘻嘻一笑,抬头问道:“你不杀我啦?”

    湖君长老拂袖道:“少来乱说,无怨无仇,老夫杀你做甚?”

    这老头摆脱的如此干净,把个方行都听愣了:“那你刚才追我干什么?”

    湖君长老淡淡道:“你在天一宫胡闹也就罢了,还擒我天一宫真传弟子,我怎能不追你?”

    这一来方行哑口无言了,小心指着天一宫问道:“那我还能回去?”

    湖君长老直接笑了起来:“我天一宫又不什么魔窟妖穴,怎么不能回了?再者,我天一宫身为主家,本来就有接待之责!不过……休怪老夫丑话说在前面,就算你想招婿,也得按我天一宫的规矩来,若是敢胡乱惹事,老夫定然出手逐你出去,半点情面也没得讲……”

    “额……好……好,不惹事,绝对不惹事……”

    方行整个人像雷劈了一样,赶紧没口子的答应了下来。

    这老东西脸变得也太快了吧,方行都感觉有点好事临头了。

    “你还真回去啊……”

    大金乌见方行真个有往回走的意思,急忙小心传音问它。

    “能回去肯定得回去啊,老婆在里面呢,走了不就麻烦了?”

    “拉倒罢,我早就看出来了,人家根本对你没意思……”

    “你懂个屁,女人嘛,越表现的没意思越有意思!”

    “嘁……照你这么说,如果表现的有意思呢?”

    “你傻啊,人家都表现的有意思了你还不赶紧扛回家去……”

    一袭话把个大金乌说的哑口无言,暗自后悔跟这小王八蛋吵什么啊,那不是自讨苦吃么?而且它虽然小心,但也只是跟方行相比,实际上胆子也不小,且也隐隐感觉,这天一宫的长老的确不像是虚情假意的,而且对他一个元婴来说,也用不着对自己虚情假意。

    这般想着,倒也不排斥回来了,嘴上嘀咕了两句就算完。

    可以想象,当天一宫内的弟子以及宾客在看到方行大摇大摆跟在湖君长老屁股后面回来的时候有多惊讶了,而在听了湖君长老吩咐说要以礼待之,并命真传弟子苏匀为他安排一处小院住下的时候,那嘴巴更是大的能塞下三颗鸡蛋,隐隐约约有种被雷劈了的感觉。

    “长老,刚才究竟是……”

    就连那大胖子道无方都忍不住来询问是怎么回事了。

    湖君长老沉思了稍许,目光扫过了这胖大少宫主轿子下的八名筑基大汉,便没有直接开口,只是一道神念打入了道无方识海,道无方听了,却也是大吃了一惊,急忙斥退了一众侍随,惊喜道:“我还说南瞻有谁这般本事,原来是他,听说此人当初夺了不少玄域机缘?”

    湖君长老阴着张脸,沉吟道:“休要鲁莽,以此子能耐,倒也有资格做贞儿的夫婿!”

    “这……”

    道无方却听得呆了一呆,一张肥脸上,不易察觉的掠过了一丝阴霾。

    湖君长老心间谋思,却也没有理会他,沉声吩咐:“就让他留在天一宫里,一视同仁就好,不必多加照拂,但也不要怠慢,若真是能够玉成此事,对我天一宫来说……”

    说到这里,便也不再多言,袍袖一展,向着龙女所在的怡情小榭掠去,心里只是不停的谋思计算着:“那人据传已入灵山寺,借佛门秘法,成就真身法相,实力极强,曾在元婴初成不久,便与皇甫家第四祖斗法一场,轻松取胜,若这小鬼真是他的儿子,那么……”

    想到这里,湖君长老已经心间有了计较,按落云头,落在了小镜湖上。

    “敖贞侄女,老夫有一事与你相商!”~~

    ps:月票过二百了,要加更,不过老鬼得看一下什么时候能拿出成稿来,两天之内加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