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零三章 他不行的!

掠天记 第六百零三章 他不行的!

    湖君长老却也没想到,他自以为识破了方行的秘密,是大事喜,道无方却苦了脸。

    “唉,没想到啦,这南瞻小魔头竟然也会来招婿,而且湖君长老对他还颇为看重的样子,谢师兄,看样子你多了一个竞争对手了,此子可不比那另外的两个对手差啊,若真是到了最后需要斗法决雌雄的时候,你可有把握赢他?……那一手抓湖于天,本领不弱啊……”

    回归了洞府,躺在一张十丈方圆的玉床上的道无涯唉声叹气的说道。

    在他对面,面容古朴的谢临渊面无表情的正襟危坐,而一脸幽怨的邱小玉则盘坐在距离他一丈左右的地方,面容哀切,垂首不语,似是幽怨之极,偏又不敢离去。

    “道无方,那口剑胎用的如何?”

    谢临渊沉默了半晌,才冷声开口,声音淡漠。

    道无方登时有些无语,长叹了一声,道:“就算你赠了我一口剑胎,让我在这件事上帮你,也不用时时提醒我吧?本来我父亲可绝不允许我插手,你说别漏了嘴,害我挨罚!”

    谢临渊冷笑了一声,并不开口。

    而道无方自然明白他的心意,也无奈的苦笑了起来:“早知就不收你的东西了!罢了,反正也不是什么招惹不得的人物,想那四年前南瞻来的那批人,虽然大部分被镇压了下来,但不是也有几个混的不错么?邱师妹师门里,便有一位穿大红袍子的吧?听说非常得你们阴灵道长老的欢心呢,这个家伙能让湖君长老饶他一次,想必也有大人物看护着,不过也没什么,只是做事不能太直接,得绕绕弯子而已,用些手段,让他低头!”

    “哼,你准备怎么做?”

    谢临渊面上还是没有半点笑容。

    那道无方却似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的肚子一阵颤动:“我准备请他赴宴!”

    ……

    ……

    “他……他不行的……”

    此时的怡情小榭之中,龙女听了湖君长老的话,却脸色大变,连连摇头。

    湖君长老微微一怔。低声道:“敖贞侄女,老夫曾受过你父亲的点化,能修成此元婴之身与他当年赠我三卷道书脱离不了关系,因此老夫也把你当自家子侄看待,说话就不绕弯子了。这一次,你打算以自身为筹码,换来沧澜海龙宫一线生机,筹码是抛出去了,但能接得下来的可不多啊,如今一年之期将近,来招婿的小辈看起来济济满堂,但真正带了自家法旨而来,其家世足以与沧澜海分庭抗礼的又有几个?那几个古世家与一等大教的人寥寥无几啊,而且所来皆是旁系。诚意寥寥,这北三道倒是来了一个谢临渊,但也略显……”

    龙女亦是脸色黯淡,咬了咬嘴唇道:“敖贞此次等若是不要了面皮,要用自己为龙宫换来一线生机,此次招婿之前,便已经确定,不看良婿是谁,修为几何,品性优劣。只看谁能带来家族的旨意,肯助我光复龙宫,名为招婿,实为结盟。而我便是为了此次结盟摆到了明面上的诚意,那人修为着实不弱,但闲云野鹤,孒身一人,又拿什么抵御龙宫大势?

    湖君长老也叹了口气,道:“若他真是与灵山寺有所牵连。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龙女怔怔出神,似乎认真的想了半晌,面上终究还是掠过了一抹哀意,轻声叹道:“还是算了吧,就算他真能帮上我,我也偏偏不愿让他帮忙,这一次招媚,说白了不过是利益交换罢了,管他是谁做我夫君,能为龙宫带来一线希望就好,但是他……不行的……”

    说罢了,她又重复了一遍:“谁都行,但是他……不行的!”

    说到了这里,龙女神情极是寂寥,幽幽一叹,垂首不语……

    “谁说小爷不行?”

    此时的小楼里,方行一巴掌抽在了大金乌翅膀上,瞪眼向面前的天一宫弟子说道。

    说来也巧,既然湖君大长老亲口吩咐也以礼相待,方行除了这小楼,自然也有人来服侍了,而偏巧不巧,派来服侍他的竟然就是那先前服饰邱小玉的两个,却是因为邱小玉已经离了小楼,终日跟在那谢临渊身边,把她们两个空了出来,就随手拔到方行这里来了。

    “她说你不行,你拍我干嘛啊!”

    大金乌一翅膀还给了方行,懒洋洋的骂道。

    而那个瘦削的天一宫女子宁烟已经吓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低声道:“是你问我这一次来招婿的都是谁的嘛!除了符器道的真传弟子谢临渊谢师兄之外,还有苦海云独,巨阳城文家的文亦儒,都是非常厉害的,加上师兄你,就是四个了,现在听说已经有了开了赌档,压你们四人谁能与长公主定下好事来呢,您想悄悄宰了他们几个,那肯定是不行的……”

    “这样的话,那只能真个按规矩来了啊……”

    方行琢磨起来,忽然想起了一事,指着旁边那个丰腴的弟子:“那谁,给我打盆洗脚水!”

    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生怕被方行注意到的天一宫弟子直接黑了脸,心想这王八蛋太记仇了,自己也不过是在他搭谄的时候没理他,竟然一直记恨到现在,偏被苏师兄指配来了这里伺侯他,自己那个宁烟师妹他就以礼相待,好赏好话说了个尽,自己就干粗活……

    但也没办法,规矩森严的天一宫里,她们外门弟子说来好听,其实与杂役无异。

    此时别说方行让她打洗脚水,便是想要了她的身子,她也拒绝不得。

    “若按规矩来的话,公子你现在可要准备一份拜礼了!”

    走了大运的宁烟在旁边小声的提警,对自己那师妹的模样可是都看在了眼里。

    她也不是个傻的,知道这时候自己该怎么做,尽心提醒起来。至于方行是如何从邱小玉的仆役摇身一变成了天一宫贵客,她不知道,也懒得去想,只知道能住在距离小镜湖这么近的地方,还被苏师兄派了自己两人来服侍,那身份一定非凡,若是攀上了,就是高枝。

    “究竟是什么拜礼?”

    “送给长公主的见面礼呀,三天之后,便是正式与长公主见面的日子了,每一个前来招婿的人,都暗中准备了一份厚礼呢,准备当面送给长公主,礼品愈重,自然就愈受重视了,据说,正式见面之后,还会与长公主谈法论道,选出佼佼者,论道台上一决雌雄……”

    不厌其烦,宁烟将招婿的规矩都与方行说了一遍。

    方行却听得不耐烦,摆了摆手,道:“行了,我看这娘们就得一棒打晕了扛回家!”

    正商议间,却有人拜访,竟然是天一宫真传弟子苏匀,送来一张请笺。

    “你们少宫主要请我吃饭?”

    面对着堂堂天一宫真传,方行依然是大大咧咧的坐在腾椅上,抬头看着苏匀道。

    苏匀此时却没了初见那时那无形的傲意,笑容很是和煦,挑不出一点毛病来,轻轻一点头,道:“不错,方道友术法精深,实力过人,我家少宫主很是敬佩,特命我送来请笺,愿在今晚的镜湖之上,设下宴席,请刑道友前去,论道谈剑,赏舞观月,还望赏面!”

    听他说的客气,方行斜眼看了一眼,道:“我跟你们家少宫主有交情?”

    苏匀微微一怔,苦笑道:“虽然四年前我天一宫也曾前往南瞻取机缘,但那时我家少宫主早已结丹,却未曾过去,想必之前并未与方道友见面过吧?”

    方行点了点头,道:“没有交情,还请我吃饭,那肯定是不怀好意了?”

    苏匀脸色顿时变得更为难看了,呆了一呆,才苦笑道:“刑道友说笑了,其实每当有同道之人来我天一宫作客,少宫主依例都会设宴款待的,此乃天一宫礼数!”

    方行满面不屑的看着他,挖了鼻孔,不说话。

    苏匀也有些尴尬,又笑着开口,道:“当然不是谁都当得起这礼数的!”

    方行道:“我有好处吗?”

    苏匀简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请你吃饭要什么好处?

    堂堂金丹修士,要点脸行不行?

    但还是苦笑了一声说道:“方道友有何要求,尽可提出,我天一宫忝为地主……”

    不等他说话,方行笑嘻嘻的撩起了他腰间的一块玉佩道:“这玩意儿不错哎……”

    苏匀简直无语,一狠心道:“如道友不嫌弃……”

    方行一把揪了过去,道:“不嫌弃!”~~

    ps:兄弟们,明天加更,我今天写了一章,但又删掉了,感觉太啰嗦,也不想让你们感觉太水,只能今天再熬夜码出来,所以加更的时间,只能放在明天,不要怪我……另外,感谢道友打赏,今天晚上买烟买咖啡红牛的钱有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