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零五章 南瞻修士的骨气

掠天记 第六百零五章 南瞻修士的骨气

    而邱小玉见方行目光看来,也是冷笑一声,直迎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并不掩饰自己眼底的寒意,她却不信方行敢在这种场合对自己怎么样,再加上方行留在她心里的印象便是一个乡气十足的野修,对于骄傲至此的她来说,此印象一旦成形,根深蒂固,再难改观。

    而周围的神州众修心间也起了看热闹的心思,满面讥寒笑意。

    咱们给了少宫主面子,这女子可是不用的,人家是阴灵道真传。

    再说了,男的冒犯,上去大巴掌抽,女的开了口,你能怎么办?

    方行翻着一双怪眼,看了邱小玉半晌,却没有跳起来打人,也没有依例回骂,而是忽然间嘻嘻一笑,手中捏着个酒杯,转向了谢临渊:“你就是她的谢师兄?”

    一直不发一语的谢临渊并不回答,只是冷冷扫了他一眼。

    邱小玉也是微微一呆,隐约记得自己并未在方行面前提到过“谢师兄”的名讳。

    她自是不知,同居小楼之中时,方行神念一扫,早将她醉酒之态全看在了眼里。

    “嘿嘿……”

    方行忽然咧嘴一笑,向谢临渊道:“你这师妹让我捎句话给你!”

    此言一出,邱小玉顿时脸色大变。

    而谢临渊目光一动,看了邱小玉一眼,淡淡道:“哦?”

    而邱小玉似已想到了他要说什么,厉喝一声:“不许说!”

    “她说是个薄情寡义的大浑蛋趁她年少懵懂的时候骗了她的身子甜言蜜语让她盗了自家师尊炼了三年才成一炉的玉髓丹给自己修炼信誓旦旦说自己在结丹的时候一定会大告天下脚踏五彩详云到阴灵道去提亲仙辇凤驾娶她过门结果修为一成便对她不理不睬更趁她闭关的时候来到这里招婿等见到了你她恨不得拿剑将你剁成肉酱去喂狗再把狗剁成肉酱……”

    叽哩咕噜说了一大串,方行才喘了口气,一口把杯里的酒干了。

    “我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

    润了润嗓子,才老实巴交的向邱小玉解释。

    场间人都呆了。

    众修大感惊奇,忍不住向谢临渊看了过去,颇为惊叹的模样。

    而邱小玉则一脸呆滞,脸色灰败,似乎整个人都已石化。

    而谢临渊那起先面无表情的脸上也骤现了一股懊恼之意,茫然无焦的眼睛里。竟骤然杀气,手按腰间古剑,向邱小玉喝道:“贱人,你竟敢在外人面前如此毁我英名……”

    “不……谢师兄……我没有啊……”

    邱小玉吓的呆了。惊慌大叫起来,声音里已带了哭腔。

    “你没有?”

    谢临渊似欲杀人,眼睛里带着森然杀气。

    眼底的质问却只有他与邱小玉知晓:你若没说,他又怎会知道这些私密事?

    “我……我……我真没说啊……”

    就连邱小玉也解释不清楚了,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她也感觉万分委屈,自己之前就算再怎么忿怒,也没有把这些私密事说给外人听的道理啊,可这些事那小魔头又是怎么知道的?又气又急,又怕谢师兄真的恨上了自己,偏偏脸上长了嘴却解释不清楚清这件事,望着谢临渊杀气腾腾的双手,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唉,确实不是她说的!”

    在这时,方行又喝了一杯酒。摇头叹息:“她喝多了在楼上乱骂,我听来的!”

    “师兄你听,我真的没有在别人面前乱说你啊……”

    这么一句话,邱小玉却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指着方行叫了起来。

    “原来你是如此恨我!”

    谢临渊目光冷淡,声音并未有半点化冰:“那又来找我做甚?回太阴山去吧!”

    “我……我那只是一时气话……”

    邱小玉哭诉起来,但谢临渊只是冷哼了一声,并不看她。

    “我杀了这个王八蛋!”

    邱小玉只觉满心惶恐,更恨起方行来,忽然转过头。一按玉案就要冲来,但身形微动,那谢临渊却已伸手拔出了腰间的古剑,连剑带鞘一并压在了她的肩上。这一剑之力,便似有万均之重,却登时将邱小玉飞冲而起之势化解,结结实实压的伏在了玉案上。

    “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大么?”

    谢临渊声音阴冷,只吓的邱小玉心里一颤,全然不敢接话。

    “呵呵。私事便私下里说吧,今日这宴,却是为方道友洗尘来的……”

    那道无方也十分无语的看着这一厢的突变,本来每一步都算的好好的,但执行起来怎么感觉这么废力呢?一杯酒还没喝下去,席间闹了两回风波了,这让他这个堂堂天一宫少宫主也感觉有些满心无奈,轻叹着出言相劝,同时话里点给谢临渊知道,大局为重。

    谢临渊缓缓点头,抽回了古剑,转头看了方行一眼,淡淡道:“你好,你很好!”

    邱小玉也被谢临渊的怒气吓到了,一时不敢再向方行发难,只是眼神难免恨意满满。

    而方行则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两个,没心没肺的样子着实气人。

    “方道友,谢师兄,邱师妹,诸位道友,难得佳月清风,何必置气,来,痛饮一杯!”

    道无方倒是爽气,举起杯来劝酒。

    方行捣了一阵子乱,见谢临渊与邱小玉并未失态,瞧不成热闹,也有点失望。

    无奈之下,便也只好跟着举杯饮酒,倒要耐着性子看看,这胖子请自己来饮酒,究竟安了什么好心,不曾想,这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似乎真成了一个客气的主人,只是连连劝酒,说些道听途说来的方行那些英雄事迹,周围众修虽然面上难以抹去对方行的忌惮与不屑种种复杂情绪,但在道无方压迫下,也只能举杯共饮,只是气氛却难免有些压抑。

    众修心思复杂,惟独方行与大金乌放得开,吃吃喝喝,时不时自己碰一个。相当开心。

    不能不说,这天一宫的宴席可比南瞻与妖地好的多,酒美菜鲜,俩土包子喝的很是开心。

    “方道友。倒要多嘴问一句,此来神州,可也是为求道而来?”

    气氛差不多了,道无方却笑吟吟的望向方行,开口问道。

    到了这会。方行都快对这胖子起了好感了,便也不再一开口就刺挠人,笑嘻嘻的道:“求个屁的道,小爷只会劫道,这次过来是找老婆来的,就是住在你们天一宫那个……”

    听了这话,道无方只是淡淡一笑,那谢临渊却目光不善的看了过来。

    道无方笑道:“听方道友说的这么坦荡,莫非是早就与长公主相识不成?”

    方行随手指了一个修士,道:“可不是。孩子都像他那么大了!”

    那修士被方行刺挠了一下,顿时心中斥怒,只是敢怒不敢言。

    “哈哈,方道友说笑了!”

    道无方笑的一团和气,倒是不信方行的话,实在是龙女当初因为神龙逐月之相搞的龙宫谴人追杀,多年经营的千流海琉璃宫毁于一旦,这件事已在神州传遍了,心高气傲的神州之所以对龙女另眼相看,也是因为她这份苦守道统的贞洁。自然不信方行这满口胡言乱语了。

    当然,另一个原因就是方行这厮说话太没谱,真话在别人听来就像胡说八道。

    似乎觉得火侯差不多了,道无方便轻声一笑。挥了挥手,场间仆役、侍女以及那些以他马首是瞻的修士便齐齐点头,而后默不作声的陆续起身,离开了席间,几息功夫,偌大一片道台上。便只剩了他与谢临渊、邱小玉再加上方行和大金乌四个,风声变得清冷了些。

    “要动手吗?”

    方行与大金乌对视了一眼,倒也丝毫不惧。

    不过看起来是他们想多了,道无方对众人的离席视而不见,笑吟吟的端着一杯酒,继续道:“咱们修行中人,无非是求名、求道、求立身之地而已,若论求名,方道友名满南瞻,就连我等神州修士亦有所耳闻,心间佩服,可称圆满了。来我神州,也无非便是求道与求立身之地,修行中人,不进则退,咱们在座之人,都算是展露头角、薄有声名的,但是若修行进度一旦停滞,不过几十年,便会在同辈天骄相争之中落入下风,若百年不破境,则被后来的小辈们夺去了风头,几百年不破境,那就泯然众人,失去了大气运了……”

    “若想一直保持突飞猛进的势头,就得有道经资源,就少不了同道中人扶持携助,修行之路多风霜,就连那些孤魂野鬼一般的散修,都知道凑上小猫两三只抱团取暖,更何况咱们这些人呢?我想方道友既然来了神州,想必也是明白这一点吧?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来了神州,最重要的就是多几位朋友了,不然孒身一人,别说无人相助,修行也没滋味不是?四年前有不少人来到神州求道,资质倒也不错,但也只是初初略显惊艳,后来,呵呵,也不过是投井之石,涟泛个小小涟漪而已……方道友想必也听过,可曾想过这是因为什么?”

    听着那胖子端着酒杯口若悬河,不紧不慢的说着,方行皱起了眉头。

    “他这是喝多了?”

    转头小声的问大金乌。

    大金乌一颗鲜果丢进了嘴巴里,嘀咕道:“像,说的我都听不懂!”

    方行点了点头,道:“我也听不懂,呆会不灌他了……”

    几句对话把道无方听得满头大汗,合着自己一大通斟酌了良久的话就白了说了是吧?

    忽然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正要组织语言再说,那谢临渊却在此时打断了他的话,目光森然,看向了方行:“不要装疯卖傻了,修行中人没有傻子,能走到你这一步的人更不可能是傻子,若说听不懂我们的话,那才是天大的笑话,话就明明白白说给你听,此次沧澜海长公主招婿,我势在必得!”说到这里,先瞪了邱小玉一眼,以免她乱插嘴,而邱小玉果然不敢说话。只是泫泫欲泣的垂下了头,这才继续道:“此事并非谢某一人的主意,已得到了我符器道长老支持,势在必得!你若肯退让一步。不给我添麻烦,或是在这次招婿里助我一臂之力,谢某定有重谢,但你若不识好歹,呵呵……想在神州立足。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你想想清楚再来说话!”

    一时间,场间众人皆沉默了下来,气氛肃杀。

    本是话讲三分,只听弦外之音的一番宴席,倒让这谢临渊不耐烦之下,搞成了撕破脸面的言辞碰撞了,彼此间大有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的肃杀感,邱小玉纤纤玉指已经按在了腰间的贮物袋上,大金乌一身的羽毛也亮了几分。就连道无方,也无奈的扶住了额头。

    “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谁也没想到,方行憋了半天,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邱小玉与道无方,则是略略松了口气,不过看向方行的眼神却多了几分玩味。

    就连谢临渊也似乎感觉有些意外,冷笑了一声,开口道:“你若求道经,我手上便有一道经文,乃我从当年的一处大教遗址所得。可以送你,照经修炼,总能够修成元婴法相,胜过你盲人摸象。耗光了勇猛精气的气数;若求法宝,我有一道河图,封印一条大河于图内,可称神器,可赠于你,与你修炼的水法结合。可称如虎添翼;若求财,我可与你灵精三千两,量你一百年也赚不来这么许多;若求立身之地,吾乃神州北三道符器道真传弟子,可向师门引荐,着你拜入师门,入门即为内门弟子,能否成为真传,还要看你的资质与本领……”

    他说一句,方行眼睛就亮一分,忍不住呆呆向谢临渊看了过去。

    那邱小玉见了他的模样,以为这土包子被谢师兄开出来的条件震惊了,又是一脸鄙弃。

    当然,方行也真是震惊了。

    他虽然身家不菲,但一听别人要把大把的好东西送给自己,还是心里有点兴奋。

    实话来说,以他的精灵劲儿,别说道无方那番话已经说的非常直白了,就是在没来这宴席之前,便也猜到了这群人的心思了,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在江湖上早就说的烂大街,没踏入道门的时候他就知道了,白白等了这么久,不就是等着对方开好处给自己吗?

    可这群人太没眼力劲了,紊紊叨叨大半天,尽说些有的没的,死活不提这一茌。

    最后还得方大爷亲自开口问出来,实在是不上道啊!

    当然,没有白等,这谢临渊开出来的条件,当真算是不低了。

    若是四年前未入玄域时的自己,这样一笔小财,能把方行兴奋的找不着北,如今也就是因为在妖地收获了不少好东西,比谢临渊开出来的条件要强的多,等若是肚子里有了底,这才能忍着不失态了,但仍然显得眼睛发亮,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这是本性,改不了。

    但强忍着没说话,他知道没人是傻子,这木头人这么说,肯定还有下文。

    果然,谢临渊扫了一眼他的反应,与自己四年前见的那帮子南瞻来人别无二致,心下登时冷笑不已,自忖捏住了这厮的命脉,便淡淡的续了下去:“……更重要的,便是你可以当我与少宫主都欠了你一个人情,在神州北域,我二人的人情还值些银钱,足以让你立稳根脚!但天下没有白吃的道理,你若想得到我的馈赠,就最好拿出些诚意来……”

    “好,你要什么诚意,我称两斤给你!”

    方行答应的爽快无比,却让谢临渊噎了一下。

    顿了一顿,还是接了下去:“此次沧澜海长公主招婿,我势在必得!但有两人有些棘手,苦海剑修云独、巨阳城文家的符道天才文亦儒,皆是难缠的对手,他们单独一人,并非我对手,但到时候若要连续击败这两人,却会有些困难,这时候就需要你相助了,若是你能答应在到时擂台相搏之际,助我缠住一人,待我大事圆满之日,好处又岂会少了你的?”

    说罢了,眼神玩昧,静静看向了方行。

    “额……后退半步且不说,竟然还让我帮他娶我的老婆?”

    方行直接呆住了,模样有些为难,没想到这姓谢的也不傻。竟然还要自己帮手。

    就连大金乌也呆呆看着方行,一副想笑又不想笑的样子。

    它知道方行一开始就是抱着要坑人的念头来的,这会却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眼神已经四下里乱瞅,寻摸退路了。万一还是打起来了,自己也好心里有数。

    不过就连它也没想到,呆了半晌的方行却憋出来了这么一句:“好处……能先给不?”

    “噗……”

    大金乌一口酒喷了出去。

    而谢临渊则面上升起了一抹冷笑,一直按着古剑的手松了开来。

    邱小玉一脸嫌弃,道无方则哈哈一笑。仰头饮尽了一杯,甚是开怀。

    “呵呵……南瞻修士的骨气啊……”

    谢临渊心里冷笑了一声,淡淡道:“可以先给你一半!”

    方行一拍大腿:“成交,要立契书不?”

    谢临渊等人闻言,笑容更是浓烈了。

    大金乌则忍不住向方行传音道:“小土匪,你还真要卖老婆啊……”

    方行同样传音回答:“收了钱不干事就不叫卖,叫骗……”

    大金乌无语:“那你还要立契书?”

    方行道:“嘿嘿嘿嘿,小爷立的契书独一无二……”

    大金乌微怔,却也想了起来,这小王八蛋据说在筑基之时寄生了一道煞灵。因而有了一份世间独一无二的天生神通,那就是在签订契书等等事物时,可以蒙蔽对方,看起来立下了契书,实际上屁用没用,完全是假的,当初他曾经用这方法坑过一只神秘的老石龟。

    当然此事谢临渊等人自是不知,见他主动提出要立契书,心里反倒更相信了,皆感觉今日之事算是顺畅。这南瞻小魔头偌大的名头,实际上也不值一提,便放下了心来,谢临渊直接挥手说不用。心中自忖方行不敢骗他,现场扔了一个贮物袋过来,方行笑眯眯的接下了。

    场间氛围一下子和缓了不少,就连谢临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单手敬了方行一杯,适才故意离开。给他们私底下的商谈空间的诸修也回来了,见他们达成协议,便都像是换了一张脸,对方行十分热络起来,纷纷起身敬酒,似乎看他像看“自己人”一般,众许人里,倒惟有邱小玉看方行的眼神更是鄙弃,只是她被谢临渊瞪了一眼,也不敢再阴阳怪气。

    “难得遇见方道友这样投脾气的人,今天一定要一醉方休!”

    道无方又饮了一杯,却笑道:“有此明月清风,又有美酒佳肴,又有方道友这等好友,岂可不尽兴?哈哈,方道友拱手让出了一份姻缘,倒是亏欠了他的,不过也无防,本殿锦上添花,多赔你几位美姬,来人呐,歌舞何在?请出妙音仙子来,为我等助助酒兴!”

    听他一说,一直立在他背后的执事长老便一拍手,登时见到山下两列彩风飘飘的女子手持乐器,如飞天女仙一般从山下掠了上来,其身姿袅袅,道蕴十足,脚尖踏着山间树梢,齐齐整整,御风而来,真有说不出的美感,飞掠途中,便已经拔弄乐器,只闻仙音缈缈。

    “哎哟,能睡的?”

    方行眼睛瞪大了,贼溜溜放光,兴奋已极。

    以前在鬼烟谷的时候,做梦都想着到城里的青楼里去挥金如土,不可那时年纪小,九叔叔不肯带着去,后来入了修行路,忙着打劫和逃跑,天天磨不开功夫,以致于这梦想竟然一直不曾实现过,却没想到如今来了神州,倒有了一次实现这梦想的机会,笑的合不拢嘴。

    “哈哈,方道友若喜欢,尽可收入房中!”

    道无方哈哈大笑,眼神极其戏谑,深处却似闪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阴鸷。

    不过方行却也顾不上看他了,眼睛直溜溜看着这群仙子,一副心愿得成的模样。

    这些仙子共有八人,身上竟然皆有修为,虽然不高,却也有筑基中期的模样,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在南瞻普通宗门,可以说是真传道子一等的人物了,竟然在神州只是供人赏玩的歌妓,不过有了修为,拔琴弄弦,悠悠起舞,却也更有一番滋味,直让方行大开眼界。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

    就在方行已经笑的很是开心之际,山脚下,却又有一个婉约灵动的声音响起。

    “哈哈,妙音仙子来也……”

    “红妆楼最妙的头牌,琴技无双,歌喉醉人呐……”

    “唉,少宫主也真是下了血本,要知道这妙音仙子可真不是一般人能请动的啊……”

    众修闻着琴声,看着山下掠来的一抹白影,皆摇头晃脑,眼神痴醉。

    而此时的方行,却也是忽然一呆,怔怔转过了头去,眼神呆滞,手中酒杯都倾斜了。未完待续。

    ps:懒得分章了,直接两章合在一起发出来。平时老鬼一章都是三千字左右,这一章六千多字,比平时的两章只多不少。谢谢大家支持,有票票继续投给老鬼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