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零六章 神州遇故人

掠天记 第六百零六章 神州遇故人

    山脚下,一道白衣身影轻飘飘自山脚掠来,赫然便是一个容貌娇美至极的年轻女子,修为在场间众女之间亦是最高,赫然已经达到了半步金丹的境界,手中却捧着一具瑶琴,一边如仙风之姿掠来,一边轻轻抚弄琴弦,歌喉婉转,又有些许哀意,尤为动人心弦。

    她身上所穿白裙,却是一种特别的制式,薄如蝉翼,裙带飘飘,开了高衩,一双在明月下几如象牙一般,散发出了晶莹柔软的光芒,轻轻踏着云气,步入了高空,而后盘坐在高空的云气上面,缓缓飞落了下来,下方八位歌妓便在她身边起舞,伴琴而飞,美如梦幻。

    琴声如歌亦如诉,撩人心弦,叩人心扉,断人柔肠。

    方行此时像是呆住了一般,手中酒杯已然半倾,怔怔的看着那个女子。

    大金乌此时也没说话,眼珠子瞪的溜圆,如见了鬼一般。

    “哼,土包子!”

    邱小玉眼睛里的嫌弃已经快溢出来了,别过头不去看他。

    而谢临渊则垂目饮酒,一副淡然模样。

    “方道友,这位可是红妆楼的妙音仙子,乃是这神州北域最红的头牌,不知多少大宗门世家的长老公子排了队欲见她一面而不得,我这次为了请她过来助兴,可也是花了大价钱的,哈哈,两道上好的古剑,一道古器,三百两灵精就这么送出去了,这诚意可是够了吧!”

    见方行此时目光瞬也不瞬的看着那妙音仙子,道无方调侃着说道。

    “够了!”

    方行似乎这才反应了过来,缓缓将杯里的残酒倒进了嘴巴里,轻轻开口。

    “哈哈,方道友满意就好……”

    道无方爽朗大笑了起来。

    “我说够了!”

    方行的声音忽然提了起来,竟然隐含怒气。

    “嗯?”

    道无方微怔,转头看向了他。

    邱小玉与谢临渊的目光也看了过来,眉头微皱,不知他发什么疯。

    而大金乌则将桌子上的一杯酒倒进了嘴巴里。长长叹了口气。

    场间诸歌妓亦讪讪停下了舞动,惟有琴音还在轻轻流淌。

    “老子说够了,你没听到吗?”

    方行忽然大喝,身形一闪。猛然扑出,五指瞬间叉开,如一只铁钳子一般扣住了那“妙音仙子”如象牙一般的脖子,其势太猛,却直扣着这妙音仙子向着镜湖之中落了过去。直到飞临镜湖湖面,而后单手叉着她的脖子将她浸在了冰冷的湖水之中才停下。

    “姐姐……”

    八位歌妓大惊,竟然有人抽出了飞剑,想要前来营救。

    然而“哗”的一声,大金乌不知何时已经拦在了她们身前,单翅一扫,将八名歌妓连人带飞剑都震飞了出去,圆溜溜的眼睛扫了她们一眼,道:“谁来我杀谁!”

    “到底怎么回事?”

    “他发了什么疯?”

    道无方与谢临渊也各林喝,眉宇间蕴含怒意。

    大金乌只是淡淡扫了他们一眼。道:“你们最好祈祷这件事不是你们刻意安排的!”

    顿了一顿,又道:“不然你们会死的很惨!”

    “放开我!”

    那妙音仙子被方行浸入了冰凉的湖水里,用力挣扎了起来,只可惜她半步金丹的修为,在方行手下赫然没有半点作用,甚至连一个凡人女子都不如,只能硬生生被方行浸在手里,挥打的纤纤玉手还触不到方行的身子便被弹开了,羞恼加狼狈,连声大喝了起来。

    “好的不学。你他娘的学人卖身?”

    方行一把将她提了起来,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抽了出去,恨恨骂道。

    “叶孤音,你这个臭。还能争点气吗?”

    抬脚踢起了一片水花,溅了那歪歪伏在湖面的妙音仙子一身,愤怒骂道。

    这女子,红妆楼头牌妙音仙子,赫然便是叶孤音。

    曾经的南瞻楚域第一大宗冰音宫的天之骄女,胡琴老人爱徒叶孤音。

    曾经也是追杀方行万里的骄傲女子。有过楚域筑基之下第一人的称号,后来随胡琴老人进入大雪山,成为大雪山五子之一,又在玄域开启之时,与众天骄争锋,表现殊异,最终获得了为数不多南瞻天骄拜师神州的名额,直至今日,都被南瞻修士传为佳话,引人艳羡。

    可如今,却与方行在这种情况下见了面。

    方行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怒气。

    若是他听说这叶孤音死了,不会有半点伤心,最多感叹一下可惜了那双大长腿,但如今在这里,在此时,见到了这种身份的她,却一时间心里充满了怒火,想要杀人一般。

    而被他浸了半天的湖水,又被狠狠抽了一巴掌,听了他愤怒之极的话后,这妙音仙子,或说叶孤音,却未说话,在湖上剧烈的了半晌,才抬起了头,脸上也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湖水,表情扭曲,全无仙气,目光却漠无表情,狠狠道:“我做什么,又关你何事?”

    “不关我的事,但我看不习惯!”

    方行凌空挥手,又是一巴掌抽了出去,将她抽飞了数十丈。

    “你为什么要干这个?你他娘的怎么能干这个?”

    方行身形跟了出去,指着落在湖面上的叶孤音破口大骂:“你还要不要脸?你……你怎么这么贱?你嫌不嫌丢人?……我操你大爷的,你裙子穿这么短干什么?”

    一连串的骂声从嘴巴里跳了出来,但一次骂人骂的非常不爽。

    因为此时的叶孤音似乎完全听不到他的话,只是闭上了眼睛,被他打过的两颊已经红肿了起来,一直到方行都骂不下去了,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却只能看到眸子里的空洞与冷漠:“我为什么不能干这个?我需要资源,需要道经,需要修行……这里……不是南瞻!”

    “那也不能干这个啊,你需要资源,可以……可以抢啊……”

    这么一番简单的话,竟然让方行答不上来,说了一半,便已经闭上了嘴,定定的看着叶孤音,忽然间他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身形一动,便凌空将叶孤音抓了起来,声音有点颤抖,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告诉我,如果应巧巧也干了这个,我……我就一把捏死你!”

    声音里有恐惧也有骇怕,但杀气却是如此的浓郁。

    而叶孤音也抬头向他看了过来,怔怔半晌,才轻声开口:“她命好一些……”

    方行松了口气,扔下了她,不过此时的叶孤音衣衫已湿透,本就穿的少,此时已看不得了,白裙几乎褪到了大腿跟子上,薄衫也已成了半透明的,便恨恨的一甩手,伸手解下了背后的黑色披风,用力扔在了她身上,骂道:“裹上,不然看到你那一身臭肉就恶心!”

    叶孤音似哭似笑,慢慢坐在了湖面上,裹上了披风,用力拉紧,指节发白。

    二人一立一坐,静静无语,惟有空中明月高悬。

    “怎么成这样了……不至于啊……”

    过了许久,方行才开口,音调都显得有些古怪了。

    “这里,不是南瞻啊……”

    叶孤音也过了很久,才轻轻开口,却只说了一句她刚才已经说了一遍的话。

    “哪里来的浑蛋,敢对我红妆楼的姑娘不敬?”

    正欲开口时,却忽然听到不远处的空中传来一声怒喝,两道身影便如掠空蛟龙一般呼啸而来,身上庞大的阴气竟似引动了半边天空的乌云一般,直将明月也遮住了,天地间光芒陡然变得黑黯淡了下来,叶孤音脸色大变,急向方行喝道:“快走吧,不然会有杀身之祸!”

    “他们是谁?”

    方行抬头看去,面无表情。

    “他们……他们是……你……你别管了,快走吧,我会跟他们说没事!”

    叶孤音终究还是没有回答,面色惶急,只是催着方行快走:“今天的事,我不怪你!”

    “你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方行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倒是忽然低头看着叶孤音,冷笑了一声。

    叶孤音表情一呆,方行却已不再多说,伸手向虚空一按,脚下无尽镜湖之水倒涌而起,宛若惊天怒浪一般翻涌了起来,方行踏浪升天,身形节节拔高,一袭灰衫在浪涌涛起间若隐若现,便似一条隐藏在巨浪里的怒龙,声音亦夹杂着丝丝怒气,震荡在天地之间。

    “小爷是南瞻修士方行,我想杀人,谁来送死?”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