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零七章 知道大金爷有多牛么?

掠天记 第六百零七章 知道大金爷有多牛么?

    “敢对我红妆楼的姑娘不敬,无论你是谁,拿命来填!”

    空中两大金丹修士御空而来,气息冲霄,杀气腾腾。

    此二人,一个是金丹五转,一个是金丹六转,皆是红妆楼养在幕后的供奉。

    平日里有人花了大价钱请楼子里的姑娘们外出献艺,这些供奉便会随之前行,一为保护,二为监视,当然平时普通的姑娘是请不动他们两个人的大架的,也亏得这位妙音仙子是他们红妆楼的当红清倌人,红妆楼幕后的大老板还一直想把她卖个好价钱,生怕她出来之后,被哪个不讲规矩的大宗世家的公子哥儿强行给吃了,这才让他们二人随行。

    没想到的,强行下嘴的事情没碰到,却碰到了下手的。

    以他们二人的身份,又岂能容忍妙音仙子被人殴打?

    有红妆楼幕后大老板做靠山,他们胆量也大,一上来不分情由,便要出手教训此人。

    “轰隆!”

    那胆大包天的少年人,竟然抢先出手,一身气机浩荡无穷,直接引起了镜湖内的一片大浪,逆冲九天,反向他们二人冲了过来,而在此人冲来之时,身上气机流转,赫然露出了同样是金丹中境的气息,登时让这两位供奉心间一惊,小觑之心尽去,其中一人立刻从袖子里取出了一道铁尺,劈头向着下方的大浪打了下来,口中大喝:“何敢放肆。吃我一尺!”

    一尺击下,便似丈量了天地,要强将行一湖之水拍入湖中。

    然而此时隐在浪间的方行却已经脱身而出,目光冷淡,并不答话。反手拔了一道血色大刀出来,双足在浪上一踏,便如流星一般欺进了身去,面对面立在了那使铁尺的供奉面前,那供奉顿时大惊,拼命想要收回铁尺护身,然而方行刀影一动。与他错身而过。

    只一瞬间。使铁尺的供奉便成为了无首之躯,首级出现在了方行手里。

    一合之间,瞬杀一人。

    周围看到了这一幕的众修,甚至已经惊叫出声来。

    就连道无方与谢临渊,此时也是目光一凛,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知道方行修为不弱,否则也无法凌空抓起小镜湖之水。但却没想到他战力如此之强,毕竟修水法之人战力往往较弱,只因水无长形,虽然声势浩荡,却无法直接伤人,再加上方行施露的是强大的水意,却无甚精妙术法,这也让他们隐隐对方行的实力小看了一重。

    但直到此时,方行错身之计便轻巧巧取了一人的脑袋,才让他们发现了一个问题。

    此子实力比他们预估的还要强!

    “你……竟敢杀我红妆楼的人?”

    另一个供奉此时已经取了一道铁鞭在手。却不敢冲来,眦目大喝:“快将首级还来!”

    金丹修士生机强大,将首级放回颈腔,还有生还可能。

    但方行只是瞅了一眼提在手里的脑袋,五指用力,噗的一声,便似捏烂了一颗西瓜。然后才抬头说道:“小爷斩下了这颗脑袋,就没打算再还回去,现在该你了……”

    “你可知是我红妆楼是谁效忠于谁?我们的主子,是护道盟的盟主……你……你这南瞻野修,敢与我们为敌,那是在找死,就算天一宫都不可能护得住你……”

    那手持铁鞭的金丹修士已然吓的脸色都变了,怒喝声中,手中铁鞭轰隆一声挥舞过来,却在空中变得如同一座铁塔般大小,仅仅气机便已经震散了空中的一片乌云,铺天盖地一般砸向方行,在这一击里,他已然使出了自己身为金丹修士所有的丹光,其力无穷。

    然而方行仅仅是单手上举,便“喀嚓”一声,接下了这条铁鞭。

    “不管你家老板是谁,从现在开始他得罪了小爷了!”

    方行一把夺过了铁鞭,再次一步跨出,刀影暴涨。

    “嗤”的一声,又一颗大好头颅落地,便连身子也震烂了,身体碎片接连落入水中。

    “你竟然真的杀了他们……”

    叶孤音抬起头来,满面震惊的看着从天而降的方行,表情复杂。

    “不杀他们,怎么跟你说会话儿?”

    方行面无表情,一把抄起了叶孤音,背后两道金翅展开,向着空中明月飞遁而去。

    “让他把人留下,不然惹上了护道盟,事情会非常棘手……”

    见到这一幕,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陡然坐起了身来,皱眉说道。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了自己意料。

    他虽然不怕方行得罪红妆楼,却没想到他杀性如此之重,出手即取人命!

    若只是斗上一场,甚至打成重伤,他都有把握消弥这一份灾劫。

    但此子出手即杀人,却等于是在与红妆楼结下深仇!

    毕竟不管在哪里,金丹境界的御下,都不能说一点不值钱的。

    但这还罢了,他自忖两个金丹散修的性命,自己可以与红妆楼幕后的老板商谈一番,化解此局,但若是连这红妆楼正当红的头牌都被此子杀了,或是掳走,深仇就成了死仇了,到时候,护道盟若一心来与他为敌,哪怕是身为天一宫少宫主,也会感觉非常头疼。

    在他声音响起来之时,便已有机灵的修士大喝出手,要冲出去堵拦,但此时一直微闭了双眼的大金乌忽然间圆瞪了双眼,双翅一展便已拦在了这道台上方,声音里没有了往日的嘻闹之意,而是阴瘆瘆的极其吓人:“闲杂人等退散,不要去打扰我家兄弟说话!”

    “死乌鸦,滚开!”

    “何时轮到你这禽兽开口,速速给某家让开路来!”

    道台上一瞬间冲出了四五道身影,并不将大金乌放在眼里,直接便上来抢路。

    大金乌眼中掠过一抹杀机,忽然间双翅一振,直冲了过来,大翅在空中盘旋如刀,“叮叮”几声,赫然扫落了一地的法宝,而后它身形丝毫不停,反而施展出了极速,一息间一圈转了下来,再次飞在空中,铁爪与双翅上,鲜血淋漓滴落,凶戾之色让人胆寒。

    “大金爷我刚才说了,谁敢上来,谁就先死!”

    它的眼睛隐现血红光芒,妖气大盛,直贯空中如盘明月。

    那冲来的四五位修士,则纷纷后退,脖子上都有道道血痕。

    血痕不深,并未伤命,但显然是在告诉他们,只要我想,就能割下你们的脑袋。

    “这头妖禽竟也如此凶戾?”

    有人失声叫了出来,只觉心惊肉跳。

    虽然这被逼退的四五人修为平平,多是靠着投靠了道无方之后耀武扬威的散修,但修为毕竟也有几个是破了金丹的,不算弱者,竟然随随便便就被这头凶禽给击退了?

    要知道这头凶禽看起来虽然气血雄浑,但甚至都没有筑基啊!

    “谢师兄!”

    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忽然轻轻开口,谢临渊点了点头。

    他们二人明白,越是这等不好判断修为的,若是难缠,走上了偏径小道,自然就会有几分不同于人的本领,看样子,若想拿下这头妖禽,得是他们二人亲自出手才行了。

    而大金乌看向了他们两个,却全无惧意,目光森然,两道金翅挡关,便不容人轻越。

    “若是不服,你们两个也可以来试试!”

    它声音发寒,带着丝丝傲意:“知道大金爷我的本事么?别怪大金爷我没提醒你们,在妖地时,有个叫作鹤灵子的小崽子,自称为纯阳道天骄,仗着丹成四法在妖地耍威风,大金爷我看他不惯,随手卸掉了他一条臂膀,逃的跟野鸡一样,至于你们……嘿嘿!”

    它目露凶性尽骄狂又不屑。

    “什么?”

    而谢临渊与道无方、邱小玉等人,则眼底露出了一抹震惊。

    “三道七子里排行第五的鹤灵子被它卸了一条臂膀?”

    他们都心下大惊,一时不敢相信这一句话,但也确实知道鹤灵子去了妖地。

    “哎哟,能唬住他们……”

    大金乌心里一喜,神情却更为冷漠,轻哼一声,道:“据说那厮转生三次,纯阳火意厉害,但大金爷试了试他的斤两,却也不过如此,虽然术法通玄,但肉身委实不顶用,只是瞧在他是神州纯阳道弟子的份上,才只撕了他一条臂膀,权作教训,你们不信吗?”

    不信……

    道台上的众修心里同时闪过了这一个念头!

    鹤灵子可是北俱出了名的金丹修士,你说轻巧巧卸了他一劈,谁能信啊?

    但大金乌的淡定模样,却让他们有种不得不信的感觉。

    再加上,修行中人,也很少有在这种事情上信口开合的,毕竟相互一映照就露馅了。

    若连这头妖鸦都有卸掉鹤灵子一条臂膀的本领,那南瞻小魔头究竟该有多强?

    下意识里,他们忽然觉得心头沉甸甸的,心里隐然升起了忌惮之意。

    当然了,他们可不知道大金乌如此淡定,却是因为这本来就是实话,至于是怎么卸掉的,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不过也正因为他们此时忌惮的反应,让大金乌得着了甜头,心里想着,看样子大金爷我得了一份了不得的战绩啊,以后倒可以经常念叨念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