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零八章 护道盟

掠天记 第六百零八章 护道盟

    “我还是要回去的!”

    而此时一座荒凉无人的大荒山顶,方行与裹了他披风的叶孤音相对而坐,中间燃着一堆篝火,方行拿手里的树杈百无聊赖的拔着火堆,半晌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脑袋里在琢磨着什么,过了很长时间,终于还是叶孤音静轻轻开口,目光疲惫又无赖的向他看了过来。

    “你就这么贱,非得回去当窑姐儿?”

    方行一开口就是异常的粗俗,声音里夹杂着怒气。

    “不回去又能去哪呢?”

    叶孤音却未发怒,只是神情清冷的笑了一声,有些无奈:“我的命灯被留在了红妆楼里,走不得的,在还掉那份巨债之前,根本就无法离开,再说,巧儿也在那里,我若不回去,她会被人杀了的,那些人可不会顾忌她是不是一个两岁大的孩子啊……”

    “你都有孩子啦?”

    方行瞪大了眼睛,见了鬼似的看着叶孤音。

    叶孤音明显有些无语,顿了一顿,才道:“我是清白身子,那孩子不是我的!”

    “妈蛋,吓死小爷了……”

    方行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然后又横横的看了叶孤音一眼。

    叶孤音凄苦一笑,道:“巧儿是一个比我更惨的妹妹留下来的孩子!”

    方行久久无语,过了半晌,才小心翼翼的道:“你们都碰到了什么事啊?”

    叶孤音叹了一声,静默了良久,才苦笑开口:“若细细说来,话却长了。唉,当初南瞻玄域关闭,我们南瞻四域。各得了机缘的三十余人被神州看中,破格纳入宗门,本是一件天大喜事,后来却发现,是我们太幼稚了,事实上。这走了大运的三十余人里,除了玄域石碑留名的几人,分别被神州一等大宗收为了弟子之外,其他的人,则多是拜入了神州北域的诸多势力,当时总以为,能进了神州宗门,便是天大的运气,潜心修行。总有出头之日……”

    “后来,我们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幼稚!”

    “这些破例将我们收录的宗门,看重的并非我们的资质,也不指望我们真能够成长起来,替他们撑起一方门面。呵呵,人家高资质大潜力的弟子不知有多少,又岂会看上我们这些人?他们看上的。不过是我们的机缘而已……于是,能夺走的。都夺走了,我当初在南瞻玄域,亦有所获,可如今,除了当初你赠我的那道不为人知的剑胎,所有的机缘。都已经上缴了师门,就连我师尊传我的那道惊凰琴……都被符器文家的大小姐给抢了去……”

    说到这里,叶孤音面上,终于不再如死水一般毫无波澜,起了些许涟漪。

    “我们也不甘心。想过各种办法,可想来想去,又能如何?咱们南瞻……毕竟是底蕴太浅啊,这些事情,就算告诉了师尊他们,也不过徒令他们心酸而已,再加上路途遥远,就算我们想要传信回去,也没这么本领了。当初我们北神州域的二十余名南瞻弟子,也曾暗中联络,谋思对策,但几番谋划,皆被打乱,反而惹来他们的不满,对我们压制的更狠……”

    “与我同来神州的,有一位叫费虫草的妹妹,本是南瞻北神山一带某个小宗的弟子,却因为机缘巧合,在玄域获得了一只灵兽的好感,认其为主,一鸣惊人,曾被人称为南瞻最幸运的丫头,她亦被我所在的北域灵巧宗收为了弟子,可谁也没想到的是,她那师尊却是狼子野心,根本就是觊觎她的灵兽,但灵兽认主,难以更换,于是他……他出了一条毒计!”

    “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骗了费师妹的身子,甚至让她有了身孕,可也就在费师妹怀胎九月之时,他的道侣却打上门来,将费师妹吊在后山一阵毒打,受伤极重,终于在生下了这孩子后,呕血而死,偏偏她那师尊,竟然狠心抽取了这孩子身上的道源,以其与母同源的气息,获得了那只灵兽的信任,然后将这尚未成长起来灵兽给了他的亲生儿子……”

    说到这里时,叶孤音已经满眼恨意,神情绷紧:“我们得知了此事,都气愤不过,决意去灵巧宗宗主那里求个公道,但……但我们太弱了,灵巧宗只是请出了一位其背后世家文家的大才,便以一人之力败了我们几个,更是打算将那已经可怜至极的孩子杀掉,只言其道源已废,再无活着的价值了,还好,当时是拜在了阴灵道的南瞻鬼国厉红衣师姐得到了消息赶来,与那文家天骄文亦儒斗法斗成了平手,才算留下了那孩子的性命,由我抚养……”

    “厉红衣师姐看不下神州弟子对我们的欺压,只可惜她虽然天赋极高,受阴灵道某位长老的庇护,但也无力请动她的师尊为我们讨还公道,再后来,她向拜在了神州中域的萧雪萧师姐去信,连同拜在了奉天道的西漠四杰之一的韩英,再加上她的弟弟厉小鬼王,一起约在了苦海云台斗法,那本是我们惟一讨公道的机会,但还是……败了,神州修士确实很强,一连十战,我们只赢了一战,平了一战,其他的全部输了,输的很惨,死伤惨重,甚至萧雪萧师姐她……她都被苦海大剑客云独废掉了一身修为……后来听说她回到了神州中域之后,亦因为再修不得剑道,被她所拜入的宗门抛弃了,再之后就失踪了……生死未卜……”

    “萧雪……那个白衣白袜白剑的女剑客……她被人废啦?”

    这一刻,就连方行都瞪大了眼睛,颤声问道。

    他还记得这当时与他同列为大雪山五子的女剑客,在初入大雪山时,楚煌太子对自己和应巧巧步步相逼,还是她几番仗义出手,化解了危机,如此算起来,自己实在是欠了她几份人情的。她的剑道天赋也是罕见,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可是……竟然被人废了?

    叶孤音点了点头,面上已经淌下了泪来,过了很久她才道:“那一战后,我们就绝望了,再也不想讨还什么公道。可就算我们已经绝望了,但那后果却还未消失,当时在苦海云台上,与我们斗法的北域弟子,以南瞻修士不配与他们共修大道为由,顺势结成了护道盟,意为守护神州道统不被劣等修士染指之意,其目的……便是压制我们,不仅如此。还要将其他几个大宗门里的南瞻修士全都镇压下来才行……我们就不说了,在他们眼中已算不得什么威胁,此时他们的目光,甚至指向了那惟一一个在神州北域三道之中地位超然的厉红衣师姐……”

    “红衣师姐的师尊为了护她,将她送去了北俱妖地公干,暂时避过了这个风头,而我……我也只能咬牙活下去,将费师妹的孩子养大……我已经不去与人争什么了。可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在一年前这个孩子病重之时。我只能向师门求了一枚灵丹救她,可是那些人却以此要胁,逼我认了一笔巨债,进入了红妆楼赎身,甚至哪天都有可能被人夺了身子……”

    到了此时,叶孤音已泣不成声。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我……小爷错怪你了,你其实不是……那么贱……”

    方行低叹了一声,轻轻抬了抬手,想拍拍叶孤音的脑袋。却还是放下了手。

    “你……你能帮我们吗?”

    几乎已经绝望的叶孤音,忽然间抬头看向了方行。

    “我……我怎么帮啊……”

    方行不敢直视她的眼神,低头拔弄着火堆。

    叶孤音道:“只有你能帮我们了,南瞻过来的人,萧雪师姐被废掉,失踪了,厉红衣师姐自顾不暇,北神山道子与西漠四杰之首的王琼师姐置身事外,不肯施以援手……只有你能帮我们了,厉红衣师姐在去妖地之前便曾与我说过一次,若还有谁能够帮我们,也就只有你了,南瞻天骄,以你为尊……她说过,她会尽量打听你的消息,如果找到了你,我们就……”

    “我其实已经在妖地见过她了!”

    方行挠了挠脑袋,,神情古怪的说道:“当时我就在妖地,遇到她了,她也曾找到我,说了什么需要我到神州来,说南瞻弟子混的都有不如意,受人家欺负了,需要我挑起什么大梁什么的……可是……我没理她,这些人我大部分都不认识,更没有什么交情,为什么要扯上我啊……再说,这种情况下,我又能做什么?人家背后可都是有元婴老祖宗罩着的,你让我去对付他们,这不是去送死吗?再说了,欺负你们的人那么多,我还能全都杀了不成?”

    叶孤音怔怔看着方行,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顿了半晌,面色渐渐惶急,不甘心道:“不是这样的,其实神州有神州的规矩,一般情况下,元婴老祖不会出手,小辈们的纠纷就由小辈们来解决,而我们受到的欺压,也确实与那些元婴老祖没关系,以他们的身份不会将我们放在眼里……只要……只要你帮我们推翻护道盟,我们就会有一线生机……”

    她说着,声音渐渐冷厉起来,充满了恨意,死死抓住了方行的袖子,冷声道:“你不知道啊,你没有见过,你没见过费师妹临死时的模样……这些人,这些人都是畜牲,冷血的怪物,他们生生逼死了费师妹啊,方行,你也是南瞻之人,你就忍心看我们……”

    “够了!”

    方行一直在静静的听着她说话,几番想张口,却插不上嘴,直到叶孤音说到了最后时,他才终于有些羞恼,忽然用力拍在了身边的大青石上,显得十分恼怒:“在哪都一样,你说什么神州修士欺你,在南瞻的道门不也是这个熊样?天下道门皆匪窝,甚至还没我们鬼烟谷有点人情味呢,若是换个身份,神州修士拜入了南瞻道门,你敢说这些事情不会出现?我也是在南瞻道门里爬起来的,比这脏的事儿也见了不少,谁又比谁干净了?再说……”他忽然苦笑了一下:“你说不管就不管啦?我杀了他们的子子孙孙,那些元婴老怪物能放过我?”

    望着方行转过去的背影,叶孤音呆住了。

    “天地这么大,各人混各人的,你们受人欺负了,凭什么让小爷去送死啊……”

    方行背转了身子,小声嘀咕道。

    叶孤音不知该如何反驳方行话,沉默了良久,慢慢站了起来。

    “是我想多了,我要回去红妆楼了!”

    她轻声道,解下了方行的披风放在石上:“红妆楼背后的主人就是纯阳道的真传首徒宋归禅,他也是北域宋家的道子,丹成七法,有北域之境金丹无名之名,护道盟的盟主就是他,他最不喜欢我们这些南瞻修士,你杀了他手下的人,他不会放过你的,早些……离开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