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零九章 心里不舒坦

掠天记 第六百零九章 心里不舒坦

    临别之前,叶孤音再次回头看了看方行,终究还是叹了口气。

    在神州的生活让她已经不再像以前那般的骄狂,知了事理,也隐隐明白,自己确实是强求了,方行的话都很难听,但也未尝不是实话,人性本恶,修行之人更恶,南瞻修士亦好不到哪去,自己当年不也同样因为一时兴起,便决意要将他斩杀,还追杀了一天一夜?

    那时候的自己,也未必就比这欺压南瞻修士的天道盟好到了哪里。

    再者,方行是很强!

    在所有南瞻修士心里,都觉得他很强。

    尤其是在剑道天骄萧雪被废掉,强人厉红衣也被逼的自身难保,韩英被勒令不许随便出山门,厉小鬼王天天在鬼窟磨炼,立下了不败归禅绝不出关的死誓,而本是南瞻众修首领的北神山道子以及西漠四杰之首的王琼置身事外,对南瞻众修生死不关不问之后,他们更是忍不住起了那个曾经在南瞻胆大包天却又百无禁忌的小魔来,就像抓住了一根稻草……

    ……但在遇到这些神州的破事之前,又有谁何曾想起过他来?

    那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个小魔头最好永远不要出现,那是一种嫉心作崇。

    也就是因为生存艰难,看不到希望了,才想起了这个小魔头吧!

    退一步讲,也真是自己想的多了,这小魔头之所以有小魔头的称呼,便是因为他敢叛出师门,以下犯上。在南瞻甚至还有着弑师之举。他本来就是自私又恶劣的。凭什么让他为自己这些人出头啊,适才自己在道台上,分明看到他与天一宫少宫主等人言笑偃偃,一副很混得开的样子,自己想着让他放弃了现在的局面,去主动招惹护道盟那样的对手……

    ……确实是想多了呀!

    腾云而走,明月皎皎,云下山川河流精美如画。

    但叶孤音心里。却忽然泛起了一股苦水,已经许久不流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但她很快抬袖子擦掉了泪水,心想自己早就发誓不流泪了。

    修行中人,哪怕是女子,流泪也太丢人。

    “哎,你等等……”

    背后传来叫声,叶孤音心里一颤,转头看去。

    方行正踏云赶了上来,临得近了,却又讪讪的不说话。犹豫了半晌,才取了一个贮物袋扔过来。小声道:“这里面有三千两灵精,是我现在所有的数了,你回去把账还了吧……哦,里面还有些灵药,都是挺值钱的,那个叫什么巧儿的丫头身子弱,估计也用得着……”

    刚刚发过誓不再流眼泪的叶孤音,捧着贮物袋,忽然就再次泪流满面。

    居于神州,她知道三千两灵精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以前在南瞻时,便是她的师门冰音宫要拿出三千两灵精恐怕也不是一件易事,而这个小魔头却如此轻易的给了她,再加上里面的灵药等等,这让叶孤音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心头一时复杂难言。

    她低头看着贮物袋,忽然间抬起头来,道:“你要了我吧!”

    “嘎?”

    方行都打算灰溜溜的走人了,听了这话,却忽然吓了一跳。

    叶孤音面色平静的道:“红妆楼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用我的身子去赚一笔钱,平时我不论楼里楼外,都会有人盯着,既怕我逃走,也怕我糟踏了自己,让他们少赚一笔钱,今天你斩杀了那两个供奉,也算还了我几个时辰的自由,要了我吧……反正我早晚也会被卖给别人,倒不如把清白身子给了你……你这些灵精我收下,就当是给我的赏钱吧……”

    她面无表情,低声说着,腾云靠了过来,与方行连在一处,轻轻抬手,凑向方行。

    “这……这赏钱可不少呐……”

    方行小声嘀咕,见到叶孤音真靠过来了,却往后挪了挪,讪笑道:“你太客气了,但是不行啊,我在天一宫里还有一个老婆没娶呢……好歹等娶了她再说吧……”

    “你也要娶老婆了?”

    叶孤音微微一怔,良久强笑道:“恭喜!”

    方行叹了口气,道:“等她肯嫁了再恭喜吧!”

    叶孤音被噎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不了解这个小魔头,他在神州也能混到天一宫少宫主等人作陪饮酒的首席上,出手杀人砸场子,连少宫主与谢临渊这等大人物都不敢拦他,可比自己这些人强多了,苦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腾起一朵云驾,袅袅飞向了远空。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别告诉我师傅,我在神州过的不好……”

    她的声音传了回来,荡在山间,柔柔惋惋,便似山间拂过山岗的夜风。

    方行不知道说什么,蹲在云朵里,默默的往嘴巴里灌起了酒。

    “小土匪,你干嘛呢?大长腿呢?”

    远处有一道金影飞掠了过来,却是大金乌见他久久不归,一路寻来了,二人身上有彼此的道印,可以在一定距离内相互感知。来到了空中,见方行躺在一朵明月下面的云上,懒洋洋的往嘴巴里灌酒,而举目四望,不见叶孤音在旁边,也有些好奇,小声发问。

    沉吟了很久,方行才忽然叹了一声,道:“金六子,小爷心里感觉有点不舒坦!”

    “怎么不舒坦了?”

    大金乌心里有点发毛,一般情况下来说,小土匪心里不舒坦了,那别人肯定就舒坦不了。

    方行没有直接回答,过了半晌才开口:“金六子,小爷我像英雄吗?”

    大金乌毫不犹豫道:“不像!”

    方行沉默了片刻道:“那怎么会有人把小爷当成救命的好汉呢?”

    大金乌有些无语,道:“那眼得有多瞎……”

    方行向大金乌翻了个白眼,倒没骂人,因为大金乌这话简直不能更实在了。

    一人一鸦大小瞪小眼,话题接不下去了。

    方行忽然一拍大腿,道:“走!”

    大金乌呆了一下,道:“去哪?”

    方行道:“我刚才身上的钱全送人了,心里不自在,咱们找几个肥羊干一票去!”

    ……

    ……

    “这就是你给他预备的大礼?”

    此时的道台之上,方行久久不归,那个据说是轻松卸掉了鹤灵子一臂的妖鸦也走了,场间一时有些沉寂,静坐许久之后,见方行似乎一时半会是不会回来了,一众作陪的妖修士起身告辞,谢临渊又挥谴退了一众仆役,道台上便只剩了他和邱小玉、道无方三人。

    也是在没了外人之后,谢临渊忽然然转过了身,目意复杂看向了道无方。

    那个身上肥肉如小山一般的天一宫少宫主吃吃一笑,眼神儿阴鸷,低声道:“此子桀骜难驯,我看他答应谢师兄你的条件答应的如此顺利,多半耍了滑头,不过有一点我倒确认,此子有些本领,若能驯服,也能为我们一用,御人之道,与熬鹰相仿,对这等野性难驯之人,光给好处是没用的,还得让他知道,咱们给了他的,究竟是何等殊荣……”

    “所以你安排了此着?”

    谢临渊声音低沉:“就不怕他耍起疯来,反而弄巧成拙?”

    此时他看向道无方的眼神很有些不善,甚至有些反感,毕竟对他来说,这一晚的事情已经出人意料顺利的解决,不仅划掉了一个潜在的危险对手,甚至还将其化作了自己的盟友,虽然付出了一点儿代价,那也是非常值得的,心里倒觉得方行是个非常上道儿的人了。

    也正因此,他心里反倒隐隐觉得有些不快,怕道无方此着让自己横生枝节。

    道无方低声笑道:“此着是早就安排好的,本想在他拒绝了我们的好意之后,唤出来让他看看这些桀骜不驯的南瞻修士下场,也算是一道警钟,不过他倒是爽快答应了,但这也无防,若他识趣,我们大可以与红妆楼商议一番,将这红牌讨了出来,当作是送给他的一份大礼,若他不识趣,呵呵,红妆楼亦不是好相与的,那背后的纯阳道大弟子宋归禅以护持神州道统为大义,很是聚拢了一批爪牙,估计这小鬼是斗不过他的,但也会给他添点堵,若是这小鬼能联合起了所有的神州修士,再来一次苦海云台斗法,那宋归禅想必也会头疼……”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谢临渊缓缓点了点头,道:“挑动神州修士与宋归禅斗法,我们好坐收渔翁之利么?此着倒是不错,若是顺利,宋归禅在神州北域小辈第一人的名头将被动摇,而南瞻修士身上那些隐藏很深的机缘也能落入我们手里……只是,若是毁了我这次的招婿大计,又怎么说?”

    道无方摇了摇头肥大的脑袋,无奈笑道:“我的谢师兄哎,这小鬼忙着去和护道盟斗法了,自然就会帮你解决苦海大剑客云独这个难缠的对手,甚至说文家的文亦儒都会受到牵连,你岂不是坐收渔利的大好处?嘿嘿,回去精心准备一份厚礼吧,龙女已经算是你的了!”

    谢临渊微微一怔,旋及大喜,面上罕见的出现了一丝微笑,举杯向道无方致谢。

    而道无方亦是哈哈一笑,端起了酒杯,笑道:“那一道剑胎可值得?”

    谢临渊轻声一笑,道:“若我有,再送你一道亦可!”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