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一十章 抢抢抢

掠天记 第六百一十章 抢抢抢

    神州北域邺州城西一处名唤玉壶山的山脉,隐藏在苍莽深山之中,人迹罕见,周围既无村落,亦无城池,不算什么福地,也并无宗门建立在这里,不过虽无宗门,此地却有一处灵脉,每年也能产得十万灵石,品质中等偏上,正是北域世家文家的一处产业,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文家也派驻了一名金丹以及十名筑基在此,率着几千名凡夫在此灵铁矿石。

    到了夜间,文家派驻在此的金丹长老正在房间里核对了这一个月里灵石的开采数额,然后记载在了玉册上,准备第二日一并运往文家入账,正将一大堆繁琐的数额一点点计算了出来,却忽然察觉到了什么,震惊的抬头,然后目瞪口呆的看到房间多了两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人一鸦!

    人是灰衫的少年,面上蒙着一块黑布,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狡黠的眼睛,而旁边的那个……实在是有些讨厌,又胖又大的身体,像只磨盘一样蹲在太师椅上,一身火金色羽毛……关键是,这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只乌鸦啊,你在嘴巴上再蒙块黑布有个屁用?

    “你是谁?”

    这金丹长老心下大吃了一惊,伸手按住了桌子上的剑匣。

    他没有因为那少年的模样滑稽就掉以轻心,因为这一道灵脉虽然产出不大,但也是文家的产业,外围笼罩了一层大阵。便是文家子弟进入此间,都会通报给他知道,他想不明白这两个家伙是怎么悄无声息通过了大阵,在无人发觉的情况下来到自己房间的。

    “不想死就别乱动!”

    蒙面的灰衫男子反应很快,大喝一声。将一把大刀剁在了桌子上。

    “小爷打劫,现在这矿上所有的灵石都归我了!”

    “打……打劫?”

    这金丹长老怔住了,这还真是个来打劫的?

    竟然直接冲到文家的灵矿里来打劫?

    “你是找死!”

    文家长老冷笑一声,手按剑匣,一道剑光破匣而出,直斩此对方,与此同时。他已施展挪移之术。向着房间逃去,这一系列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也顺利的催动了剑匣之内的法剑,对方来的太过蹊跷,就算他是金丹境修士,也不愿与人动手,还是小心为妙……

    再者就是。凭自己金丹境界的修为,竟然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气机所在……

    事有反常即为妖,因此这本就不以战斗见强的金丹长老,立刻决定不与对方正面交锋!

    只可惜,法剑催动了,要逃时却逃不到了。

    那蒙面的灰衫男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手,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

    “小爷打劫你没听到吗?”

    “听……听到了……”

    文家长老颤声回答,经此一手,便已发现此人绝非能能惹得了……

    那柄自己仗以防身的上品法剑此时还在那乌鸦嘴里叼着呢!

    半个时辰后,这个长老以及驻守在这一道灵矿上的十几名筑基便都被扒光了衣裳吊在了山上。整个灵矿一个月来攒下,还未运回文家的灵石全部被人一扫而空,甚至甚至还未开采的灵脉也被人用莫名手法汲光了灵气,一条至少还可以开采十年的灵脉,废了。

    而这样的事情,还在不停的发生着,短短两三日。便足足出现了七八件。

    灵巧宗在岳州城里规模最大的一间法器铺子被人抢了,所有法器皆被抢光,铺子也被一把火烧了,负责打理这间铺子的女掌柜和坐镇此间的金丹后期长老被打了个半死,赤精精被吊在了城门上,这么一间在岳州城里开了几百年的老字号法器铺子就这么被生生毁了。

    苦海云家有一名杰出子弟,被誉为筑基境界小剑神,在黄泥瀑观水悟剑之时,被人一棒子打晕了,身上那本孤本剑经被人抢走,比性命还珍贵的配剑也被折成了两段,最过份的是,堂堂小天骄,竟然被人倒吊在了一株大榕树上,脱的只剩条裤衩,就这么吊了一夜被人发现时已经是第二天,后来传出消息,人虽然救醒了,但道心受殒,再也提不得剑了,一株好苗子就这么被催折,云家一时大怒,据传一位金丹大乘长老拍着桌子说要找出那人来报仇。

    宋家一处伺养灵兽的山脉被人抢了,所有珍贵灵兽全放跑,一只不剩……惟一剩下的,就是一片烧干了的灰烬以及一堆啃光了的骨头块,后来被证明那是文家寄养在这座山上最宝贵的灵兽吞天蛟的骸骨……文家的那位以伺养奇珍异兽的长老当时就气晕了,醒过来时拿着法剑就满山转悠找人拼命,过份啊,太过份了,这些灵兽可是百年心血啊……没了!

    此外,还有宋家的丹坊,纯阳道的符观,一气道的灵药圃……

    有些损失无伤大雅,也有一些简直就心疼的让人要命,那个文家专门伺养灵兽的长老到现在还躺在床上,堂堂金丹硬是被人气的得了重病,呕血三升,爬不起来了。

    各种恶劣事件层出不穷,短短几天之地,神州北域甚至都已经有了一种人心惶惶的局面,各家铺子都小心经营,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关了铺子,经营大受影响。几大宗门的人碰了头,经过商议,尽皆认定是有大势力施以雷霆手段,要打击几家的基业,他们认为这一次对方出手的人一定不下于三十名金丹好手,不然根本不可能做到这般迅猛与利落。

    甚至已经有人,猜到了南瞻修士身上,因为这些遭了劫的纯阳道、阴灵道、灵巧宗等宗门以及巨阳城法器宋家、苦海剑道云家、柳州符篆文家等世家。都是曾经在镇压南瞻修士这件事上出过力的,而且据说那个抢劫的修士也是操着一口南瞻口音儿,种种线索汇聚起来,便有人认定这可能是南瞻修士不甘平日里的受侮,发起的一次玉石俱焚的反扑。

    只不过。在调查之后却发现,所有的南瞻修士都还是一如既往的低调,老实,全无嫌疑,这不由让他们惊愕了,难不成有什么外域的大势力悄然进入了这一带?

    可自己怎么可能全无察觉?

    几部众修认定,对方一定不会有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留下。出洞的人越多。露出的破绽也一定越多,但各宗门派出去调查的人手却赫然发现,对方竟然真的一点线索也没有留下,惟一可以确认的便是从对方口音判断出来的南瞻修士身份,以及那人身边跟着一只胖金乌。

    各方面的线索汇聚起来之后,众修不禁惊愕,难道所有的事都是这么一个人干的?

    短短三天。就一人搞出了风声鹤唳……

    这厮得有多大的本领?

    几大宗门都坐不住了!

    反了天了!

    究竟是谁这么大胆,敢在神州北域这么干?

    找!

    一定要将他找出来!

    受到了殒失的灵巧宗、文家、宋家、云家乃至纯阳道,尽皆派出了得力干将调查此事。

    可也没用,那个家伙来去如风,神出鬼没,调查的人手刚刚扑去了一个地方,另一个地方的产业就倒了大楣,那叫一个惨啊,值钱的东西能带走的都带走了,带不起的砸了。砸不动的烧了,外出的天骄被堵住的废了,堵不住的养在外面的小情人儿窗户让人砸了……

    愤怒之下,诸宗门甚至已经开出了高额悬赏,只为擒那恶匪一人。

    重赏之下,当真是一石击起千层浪,不知多少散修都齐齐出洞。日夜蹲守在城里几大家族的产业旁守株待兔,而几大宗门世家,也派出了得力人手分派往各产业,只准备那恶匪一现身便将他拿个正着,可谁也没想到,这恶匪确实再次动手了,只是与众人想的不太一样。

    这最后一次露面,他打劫的赫然便是……红妆楼!

    红妆楼却是这北域出了名的青楼,只不过虽然是青楼,但毕竟是修家产业,自有非凡气象,此楼建于苍莽山脉里面的玉女峰上,正面临着白蛇江,背后临着紫霞岭,赫然也是一处福地洞天,而那红妆楼,名为楼,实则是一片宫殿群,巍巍峨座落于玉女峰底,比起那些小门小派的山门来不输分毫,当初建起此楼时,据传花费了宋家神子宋归禅的不少银钱。

    而此楼的实力,也绝非寻常小宗可以比拟,据传后山足足供养了七位金丹供奉,平日里从不抛头露面,但若是有人闹事,少不得被这七位供奉扔到白蛇江里去。

    而此楼要说起来,却也绝非那些小门小派可比,因为此楼幕后的大老板,据传是北域宋家的神子宋归禅,虽然这位神子大人可能从来就没有踏足过这些烟花之地,一切事务都是由他的堂弟宋归心打理,但仅仅是有了他这个招牌,也足以威慑群修,让人不敢在此闹事了。

    但那个恶匪,选定的最后一个下手目标,赫然就是此楼。

    一番大闹,红妆楼内当日所有的灵精全被劫光,所有光顾红妆楼生意的客人身上的灵精与法宝全被劫光,最后红妆楼也被那厮挥刀劈成了两半,整个推进了白蛇江里,而且这一次也见了血,红妆楼七大供奉,本就死了两个,这一次却干脆把剩下的一锅端了。

    更恐怖的是,当日受了惊的客人,事后纷纷向红妆楼幕后的老板讨说法,因为经过了那一夜之后,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失去了男人的雄风,一时间红妆楼里的仙子采阳补阴的说法甚嚣尘上,偏偏这行当最忌诲的就是这个,一时间红妆楼老板也头疼。

    当然,头疼的并不只有他们。

    此时的大金乌就正无比头疼的埋怨着方行:“方大爷啊,也不是我说你,你抢灵矿、抢符篆、抢法器、抢灵兽、抢药圃、抢剑经……我都理解,但你抢个孩子回来干吗?”未完待续。

    ps:稍微有点晚,抱歉,主要是写完了之后,感觉有一部分内容有些拖宕,就给删掉了,足足两章啊,也是一个晚上的心血,唉,不过没关系,阅读快感到了就好,当然了,感兴趣的朋友们也可以入群,那些删掉的稿子我可以上传到群里,然后大家也可以讨论一下什么的!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