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一十四章 这份拜礼如何?

掠天记 第六百一十四章 这份拜礼如何?

    某种程度上,这道堂只是一个程序,实质性的东西早就定了下来,因此龙女处理起来,也一直淡然而高贵,甚至有着那么一缕子意兴索然,也只能在明面上表现的不卑不亢,进退有度了,可等到了方行那一道神念传递进了纱幕后面之后,龙女却忽然激动到失态了。

    她甚至直接起身,撩起了身前的纱幕,露面了那张美到惊心动魄的面庞。

    那张脸上,既有焦急,又有庆幸,还有迫切、激动等等情绪。

    最起码可以确定一点,那个南瞻来的小王八蛋,一定提到了某个她非常关心的点儿。

    他到底说了什么?

    众修心里都纳起闷来。

    而方行此时也是一脸的郑重,低声与龙女交谈,不时有只言片语传了出来。

    “是真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上,我怎么可能骗你?”

    “……我也知道,那个小王八蛋的出现,让你当年很是为难……”

    “所以我把他带走了……看有没有办法治好她……”

    “其实我知道无论你有多恨我,在听到了这件事后,都一定会原谅我的……”

    “毕竟……你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啊……”

    “万幸……万幸啊……”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恰好能被众修听到一部分,却又听不清所有。

    有人已经以神念探测了过来,却被方行狠狠截断了。

    龙女一时想不得那许多,已经激动的两颊流泪,连声道:“好,好,好,我可怜的……”

    “唉!”

    方行在此时忽然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叹道:“别说出来,对你影响不好!”

    龙女微怔,点了点头。以为他指的是沧澜海龙宫那边,此时她心绪已经完全乱了,满心都被那样一个让她震惊的消息充斥,整个人都已经失去了平时的敏锐。满心惊喜,只顾着暗暗感激上苍,好歹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有了希望,都没有发觉方行的手正按在她肩膀上。

    “摸上了……摸上了哎……”

    下方的众修则是大怒,一个个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

    他娘的说话就说话。那小王八蛋动手干什么?

    那可是龙宫长公主啊,小王八蛋竟然伸手摸人肩膀!

    众修都恼恨不已,恨不得上去抽方行几个嘴巴子,剁了他那爪子……

    而方行似乎也察觉到了众修那恨不得将他戮成蜂窝的目光,嘻嘻一笑,又轻轻捋了一下龙女的头发,这么亲昵的动作龙女竟然没有发觉,竟然没有被抽她,只是满面喜极而泣的模样,似乎整个人都已经沉浸在了巨大的欢喜里。一时忘了情,又似乎习惯了这等亲昵!

    好在方行已经收回了手,笑嘻嘻问龙女道:“这份拜礼如何?”

    龙女心神仍然有些激动,垂下纱幕,隐约可见她的影子,正取出了丝帕来抹去面上泪痕,又沉寂了几许,平复了一下心情,才道:“很好,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他?”

    任谁都能听得出龙女那看似平静的话语里激动的心情。

    而方行则笑道:“什么时候都行啊。你可是他的……”

    说到这里,却又不说了,大笑一声,背着两只手踱了回去。

    眼神又从堂内众修面上依次扫过。翻着白眼,鼻孔对人,那叫一个得瑟。

    “这小王八蛋与长公主说的究竟是什么啊?”

    周围众修心里极是添堵,别人的拜礼,可都是公然拿了出来的,甚至有一半的想法就是让别人来看看他们的诚意有多足。而轮到了这个家伙,怎么就藏头露尾的模样,偏偏还就真把龙女感动的不行,眼泪可是都流出来了,那真实情谊可是半分做不得假,究竟是……

    “难道……”

    已经有人联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珠子登时瞪的老大。

    就连纱幕后的龙女,虽然一时激动,却也不是个笨的,这会已经发觉了什么了。

    心思微转,刚想说话抹除这误会时,却忽然间道宫外闯进来了一人。

    却是个身穿天一宫外门弟子袍服的丰腴女子,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襁褓,匆匆闯进了道宫,目光一扫,便看看到了方行,急忙一溜小跑过来,将怀里的襁褓递给了方行,而方行便也顺手接了过来,又塞给了那丰腴女弟子几块紫晶,然后挥挥手让她先退去了。

    他自己则抱着襁褓缓缓摇着,一脸怜爱的样子,还抬头向龙女看了几眼,轻轻一叹……

    “孩子……”

    忽然间,一个修士大叫了起来,吃惊不小,直接跳了起来,瞠目结舌。

    “竟然……竟然是孩子……”

    又有一个面目俊秀的青年颤声叫道,说到一半时,竟然两眼翻白,直接晕倒了。

    一时间,这道堂里几如炸了锅一般,轰的一声议论纷纷,看看那抱着小婴儿的南瞻魔头,再看看前方纱幕后面瞠目结舌的龙女,众修有的感觉所有血液一瞬间全部流到了脑部,也有人觉得脑子里的血液一瞬间空了,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他娘的什么世道啊,孩子都有啦?

    “真他娘的无耻啊……”

    就连蹲在方行身边闭目养神的大金乌都睁开一眼瞧了瞧,然后叹息着摇了摇头。

    而方行在此时则忽然面露怒意,手掌盖住了婴儿的小脸,甚至连气机都已引动起来,丝茧一般裹住了襁褓,不教人有以神念探窥怀里婴儿的机会,同时起身向众修怒喝道:“你们这群王八蛋……不要瞎猜,这孩子是我的……跟她……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众修本来猜到了四五分的,此时却忽然多信了一两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不信……我不信啊……”

    有人捶胸顿足,只觉女神已被玷污。

    有人暗自庆幸,幸好自家宗门只准备加入四海盟约,却没打算让自己娶回这尊菩萨。

    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我们还没问什么呢,你就急着撇清了……

    众修更为愤怒,惊愕,胸膛快要炸开了!

    一众把龙女视为高不可攀的女神的年青修士,在此时几欲晕厥。

    他们震惊的看向了纱幕,都想听到龙女的否认,但竟然……没有半点生息……

    此时的龙女,竟然沉默了下来。

    轰的一声,乱了套了!

    无数都嗡嗡议论了起来,简直像是爆发了一座火山。

    在这等嘈乱声里,龙女也终于反应了过来,或者说,被人提醒了。

    但她却完全没有意识到方行已经做了什么,此时尚且沉浸在适才的震惊里,看到了方行怀里忽然多了一个襁褓,也只是迟疑着开口:“这……这孩子是……”

    方行忽然转向了她,正色道:“老婆……啊不,长公主,你不用再说了,是我不好,本来打算悄悄的带你看,结果这孩子胎里带出来的恶疾犯了,只能让我赶紧给她辽伤,这才一不小心露了馅……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承认的,这孩子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话说的大义凛然,但简直就是贱到了极点!

    周围的众修都怒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说一点关系也没有?当我们是傻子?

    龙女亦整个人都懵了,本来听到了刚才那个消息,她心里简直就对方行感恩戴德,以往的一切怨恨之意都如冰雪一般消融,打从心底将方行当作大恩人来对待了,可到了此时,话口一转,她才发现自己竟然上了这小王八蛋的恶当,一时急的心里火燎火燎的……

    “你别胡说,我都不认识这个孩子啊……”

    惊慌之下,龙女的声音已经显得异常苍白了。

    不过也有一些细心的人,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向龙女瞧了过去。

    但方行很快就把他们的注意力拉了过来,他怒吼一声:“臭娘们,你竟然如此没良心?刚才还说老天保佑咱们的孩子活着,还说要看看她,结果现在到了你面前你竟然不肯认了?你……你……你太过份了,当年是谁在你被沧澜海龙宫追杀的时候救了你,又是谁陪着你生活了三年,为你疗伤,又是谁最终和你情到浓时忍不住,生下了这爱情的结晶?”

    “我的妈呀……”

    大金乌听不下去了,抬起双翅捂上了耳朵,眼不见,耳不听为净。

    而龙女此时则已撕下了纱幕,愤怒的向方行看了过来:“你……你还说!”

    方行伸手捂住了脸,长叹道:“只可惜啊,你那时伤还没好,连累了这孩子先天体弱,眼睁睁就要断了小命,我这个当爹的不忍心看你伤心才悄然带了孩子离开,你这个当娘的又心怀愧疚,终于不告而别,可怜我孤身一人,带着她四处奔波,寻找灵药治伤啊,终于因缘际会,救得了她的性命,便急忙带着她来找你,想让你见上一见,告诉你孩子没事了……”

    说到这里时,真可谓感天动地,鬼神落泪。

    “可谁知道你……你竟然……”

    方行指向了龙女,一副气的说不出来话来的样子,末了,他终于还是没说下去,只是轻轻抱住了孩子,唉声叹气的道:“我一个大男人,独自拉扯孩子容易吗?”未完待续。

    ps:一群满了,感兴趣的朋友们请加二群:516135071!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