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一十六章 苦海云独

掠天记 第六百一十六章 苦海云独

    紧绷着脸目送那灵巧宗弟子辛见愚离开,方行却又忽地一笑,抱着孩子再次看向了龙女,这一刻,龙女竟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生怕这出什么让自己辩又辩不清,不辩又不行的话来……说来可笑,这位海澜海长公主,心下真是怕了,

    “够了!”

    却也在此时,忽然一声厉喝响起,声如剑音,震荡道宫,强行压下了所有的声音。

    便如剑吟,一声响起,便斩断了其他所有的声音。

    强行让场间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望向他。

    开口的是苦海云家不足百岁的大剑客云独,这位麻衣赤足,一身上下别无任何法器与符文的修士抬起头来,冷冷扫了众人一眼,尤其是在方行面上迟滞了片刻,而后森然开口:“我不喜欢太麻烦的事情,也懒得理会,今天我是奉老祖之命,来与长公主殿下完成婚约的,既然见礼拜礼一环已经结束,也不必再等到明天斗法了,只问一句,谁敢与我争?”

    他这么森然一喝,倒使得场间静了几分,旋及有低低的议论声响起。

    大部分的仙家,如今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目的,只等最后的商谈,定下利益均分之策。

    简单来说,也就是没他们什么事了。

    毕竟都是神州北域的各宗门势力,某种程度上同进共退,也不可能为一个女人打生打死。

    但也有例外的,那便是苦海云独、符器道谢临渊、文家大符师文亦儒,再加上那个口口声声要抱着孩子认亲娘的南瞻小魔头,这四人里,前三人是得了家族授意,不仅要签下这四海之盟。还要夺取魁首,掌控此盟的主导,而谁为主导,则很简单,早在此盟约暗中流传之时便已确定了下来,谁能与长公主定下了婚约。谁便是顺理成章的四海盟主导者。

    沧澜海龙宫统御四海,如今龙庭大乱,四海势力心神浮动,谁也不知道有多少投靠了龙母那边,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仍暗中效忠正统龙族,现在的龙女无法公然露面联合那些力量,不然法旨颁出去的一刻,恐怕四海之内效忠龙宫正统的力量还没统御起来,她便已经不明不白的死了。但在她有了自保之力后,公然立起大旗,却不知会有多少海族来投。

    而这些海族的力量,便相当于龙女的嫁妆,恢复龙宫的重任,便是夫家的彩礼,最后恢复龙宫正统之后,那四海之中的庞大资源。便是这北域众宗门势力加入四海盟约的动力。

    要做这四海盟约的盟主,便需要娶走龙女。这其实也是一个制约,毕竟与龙女有了名义上的婚约,布告四方,便相当于与沧澜海龙宫撕破了脸,没有退路了,。固然可以在与沧澜海龙后斗法的过程中获得更多的利益。但同样也承担了极大的危机,是以加入四海盟约的势力虽然多,但有这个胆量,还能狠得下心来请回龙女这尊菩萨的,也惟有这三方势力而已。

    至于方行。这位大爷想的更简单,就是想给孩子找个娘!

    本想用阴招把一众竞争者都逼退了,反正你们总不能娶我孩儿他娘吧?

    某种程度上,他确实做到了。

    不过用处不大,真正是奔着龙女而来的人,便是那些从四面八方凑了过来妄图娶个美娇娘,一步登天的小修士们,也就能凑个热闹,基本上连进入这道宫的资格都没有。

    而在进入了这道宫,甚至能参与最后夺魁的人眼中,主要目的反而不是龙女了!

    剑气四溢的一句话,大有舍我其谁的霸气,冰冰冷冷斩在人心。

    一时之间,道堂之内竟然无人开口。

    便是那公认将会与苦海云独有一场恶斗的符器道真传谢临渊以及文家最年青的大符师文亦儒都没有在此时跳出来与苦海云独针锋相对,更不用其他声名不显的小修士了。

    “苦海云独,乃是苦海剑道云家千年一出的剑道天才,曾在筑基之时便剑斩金丹,后来修为突进,结成金丹,却只闭关参悟剑道,甚少出剑,只在两年前,曾经与南瞻来的剑道天骄萧雪比剑,轻松将其击败,更下辣手,挑断经脉,斩却剑胆,生生将那女子给废掉了……”

    “那女子亦是不凡,曾在南瞻玄域石碑留名,后来又被中域大宗斩情天收作了真传弟子,堪称前途无量,是四年前来了神州的众弟子有着大前程的寥寥几人之一,便在神州,也是屈指可数的剑道天才啊,只可惜以筑基巅峰修为对上了云独,落得剑折人废的下场!”

    “呵,实力不足,强行出头,她不倒楣谁倒楣?苦海云独修的是杀伐剑道,最喜欢斩却同类剑道天骄,用来磨砺自己的剑,那南瞻的什么天骄,算是自己找死!”

    一时间,有窃窃私语传来,众修望向云独的目光,皆闪烁不定。

    在这议论声里,方行抱着孩子,目光亦是阴晴不定的看着苦海云独。

    偏那云独此时目光也森然望了过来:“我听说过你的名头,当年那个女子败在我手,我问她这一剑可否倒神州剑道,她却嘴硬,说若是南瞻真正的小辈第一人来了,我将连出剑的机会都没有,因这一语,我才索性废掉了她,今天你来了,可敢接我一剑否?”

    方行神情古怪,却没有适才那种嘻皮笑脸的表情,他从上到下看了云独一遍,又从下到上看他一遍,直到这个大剑客已经面露愠色了,才忽然开口:“当时你什么修为?”

    云独目光一寒,半晌才道:“金丹四转!”

    方行冷笑了一声,道:“一个金丹四转击败了筑基的女子,你很厉害么?”

    云独眼底闪过了一抹懊恼之意,杀气丛生,冷喝道:“某家修剑、敬剑,也敬对手,只要拔剑出鞘,那就不管是灵动还是元婴,甚至是渡劫,都会倾尽全力,她是筑基也好金丹也罢,都无足轻重,只要她站在了我面前,那就要有接下某家一剑的觉悟!”

    方行笑了笑,轻轻点头,道:“那也不必将人废掉吧?”

    云独眼底生起一抹寒意:“愿赌服输,还有什么可说的?”

    方行冷笑了一声,道:“也就是说,别人用修为压你你也认了?”

    云独眼角挑起:“你有压我的本事?”

    方行笑道:“小爷有让你哭都哭不出来的本事!”

    在他们二人说话之时,道堂之内无人发声,而听到了这一句,那天一宫的长老便低声吩咐了身边的弟子一眼,出去安排斗法之地了,本来最终夺魁,是安排在了第二天,不过这小魔头实在惹人生厌,隐隐然搞的有一种这招婿招不下去的节奏,赶紧借云独的剑收了他吧!

    众修心间也是暗暗惊诧,却没想到这第一战竟然会是苦海云独对上了南瞻魔头!

    谢临渊面对这局面,倒是心间冷笑,这个局面却是他最乐意看到的。

    心里也暗想,事情最终还是回到了道无方预测的方向上来了,苦海云家云独乃是宋归禅亲手招揽进了护道盟的天骄,而文家文亦儒虽然未曾加入护道盟,却与宋归禅乃是至交好友,隐隐然已经对他和道无方形成了压力,表面和睦,内地里实在有些争峰斗法的意思,双方整体实力虽然难分高下,因着同处北域,也无法分高下,但他们这些小辈的交锋里,他与道无方代表的一众小辈,实在是处于劣势,这一次龙女招婿,其实也是一次他们斗法的过程。

    简单来说,元婴修士,基本上都已经退居幕后,只想如何度劫,或是谋算更大的局势,平时却不会参与到这种明争暗斗中来,偶尔点拔一次,也只是让整体局势不致于倾塌的太厉害,明面上的事务等等,却早已交给了金丹境的小辈们了,就连族长及宗主之位,也多是金丹担任,这种现象,在四域都差不多,倒也不是神州独有,妖地的族长,也多是金丹。

    谢临渊等人他们虽然年龄不大,一般都是三百岁以内,代表的却已经是一方势力了,在这种情况下,约定俗成,就算他们在争斗中失利了,背后的元婴也只会捏着鼻子认了。

    也正因他处于劣势,才会与道无方连手,共取这四海盟约主导。

    若没有背后这些利益纠葛,他那一道剑胎,还真请不动道无方如此尽心帮他。

    这一次本是他与云海剑独、文亦儒三人鼎立,那二人,或多或少都与宋归禅关系亲近,虽然他们两人亦会争夺龙女,但却隐隐然有先将他拿下的意思,若不出意外,总是这二人先让自己淘汰,然后他们再争最后魁首,偏偏道无方身为主家,却是无法参与其中。

    谢临渊一直急于拉拢方行的原因,便在这里。

    如今却好了,云独与方行这一战还未开始,便已激起了怒火,可见这一战无论谁赢,另一个都不会好过,自己便也不用再担心会被针对了,安心御敌便是……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