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一十八章 连剑都出不了

掠天记 第六百一十八章 连剑都出不了

    “这只死乌鸦敢偷袭自己?”

    云独这一刻大怒,此时那大金乌在进入了法台之后,距离他不过只有十丈左右的距离,对于金丹修士来说,十丈距离与贴身而立没什么分别,灵动一动间,那锋利的爪子便狠狠抓了下来,云独在这一刻甚至都来不及抽剑,但他毕竟是苦海云家的大剑客,自幼磨砺剑道,乍逢此变,百年修为在此时尽显无疑,剑气随心而动,赫然化作一柄无形利剑斩出。

    “嗡……”

    那道剑光却形成了一抹白芒,直迎着大金乌的利爪劈去。

    云独有信心,这一道剑芒,便是无法直接斩掉这只妖鸦,也能废了它的爪子。

    若是如此轻松就被人偷袭了,百年苦修的剑道岂不成了笑话?

    “呱……”

    那大金乌显然也晓得厉害,只吓的爪子飞快收了回去,同时张嘴大叫。

    鸦嘴之中,同样也有一道剑气喷涌,似乎随时会吐出来。

    “剑胎?”

    云独心底暗惊,身为剑修,自然不可能不了解那传说中的上古飞剑术,事实上他亦曾经在那南瞻女修萧雪的身上拿到过一柄剑胎,只是他认为那剑胎与他的剑道不符,因而随手转赠了他们云家的一位小辈而已,因着此举,却也传出了不小的美名,倍受众人推崇。

    但他虽然不曾娶那剑胎,却也不敢小觑这妖鸦嘴里那一道。心思一动间,身周呼啸而起的剑芒再次大盛,如浪潮一般汹涌不定,在身前拦下了一重又一重,异常可怖。

    “啊啾……”

    ……那只妖鸦的嘴巴忽然闭上了。

    它张大了嘴巴。露出了剑胎的锋利光芒,但末了只是打了个喷嚏?

    一时间,就连云独都感觉心下有些空落落的,好像一拳打在了绵花里。

    “敢耍我?”

    失落之后,随之而起的便是无尽的怒意。

    身周剑气喷涌,立刻就要化守为攻,将这妖鸦撕成碎片!

    身为苦海云家百年罕见的大剑客。云独骄傲。孤僻,乖戾,如何能容一只妖鸦戏耍?

    这一霎间,剑气喷涌,大金乌怪叫后退。

    但也就在此时,云独忽然间心头升起了一道冷意,心里打了个突。

    他甚至来不及以神念扫视。而是下意识的急转过头。

    这一转头,看到的却是一道黑影。

    一条足有一尺多宽的巨剑平平拍了下来,简直就像是一条大棒。

    偏偏巨剑之中蕴含着难言的恐怖巨力,剑身上甚至萦绕了数道青色闪电,就近拍了过来,便卷起了一道恐怖的飙风,甚至隐隐有一道黑色的虚空裂隙正在形成……那力量就算在平时,云独也不敢小觑,只能集中所有的力量抵挡或是干脆以身法掠开,更何现在他已被分神。而一身剑气更是全部集中在了身后,准备向着那戏耍了自己的妖鸦喷薄释放?

    说来话来,其实一切只在瞬息之间。

    种种因素制约之下,这位苦海云家的大剑客当头挨了一下,脑袋登时晃了晃。

    堂堂金丹,心志如铁的大剑修,也被这一剑拍的晕了一下。

    这并不奇怪。因为这一剑,本来就有着将他脑袋直接拍碎的力量。

    只是将他拍晕,已是御剑之人手下留情了。

    苦海云独看来,却只是感觉眼前一花,脑袋似乎变成了浆糊,竟然一时转不过弯来,而一身凝聚如潮的剑气,更是因为这一剑拍散了他的气机,以致于如烟云般消散,在这一刻,惟有那柄与他心意相通,甚至已经通灵的素剑自然飞来,“呛”的一声,便要出鞘。

    哪怕是他被拍的晕淘淘的,素剑受敌机所动,也会自动出鞘斩人。

    堂堂大剑客,自然不是这么容易就被偷袭了的。

    云独确实很强!

    哪怕是在这种局面下,他仍然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只需一息时间,他便可以强行恢复镇定,强提剑气,再来与那厮一战!

    只可惜他碰到的是方行!

    是就算正面而战,二人也胜负难料的方行,南瞻第一小魔头。

    在那素剑自动出鞘斩人之时,方行口中一声轻叱:“表子、肥羊、山寨……”

    很古怪的名字!

    但就在这一声轻叱出口之中,他身周却忽然剑气暴涨,只听“唰唰唰”三声,赫然有三道古剑凭空出现,每一道皆蕴含难言的恐怖巨力,连续三声,皆斩在了那柄即将出鞘的素剑之上,素剑本已出鞘三寸,但挨过一斩后,剑已归鞘,再挨一剑,剑身哀鸣,似乎受到了重创,再挨一剑后,那柄素剑之上的灵性骤然溃散,而后“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回来!”

    方行此时嘴角笑起,终于还是满意的笑了。

    一声轻叱,那三道从太石痴儿手中夺来的并重新命名的古剑便接连归鞘,了无痕迹。

    而此时,那云独也只是堪堪回过了神而已。

    却不待他再凝聚一身的剑气,方行已经一脚将他踏倒在地上,而后一掌重重拍了下去,正打在他的额头,灵力毫不客气的灌入其体内,霎那之间,冲散了他经脉之间所有正在飞速凝聚的灵力,也锁住了他金丹之上,正准备呼啸而出,想要出其不意挽回一局的丹光。

    “你的剑,可出鞘了?”

    方行冷冷开口,黑色巨剑指在了云独脸上,眉宇间似有戏谑之色。

    在他怀里,甚至还抱着那个孩子!

    “这……这是怎么回事?”

    足足过了三息功夫,那些观战修士里,才有人反应了过来,震惊大叫。

    这一切都发展的太快了,不在台上,甚至都无法理解那电光石火间的凶险。

    倒底发生了什么?

    每一个人都在这么想,就连龙女也不例外。

    不是该有一场恶斗的么?

    这一场斗法开始了么?

    怎么那苦海大剑客连剑都未出鞘,便被人一脚踏翻在地,动弹不得了?

    更何况,犯规了吧?

    大金乌上了法台之后,那小动作能瞒过修为低的修士,却瞒不过周围观礼的几位金丹大乘境长老,他们甚至都感觉到了大金乌张口之时喉咙内喷涌而出的剑气……这样无论如何,都算是以二对一吧?更过份的是,还是以二对一,同时用了阴谋诡计的情况下……

    “无……无耻……”

    这事实在太无耻,以致于看到了这一幕的人,都足足过了几息功夫,才有一位山羊胡子的老修士拍着大腿骂了出来,老头子看样子气坏了,都恨不得自己出手了。

    “太无耻了,怎能如此?”

    “使诡计也就罢了,竟然还二打一?”

    “做人怎可如此无耻?速速放了云公子,再来公平一战!”

    “将那扰乱法台的妖鸦揪出来斩杀,以儆效尤……”

    那老头子的一句话,却似揭开了锅,一时之间,怒骂之声不绝,所有人都怒了。

    实在是这做法,太挑战人心理极限了。

    “你……你竟然使这等手段?”

    就连云独,在清醒了过来之后,也满面怒容,厉喝连声。

    哪怕被封了灵力与丹光,他也极力要站起来跟方行拼命,根本就不认为自己已经输了。

    然而方行一脚踏在他胸口,却没有半分要挪开的意思,被封了灵力的他,更不可能在这足有万斤的脚下挣扎起来,抬头望向了镜湖两侧的山上以及空中愤怒不已的众修,方行嘻嘻笑了起来,像是在跟云独说话,又像是在向众修解释,慢悠悠的道:“谁说小爷我犯规了?你们明明说了可以驱使异兽妖鬼,我带着我的坐骑,或说战宠一起出手又哪里错了?”

    他说话之时,运转了灵力,却将空中的嘈乱声强行压了下来。

    众人皆面面相觑,一时无人反驳他。

    倒是大金乌听到了“战宠”俩字,很是不悦的向方行翻了个白眼。

    “再说,我的坐骑还没真个出手呢,只是打了个喷嚏而已,这小子就吓到了,那除了怪他自己实在胆小,又能怪谁?”方行振振有辞,说的理直气壮:“而且之前可有说不许施诈?哼哼哼,上了斗法台,就只看本领,不论手段,现在他在我脚下,你们敢说不公平?”

    周围的嘈乱声一时消退,本来还在愤怒大喝的众修竟然觉得无法反驳。

    是啊,貌似这小魔头也没犯规……

    但这是公平的么?

    瞎子也能看出这不是公平的啊……

    方行没有和他们争什么的意思,只是低头看向了云独,轻声一笑,拿黑色巨剑拍了拍他的脸,笑道:“你就更别叫屈了,在你看来,以金丹之身对战一位比你小了足足八十多岁的筑基女子不算不公平,那在小爷眼里,不论使什么手段将你踩在了脚底也都是公平的!”

    他眼神陡然变得冷酷:“所以你输了,在小爷抱着孩子的情况下,你连剑都未拔出来,还有什么脸在这里跟我谈什么公不公平?”

    眉宇间,在这一刻杀气真正的弥漫了起来。

    云独每多听一句,脸色便更难看了一分,他已明白了方行的意思,懊恼之极,怒焰中烧。

    倒是大金乌在不远的地方小声嘀咕:“就是想坑人,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