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就是要让你输的不甘心

掠天记 第六百一十九章 就是要让你输的不甘心

    同为金丹中境,却在抱着一个孩子的情况下,便将苦海大剑客云独击败,甚至让他连剑也拔不出来……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神州中域那几个上古道统的神子级人物来了也做不到,可眼下,赫然真有的人做到了,彻底的败了云独,将其踏在脚下……

    就连那些观礼的金丹老修,面面相觑,心里也升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因为他们发现这小魔头在明面上来讲,竟然真的没有犯错……

    二打一也好,施诡计也好,本就是在这一场斗法之中说得通的手段!

    大概惟一让人想不到的,就是他这无耻的劲头罢了!

    “不公平,重新比过!”

    “做人不可如此无耻,速速放了云先生,不然大家伙将你剁成肉酱!”

    “滚下台去,长公主怎么可能嫁予这等无耻之徒!”

    修为高、身份尊的老修们,此时愕然看着法台上的一幕,久久未曾发话。

    但其他观礼的年青小辈们却顾不得这么多,潮水一般的大喝此起彼伏,纷纷为苦海云独鸣不平,甚至有些激动的已经站了起来,向着那位掌御法台大阵的钟一长老大喊,让其打开法阵,好容自己冲上去救出大剑客,同时把那个惹人厌的小鬼踢进镜湖里教训一番。

    然而那个天一宫的金丹长老此时却老老实实的盘坐在蒲团之上。自己手里捏着一枚玉简,慢慢的将自己刚才说过的所有规矩都过了一遍,然后就不理会其他人的呼喝了。

    “原来你是为你们南瞻女修士报仇来着……”

    云独眼底杀气浓烈,一向冷漠而苍白的脸上竟然涌现了大片红晕,似乎羞恼之中。气血已倒灌入颅,他的声音像是从心底吼出来:“我给你复仇的机会,但你施此诡计,又算什么本领?就算你取巧赢了这一场斗法,又有什么作用?我会杀了你,用来祭我的剑!”

    “你没机会啦!”

    在周围人群情激愤,脚下的云独也几欲发狂的情况下。方行面色平静。

    出手之时。他脑海里本就闪过了一个白衣白靴白剑,面如晶莹白瓷的女剑客,那是他在南瞻见过的,感觉为数不多算得上是条好汉的女子啊,本来还欠着她一战来着,却没想到,这样一个天赋惊人的好苗子。来了神州之后,却这般轻易的催折了,人都已经失踪。

    云独愤怒的面上,忽然间涌现了一道惊恐之意,下意识喝道:“你想做什么?”

    方行反问道:“你当时做了什么?”

    云独心间欲发的惊恐,忽然大叫起来:“你敢?

    方行嘻嘻一笑,道:“你要早点认识小爷,就不会觉得我不敢了!”

    他虽然在笑着,但眼底的阴冷之意却让云独心下生寒,这位骄傲到不可一世的剑客在此时几乎感觉浑身发凉。心间一时漫过了诸般念头,最后得出的结果让他不寒而栗,甚至再也顾不得颜面等等,脖子上青筋毕露,高举双手,扬起脑袋就大喊起来:“我认……”

    他要认输!

    法台上的规矩,一方认输。此战便已结束,此子便无法再对自己下手。

    可就在他喊出了两个字的同时,方行忽然脚下微微用力,一道灵力逆冲脏腑,竟然让他连这一句话都没有喊出来,与此同时,方行也已大吼一声:“你还不认输?”

    这一声喝,几如闷雷,将他的声音压了下来,也刚周围的聒噪压了下来。

    周围修士看来,却只见那小魔头大声喝问,逼着云家天骄认输,只是云家天骄却怒不可遏,耿起脖子大声说着什么,无疑是斥怒那厮的无耻,这等强硬态度却引起了周围诸修的共鸣,纷纷大怒着向斗法台上大喊:“无耻之徒,还敢逼人认输,有本事重新来过!”

    “若你不施诡计,在云先生剑下走过十招也难!”

    “若真够胆,就接一下云先生闻名北域的流云九剑!”

    “……”

    “……”

    无数声大喝,无数声怒斥,如浪潮一般袭来。

    在这喝斥声里,方行却哈哈一笑,声音更高了一层:“认不认输?”

    “好,既然你嘴硬,那就休怪小爷心软!”

    “嘭!”

    他忽然将踏着云独的脚提了起来,而后狠狠踏下,法台一直震颤起来,几如水波,而云独的身体则被他这一震之力弹到了半空,方行则跟着一步踏上,黑色巨剑插在地上,双手如弹琵琶一般挥出,化出了道道幻影,接连不断的击打在云独身上各种关节、经脉……

    “啪啪啪啪啪……”

    一息之下,拍出何止百下!

    云独体内,甚至响起了一连串如鞭炮一般的声响。

    “他在做什么?”

    周围围观的众修声音忽而哑然,神情复杂的几位金丹老修面色大变。

    那些喧哗的人声里,也骤然间安静了下来,似乎被人掐住了脖子。

    就连龙女、道无方、谢临渊、文亦儒等人,也被镜湖中的这一幕震惊,圆瞪了双眼。

    “小友,手下留情!”

    也就在这时候,一道无形而磅礴的力量自天一宫后山冲天而起,瞬息间笼罩了这座斗法台,这力量里,一道气机向方行心间递了过来,方行对这声音并不陌生,却是那曾经见过一面的天一宫湖君大长老,他声音甚是急迫:“你以诡计败他可以,但若将他废掉,必然会引动苦海元婴老祖动怒,到时候你纵然是我天一宫贵客,恐怕也护不住你……”

    “我触犯了你们天一宫为这场招婿定下的规矩了么?”

    方行气机引动,云独尚悬浮在空中,他手掌挥起,遥遥悬在云独额前。

    湖君长老沉默半晌,开口道:“不曾!”

    方行低喝道:“那就别管我!”

    说着,最后一拍重重落下,恰好打在云独额头,将这厮直接拍倒在了地上。

    “咯咯咯咯……”

    一连串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云独那瘦削却如剑芒一般锋利的身体,在这一刻就像是泄了气一般,竟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下去,便是一头乌发,也在变得干枯而苍白。

    在他身上,先前那种让人一看便心生冰寒之意的剑气,在此时已消散无踪。

    而方行,则负手而立,慢慢来到了他面前,俯视了下去。

    他没有再理会那个神识降临的湖君长老,此老发现了这一方的变故之后,没有以元婴法相直接过来干涉,而是神念降临,与方行商量,便已经说明了他本身是不打算直接插手这件事的,把该说的话,说给了方行听,后面的事儿便是天一宫打算置身事外的意思了。

    有能力在千均一发之际救人的没有出手,其他的人则只剩下发呆的份了。

    无数双眼睛望向了镜湖之内的法台,肚子像是灌进了一股凉气,半晌说不出话来。

    苦海云家金丹境最出色、最年轻、最具天赋的大剑客,竟然被废掉了?

    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觉满腹的苦水,灌入了肝胆。

    “你……你竟然敢这样对我……”

    过了很久,才有一个虚弱而无尽绝望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云独!

    他此时瘫倒在地上,如一条站不起来的破麻袋一般,面上既有不甘,又有绝望。

    而方行一手抱了孩子,一手提了黑色巨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能废掉别人,我为什么不能废掉你?”

    方行冷笑:“很想找我报仇吧?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当初你既然绝了别的剑道天骄踏入更高境界的路,小爷就也断了你的路让你感受一下这滋味,是不是挺不甘心的?是不是觉得不公平,因为小爷没有以剑道败你?嘿嘿,小爷明白告诉你,若以剑道败你,小爷也不一定做不到,但我就是不用这种方法败你,我要让你尝尝不公平却没办法的滋味……”

    说到了这里,他忽然抬足,重重踏在了云独的配剑上。

    “叮”的一声,一柄配剑,化作了数十道碎片,在云独眼前崩碎。

    “别留着了,反正你以后也用不了剑了!”

    随着方行冷漠的话响起,一种绝望的滋味在云独心间升腾了起来,翻江蹈海,绝望心苦,他无论再怎么骄傲、乖戾,但无疑是一个标准的剑痴,而作为回礼,方行却不仅是断了他的剑道,还让他永远都带着一种输的不服气,可是却再也没有机会翻盘的感觉……

    这感觉很复杂,也很绝望!未完待续。

    ps:又到了加更的时候了,老鬼不会食言,今天加不了,需要赶稿子,不出意外,安排在明天加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