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凶兽逆乱

掠天记 第六百二十二章 凶兽逆乱

    凶兽与妖本是同源,区别便在于成长之道的不同。

    凶兽是天生血脉里具备强大的力量,而且这力量会越来越强,只是灵性却跟不上这力量的增涨速度,惟有成长到了一定阶段,才会灵性渐渐复苏,神智清明,不输人类,这里面,也有一部分凶兽天赋异禀,生来便具备不输于人的智慧,这一类的凶兽,便是凶兽中的王者,称之为异兽也好、灵兽也好、神兽也罢,总之不管力量强弱,天生便属于王者范畴。

    甚至其他的凶兽,则参差不齐了,分明具备了元婴境修士的力量,但还是只靠本能行事,像个二傻子一样吃了睡,睡了吃的凶兽也不少,归墟内便有很多这样的。

    而妖则是先修智慧,有了智慧之后,再去逐步壮大自身,提升修为,妖最大的一个特点便是修炼人相,其中也隐隐有着羡慕人的智慧,因而以人相欺天心的意思,通常来说,修出了人相的妖,身上便具备了人的特质,就连修行中人,也不会再次其视为兽类。

    当然了,妖与凶兽的区别便在此处。

    有了智慧,便往往不会随便臣服于人,也就不好控制了。

    而凶兽则不一样,这种凭借本能行事的玩意儿是修行中人最喜欢的。

    神州修士最爱参研,而且参研的东西五花八门,其中便有一支,是专门研究如何将压制妖兽的灵性。偏偏将它的力量无限制提升的修士,几千上万年研究下来,也不是没有成果,例如文家与灵巧宗,便都有这等以伺养异兽闻名北域的分支。走的大抵便是这等路子。

    当然了,这等以秘药催发出来的伪凶兽,成长有限度,而且毕竟属于外力,因此在修行道里,也被斥为歪门邪道,上不了大台面。不过虽然如此。但确实威力无穷是真的,比如说现在,诸金丹天骄对上方行都心里打鼓,但这灵巧宗施印元筑基之身就敢正面挑战。

    数百头凶兽,虽然力量参差不齐,强者堪比金丹中境,弱的却只有筑基左右的修为。但数百头一起冲下来,那也可怖异常啊,恐怕就连谢临渊及文亦儒这样的高手,遇到了这种情况也只能暂避其撄,待到施印元掌御不住这些凶兽了,才来回头斩他。

    可方行却不行,他如今在法台上,暂避其撄,那就等于是输了,只能硬战。

    换了任何人落在这下场。恐怕都会难以抵御……

    只是,方行此时心里却忍不住想:“你惹我干嘛呀……”

    面对着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的凶兽,大金乌神情都变了,双翅一展,脖子上的金毛炸了起来,表面上看起来战意昂然,暗中却急急向方行传来了一道神念:“溜不?”

    方行冷笑回音:“不用!”

    大金乌一怔。想起了方行曾经在黑渊大狱里做过的事情,心头微喜:“硬拼?”

    方行道:“也不用!”

    在大金乌急的火燎火燎的目光里,方行大笑了一声,却从贮物袋里取出一根赤红色的羽毛,面对着汹涌而来的凶兽,他手捏赤羽,向着空中挥了一下,一霎间,从这赤羽之中,散发出了一道难以形容的气息,瞬息间扩散出了几百丈,将所有的凶兽都笼罩在了其中。

    这道气息,并不强横,对修行者来说,不仔细感应甚至感觉不到。

    但这从四面八方向着法台冲来的凶兽,却在这一刻忽然间气势大变,乱作了一团。

    它们凶戾而残暴的目光在此时都忽然变得混乱了起来,像是感应到了什么难言的危机,一个个背后的兽毛都炸了起来,尾巴夹起,停在了空中四下张望,本来就是向前冲来的势头,却因为最前面这一批凶兽停了下来,后面的自然就撞在了它们身上,一时间乱作一团。

    就连那施印元怀里的小兽腾蛇,都在此时激棱一声醒了过来,身躯绷直,两只小小的肉翼伸展了开来,脖子一耿,向着空中嚎叫了起来,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凶狠,但却莫明给人一种色厉内荏的感觉,因为它再怎么装得凶狠,颤抖的尾巴都表明了它此时在害怕。

    本来空中的一群凶兽便是在这头小兽的气息威慑之下,才会听从施印元的命令,向着下方法台上冲锋,如今这小兽自身生起了惧意,气息却登时乱了,而空中那些伪凶兽身上自然少了一缕拘羁之意,再加上它们原本冲向的法台之上,正有比那头腾蛇更为恐惧的气息散发出来,这却使得它们在一阵混乱之后,忽然间齐声嘶嚎,向着四面八方冲了过去……

    轰隆隆!

    不得不承认,几百只凶兽朝着四面八方冲去,那模样很是好看,跟开了锅似的。

    而周围观礼的众修则倒了大楣,好端端的祸从天降,望着向自己狼猾逃来的凶兽,机灵一些的转身就跑,反应慢些的,或是自持身份的,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竟然还有试着出手,要将凶兽逼回去的,总想着那施印元再浑蛋,也不能指使这些凶兽攻击自己吧?

    只可惜,他们却忘了这凶兽根本就不是施印元掌御的,这些凶兽本就灵性薄弱,哪分得清敌我,见有人拦路,嗷的一声就咬过去了,轰隆隆一大作,绞肉机也似的卷向了人群之中,也不知崩溅了多少血肉鲜血,夹杂了多少惨叫,堂堂天一宫镜湖,竟一时如地狱一般。

    “不好,凶兽发狂了!”

    天一宫钟一长老大吃一惊,急忙站起身来。

    这些来观礼的修士虽然身份复杂,但名义上也是天一宫的客人,这般让凶兽生撕活吞了算怎么回事?急的一头冷汗都冒了出来,一边向施印元喝问:“怎么回事?”一边向着一众凶兽冲了过去,急命天一宫弟子速速将发了狂的凶兽制伏,实在不行杀之无赦。

    “怎么……怎么会这样?”

    施印元在此时也呆住了,满头大汉,拼了命的催促怀中小兽:“快镇压它们……”

    可谁想到,那头腾蛇小兽在作出凶状,向着虚空中吼了一阵子后,竟然尾巴一软,“嗤溜”一声钻进了他怀里,只露个屁股在外面,哆哆嗦嗦拽都拽不出来。

    “嘿嘿……”

    方行见大乱已成,便将那根赤羽插在了自己耳朵后面,大笑一声,向空中冲云。

    这根赤羽,却是大鹏邪王临别之前给了他的,乃是自朱雀肉身上拔下来的真羽再加上这老王八蛋的神魂之力炼制而成,要说起那朱雀来,乃是何等强大的凶兽?腾蛇若是成长起来了,倒也有可能拼上一拼,但这等小不点碰上了,真是连塞牙缝都不够,再加上老邪以不弱于元婴的神魂炼制过,气息便更恐怖,一取出来,这小兽都感觉害怕,更何况其他伪凶兽?

    腾蛇驾御其他的伪凶兽,靠得就是血脉之中的尊贵之气,再加上灵巧宗的秘法,而如今被赤羽上面的朱雀气息一吓,便立时控不住众凶兽了,此术自然也就破了。

    而方行也是趁此时大乱,目光一凛,嗖一声遁入高空,直向着……

    ……那道立在空中的青铜大门冲去!

    好东西啊!

    要论到挑宝贝,同辈之中方大爷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在这道青铜大门祭出来之时,旁人只惊讶于这道秘法的恐怖,而方行却第一时间发现了那道青铜大门,那分明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传送法器啊,这等宝贝妙用无穷,堪称可遇不可求,既然碰上了,又哪里有放过的道理,施印元虽然可恶,也得等自己拿到了青铜大门再说!

    “嗖”的一声,方行直接跳上了半空,蹲在青铜大门上,一掌按了下来。

    他这一掌之力,何其强大,便是一座山门也拆了,却没想到,一掌按下,竟然稳丝不动,这青铜大门似乎在虚空中生了根,方行呆了一呆,随手将怀里的小东西扔给了下方跟上来的大金乌,而后双手扳住了青铜大门,直用了吃奶的力气,脖子上青筋毕露,大喝一声。

    “给小爷我起来!”

    “喀喀……”

    青铜大门立身之处,空气竟然出现了水晶破碎一般的裂痕,微微摇了几下。

    “不好,放开我灵巧宗神器……”

    远处空中,正急得满头大汗,拿怀里的小兽没办法的施印元也发现了这一幕,登时急的眼睛都红了,拼命冲了过来,这道青铜大门可不是他的,而是他们灵巧宗的镇宗之宝,他的父亲为了让他在这一次的机会里一举成名,配合那头腾蛇小兽的秘术才专门给他借了过来的,用完之处还要还回去,什么时候成为了灵巧宗道子什么时候有资格正式用它。

    可谁能想到这万无一失的算计成了眼下这副局面?

    而那小魔头也太狠了吧,竟然硬生生将祭在空中的青铜大门扳动了?

    惊恐之下,施印元拼命大吼,远远向蹲在青铜大门上的方行祭出了三道飞剑。

    只可惜,那三道飞剑直接便被斜刺里冲上来的大金乌一翅膀拍飞了,方行根本没有受到干扰,此时已经把青铜大门当作了自己的囊中之物的他,真心使出了自己吃奶的劲儿,小脸憋得通红,哇哇怪叫着将这青铜大门拔了起来,崩断了此门与虚空之中的无形联系。

    “哈哈哈哈……”

    方行举着那扇青铜大门,狂笑起来,得意之极。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