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文家大小姐

掠天记 第六百二十三章 文家大小姐

    青铜大门这等神器,一旦祭了出来,便坐镇于虚空之中,符文之力尤如触角,或者说大树的根系,深入虚空之中,定住自身,开启传送之门,玄奥异常,亦难以捍动,但在方行一身蛮力之力,却硬生生将此门拔了出来,其难度与凡人倒拔垂杨柳相仿,或有过之。

    这一幕着实惊人,把留意到了这一幕的众修以及正拼命赶过来阻止的施印元都惊呆了。

    “浑蛋,还我镇宗神器!”

    施印元这会像是疯了一般,拼命大叫,取出了自己的兵器,吼叫着向方行砸了过来。

    而方行却拔出了青铜大门之后,也是喜不自胜,见有人追来,下意识的拔腿就逃。

    施印元也是急疯了,竟然挥舞着一根火龙鞭在后面追。

    不过一个逃,一个追,也没跑出多远,却回过神来了。

    方行转头看向了向自己追来的施印元,一拍大腿,心想他娘的做贼做习惯了,抢了东西就想跑,关键是现在不一样啊,那厮只是个筑基,我跑个屁,回头弄他……

    而施印元一见方行不跑了,回头朝他追了过来,心里登时打了个突,转头就逃。

    “我回来,我把这扇门还你……”

    方行的速度实际上比施印元快的多,只是刚才自己转头就逃,逃的也忒快了点,却与施印元拉开了距离,这会再倒追回去。便有些麻烦,不过背后生出了两道金翅,那扇青铜大门在被他拔了出来之后,上面的符文之力消息,本体也在变小。重量随之减少,倒也省去了他大部分的力道,速度越来越快,闪电一般追向施印元,一边追一边口中大叫起来。

    “小魔头,你敢抢我灵巧宗镇宗之宝,宗主定然不会饶你……”

    施印元口中仍然没忘了大声威胁。显然到了此时。仍然担忧此神器下场。

    “那小爷我先拍死了你,让它成为无主之物……”

    方行冷笑一声,脚踏虚空,速度再增一倍,霎那间疾向施印元冲了过来,人在空中,并指一挥。三道古剑,表子、肥羊、山寨便已接连飞出,直斩向百丈外的施印元。

    “救我……”

    施印元只吓的大叫,魂飞魄散之下,大声呼救。

    只不过,此时他召唤而来的那些失控的凶兽刚刚冲得周围一片混乱,众修或是谨守心神,以免被发了狂四下冲撞的凶兽伤到,或是远远的避到了一边,又或是像天一宫的诸长老那样。正飞遁在空中,拼命的控制那些妖兽,以免它们冲进了天一宫内,毁掉天一宫山门。

    一时之间,竟然没人来理会他。

    眼睁睁看着自己要被古剑斩杀,施印元福至心灵,张口大叫:“认输啦……”

    追在后面的方行呆了一呆。张口大叫:“你说啥?”

    同时狠狠催动法诀,三道古剑冲的更快了。

    施印元一时心间苦水大冒,他敢于出面挑战小魔头,倚仗便是借由这头异兽腾蛇而控制住的数百凶兽,以及这天一宫招婿之会的规矩,话说白了,在这种局面下,别说小魔头了,就算是金丹大乘境的修士他都敢挑战,毕竟自己根本就不用靠近法台,随便指便凶兽上前厮杀就是了,真个被那小魔头杀出重围,向自己冲来了,还可以直接认输,也无危险。

    反正他只是筑基,赢了此战一举成名,输了此战也于名声无害。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局面。

    无奈之下大叫认输,那个小魔头竟然装听不见,实在是无耻至极。

    “小魔头,何必赶尽杀绝?来与我一战!”

    忽然之间,斜刺里冲出了一个身如铁塔一般的巨汉,足足比方行高出了两倍,身穿装着一件黑黝黝的铁甲,便连面孔也罩住了,只露出了两只寒灯也似的眼睛,双手提着一柄与黑色巨剑差不多的阔刃巨剑,挥剑磕飞了三道古剑,救下施印元,而后向方行冲来。

    封烟云!

    方行已经打听过,知道此人的底细。

    一气宗道子封烟云,护道盟内赫赫有名的人物。

    当年南瞻修士与神州修士斗法,共有十战,此人便是其中之一。

    与他的把兄弟韩英斗了数百回合,最终平局收场,不过此人身上那副铁甲乃是一气宗的至宝,九幽寒铁打造,神兵利器伤之不得,风雷火风亦不起效果,可谓神甲,因此当年他与韩英这个平局实在大有水份,韩英在那一战被他斩掉了一条胳臂,最后靠着单臂施展了一计逆杀枪术点在了他胸口,靠着枪身震荡之力震伤了他的肺腑,这才堪堪形成了平局。

    “小爷今天定要宰他,我看谁敢拦我?”

    方行大吼,与他迎面对冲,双方同时劈出了手中的兵器。

    封烟云的兵器就是双手握起的那道黑色巨剑,而方行的兵器……就是那扇门。

    本来就持在了手中,还没来得及放进贮物袋里的青铜大门,能大能小,恰好可以当作一件兵器,方行的速度虽然比不上大金乌,但修炼过鹏族秘术且肉身强横的他,本来就身法惊人,千均一发之际躲过了封烟云那几乎撕裂了虚空的一剑,却纵身跳到了他头顶,大吼一声,手中那扇青铜巨门已经变得足有磨盘大小,双手抡着就朝封烟云脑袋上就拍了下去。

    “咚……”

    封烟云实力不弱,如此短暂的空隙里竟然还能将巨剑收回,挡在头顶。

    只可惜,若是别的武器,定然被他架住,或是直接格飞了,但方行手里的这兵器委实罕见,躲也躲不得,力量又沉,他虽然用剑格挡住,不曾被它直接拍在脑袋上,但这蕴含了方行一身怪力的一拍还是重重传到了他的身上,整个人顿时如万斤巨石一般直坠了下去。

    “嘭……”

    平滑平镜的镜湖水面溅起了一朵几丈高的水花,这位封兄直接不见了踪影了。

    方行回身收起了青铜巨门,知道虽然封烟云被他拍的看不见了,但也知道那厮有铁甲护体,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击能打垮的,甚至可能连伤也没受,不过他自有妙计,拍下了封烟云之后,便立刻身形急坠,悬于镜湖上空三丈处,双手捏诀,施展了山法,向下一提。

    只觉大地震动,湖水倒卷,湖底於泥被他这一提之力,竟然无尽上涨了起来,随着方行身形拔高,赫然形成了一座近百丈高的小山,轰隆隆随着方行向空中升了上来,而后方行又在空中翻个跟头,一脚踏在了於泥山山尖子上,直将这一座百丈高的小山向下踹去。

    便如配合好的一样,封烟云刚刚从湖底钻了上来,就被这小山又砸了下去……

    “化山符……”

    方行一声大叫,从贮物袋里翻出了几道符纸,一鼓脑拍在了这於泥山山尖上。

    本来泥质松软的小山,登时变得坚若岩石,定在湖间不动弹了。

    “第九个……”

    方行拍了拍手,大功告成,目光向空中急扫,找那施印元的踪影。

    这穿铁甲的本事再大,被一座山压住,想逃出来一时半会也做不到了。

    “我们文家独门秘传化山符……果然是你劫了我们家的符篆铺子……”

    头顶之上,却传来一声厉叱,抬头一看,却见是一位穿着青裙的女子盘坐在虚空之中,身前赫然横着一张古朴瑶琴,那琴上纹路,怎么看怎么感觉有些眼熟,心思一转间,便已经想了起来,这琴正是当年叶孤音的法器,只是后来听说被文家的一个女子抢走了。

    “文家的刁蛮小姐文砚心?”

    方行心里一动,已然猜到了此女身份。

    正式文家这一辈的一位女天骄,亦是护道盟里的得力人物,曾经在两年前斗法的时候,亲手杀掉了一位因愤怒而向纯阳道道子宋归禅大声怒骂的南瞻修士,说来那修士也只是因为萧雪与云独斗剑之前,曾明言说道,只论剑道,云独亦冷笑不已,分明便是答应了,但真个动起手来,云独却又以修为催剑法,强行镇压,更狠下辣手,将萧雪完全废掉了。

    那南瞻修士气不过,大骂宋归禅不讲道理,但在这文家大小姐眼里,宋归禅乃是天神一样的人物,容不得半点污浊,一时恨起,便向那人下了辣手,一剑格杀。

    见到此女,方行也是冷笑一声,一句话也不说,在虚空一踏,人如流星一般冲天飞起。

    “宋师兄说的半点没错,南瞻野修,杀之不绝,徒留后患!”

    文砚心冷笑一声,双手陡然间在惊凰琴上一拔,叮咚琴音响起,化作道道风刃布满虚空,与当年在渤海国叶孤音手中见到的惊凰琴相比,此琴威力更强,风刃无形袭卷,布满虚空,竟给人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看样子落在了文砚心手里之后,此琴已重新炼制过。

    道道风刃,竟在空中化作了一只巨大凤凰模样,双翅疾展,呼啸而来。

    “小爷就在这里,你来杀!”

    方行此时轻声一笑,五指虚张,向着按了下去。

    眼底,一抹杀机掠过!(未完待续。)

    ps:唉,稿子是白天就码出来了,结果因为一个问题纠结了一个多小时,好歹定了稿,赶紧传上来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