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北域大符师

掠天记 第六百二十四章 北域大符师

    “喀喀……”

    文砚心以惊凰琴驾御漫天风刃,呼啸而来,而方行则五指虚张,向着空中一按,在五指指尖,同时迸溅出了道道雷花,而后便有更多雷光自四面八方聚拢而来,竟然在短短一霎间,便形成了五指粗如玉柱的雷蟒,直将那惊凰琴凝聚而成的风刃虚凰缠绕在了一处。

    雷意迸散,还于虚空,风刃亦已乱了,卷向周围虚空。

    也不知是否这两道攻击影响了天地气机,镜湖周围,赫然有蒙蒙细雨飘洒了下来。

    “他竟然掌御了雷法?”

    文砚心心间也暗吃了一惊,十指急忙拔落,撩向琴弦。

    但十指堪堪落下,还未拔动琴弦之时,便有一只手凭空而生,重重按在了弦上。

    叮咚琴音嘎然而止,周围一片死寂。

    文砚心抬头,就看到了那个小魔头近在咫尺的脸,听到了他的话。

    “就凭你这点本事,哪里来的胆量跟小爷我斗法?”

    方行眼底有着一抹戏谑,更多的是无语。

    这文砚心一身的本领,也就与北俱妖地的狐仙姬相仿,便是加上了这一具由胡琴老人当年无意获得,传给了叶孤音,后来又被文砚心看上,巧取豪夺拿了过来,请她们文家一位元婴老符师重新炼制,补足了一些符文,也使得此琴品质更增一筹,堪称半神器的惊凰琴,也最多达到了纯阳道鹤灵子七成的水准而已,却敢来拦方行的路,却显得有些可笑了。

    “你!滚开!”

    文砚心大吃了一惊,虽然刁蛮,却不傻,双手将惊凰琴向前一推,抽身急退。

    然而方行手掌一按,惊凰琴却似定在了空中,文丝不动,而他则一手探出。揪着文砚心的衣领子扯了过来,面上似笑非笑,戏谑问道:“说小爷抢东西,你这琴又哪来的?”

    “腌臜野修。快放开我,不然本小姐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文砚心本就是骄傲性子,落入了方行手中也不怕,反而大怒,娇美容颜都变得铁青。

    “我如果不放呢?”

    方行笑嘻嘻的。取了黑色巨剑在手里。

    “有本事你就杀了本小姐!”

    文砚心愤怒厉叱,满面厌恶之色尽显无疑。

    “好!”

    方行答应,手里的黑色巨剑向前一送,便贯穿了这位刁蛮大小姐的肚子。

    文砚心只觉腹部一凉,低头看去,整个人却顿时呆了,面上现出了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后胸腹被绞烂的剧痛感觉传遍全身,尤似肚子里炸开了一座火山,再看向方行时。眼底既是恐惧,又是惊慌,又是悚然,惟独没有了先前的愤怒与骄傲,张大了嘴巴要说话,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他怎么真的对自己下了杀手啊……自己可是文砚心啊……

    “你算什么东西,也来小爷面前摆这大小姐的架子……”

    方行冷笑,黑色巨剑一震,无形气机释放,便要横向里一绞。

    这森然杀气。直吓坏了文砚心,也惊呆了周围众修。

    “那可是文家的大小姐文砚心,除文亦儒外最出色的小辈修士……”

    “那小魔头,真无半点怜香惜玉心肠都没有……”

    “竟然对一个女子下这等下杀手。那小魔头当真无耻……”

    一时间,凡是注意到了此间情景的众修,心里都像是灌了满满的凉气,震惊之后,则是无尽的义愤填膺,在他们看来。对一个女子,尤其是如此年青漂亮气质皎皎如仙一般的女子痛下杀手,这简直就是不可原谅,他们能容得小魔头张狂一时,却容不得他辣手摧花。

    “小魔头,竟然对我文家人下这等杀手,你是找死!”

    也就在这一瞬,一道身形如闪电般,撕裂虚空而来,突兀的出现在了文砚心身后。

    是那文家的大符师文亦儒,文砚心的堂兄,他已经顾不得什么隐忍与出手的时机,身形挪移,闪电般欺近了文砚心身前,一张符篆贴在了她后背,给她灌入大量生气,同时拉住她的后领,直将她方行的剑上扯了下来,鲜血喷涌,却露出了胸腹一个大洞,前后贯穿。

    文亦儒一张儒雅的面孔之上满蕴怒意,袍袖甩出,飘出了一道淡黄色的符篆。

    符纸悠悠,轻飘飘的,却又势如闪电,直向方行面门飞来。

    “嗯?”

    方行陡然间挑了挑眉眼,立刻挥剑,剑气纵横,于三十丈外斩灭了这一道符篆。

    轰隆!

    符篆破灭,但竟然从里面炸裂出了一道可怖的雷光,突兀的出现在虚空之中。

    是那符篆之中蕴含的力量,一道符篆,赫然便相等于一式术法。

    “这就是你的本事?不怎么样嘛……”

    方行大叫,挥舞黑色巨剑向前冲来。

    而文亦儒面上则现出了一丝冷笑,大袖一摆,将文砚心轻轻送向后方迎上来的文家诸长老,此时的文砚心脸色苍白,几欲昏厥,看起来虚弱之极,倒不是伤的,以她金丹境的修为,伤的再重,一时半会还是能支撑的,现在这模样其实是给吓出来的,眼色惶急。

    “堂哥…………”

    她张开口,想说什么,却舌尖打结,说不出来。

    “心儿,你放心,且看为兄替你出气!”

    文亦儒眉头皱起了一个疙瘩,忽然间回身飞掠,身形舒展,脚踏罡步,指诀起处,道道符篆出现,如飞剑、如法宝,铺天盖地,向着方行笼罩了下来,每道符之间都有气机相连,形成了一张遮天大网,就像是春里日的柳絮,冬日里的茫茫大雪一般向方行卷了过去。

    这一霎间,赫然有几千道符篆漫天飞舞,卷向了方行。

    符纸飞舞间,甚至连方行的身形都遮蔽了。

    “小魔头,对女人出手算什么本事,来试试能接下我的几道符?”

    文亦儒负手而立,望着方行,直如望着一个死人。

    “文家的大符师文亦儒出手了……”

    “小魔头输定了,论消耗战,没有谁敌得过符师!”

    “杀了这个心狠手辣的小魔头,为文家仙子出气……”

    “斩杀此子,以儆效尤!”

    神州北域最年轻的大符师啊!

    一道符便能卖得二十块上品灵石,或是他精心篆写的先天符,甚至能卖得百两灵精。

    这哪里是斗法,简直就是烧钱!

    不过文亦儒一出手,众修也都相信小魔头败定了。

    这三千道符,别说其中蕴含的恐怖威力,就算是一张一张的劈斩,得斩到什么时候?

    周围众修议论纷纷,交头结耳,眼底闪过了艳羡之色,更有人高声大叫起来,面对小魔头的凶风,他们虽然心里忿怒,却不敢上前挑衅,便将自己的心念寄托在了大符师文亦儒的身上,若是小魔头被文亦儒斩了,自己在旁边跟着喝几声彩,好歹也算出了力不是!

    “他娘的,这么多符篆,小爷得有多少功夫跟他耗?”

    方行一眼看穿了他的意图,眼神也眯起来,再加上周围不时有人大喊大叫,却也在干扰他的心神,让他有些心烦意乱,懊恼之下,干脆对这漫天符篆不理不睬,深吸一口气,双手于胸前掐诀,而后眼中火意蒸腾,一口火焰吐了出来,自口中喷出时,还只是细细一束,到了空中,却轰隆一声旺了起来,竟然形成了一片遮天蔽日的火海,将无数符篆吞没。

    三昧真火!

    以火破符!

    让你玩符,让你玩符,小爷我一把火给你烧的干干净净,看你玩个屁!

    眼睁睁看到自己催发出去的符篆片片燃起,飘摇落地,文亦儒直接呆住了。

    “不可能……怎么可能……”

    他失声大叫:“他修的什么火意,难不成比宋归禅的菩提佛焰还厉害不成?

    符师的优势人尽皆知,那便是对消耗战尤为擅长,毕竟一道提前画好的符篆,在战斗催动出来,便是一式成形的术法,根本不需要消耗他本身的灵力,只要准备充足,真是跟人斗上百八十年也不成问题,但弱点也一样明显,那就是害怕修了火法的修士,毕竟符篆一般都是画在了纸质符纸上,碰到了火就烧的干干净净,化成灰了都,还玩个蛋啊!

    不过对普通符师这固然是一个大弱点,对文亦儒这等大世家出身的符师却不同,他所用的符纸都是以秘法祭炼过的,水火不浸,整个北域诸天骄中,修火法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但包括以三生纯阳火意闻名北域的鹤灵子在内,无人可以轻松焚掉他的符篆。

    “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

    方行收了三昧真火,望着文亦儒大笑,而后踏空冲来,挥剑疾斩。

    “是你找死!”

    那一把火里,甚至烧掉了文亦儒三年的心血,却也把这位大符师气的歇斯底里大吼起来,再加上输了一着的羞恼,他眼睛里出现了罕见的狠意,一拍虚空,身后凭空出现了三道紫金符篆,气息可怖,隐隐有贯穿虚空,牵引天地的气息,此符一出,也使得气息瞬涨三倍。

    “小魔头,我以三道先天神符败你,你便是输了,也可以甘心了!”

    文亦儒咬牙低语,出手之时,竟似有些不舍。

    这三道符本是用来对付谢临渊的,此时用了出来,对自己极为不利,只不过,既然已经与方行正面对上了,狭路相逢,自然没有后退的道理,只能先顾眼前了!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