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小爷带你去杀人

掠天记 第六百二十五章 小爷带你去杀人

    文亦儒身为文家符道天骄,却曾经在二十岁时,便入红尘凡国,考科举、入朝堂、领军战蛮荒,下马治天下,感悟红尘道道法则,最终窃取一国真意,化作了这三道本命先天符,他肉身不强,丹成二法,无甚稀奇,但就凭借这三道符,他就算得上北域顶尖的神子。▲∴,

    一符飘来,正悬于方行头顶之上的虚空之中,符上气机氤氲,竟尔化了一片国度虚影。

    那虚幻之国里,有城池、有山岳、有帝王、有将相、有商贾、有平民……

    大国符!

    那真是一种栩栩如生的国度,也带着一国之重。

    此符临头,便好似一国重量,镇压在了一人头顶,将方行化作了此国之内一介凡人。

    第二道符,则化出了一片战场。

    沙场无垠,厮杀正惨烈,血气滔天,遮天蔽日,而方行,则困在其中。

    战阵符。

    第三道符,却化作了一尊菩萨,慈眉善目,垂睑捏印,端坐虚空,让人心生跪拜之意。

    菩萨符。

    一符镇压修为。

    一符囚禁肉身。

    一符超渡心灵。

    一个大符师,亮出了自己真正的底蕴。

    “这帮孙子们都这么难缠吗?”

    方行见这三道符,也是目光一凛,面上狂色不改,心里却无半点小觑。直觉的感到了这三道神符的恐怖气息,他没有冒冒然去强行反抗这镇压之力,而是微闭了双眼。平复气机。半晌之后。两双眸子却又陡然张开,收起黑色巨剑,脚踏虚空,双手同时捏起法印。

    “别说一国,搬来整个天地又如何?看小爷乱了这天,乱了这地!”

    闷雷一样的暴吼声中,他一手在上,一手在下。

    一正。一逆,缓缓划圆。

    而在他身周,一道阴气,一道阳气正逆相转,愈来愈强。

    直到最后,赫然已化成了一座阴阳大磨,巍巍峨如两座大山,镇压虚空,缓缓旋转。

    阴阳大磨盘。

    逆乱天地阴阳,甚至气机牵机。乱了三道神符之内的众生相。

    慈眉善目的菩萨掳起袖子,跳入沙场。挥着大刀割人头,民间的众生入了庙宇,争夺香火,勾心斗角,乱作一团,沙场上的煞气到了人间,你杀我,我杀你,血气滔天,好好一国,好好一座人间,赫然气机紊乱,乌烟瘴气,哪里还有半点清朗之气,活脱脱是一座地狱。

    “怎么……怎么会成这样……”

    文亦儒与三道神符心意相连,神符被乱,他心神也已大乱,踉跄后退,面色古怪。

    “你……你逆乱人间……是逆贼……是凶匪……是祸胎……是……”

    看向方行的眼神,已带着惊恐与滔天恨意,指着方行破口大骂。

    “……是你方大爷!”

    方行则冷笑,堪堪从气机中露出了一丝缝隙的三道神符间窜了出去,身如幽影一脚向文亦儒踏去,好在文亦儒乃符法大家,总算在最后一刻反应过来,手指在空中一划,便已凌空画出了一道符篆,方行这如闪电一般的一脚,却被阻在了半空之中,只是踏在文亦儒身前虚空的符文之上,但他这一脚虽未踏实,力量却着实太重,踏上了符文,却连文亦儒周围的几十丈虚空都跟着颤抖,这位大符师也被震荡的虚空所波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形如纸鸢一般坠入了湖里,“扑通”一声,溅起了一朵不算太高的水花,然后久久无声。

    “哈哈哈哈,第十个!”

    方行大笑,身形冲天而起,高浮于镜湖之上,正要笑着说上两句,耳朵里却忽然间听到了一声小孩啼哭声,心下微惊,急忙目光疾扫过去,顿时一怔,眼中炸出怒意。

    ……

    ……

    “擒下那只妖鸦……”

    “把它背上那个该死的小东西给我擒来……”

    在方行与文亦儒恶斗之际,施印元并无半点观战的心思,他此时正站在山巅上,疯狂的大叫,指使着自己手下的爪牙去围追堵动大金乌,急的都跳起脚来了。

    却把个大金乌气得“呱呱”直叫,逃的跟个孙子也似,偏偏背上驼着一个还不会站立的小婴儿,只以灵力缚住了她,免得掉将下来,倒是让它束手束脚,无法放开了与人斗法了,只能一边逃一边破口大骂:“他妈的,等大金爷空出手来,让你们尝尝我的撕鹤爪……”

    “哇……”

    它背上的小东西虽然有大金乌的灵力护着,但这番凶险的环境下,也吓的大哭了起来。

    “一定要抓到它,将它背上的小杂种给我抓来……”

    施印元几乎快绝望了,声声嘶吼,嗓子都要哑了。

    现在的他,也实在是没了别的办法,从灵巧宗内带来的镇宗之宝,已经被那小魔头抢了去,对他来说,却无论如何都要抢回来,而且要靠着自己的能力抢回来,不然的话,就算是其他人斩杀了小魔头,拿回此门,他们灵巧宗想讨回去,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而且,若是此宝通过别人的手回到了灵巧宗,不管灵巧宗有没有为此付出大代价,他都再也别想触到此宝了。也正因此,他想到了仅剩的一个办法,便是趁着方行与文亦儒大战,分不开身,指使随自己而来的爪牙,拿下那妖鸦或是小巧儿,然后向那小魔头赎回此宝。

    这是他对付方行的惟一办法。

    不过他却没想到,方行与文亦儒的这一场恶战,竟然这么快就结束了。

    而恰好看到了这一幕的方行,心里腾腾怒焰也升了起来,眉宇间杀气弥漫。

    “真不是东西啊,小爷守着规矩,在这里跟你们车轮战,你们还玩这等把戏?”

    方行低吼一声,直接施展挪移之术,闪身跳到了大金乌背上,一只手把小东西抱起,另一只手挥刀指出,宛若实质的血色刀煞横亘虚空,含而不发,那些正呼啸连声追过来的灵巧宗修士被他一身的煞气所慑,竟然纷纷按住云头,一时搞得人仰马翻,乱作一团。

    “小魔头,此乃神州,岂能容得你来逞凶?”

    斜刺里暴喝响起,剑气森森笼罩一方,一位出身苦海的剑修拦在了方行身前。

    “别以为侥幸赢了文师兄便可以目无余子,不过是修法相克而已!”

    一个面白唇红的青年倒持银枪冲来,拦在方行身前,赫然便是宋家道子并纯阳道神子宋归禅的弟子,同样也是名震北域的天骄人物宋归心,堪堪赶来,跃跃欲试。

    “南瞻来的道友,竟然胡乱杀人,当真是过了……”

    虚空之中,一面容古朴,宽袍大袍的男子脚踏虚空而来,一步三丈,飘飘然来到近处。

    三道七子之一,符器道高足谢临渊也来了。

    周围虚空里,影影绰绰,还有许多人正沉默不言的赶到这里。

    一时间,足有十数个气息非同寻常的年青修士拦在了方行身前,虽无声,却杀气逼人。

    “护道盟的人差不多到齐了吧?”

    方行面无表情,扫了众修一眼,冷声开口。

    周围众修无人开口,只是目光幽幽,虽然围住了方行,却还真无人胆敢上前叫战。

    在挫败了文亦儒之后,场间众修已无人再敢小觑方行,都不是傻子,连文亦儒都败了,余下众修,哪怕再是真传道子一类的人物,出手前也得拈量拈量,再加上方行适才一剑将文家大小姐文砚心戮了个半死,煞气已经出来了,这一身的血腥味儿,也让人心颤。

    “护道盟,护道盟……你们护的是什么道?”

    方行抱紧了怀里的小东西,再次开口。

    还是无人说话,似乎听出了他话里的讥讽之意,数人目光都已变得冷酷了。

    “人倒是不少,小爷一个个收拾起来,怕也得废点时间,不如这样吧……”

    而方行则吸了口气,抬头看向了远处的山巅,遥遥指着施印元,道:“从这里,到那里,足有三百丈,小爷现在就过去杀了那个王八蛋,你们单个儿出手也罢,一起出手也罢,尽管朝着小爷招呼,小爷倒要看看,今天我要杀人,你们有谁能护得住他?”

    说着,他提刀一指,遥遥指向了远处山巅上的施印元,杀气勃发:“十息之内小爷斩你!”

    “唰!”

    这一霎,施印元脸色忽然变得煞白,再也不想什么青铜大门了,转头就逃。

    而方行则在此时,一声长啸,大金乌会意,双翅伸展如金云,双翅下劲风鼓荡。

    “我就不信一个南瞻修士可以在神州肆意妄为!”

    人群里,忽然一声厉吼响起,宋家小天骄宋归心提枪戮来,满面酷冷之意,枪出如龙,直戮向了方行右胸口位置,这一着却是酷辣,直指向了方行怀里的小东西,却是他已算准了方行怀里抱着个小孩,只剩一臂可用,连法印都捏不得,就不信他单臂接自己一枪。

    “哇……”

    因为失了道源的关系,小东西反而更敏感一些,察觉到森然杀气,立时大哭了起来。

    而方行却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低声道:“别哭了,小爷带你去杀人!”(未完待续。)

    ps:另外今天冬至,别忘了吃饺子,也别忘了给老鬼投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