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二十七章 谁见我抢劫啦?

掠天记 第六百二十七章 谁见我抢劫啦?

    山巅之上,方行一手抱了孩子,一人提了人头,腰间别着一只腾蛇,身侧站着一只金色的大乌鸦,身上的灰衫被镜边的凉气吹拂,鼓荡如杀气盈空,直向着满空的神州天骄道子人物,威风凛凛的大声喝问:“你们不是护道盟吗?在小爷面前,你们又护得了谁?”

    空中修士无数,高手无数,放到哪里,都是名震一方的人物,却无一人答腔。

    有人恨,有人怒,有人杀气凛冽。

    但无人不承认,小魔头冲杀四方,他们无人能挡。

    场间数十骄子,适才轮流上前阻拦这小魔头,但又有谁曾让他停下了半步?

    “还有人要与小爷较量一下么?”

    方行冷笑,将施印元的人头掷到了地上,举足踏住,向空中喝问。

    杀气凛冽,凶风四溢,敢问神州谁敢战!

    “实在嚣张,谁能上前治他,为我神州众修出一口恶气?”

    有人气的颤抖起来,悲声大叫。

    “只可恨,宋师兄在闭关,三道七子大部分人也不在,不然岂会容得这厮嚣张?”

    有人闭上了双眼,哀叹时运不济。

    “现在你们天一宫还会护着他么?”

    此时此刻,另一侧山巅的苦海云家大长老,嘴角带着冷笑,看向了天一宫钟一长老。

    钟一长老沉默不语,像是已经入了定,半晌之后。才骤然睁开了双眼,淡淡道:“湖君长老对此地发生的事情定然知晓,但既然他老人家没有传我法旨,想必他是想让我自行处理,老朽无甚本领。只能依着规则处事,此子败了若海云独、败了文家道子文亦儒、败了符器道谢临渊,更败了任何上场与他斗法的小辈修士,若无人再来挑战赢他,那这婚约……”

    他说到了这里,微微顿了一下,却终于还是没有狠心做下这个决定。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又道:“但他却又出了法台杀人,这是他与灵巧宗的私事,老朽不欲替灵巧宗的小辈复仇,但若是有灵巧宗的老祖宗来寻他,我天一宫自也不会包庇,另外……他毕竟已经不在法台中了,你们若有私仇寻他。我天一宫也不来干予,待你们私事了结,招婿大会继续!”

    说完了这一通话,老头儿便再次闭上了眼睛,不过意思却表现的很明白了。

    “你们天一宫倒是把自己摘的干净!”

    而那云遥长老,则冷笑一声,也不来与钟一长老废话,按剑起身,向着空中冷声大喝:“苦海剑修听令,老夫怀疑此子曾伤我云家子弟。盗我苦海剑经,不必与他讲什么规矩了,速结剑阵,将他拿下……”说到这里,口气一冷,寒声道:“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听了他这番话。只听得人群之中,传出了一片雷声也似的“诺!”

    旋及便见空中剑气纵横,赫然足有几十位云家剑修越众而出,各踏罡位,结成了一座剑气森然的大阵,其矛头隐隐指向了站在山巅上的方行,气机含而不发,一发杀人。

    被这云遥长老提醒,文家陪同文砚心来的长老亦站了出来,胸中怒气更盛,直向虚空高声大喝:“文家子弟何在?此子便是盗我文家符篆、毁我异兽仙园的南瞻恶匪,还与他讲什么规矩,速速结成法阵,不顾一切手段,定要将他拿下严审,如敢反抗,格杀勿论!”

    “诺!”

    有符光亮起,结成一片,铺满了半边天空。

    “符器道弟子何在,杀了这厮,为谢师兄泄愤……”

    一个尖利声音响起来,却是气急败坏的邱小玉,身边却是浑身湿漉漉的谢临渊。

    符器道弟子来的不多,却也有十数位,虽然心底不怎么敢招惹那小魔头,但输人不输阵,也只能齐齐祭起了法器,口中大喝“小魔头束手就擒”,气势却弱了许多。

    “灵巧宗弟子何在?”

    “一气宗弟子何在?”

    “青阳观弟子何在?”

    一时空中叫喝之声连成一片,不知多少杀机出现,密布整片镜湖虚空。

    尚未出手,这气机便像是一张天罗地网,把个方行牢牢罩在了里面。

    声声大喝里,传递出了一个答案。

    不论这小魔头今天出了多大的风头,他的下场,却只有一个,那便是……

    必死无疑!

    无论哪一家、哪一宗,今天都不会放过他。

    在众修杀气已然成势之时,方行却慢慢的自山巅上走了出来,望向成片结阵的空间诸修,深吸了一口气,神情傲然,毫无慌色,饶是众修此时与他为敌,心下也不禁佩服这小魔头着实胆量过人,然后就听到方行冷冷开口:“……放你大爷的屁,哪只眼睛看见小爷抢动啦?”

    “……”

    已经准备下命围攻的诸长老,竟然一时语塞,像是被噎了一下。

    那苦海云家的大长老云遥实在是被气坏了,下意识就开口叱骂:“到了此时,还想狡辩不成?那只肥乌鸦还在你身边站着,你还不速速认罪,却又如何分辩?”

    方行回头瞅了一眼大金乌,歪脖子斜眼的道:“我兄弟在我身边站着怎么啦,这世界金色的大鸟多啦,刚才灵巧宗召唤出来的凶兽里,就有几十只金色的大鸟,你怎么不说是灵巧宗抢动的,偏要说是小爷?嘿嘿,想要动手尽管直说,可别你大爷的来污谄我……”

    “你……”

    云遥怒极,喝道:“你一口南瞻口音,还能有错不成?”

    方行再次开口,忽然换了神州口音:“有你大爷个错。修行中人全身每一条经脉都控制自如,想说什么口音说不出来,要拿口音说事,我看你个老小子就有嫌疑!”

    云遥气的胡子都飘了起来,张了张口。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他得到的南瞻大盗的资料却也只有南瞻口音与金色大鸟相伴,连那金色大鸟是只乌鸦,都是后来推敲出来的,确实没人正眼看到,毕竟当时打劫时,仅有几次露面,那大盗与乌鸦也都蒙着黑巾。而且他们气息掩饰的极好。全然没有被人捕捉到,否则也不用如此麻烦了。

    这时候被那小王八蛋开口辩驳,他竟然有种说不过他的感觉。

    却也就在此时,那灵巧宗的一位随行而来的长老已经跳了出来大喝:“还敢胡搅蛮缠,那该死的丫头不是就在你怀里?人赃物证俱在,老夫看你还有何话说!”

    众修目光登时凝聚,朝着方行看了过来。

    这一条可是任他长了十张嘴也说不清楚的了。众修已经准备好动手了。

    可方行回答的没有半点犹豫,张口就来:“我是我和我老婆的孩子,老王八蛋少胡说!”

    那灵巧宗长老气坏了,怒喝道:“放屁,你老婆是谁?”

    方行翻个白眼:“你说呢?”

    这灵巧宗的长老还未回答,空中相当一部分人都朝着龙女瞧了过去。

    恨的龙女牙痒,“嗤”的一声,拉下了身前的纱帘,眼不见为净。

    灵巧宗的长老张口就要驳斥,甚至要说出滴血认亲。鉴订那小丫头身份的事情,但话到嘴边,忽然一眼瞥见了方行那冷笑的表情,心里登时一凛,毕竟这小丫头的身世,知道的人虽然有不少,却都是自己猜到的。或是暗中流传的,灵巧宗在表面上却从来没有承认过,毕竟这关系到了一峰之主的颜面问题,公开承认了,那还得了,灵巧宗岂不成了歪门邪道?

    这一下却是惊的他出了一身冷汗,明白了那小魔头的险恶用心。

    心下庆幸,亏得自己临时刹住了口,不然灵巧宗都不见得能容下自己来。

    苦海云家大长老云遥也看出了这灵巧宗上下的尴尬,再加上自己已着实不耐烦了,便一直厉吼:“与这小魔头废什么话,仅凭你废了我们云家子弟,杀了灵巧宗真传,神州便也容不下你,诸弟子听令,立刻将这小魔头拿下,可生擒者,赏灵精三千,击毙者,赏两千!”

    空中诸弟子早就准备妥当,得闻号令,立刻便齐声呐喊,准备冲将下来。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旁边山间,一处悬着纱幕的玉辇之中,白衣的龙女撩幕而出,宛若飞仙一般飞掠了下来,人在空中,便清冷开口:“且慢!此人毕竟已经在法台上胜出,诸位前辈若在此时拿了他,敖贞岂非真个成了他的未亡人?却将我置于何地?”

    沧澜海长公主竟然在此时露面,却让诸修齐齐一怔,暂时按捺住了冲上的势头。

    就连云遥以及灵巧宗等几大宗门的长老,也皆微怔,抬头看她。

    下方的方行听了这话,却有些兴奋,高声叫道:“你终于肯跟了小爷啦?”

    龙女面目清冷,寒声道:“你就算败尽诸修,也不算脱颖而出,还得再败一人!”

    方行一听,挑起了眉毛:“谁?”

    龙女淡淡道:“我!”

    方行一呆,还未答话,龙女身形忽然化作流光,直向他冲了过来,其势甚急,便如一道白色闪电,倾刻即至,纤细白晳手掌直向方行按落了下来,却把个方行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探手而出,与龙女撞在了一处,但龙女这一击实在力沉,直撞的他也向后飞去。

    “臭娘们,你有完没完?”

    方行气急败坏的大骂,明显是想翻脸了。

    但也就在此时,龙女低低的声音传了出来:“带了这道玉符,速速离去,天一宫内有传送祭坛,位置便在玉符之内,我适才已经命人去将祭台开启,你依玉符内标记方位前去,通过祭坛便可离开这里,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了,希望能就此抵了你对我三弟的大恩!”

    “嘎?”

    方行呆了一呆,看着龙女塞到自己手里的玉符,心下倒有些感动了。

    媳妇还是不错的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