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护身符

掠天记 第六百二十九章 护身符

    元婴老祖们真的出手了。

    一霎那间,空中竟然出现了四道元婴法相,前三道初一现身,便降临在了镜湖之上,其中一人收伏了方行召唤而来的凶兽,另一人收了他的金甲符篆,第三人收了他那一片残兵,方行那祭了出来,吓的一众修士瑟瑟发抖的法宝,竟然转瞬间被他们三人刮分的干干净净,一丝儿也不留,四人之中,却惟有第四道法相没有出手,只在远处的山巅轻叹不已。

    那道法相,却是天一宫湖君长老,静静的看着空中的其他几位元婴。

    龙女看到了这一幕,幽然长叹,神情复杂的看了方行一眼。

    而方行看到了这一幕,则只气的破口大骂,在扶桑山与根伯呆了三个月之久,他已经听说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当年的九天之盟,知道其中有一个约定,便是为免乱了天地气运,元婴皆闭关守劫数,只可在棋盘外,推动气机运转,却不可直接干扰小辈们争夺气运。

    自己在这天一宫内闹事,湖君长老若要出手镇压自己,倒也合情合理,毕竟元婴再不出手,也不会容得小辈在自己地盘上闹事,但这里可是天一宫,其他的老东西们出手就忒不符合规矩了,最关jiàn 的是,这几个老王八蛋一出手就瓜分了自己的法宝,把自己当肥羊了?

    “神州地域,岂容魔胎滋长,小辈,随我回府听经解煞,以免坠了歧途吧!”

    那收了那凶兽的元婴,不曾开口。声音却震荡虚空。传入每个人心里。

    开口之际。大手便直接按落了下来,似要一把将方行抓走。

    在这一刻,大金乌、龙女等人尽皆脸色大变,小东西更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而其他诸修,则面露残酷笑意。

    这小魔头,真以为在神州随意蹦跳,不会有高人出手拿他不成?

    就算他的实力足以败尽场间众金丹又如何?

    就算他真的具备与一门神子论个输赢的超强实力又如何?

    神州就是神州,底蕴深厚。高手如云,对神州自家人来说,彼此背后的势交织,形成了一种接近于公平的大势,哪怕小宗小派出了一位天骄,战败了大宗的道子,那个大宗也往wǎng 不会非常小家子气的来报复,最多就是暗中调教,让自家的小辈再去赢回一局而已。

    但这种公平大势,却不包括方行!

    你一个不知哪里蹦哒出来的小魔头。到人家地盘上撒盘,又有谁能容你?

    这不。宝贝被人抢了,连人都会被抓走。

    至于抓走之后,是真个听经讲道,还是镇压囚禁,或是直接斩杀,谁又知道?

    众人心间,皆已把方行当成了个死了。

    这个南瞻来的小魔头,最多也只算在这天一宫里,昙花一现,便要销声匿迹。

    除了方行不这么想!

    眼睁睁看着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抓了下来,他竟然不惧,反而飞身迎着那只大手冲去,甚至没有祭出大金乌一直等着他祭了出来的象牙小塔,就是这么硬生生冲了上去,向着空中的那个法相大吼:“老王八蛋,按捺不住了是吧?小爷就在这里,你来抓……”

    一边说话,一边撕开了衣领子,活像是一个泼皮要跟人玩命。

    众修都感觉有些荒唐可笑,面对元婴,有人虔诚,有人敬畏,何曾见过等耍无赖的?

    只不过,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直向着方行扣了下来的大手,忽然间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东西,大手“嗖”的一声收回,那外表模糊不清的法相上àn ,更是有两道闪电一般的光芒直扫了出来,紧紧盯住了方行的脖子,而后惊愕开口:“小辈,你不是南瞻来的吗?这令符你从何处得来?”

    “果然有用!”

    方行心下窃喜,直冲到了这元婴足有三十丈高的法相前面,仰头看着他,叫道:“谁跟你说我是南瞻来的?再说我南瞻来的又有什么关xi ?那盟约里,明明就已经勒令元婴不可随便出手,你们这群老家伙现在就坐不住了?有本事你就抓我,看我袁家老祖宗怎么说……”

    “袁家老祖宗?”

    大金乌险些跌了一个跟头,这小王八蛋什么时候有了袁家的祖宗?

    而听到了“袁家”两个字,那空中的元婴也是暗惊,沉喝道:“你姓袁?”

    方行道:“小爷姓方!”

    那元婴大怒:“那你……”

    方行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关你屁事,你就看看这是真的假的!”

    倒是不用他提醒,空中那位元婴,以及另外两位元婴,神念早就冷电一般扫了过来,皆看到了方行脖子上的那一枚玉坠,一看之下,也是心惊不已,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般沉重,心惊胆战的对视了一眼,方行面前那位元婴已厉喝道:“上古世家的东西,没人敢假冒,但……但就算是真的,却又从何处得来?老夫怎么从未听说过袁家有你这样的小辈?”

    一连串的反应,倒跟当时的湖君长老差不多,不过当时方行是没有准备,却是回答不上来,被湖君长老看出了破绽,此时自是不同,心里有了底,张口就噎的人说不出话来:“我们袁家出了什么人还得跟你禀告一声吗?要不要晚上谁跟谁睡了也来跟你报告一声?”

    那出身一气宗的长老顿时语塞,看看眼前这小鬼,再看看他脖子上的玉坠,犹豫不决。

    而方行,则眼底冷笑不已,瞅冷子看这元婴怎么弄。

    虽然早就知道了九天之盟里的内容,但方行可从来都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自觉遵守上,自然更不指望自己到了神州胡作非为,人家会捏着鼻子忍下来,只等着他们的小辈或是金丹境修士跟自己掰手腕了,实际上,他在到处打劫这几大宗门产业前,就做了准备。

    当初自己打算从天一宫逃走,那湖君长老也打算出手将自己拿下,可看到了这玉坠之后,立刻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方行心里登时就留了意,此玉坠是十一叔白千丈所传,虽然当时他没有给自己说明白,方行也早猜到这玉坠不俗,那时候见到了湖君长老的反应,立刻心里有了数,这何止是不俗啊,能把一个天一宫的元婴长老吓成这熊样,肯定相当厉害。

    而在当时,他也从湖君长老的话里,记住了“袁家”二字,事后得了空闲,便找人打听了一下,神州袁姓修士不知几何,以袁为姓的修行世家也如长河沙数,但若选一个能把湖君长老吓到的袁家,却惟有一个,那便是神州中域的几大上古世家之一的君山袁家。

    而了解到了袁家的底细之后,方行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这袁家厉害的很呐!

    若换了旁人,恐怕想的更多的是袁家究jing 与十一叔有什么关xi ,这玉坠在自己身上,到底是福是祸,说不定还会立刻将玉坠藏起来,待到心里有了谱再拿出来,方行可不一样,这厮立刻就想到了如何拿着玉坠去唬人,尤其是在自己初入神州,既无背景亦无靠山的情况下,这个十一叔留给自己的玉坠,岂不成了最好的护身符?傻子才会藏起来不加以利用!

    当然了,两手准备还是要的,表面大大咧咧,一只手已经攥住了小塔,以防有变。

    冷风啸啸,雨越下越大了,空中一片沉寂,久久无人开口。

    望着眼前几位元婴沉默不言,看不出喜怒的法相,方行心里有些没底,心想:“难道唬不住他们?记着那湖君长老看到这条玉坠时反应很激烈的呀……”

    却不想,此时这几个元婴法相看起来不曾说话,实际上已不知暗中交换了多少信息。

    “操他大爷,这小王八蛋怎么会跟袁家扯上关xi ,真是袁家子弟不成?”

    “多半是,不然一介金丹,哪敢在我们面前如此跳脱?

    “但他身上没有修liàn 过袁家功法的痕迹啊,再说,不是已经确定他来自南瞻?”

    “他若与袁家没有关xi ,怎么可能带有袁家的护身符?天xià 有几人敢冒袁家的名头?再者,袁家本来就是个护短的性子,哪怕此子是假冒的,这玉坠却假不了,玉坠上隐藏的符文假不了,若是我们出手治了他,便是对袁家的信物不敬,也是一大祸事啊……”

    “怕他怎地,袁家还真能跨域来找我们麻烦不成?”

    “又不是没找过……”

    对话进入了几息功夫,渐jiàn 沉默了,在众修围观之下,这沉默略显尴尬。

    良久之后,才有一人再次开口:“那你们看,却要怎么处置?”

    另一人小声道:“东西咱们都已经抢了,再还回去多没面子啊……”

    前一人叹了口气:“不还怎地?被袁家穿了小鞋,想让咱们北域小辈全军覆没不成?”

    这时一直未开口的一人寒声道:“干cui 杀掉,磨灭神魂,死无对证!”

    另外两人都鄙夷的转头看他:“你能把所有人都杀光?”

    那人干咳了一声,低声道:“我也就是说说!”未完待续。

    ps:平安夜啦,单身狗们赶紧出去送苹果去,向我学习,已经买了三筐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