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三十一章六 神州搅局不容易

掠天记 第六百三十一章六 神州搅局不容易

    “实际上,这只是我与你第二次见面吧?但你还好,不像别人说的那么恶劣,抱着那个小丫头的样子,让我不再讨厌你了,更何况还有我三弟的事情呢?其实在我心里,还是挺感激你的,那一次的事情,你我都知道只是一场意外,你初时来到我面前那样说话,什么负责任等等,我以为你在讽刺我,不过现在,我已经信了一半了,而且说实话,你也挺厉害的,若是给了你足够的时间,说不定你也会成长为一个名震四方的大人物……”

    山峰后面,龙女望着方行,轻声说道。这时候,她面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怒意,看向方行的眼神却显得复杂了很多,甚至有了些许温柔的笑意,人心都是肉长的,龙族天性忠贞,这一段时间小魔头的死缠烂打,再加上一人独斗神州北域众修,龙女似也有所触动。

    听她这么夸自己,方行脸都红了,嘿嘿笑了起来,道:“怎么就信一半呢?”

    龙女低下了头,微微一笑,道:“我觉得你的话最多只能信一半!”

    方行嘿嘿笑了起来,竟未反驳,眼睛发亮道:“不管信多少,你总该跟了小爷了吧?”

    看到了龙女的温柔之意,他已觉得大事有七八成把握了。

    面上笑眯眯的,心里暗想:九叔叔那王八蛋,不是说小爷娶不成公主吗?

    可没想到,龙女听了,却笑意微苦,而后轻轻摇头,道:“不能!”

    方行呆了一下,旋及恼怒了起来,叫道:“你也忒过份了。小爷我千山万水的过来找你,如今好话也说尽了,不是也赔了,连这他妈的劳什子招婿大会我都按着规矩一步一步打过来了,现在讲人情讲规矩,你不都得跟了我?可你现在跟我说这个。真当小爷没脾气?”

    他愈想愈火,发起了脾气。

    但龙女却出奇的没有还嘴,她向着方行轻轻凑了过来,方行顿时警惕的闭了嘴,提起双手摆出了一副防御的架势,然而龙女过来之后,却只是按住他的肩膀,轻轻一拥,然后揉了揉他的脑袋。身形便向后飘了出去,眼睛望着方行,轻声的一笑,传音道:“我明白你的心意,也知道你的难得,日后你可能会变成很厉害的大人物,连我都需要仰望,但是现在……”

    龙女沉默了下来。幽幽叹息:“只是这肩膀还太瘦,负不起我的因果啊……”

    方行抬头起头。却看到龙女一脸的疲惫,目光转向了一侧。

    顺着龙女的目光看去,却发现她正望着下方,聚集在了镜湖旁边商议的一众修士。

    隐隐约约,他心里也感觉到有点不妙。

    空中的雨更大了,龙女天性避水。雨水自她身周滑落,朦胧似光圈。

    “方道友,你少年英雄,实力过人,着实让人佩服。只可惜,如今我神州北域诸英才里,纯道神子宋归禅闭关,符器道神子小酒仙赵长河往蓬莱参加丹仙会,阴灵道神女茶茶仙子前往北海采集鬼气,其他的诸宗的几位小天骄也都不在门内,余下诸子不成气侯,或是修行未稳,或是年龄太大,出手便不公平,却是无人能陪方道友论道谈法了,这一次的招婿大会,你已经赢了,祝你与长公主百年好合,仙福永享,大事已了,我等也要靠辞了!”

    那湖边的一群老修似乎商量出了一个结果,一群老儿大袖飘飘的飞掠了过来,有些出乎意料,方行本以为这群老家伙是商量着怎么对付自己,但却只看到他们中最前方行一个身披淡黄鹤纹大袍子的老头子满面笑容迎了上来,笑呵呵的向自己说了这样一番话。

    “你们想说什么?”

    虽然是好话,但方行冷着一张脸,心里已经提起了警惕。

    为首鹤袍老者,却是符器道的一位长老,也是位高权重,在苦海云家的大长老云遥愤愤离开后,观礼诸修便以他为尊,此时这老头倒是笑的和善,道:“想说的就刚才那些,适才三位元婴老前辈已经告诫过了我们,此次方道友战败诸修无敌,事后自有北三道三位神子神女再向你讨教,但谈道论法,却也不会伤了和气,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们会有什么不敬之处了,封禅山七州,毕竟还是个讲规矩的地方,我们现在过来,也只是道个别而已!”

    方行愈发的感觉不对,若真是如此,他自然求之不得,但他天性机警,却直觉的感到这老头和善的笑脸之下,似乎隐藏着什么自己看不明白的阴谋心思存在。

    忽然之间,他想起了什么,看向了龙女。

    龙女在此时也目光清冷的望着这几位老修。

    那为首的符器道长老对龙女也甚是恭敬,客客气气的道:“长公主既然心有所属,我等便在此恭贺了,他日行双修之礼,定然会有一份贺礼送上,聊表心意……”

    龙女咬了咬嘴唇,顿了顿才道:“那件事……”

    那符器道长老打断了龙女的话,低声笑道:“我等四家三道十二宗已经商量过,事情变化太过出乎意料,方道友与长公主定了婚事,我们是赞同的,只不过那件事所图甚大,若有不了解的势力参与了进来,我们却怕局面无法掌控,所以……还是算了吧!”

    “算了……”

    龙女身形轻轻摇了摇,似乎有些站立不稳,颤声道:“敖贞豁出了名声、代价,甚至包括了自己,苦苦商议谋划了一年的事情,竟然就这么算了……乔长老,你何必欺我?”

    看她的模样,竟似有些激动到难以自持。

    而那符器道长老听了,却只是轻轻一笑,道:“长公主,这件事须怪不得我们!”

    “是啊……是怪不得你们……”

    龙女轻轻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做着异常艰难的决定,半晌之后,她才再次睁了开来,长长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只能怪我,却怪不得旁人!”她沉默了下来,久久不言,肃立在一株古松之下,任由雨水打湿了裙袂,却一言不发,神情孤寂的有点吓人。

    此时虚空中大雨磅礴,眼帘里一切都是黑蒙蒙的,高天之上,有雷电自西而东,如游蛇。

    在这时,方行已然明白了场间局面,终于知道了龙女在为难什么,也明白了这神州北域修士的谋算,心里一时义愤填膺,火冒三丈,却竟然不知该做什么……

    逼宫!

    这群人在逼着龙女否认掉这门亲事!

    方行不傻,也不笨,从参与到这招婿大会里来,就感觉事情透着股子诡异劲。

    来参与选婿的人很多,但更多的人,看起来竟然只是凑个热闹一般,当时在道堂之中,数十天骄,实力过人者众多,但后来上台斗法的却寥寥无几,甚至有好几人,本来完全没有上台的意思,反而是被自己激将了之后,才跳上法台与自己动手,本来他心里想着南瞻修士受到的不公,只想出一口恶气,也没想多加留意,到了此时,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龙女与这些北域修士之间,本来就是有着盟约的!

    龙女嫁与他们几家的某一家,得龙女者为盟主,本就是盟约的一部分,也惟有龙女将自己都搭进了这盟约里,他们才会放心的依照盟约规定,按定好了的盟约行事,之前的约定里,并没有说明龙女只能嫁给他们中的某一家,毕竟他们也没想到,会中途杀出一个自己,而自己有这本领,败掉了所有盟约里有潜力的小辈,赢得这招婿大会的魁首……

    但就算自己赢了,他们也信不过自己,赫然要撕毁盟约。

    或者说,是以撕毁盟约为要胁,暗示龙女做下一个决定来。

    要么将自己排除在外,重新招婿,要么撕毁盟约,大家一拍两散!

    这群老王八蛋,打不过自己,镇不住自己,吓不倒自己,却开始向龙女施压。

    难怪这时候的龙女对自己虽然态度大变,却无并分喜悦,反而更显凄苦……

    自己还以为压倒的是神州北域众修士,却没想最吃亏的是龙女,一腔心血付诸东流!

    “老王八蛋,敢在小爷面前玩这等花招?”

    他大声嚷嚷起来,身上煞气激发,竟一时想动手。

    只可惜,此时远空之中,有三位元婴坐镇,再加上义理在身,这几位长老却无人惧他,那符器道的长老轻声一笑,道:“方道友,这件事须怪不得我们啊……”

    明明想一拳将这老头的牙捣烂,但方行这一拳却没真个落下去。

    他也知道没用,就算自己能揍这老头一顿,还能逼着他以及他背后的势力帮龙女效力不成?再加上,那三位元婴法相还在山巅上冷眼旁观,虽然他们刚才被自己冒充的“袁家”身份慑住了,摆出了单纯观礼的模样,但在这种事情上,显然也不会容得自己随便搅局。

    自己若真的耍横,他们在不伤到自己的情况下,将自己拘勒或是直接强行送出千万里外都是没有问题的,并不理亏,自然也不会怕他口中的“袁家老祖宗”找上门来……

    因此一时之间,连他都有些为难了。

    而场间几大宗门老修的面上,却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想在神州搅局,可没这么容易!未完待续。

    ps:下午时在公司码字,被领导逮了个正着,等侯处理中……

    ...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