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三十三章 龙宫气运

掠天记 第六百三十三章 龙宫气运

    抢媳妇这种事都能干得这么溜,大金乌对方行已经满心崇拜了!

    小魔头煞气腾腾,扛了龙女就跑路,对于龙女的所谓大义种种,他老人家可全不在意,什么龙宫正统,什么真龙气运,什么一线生机,统统该滚哪滚哪去,等到归墟里的大狗子出关了,再立一门龙族道统不就行了,何必非得搭上自己媳妇,去争沧澜海那块破地方?

    当然,他也看出了龙女性子持拗,既然打定了主意要缔结四海之盟去与龙后抗衡,便不是旁人轻易劝得动的,再加上他也懒得劝,干脆就一棒敲晕了扛回家去!

    只是这一举动却吓坏了神州北域的众修,虽然嘴上说着以解散四海之盟为由,暗迫龙女亲口取消与方行招婿资格,但实际上他们却并不是真个想解散啊,毕竟这盟约对他们来说也是好处多多,不然以他们那高高在上的眼光,又岂能轻易与旁人相互妥协,缔结盟誓?

    只不过,刚才还在以解散四海盟约为理由暗迫龙女的他们,赫然发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明明眼睁睁看着目的就达到了,但那小王八蛋行事实在够邪性,竟然把直接人打晕了扛着就跑,闹什么呀,龙宫长公主都让人扛跑了,四海盟约还结个屁啊……

    雨更大了!

    如潮水般的修士密布在空中,将扛着媳妇的方行围得水泄不通,坚决不肯相让。

    不过也没人真个出手,就连那三位元婴法相都保持了沉默!

    实在是没理由啊!

    这小王八蛋的“背景”就像一块巨大的枷锁,结结实实镇压在了众修头顶,再加上,看明面上的道理,这小魔头还真是赢了这场招婿之会,肩上那位长公主,还没来得及将那句“不作数”的话说出口就被他打晕了,算起来还真与他有婚约在身,众人道理上占不住脚。

    “湖君道友。该你出面说句话了!”

    三位元婴法相之一,无奈之下,暗地里向着远处山巅上瞧热闹的湖君长老传音。

    那湖君长老却也满腹的无奈:“我又能说些什么?”

    三位元婴之一道:“龙女寄居你们天一宫,你也算半个主人。更是她的长辈,自然有资格开口将龙女留下来,好歹也得逼得他等到龙女醒来才能离宫,介时事情自然由不得这小魔头了……哼,老湖君。你分明早就知道这小子身上有袁家的符令,却不早早通知我们,害得我们三人丢了这样大的一个脸面,还未找你算帐,这件事你可推脱不得了吧……”

    湖君长老苦笑回应:“你们三人远遁而来时,老夫就劝你们要按规矩做事,是你们认为我想独吞了那小鬼的法宝,这才忙不迭的抢着出手瓜分好东西,又岂能怪我?”

    三位元婴都不说话了,也不好意思接这个茌。

    倒是湖君长老。长叹了一声,却也不好真个坐着不动了,如今天一宫宫主道无涯不在宫中,临走前将龙女的事情托付给了他,他便有职责,让这表面上的招婿大会,暗地里的四海盟约缔结之事平稳推进下去,虽然他也曾动过让这小魔与龙女凑成一对,并将他背后的力量引进四海盟来的打算,但从现在的局面来说。这个想法已经完全不可能实现了。

    无奈之下,法相升腾,闪身掠至了众修的包围圈里,轻轻望着方行一叹。道:“小友,还是将长公主放下吧,你们可以暂在我天一宫歇息,待她醒来再议!”

    方行皱起了眉头,叫道:“醒了她还能跟我走啊,老家伙你是什么意思?”

    “你也知道她醒了不跟你走啊。那还要把人打晕了扛走?”

    湖君长老很是有些无奈,却也不想用强,稍稍沉思,才有些无奈的向方行说道:“小友,你似是极为不赞同我敖贞侄女的做法,但你也不想想,若是你真个将她带走了,固然能让你娶她为妻,得偿所愿,但她们龙族却失了一线生机,她这辈子又如何还能快活?”

    方行冷笑了一声,道:“我就知道她是个傻子,但我不能看她干傻事,龙族的气运自然有她们龙族的爷们去争、去抢、去杀出个一线两线几百条线的生机来,什么时候轮到她这么个娘们在这里装大尾巴狼了?这娘们就是逞能,小爷我非得把她绑了回去揍一顿不行……”

    湖君长老苦笑道:“龙族……现在有名份有自由的,除了她,哪里还有旁人?”

    方行没有把龙三太子的事情说出来,只是一撇脑袋,道:“我才不管!”

    湖君长老沉默半晌,轻声一叹,忽然传音道:“罢了,这件事告诉你也无防,你真以为她是自己愿意做一个筹码的么?也是被迫无奈啊,沧澜海老龙王痼疾缠身,已经寿元无多了,在他驾鹤西游之时,系于他身上的沧澜海龙宫一脉气运必将为人窃取,真龙一族温养了悠悠十万载的正统气运没了,也就等若是被人捏住了命脉,此后龙族就算拥有再高资质的后裔,哪怕是成为了龙仙,也会受人所致……这样说,你明白了她的为难之处了么?”

    “龙族……正统……气运……”

    方行呆了一呆,心间电光石火,总算明白明白了龙女的为难之处!

    难怪这娘们已经知道了大狗子好好活着,甚至有可能完全痊愈的消息之后,也定要缔结这四海之盟,甚至心志更坚定了,却原来,是为了这什么劳什子的正统……

    “抢走就抢走,大不了回头再抢回来,她抢不回来我帮她抢,但当别人媳妇就不行!”

    心思急转间,方行还是斩钉截铁回答,拒绝交还龙女。

    湖君长老皱起了眉头,不愿再多说了,轻声道:“若是这么好抢回来,敖贞侄女也不至于这么孤注一掷了,老夫前因后果都已说与你听,再如此执拗便与理不符了,就算你真对敖贞侄女一往情深,却又怎能眼睁睁看着她父王去世而不让她有见最后一面的机会?”

    “那老东西也没干什么好事,龙宫那一摊子还不是他惹下来的,不见能少块肉不成?”

    方行已暗中握住了腰间的象牙小塔,他有预感,今天确实没这么容易离开了。

    “你敢对龙君不敬!”

    湖君长老听了这句话,面上却也生起了一抹怒容,冷喝一声,向前踏出了一步。

    “嗖!”

    方行也异常警觉,忽然一把攥住了象牙小塔,高高举了起来,一脸狠辣的朝着湖君长老喝道:“少他妈废话,这是我媳妇,跟你们有个屁有关系,容得到你们来指手画脚说该做这该做那?话撂这,今天小爷就是要带我媳妇走人,你们这些老王八蛋哪个有资格不同意?”

    “嗯?”

    湖君长老看到了这一幕,心间登时微怔,心想那小塔是什么厉害法器不成?

    虽然看不出那小塔究竟是何法宝,但也隐隐感觉到此塔气息有些不凡,再见到那只金色乌鸦一看这小魔头亮出了小塔,立刻神情大变,“嗖”的一声飞到了小魔头身边站着,像是非常忌惮的样子,也让湖君长老心下隐隐感觉有些不妙,下意识退后了些许,未曾出手。

    周围其他诸修,也心里暗惊,纷纷向后退开,他们可是见过这小魔头法宝的厉害。

    另外三位元婴法相,见到这一幕,因不知根底,心下也隐隐忌惮,一时竟无人回答。

    “我不同意!”

    也就在这时,忽然间西方虚空之中,忽然遥遥传来了一声沉喝。

    “去你大爷,你又是哪个王八蛋?”

    方行下意识回骂了一句,转头朝那个方向看去,而后微微一怔。

    雨势越来越大了,几如银河倒倾,要覆灭天地一般,天地之间蒙上了层层珠帘,空中不见一丝光亮,四野虚空一片黑暗,但隐约可见一个头戴高冠,身穿宽袍的老者身形脚踏虚空而来,他走的也不甚快,身上气机更不显得有多少雄浑霸道,但这么一出现,却登时牵系了所有人的心神,甚至牵系了这天地间百年罕见的一场瓢泼大雨,愈发的雨如倾河,雷龙乱窜。

    “嘭”“嘭”“嘭”“嘭”

    那道身影一路踏空而来,气息呼啸,竟然在空中连续跳出了几道法相出来,皆惊疑不定的看向了那道身影,这些法相,赫然是一些其他大宗的元婴老祖施展法相赶了过来,却隐匿在虚空之中未曾现身的,但因那道身影气机太强,一路行来,竟然全都给震了出来。

    那道身影愈行愈近,已露出了形貌出来,赫然便是一个看不出切实年龄的中年男子,身上穿着一件宽袍缓袖的行云布雨袍,头戴琉璃冠,容颜清矍,负手而来,离得愈近,这漫天大雨便愈是磅礴,已近乎成盆成盆的大水当头浅了下来,甚至连雨线都看不到了。

    在他身前,所有围住了方行的修士不受控制的向两边分开,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推到了两侧,就连那三位元婴法相中的一人也不例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

    而那男子则慢慢向方行走了过来,目光淡淡望向了他肩上的龙女。

    “我是她爹!”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