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三十六章 灵巧宗施法印

掠天记 第六百三十六章 灵巧宗施法印

    “我媳妇不理我怎么办呢?”

    天一宫某处装饰华丽的洞府里,方行跷着二郎腿坐在玉案上,怀里抱着一枝铁琵琶,一边懒洋洋的拔弄着,一边向躺在一边逗着坐在它肚皮上的小东西的大金乌,问了那个这几天里不知问了多少回的问题。如今距离镜湖一战已经过去了三天,龙君现身后,方行和大金乌在天一宫里的地位也算是水涨船高,已经从湖边小楼搬进了灵气充裕的洞府里了。

    “大金爷我教你去她的小楼旁边唱个小曲给她听,有效果没?”

    大金乌眼睛里闪着贼光,满是好奇的问道。

    龙君现身后,也住在了小镜湖附近一处洞府里,时常有几大神州北域道统的大人物来访,细细商谈,似是在讨论什么海族在神州立道之事,而龙女则仍然独居在那小镜湖之中,方行见这是个沟通感情的好机会啊,就好几次过去拜会,龙女却一直不肯见他,若是以前,方行早就直接闯进去了,但如今老丈人就在不远处住着,却也不敢造次,只能想办法让龙女现身一见,只是各种方法都使过了,一直未能见上一面,大金乌这贼鸟便一块跟着出主意!

    方行听了,转身白了它一眼:“我很怀疑你这法子好不好用!”

    大金乌道:“当然好用,当年大金爷我十岁的时候就朝着山上的野鸡精干过这事!”

    方行问:“后来呢?”

    大金乌道:“后来我就把它骗到锅里炖了啊……”

    方行直接无语了,过了半晌,才叹道:“我也觉得你说的这个办法好用,当年其实我九叔叔教过,吟诗作对弹琴唱曲儿最能勾搭娘们了,可我这两天试了几回。没用啊,第一次弹了盏茶功夫,她没理我,第二次弹了半个多时辰,那头老龙冲出来要揍我……”

    说罢了心有余悸:“幸亏小爷跑的快!”

    大金乌也有点无语,道:“你唱的啥?”

    方行抱起了铁琵琶。随口给他唱了两句听:“湖里有只蛤蟆鼓儿呱呱,楼里的小娘们快开门呀,跟着小爷我回山寨,咱们三年生四个胖娃娃……”

    大金乌抬起翅膀按住了脑袋,长叹道:“换了我我也出来揍你……”

    方行怒了,提起铁琵琶就往它脑袋上敲:“都是你出的这破主意!”

    大金乌吓了一跳,急忙举起了小东西当挡箭牌,却把个小东西吓的哭了起来,这一哭可倒好。只吓的正在洞府外面揪着一头母狮子挤奶的天一宫内门女弟子牡丹赶紧冲了过来,把小东西抢了过去轻轻的哄着,同时狠狠白了这两个家伙一眼,面对母性大发的牡丹的姑娘,两个家伙只能讪讪的笑,今时不同往事,对着这娘们他们可彻底没了大爷架子。

    “对了,方大爷。那位叶仙子今天又来了,真的不见吗?”

    牡丹瞪了方行两眼。似是想起了什么,轻声问道。

    “她来讨回这个孩子的?”

    方行转头看着她,低声开口。

    牡丹摇头道:“这倒不是,叶仙子上次过来时,便已经跟我说过了,这个孩子跟着她。也只有三四年的命罢了,而且时常突发恶疾,非凡俗药石可医,必须得是昂贵的灵丹宝药才能续命,她也清楚自己根本照顾不好。她已经说过,这孩子由你照顾比跟着她好,虽然也想过来见一见,但却没有讨回去的意思,估计是为别的事来的吧,这次人又多了些……”

    方行若有所思,轻声问道:“这次来了多少?”

    牡丹道:“七八个呢,看服饰都是不同宗门的,说话口音儿跟您平时一样!”

    方行点了点头,道:“跟她说吧,以后不用来了,能帮的我已经帮了!”

    牡丹怔了怔,低声答应:“是!”

    “方大爷,不好啦……”

    就在这时,一声惊呼响起,却是跌跌撞撞的紫鸢姑娘驾着一柄古剑飞掠了过来。

    这剑还是方行赏的,刚刚拿到,尚驾御不好。

    “除了媳妇儿不理我,方大爷好着呢……”

    方行懒洋洋的斜眼瞧了过去,却见紫鸢姑娘满头的大汗。

    “不是的……不是的,是灵巧宗的人又来了,这一次,是奇秀峰峰主亲自来了!”

    紫鸢姑娘非常焦急的说道。

    “奇秀峰峰主?”

    方行目光一闪,沉默了下来。

    如今他身上远有“袁家”这个名号作虎皮大衣,近有龙君这个态度不分明的老丈人坐镇,两条大腿抱的结实,这群神州修士已经老实了不少,自己的符篆、法器、凶兽都还了回来,那些被自己伤了小辈,乃至被自己废掉了道子的云家都没有再找麻烦,惟独灵巧宗三头两头的来人,却也不意外,一是灵巧宗被他击杀了一峰之主的儿子,再就是凶兽腾蛇也被他抢了回来,更严重的是,那灵巧宗的镇宗之宝青铜大门还在他的手里,却是想讨回去了。

    “那厮什么修为?”

    方行目光闪了闪,开口问道。

    紫鸢却是微微一怔,低声道:“我可看不透他老人家的修为,不过传说他老人家厉害的很,能够做到灵巧宗一峰之主的,必无弱者,就连一些元婴长老,都与他平辈论交呢!”

    “这样啊,那不太好杀……”

    方行嘀咕了起来,又想自己现在没个正相理由,能杀也不太好杀,最好是找个没人的时候打闷棍,想到了这里,就懒待动了,挥了挥手:“跟他说方大爷看孩子呢,没空见他!”

    紫鸢呆了一呆,顿时有些无语,但也只好回头禀报去了。

    “什么?此子欺我灵巧宗太甚!”

    “斩了吾宗弟子,夺了吾宗异兽,抢了吾宗至宝,竟然连见也不见吗?”

    “那厮欺人太甚,就算真是中域那个家族的子系,也不该如此轻视我灵巧宗!”

    “我们去把他揪出来,夺回吾宗至宝!”

    天一宫一座接待外客的大殿之下,一群灵巧宗的老头子在听了紫鸢的回答之后,顿时勃然大怒,有人气喷的将手中的仙茗都摔在了地上,恨不得立刻杀了那小魔头。

    负责接待的钟一长老苦笑一声,只得起身相劝:“诸位道友勿恼,你等想必也知道龙君正在我天一宫与宫主及北三道的那几位老祖宗议事,惊扰了他们面上不太好看,况且宫主亲自下令,如今的天一宫宫内大阵全部开启,你们便是想硬闯,那也是冲不过去的!”

    一位灵巧宗的长老大喝道:“钟一老兄,你我也是旧识,还请你帮我将那小鬼揪来!”

    钟一长老苦笑了起来,道:“那孩子现在可是我天一宫贵客,宫主亲自下了令,让他住进了后山洞府之中,这岂是一般人能有的待遇?老夫可不敢对他用强,再者……”说到了这里,这老头苦笑了一声,自嘲道:“凭我这两下子,也打不过他啊!”

    众灵巧宗的长老登时无语,一人道:“那就任由他躲着我不见不成?”

    钟一长老苦笑道:“待他离宫之时,诸位自然可以问他,我天一宫便不管了!”

    灵巧宗长老一怔,急忙追问:“那他何时会离开?”

    钟一长老道:“这老夫就不知道了……”

    “过份,他若躲一辈子,我们的镇宗之宝便不要了不成?”

    “他若偷偷的走了,我们找谁去?”

    “揪他出来……”

    一群灵巧宗的老头子登时又嚷嚷开了,乱成了一团,但也就在此时,一个容颜清秀,宽袍大袖,看起来三十余岁的模样,双眼细长如刀,面无表情的男子,从袖子里取出了一盏青铜灯,上面灯苗如豆,显得非常虚弱,他轻咳了一声,堂间登时一片寂然。

    所有灵巧宗的长老们都看向了他,目光古怪。

    “他会出来相见的,也会将吾宗至宝,以及那本属于我灵巧宗的异兽还来!”

    这年青男子淡淡开口,将一双白晳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在了青铜灯上,而后缓缓扯了一缕光华出来,那盏青铜灯,顿时明灭不定,本就如豆的灯苗,显得更为微弱了。

    “哎呀,方大爷,你快看这孩怎么了?”

    此时方行所居住的洞府之外,正抱了小东西在水边喂金鱼的牡丹姑娘忽然一声惊叫,跌跌撞撞闯进了洞府里来,却险些摔倒,被闪身出现在洞府之外的方行一把扶住了,然后方行便面色严肃的看向了她怀里的小东西,赫然发现,那正在沉睡中的小东西忽然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的呀呀哭了两声,而后小脸色逐渐变得灰败,又沉沉睡了,连呼吸都弱了下来。

    “出了什么事?”

    大金乌也冲了过来,一看小东西的模样,顿时神情大惊。

    方行面无表情,微闭双眼,一息之后,背后赫然出现了一道三头六臂的魔影,那魔影额心,一个竖目睁开了开来,向着小东西一看,然后又朝着天一宫前方看了过去。

    “好狠的爹……”

    方行看过之后,眼中陡然闪过了一抹杀机,黑色巨剑直接取在了手中。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