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三十七章 以人换宝

掠天记 第六百三十七章 以人换宝

    却说方行睁开了魔眼一望,赫然发现小东西那为数不多的道源,竟然正被一缕一缕扯走,飘向的位置,正是天一宫前方接待宾客的一座大殿,立刻心里明白了怎么回事,事情赶这么巧,必然是有人通过抽取小东西那为数不多的道源,来逼他现身,而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这个小东西那死去的娘,便只剩了她那个该死的爹了,心中杀机登时暴涨万分。

    “嗖”

    他直接冲天而起,身形化作一道灰影,也不管这天一宫内的禁飞规矩,直接闪身到了此宫前面接待客人的大殿之上,挥手便是一剑劈了下去,浩荡剑气瞬间催发。

    轰隆!

    偌大一座大殿,竟然被他这一剑劈开了开半,屋瓦纷落,硝烟四起。

    “是谁出手,劈倒了大殿?”

    硝烟之内,十几道身影霎那间冲霄而起,飞浮在半空之中,其间大部分身穿灵巧宗的服饰,想必就是那群灵巧宗来找他的人了,此时他们都被吓了一跳,惊疑不定的从废墟里冲了出来,口中不停大喝,半晌之后,目光才落到了不远处持剑立于虚空之中的方行身上。

    “你们不是要找小爷吗?我来了!”

    方行持剑,阴森森走上了前来,朝着眼前一群老头子大喝:“谁是那个王八蛋?”

    “你就是那个袁家出身,结果姓方的小魔头?”

    眼前一群老头儿一时无人应声,旁边却有一个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方行转头一看,便见到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的男子,手上托着一盏铜灯,心下却是一怔,而后凝目,在这盏铜灯上,他感受到了小东西的气机,分明此灯便是那小家伙的命灯。却在此人手里……

    “原来不是一个老头子……”

    方行凝目看来,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

    此人赫然便是灵巧宗奇秀峰之主施法印了,却与方行之前的猜测不同,他竟然不是一个老头子。而是外貌看起来与施印元差别不大,而事实上,他如今也不过三百岁左右,却是金丹大乘的修为,寿元千岁。按照道龄来讲,确实是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

    望着这个温润如玉,看起来真正是从外貌到风骨皆具仙气的男子,方行却气不打一处来,咬牙道:“就是你坏了自家弟子的身子,让她怀孕,而在孩子生了出来之后,把自己亲生女儿的道源抽取了出来施法?就在刚才,你还为了逼小爷出来,不惜抽掉她仅剩的道源?”

    “大胆。竟敢对我灵巧宗一峰之主如此说话!”

    那男子还未开口,旁边已有一群老头子大喝起来,愤不可遏。

    却原来,施法印虽是金丹,但普通元婴却也不敢小觑于他,盖因此人乃是灵巧宗俊才,既是灵巧宗的大长老,又是一峰之主,有前辈曾评定过,此人五百岁前。便有可能破入元婴境界,若是他真的做到了,那么他会成为神州北域最年青的元婴之一,身份高到吓人。

    平日里。便是一些元婴修士,在他面前也不会摆元婴的架子,更别说方行这样一个小年青了,竟然一露面便出言不逊,尤其是毫不避诲的说了这件在灵巧宗乃至整个神州北域,都不是一个可以大厅广众之下讲出来的秘辛。实在是惹恼了这群灵巧宗的长老们。

    不过他们的喝斥,却也无意中点明了这男子的身份,确实就是施法印。

    “我去你大爷的!”

    方行想看这王八蛋越恨,本来不打算动手的,却也忍不住一剑劈了过去。

    轰隆一声,血饮狂刀画出一抹血痕,森然向着那年青男子劈了过去。

    周围众修大吃了一惊,望着这抹刀痕,纷纷后退,不敢逼近。

    然而面对着这可怖的一刀,那个年青弟子左手里还托着一盏铜灯,便这么以右手轻轻探了过来,在虚空中一按,一朵浮云在他掌下凭空产生,那一道血影,赫然被这浮云吞没了下去,荡起了一阵涟猗,最后竟然消失不见了,凶猛一刀,没有逼得他后退半步。

    “法宝不错,再吃小爷一刀!”

    方行见到了这一幕,不仅没有收手的意思,反而更来劲了,大刀一挥,就要冲上去。

    而那年青男子,眉头微皱,显然没有与他斗法的意思,左手一举,亮出了青铜灯来,而后右手手指轻轻自那铜灯之内,扯出了一缕光华,缠绕在了手指上,灯火顿暗。

    方行即将劈出的一刀陡然收住,眯着眼冷眼瞧他。

    那施法印缓缓松开了手指,又将那一缕道源放回了铜灯之中,轻轻一笑,淡淡道:“这位道友倒是个火爆性子,不过既然现身相见了,又何必急着动手?先把话说明白了再斗也不迟!之前你杀我儿子,已与我结下血仇,不过毕竟是他不自量力,上了法台与你争锋,被你斩杀,我无话可说,此仇可以放下,但他留下的异兽,以及我灵巧宗至宝,你需还来!”

    “嗯?”

    周围诸灵巧宗长老,乃至天一宫钟一长老,还有一些远远围观的天一宫弟子皆是一怔。

    方行此前斩了他的儿子,甚至还是在他的儿子已经退出了法台的情况下斩杀的,本以为这血仇必然不好收场,却没想到,这施法印第一次与方行相见,便主动提出可以抹去这份仇恨,只要讨还那只异兽腾蛇,以及他们灵巧宗的镇宗之宝,着实让人惊诧了。

    虽然只是表面抹去,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暗中报复,但毕竟是说出来了。

    “那只异兽已经烤着吃了,至于你们灵巧宗的至宝……”

    方行目光闪了闪,冷笑道:“小爷抢来的东西,凭什么还,有本事,你们抢回去!”

    “大胆!”

    “真以为你是那袁家子弟,又有天一宫在此护你,便不将我灵巧宗放在眼里么?”

    “小子,我们已经百般退让,你若欺人太甚,我们定可斩你!”

    一群老头子是真的怒了,在他们看来,灵巧宗做出的忍让已经非常大,哪怕这小子真是那袁家的子弟,哪怕龙君也已经认下了他做女婿,但在灵巧宗做出了这么大的退让之后,也不该再如此咄咄逼人,这是典型的不讲规矩,就差亮明车马要和灵巧宗不死不休了。

    就连那施法印,也皱起了眉头,沉思片刻之后,道:“这样说就没意思了,不如这样,我拿命灯来换?”

    说的极是轻巧,但方行却又眯起了眼睛。

    此人难道是想拿小东西的命来要胁自己?

    “她可是你闺女,你用她的命换我的宝贝,要不要脸?”

    方行在空中蹲了下来,拄着手里的血饮狂刀,面无表情的说道。

    而施法印却笑了起来,道:“我是指另一盏!”

    他说了这句话,身边便有一个长老取出了一块玉符传音,半晌之后,天一宫山门之外,赫然便有一队弟子,押着一个被铁链锁住的女子走了过来,此女头发绫乱,身穿紫衣,身上气机紊乱,显然下了很多禁制,赫然便是叶孤音,已经脱离了红妆楼的她,竟被绑来了这里!

    方行眼神顿时直了,目光冷冷的看着她,久久不言。

    而叶孤音在此时,也抬起了头,向方行看过来了一眼,眼神凄苦。

    “这位名唤叶孤音的女子本是我灵巧宗弟子,只可惜持身不正,竟然入了红妆做乐妓,坏我灵巧宗声誉,后来虽然及时脱身,但还是被我宗持法长老查了出来,按我灵巧宗门规,这等劣徒,该当送她上法台处死,以正门风,本来这几天就要动手拿她,不过我倒听说,她与小友你有几分交情,刚才又恰好在山门处见到了她,便特意过来问问你,是否网开一面?”

    施法印淡淡开口,声音不急不徐,不焦不躁,一副万事尽在掌握的模样。

    他察觉了方行目光森冷,便笑的更是从容,淡定,目光轻轻落在了方行面上,续道:“除了这名弟子之外,我灵巧宗还有十名弟子,皆是四年前拜了进来,如今还剩七人,刚才在山门处遇到了,却也是来拜访小友你的,觉得可否换回我灵巧宗的异兽与法宝?”

    这一幕变化,使得周围围观之人,尽皆沉默了下来。

    哪怕他们同为神州修士,都感觉此举有些狠厉,让他们心里也感觉有些不舒服。

    “奇秀峰峰主做的有些过了!”

    天一宫道堂门口,宫主道无涯与龙君并肩而来,淡淡扫了一眼下方,低声说道。

    龙君笑了一声,叹道:“所以我才说,海族一定要在神州立道啊!”

    道无涯沉默稍许,道:“需不需要我帮他一把?”

    龙君拂了拂大袖,轻声笑道:“不必,他们抢了人家宝贝,让他自己收拾,你出面了,名不正言不顺,灵巧宗虽是小宗,却也是在封禅山上有香火的,若是告你一状,你本就尴尬的身份就更难堪了,再者,若是他连这件事都解决不了,我女儿托付给他又如何放心?不过,若是他能做的让我满意了,呵呵,待到四海在神州立道,你可扶他坐上海族道统神子的位子!”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