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三十八章 赌我会不会皱眉头!

掠天记 第六百三十八章 赌我会不会皱眉头!

    除了被铁链锁住了的叶孤音外,另外六七个南瞻的修士也被灵巧宗的长老们押了进来,七八人被人迫站在了空中,施法印的身前,一个个目光悲愤的看着方行,他们都算是南瞻众修士里最为激奋的一群人,这些时日里一直在拜访方行,却没想到在这种局面下见面。

    而灵巧宗奇秀峰之主施法印,却面带微笑,静静的看着方行。

    从外貌看来,此人无论在任何人眼里,都是一个仙风道骨,气蕴不凡的年青人,可又谁能猜到,他是灵巧宗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的一峰之主?在他那平静的表情下面,实则蕴含着诸多让人想了起来便不寒而栗的往事,实在是神州北域最不好惹的人之一。

    此时,他似已笃定了吃定方行,面色平静,挂着一丝微笑,静静看着他。

    而方行亦未说话,只是静静的扫了这群南瞻修士一眼,这些人,有的面熟,有的则直接陌生,好似连一面也没见过,不过相信若是放在了南瞻,定然也是一方高高在上的骄子,但此时,却随便被人拿了下来,当作阶下囚,来逼他交出从灵巧宗夺来的法宝……

    他本就不认识这些人,却隐隐然,有一种诡异的压力落在了他肩上。

    “方行,你……”

    叶孤音沉默了许久,终于颤声开口,但只唤了一个名字,却说不下去了。

    初次见到了方行时,她一来羞怒,二来也惊诧于方行竟然能与天一宫道子道无方以及符器道真传谢临渊同席饮酒,暗自佩服他的能耐,甚至把他当作了救命稻草,但方行的拒绝,却让她心下失望,不知暗中垂了几回泪,直到后来,她听说了南瞻大盗出没的事情。终于料想到,方行并没有真的袖手观旁,只是在用他自己的方法,替南瞻的修士出这口恶气。

    再之后。方行从红妆楼,夺走了小巧儿,又在沧澜海龙女的招婿大会上,霸气出手,连败护道盟诸多高手。连灵巧宗奇透峰之主施法印的儿子都杀了,可谓将护道盟打的颜面尽失,她的希望也再次升了起来,几番前来拜会,无非是想说服方行,替南瞻修士搏一丝希望。

    只不过,她亦未想到,方行竟然连续几次不见,如今见了,却是这副模样。

    此时那施法印的绝决做法。倒像是替她以及众南瞻修士问出了一个问题。

    她们都在等待方行的回答!

    这种无声的沉默,仿佛枷锁,就这么结结实实罩在了方行脑袋上。

    换,还是不换?

    “我们打个赌吧!”

    方行并未考虑太久,便开口说道,同时抬起头来,笑眯眯向施法印看了一眼。

    听了这句话,叶孤音等人,皆松了一口气。

    而施法印,面上也升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不论方行开口说什么。只要他没有拒绝帮助这些南瞻修士就好,在某件事悬而不决时,提议赌斗,本就是一个修行界里古来相传的惯例。他并未感到意外,甚至意料之中,而方行提出来的打赌,他也并未放在心上,他看重的并非赌斗,而是方行会不会在意这些南瞻修士的命。对他来说,只要方行答应了,管他是交换也好,赌斗也好,目的都已经达到了。

    在他看来,此时的方行,就像一只野猴子掉进了他这佛祖的掌心里,逃不出生天了。

    一场赌斗,便是输了又如何?

    南瞻修士可是不少!

    便是上方道堂门口的龙君,听到了这句话,亦是轻轻一叹,摇了摇头。

    见到这一幕,天一宫宫主道无涯转头看了龙君一眼。

    此时龙君正轻轻摇头,看得出来,这位老丈人似乎不太满意。

    “方道友,你想赌什么?”

    施法印淡淡笑了起来:“我灵巧宗倒没有与你道龄相当的对手,能出手接下你这场赌斗的便只有我了,不过丑话可说在前头,你要与我们灵巧宗赌斗,却有几点提前说好,异兽腾蛇,乃至我们灵巧宗镇宗之宝‘如意门’再加上你之前释放了出来的诸多凶兽,可都要放在赌注之中,至于具体赌斗的内容,呵呵,这可要商量着来,施某肉身不强,武法就算了!”

    听到了这里,叶孤音等人已忍不住担忧。

    谁也不曾想到,施法印这等身份,竟然也如此谨慎。

    “好!”

    没曾想,方行一口答应了下来,而后扫了一眼众修,微笑道:“那条长翅膀的长虫,再加上那扇破门,还有小爷我曾经召唤出来的那群凶兽,甚至包括了我身上这些法宝,只要你想,都可以加在赌斗里头,至于赌斗内容嘛,不斗战法,不斗法宝,不斗符篆,也不斗法……”

    施法印听到了这里,倒是微微一怔,淡淡道:“哦?那你想斗什么?”

    方行哈哈一笑,目光淡淡的从他脸上扫了过去,而后身形一拧,落到了旁边的一处山峰上,将手里的血饮大刀插在土石里,面上没有丝毫表情,淡淡的开口:“你不是把这些人带了过来,认定了小爷会心疼,要拿他们的命换我的宝贝么?就赌他们好了……”

    施法印眉头微皱,向着方行看了过去。

    他为人谨慎,倒不会因为方行的修为低于自己便小觑于他,更不会胡乱答应什么,免得阴沟里翻了船,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好奇,这小魔头,究竟想玩什么花样……

    便是其他的灵巧宗长老以及天一宫围观的众长老及弟子,此时也面有疑色。

    在众人目光注视下,方行冷冷说道:“你现在就把这些人全都杀了吧,赌小爷会不会皱一下眉头吧!挫骨扬灰也好,神魂磨灭也好,但凡小爷眨一下眼睛,或是皱一下眉头,就算小爷输了,别说那些凶兽和法宝给你,就算让小爷立刻跪地上叫你一声爷爷都行!”

    “轰!”

    这个回答却大为出乎了施法印意料,包括周围众修都大吃了一惊,目光惊疑不定。

    上方道堂门口,龙君也是微微错愕,而后微笑了起来。

    叶孤音等人,则如遭雷殛,满面震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看着方行。

    而方行则看着面色森然的施法印,笑嘻嘻的道:“快点出手,别耽误时间!”

    他长吁了一口气,指着此时也正张着一张嘴瞠目结舌的天一宫钟一长老,以及周围一众在不远处围观的天一宫弟子,而后又向头上的天一宫道堂指了指,笑道:“围观的人可不少,便做个见证吧,若是小爷我赢了,这些东西你们灵巧宗可就别惦记了……”

    虽是笑容,却咄咄逼人,赫然一副要逼着施法印退让的模样。

    而施法印在沉默半晌之后,也是忽然杀气陡升,身形陡然一动,闪到了叶孤音身前,五指狠狠抓了下去,喝道:“你真以为我不敢?”不过这一爪抓至了叶孤音额顶之际,却陡然收住了,同时转头看着方行,一双森然眸子,在方行脸上掠过,似要寻出担忧之色。

    但是没有,方行笑嘻嘻的,神色如常,仿佛在等着他这一爪落下一般。

    就连叶孤音,此时似也没有去担忧落自己自己头顶的手掌,只是呆呆的看着方行。

    见方行并无半点阻拦或是担忧的意思,她眼神黯淡,略显失落,却无愤怒。

    “方……方行,你真要看我们被人杀掉?”

    “方……方师兄,我们都是南瞻修士,在这神州恶土,理应互帮互助啊……”

    “小魔头,你竟然真拿我们当赌注,你……你这南瞻叛徒……”

    半晌的沉寂之后,倒是其他几位南瞻修士纷纷开口大喝的,有的义愤填膺,有的愤怒无比,有的满面失望,有的惊慌失措,他们这几日几次到天一宫拜访,无非是想见方行一面,认为这小魔头再是如何,也不可能真个置南瞻众修于无故,毕竟他四处动掠各宗法宝,乃至招婿大会上一人挑战护道盟众修的举动,已经证明了他并不是一个真正冷血的小魔头。

    他们把方行当成了拯救他们出离困境的惟一稻草,因而“不计前嫌”,屡次来访,但到了此时,他们却赫然发现,事情和自己想象中的,好像有些不一样……

    在喝声里,就连施法印也有些惊疑不定了,悬在叶孤音头顶的手掌,硬生生未曾击下。

    他眼睛死死的望着方行的脸,却未看到一丝担忧表情,未感到他神念有丝毫波动。

    因而他这一掌没敢落下,因为一掌落下,便是自承了这份赌斗,万一这小魔头真个没有把这些人的命当命,他们灵巧宗也就失了先机,再无理由前来讨要异兽与法宝!

    而在他惊奇不定的目光里,方行则满不在乎的挖了挖鼻孔,一双怪眼鄙夷的在施法印脸上扫了一下,冷笑道:“瞎了你的狗眼,竟然想用这种方法威胁小眼,你他娘的也不打听打听,小爷在南瞻的时候被多少人追杀过,操你大爷的,你杀,你要不敢杀你是我孙子!”

    周围空中一片死寂,实在是被他这一副不要别人性命的胆量吓住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