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六百三十九章 赌人头,敢不敢?

掠天记 第六百三十九章 赌人头,敢不敢?

    在方行的冷笑声逼迫下,施法印手掌一颤,险些真个击了下去,不过立刻有他身边的一位灵巧宗长老欺身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腕,低声道:“施师弟,不可真个下杀手,毕竟他们还是我灵巧宗弟子,若是真个杀了,对我灵巧宗名声大损,万一被打上魔宗之名岂非得不偿失?再加上这小魔头毕竟与中域袁家有关系,若真个惹恼了袁家,恐怕咱们灵巧宗……”

    下面的话没有说下去,但其他几位长老的担忧之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而施法印在手掌举了半天之后,也慢慢放了下来,若是有人神识灵敏,便会发现,他的手掌竟然在微微颤抖,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如何,不过放下了手掌之后,他迎着方行的冷笑,却很快恢复了冷静,轻声开口道:“方道友说笑了,这群弟子都是我灵巧宗的人,向来与神州弟子无二,既入我门,便一视同仁,又怎么会乱下杀手?刚才不过是个玩笑而已!”

    方行不屑的把脑袋转向了一边,往空中啐了一口,冷嘲道:“不要脸!”

    施法印脸色顿时又黑了一重,他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串晶莹剔透,紫气萦然的珠子,正不停的拔动着,似乎借此排谴心间的怒意,半晌才道:“百闻不如一见,方小友的绝情倒让施某长了见识!事已至此,废话也不必说了,众人皆道你是中域袁家的子系,但施某此前曾专程找人打听过你,倒也有一位出身南瞻的小友为人正直,看不过你那招摇撞骗的行径,将你的底细都告诉了我,呵呵,我倒不知从小便拜在了南瞻青云宗,后来又入大雪山,最后斩了皇甫道子,之后消声匿迹的你。会与中域袁家有什么关系,至于你与沧澜海龙宫……”

    说到了这里,轻声冷笑了两,眼中闪过一抹讥讽之意。

    周围诸修也皆是一怔。看方行的眼神有了几分狐疑之色,只不知这奇秀峰主说的是真是假,若真如他所说,这小鬼打小在南瞻长大,岂不是说他那“袁家人”的身份是冒充的?

    这些问题却是让人头疼。毕竟那袁家令符是真的,倒不好一言妄断!

    而施法印说到了这里,眼中掠过一抹冷意,向道堂方向看了一眼,冷笑道:“就算你会成为沧澜海驸马,怕也留不住我灵巧宗的镇宗之宝吧?如今是在天一宫内,本真人不至于坏了此地规矩,但你总不能在天一宫内呆一辈子,离此地时,施某会在天一宫山门外等你!”

    说到了此处。向着旁边的天一宫钟一长老拱手一揖,又向天一宫道堂方向一揖,而后看了方行一眼,袍袖一拂,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向着天一宫山门处掠去。

    见到他这这一举动,灵巧宗跟随而来的诸长老也皆是一怔,神情不定,但终究还是一狠心,放开了被他们缚着的叶孤音等人。向着方行冷笑一声,转身跟了上去,虽然都未曾多说什么话,但显然杀气腾腾。竟似打定了主意,要在天一宫外守株待兔,与方行不死不休。

    “方行,算凌某看错了你,你果然还是那个无恶不作的小魔头,从未变过!”

    方行身周。灵巧宗诸人离开之后,一时沉寂无声,倒是一位南瞻来的年青修士忽然愤怒开口,打破沉寂,他望着方行眼神满是失望与厌恶之意,甚至已经夹杂了丝丝恨意。

    “不错,这几日前来拜访,是我们瞎了自己的眼,王某这就与你割袍断义!”

    另一人更是愤然,竟尔直接挥剑,削去了自己的一角袍服。

    而在叶孤音身边,也有一人扶起了叶孤音,低声道:“叶师姐,咱们走,就算处境再怎么艰难,也不必求到这小魔头身上,他只管自己逍遥,又何曾有过半分为别人考虑的心肠了?咱们走吧,就算是死,也不会失了南瞻的道义,至于他……就让他继续做孤魂野鬼去吧!”

    “呵,听人说他已快做成沧澜海的驸马爷了,真是好大的威风……”

    一众南瞻修士皆愤声开口,相互扶挟,向着天一宫山门走去。

    看到这样一幕,天一宫诸围观弟子看向方行的眼神,也显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而方行则只是静静的坐在山头上,一直沉默不语,待到其中一名南瞻修士远远经过他身边,恨恨的往空中吐了一口唾沫时,他才陡然间翻开了一双眼怪,忽然间欺身进来,反手便是一巴掌抽了出去,冷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也在小爷面前冷言冷语,当我不敢杀人?”

    这一巴掌直抽的一众南瞻修士身形四散,东倒西歪,一个个目光惊悸不已。

    到了此时,这小魔头竟然还敢向他们出手?

    “有本事你打死我,让我死在南瞻修士手里,好过被神州人欺压至死!”

    那挨了一掌的修士震惊过后,赫然怒气更涨,拼命大叫。

    “好啊!”

    方行冷声答应,忽然身形暴涨,一抹血影呼啸而出,直向他额头斩去。

    “方师弟……”

    在这时,叶孤音凄声大叫,满是哀求之意。

    一抹刀光陡然在那南瞻修士额头停下,森然刀气阴冷如冰,赫然已经将他额心剖出了一道血痕,就连他身上的法衣,也“嗤啦”一声裂开了口子,却是被刀上寒气给割裂成了两半,可见这一刀杀气之重,并不只是让人瞧瞧而已,直吓的那南瞻修士面如土色。

    “自个没用,却指望小爷搭救?你们也真出息!”

    方行望着此人的脸,同时向周围几人冷冷扫了一眼:“你们记着,小爷从来都不欠你们的,也别指望小爷为了你们去拼命,当初来神州时,你们怎么没想过今天的下场?嘿嘿,恐怕当时还是满脑子好事吧?挤掉了多少人才得到了这个机会?有没有搞出人命?”

    被他用刀指住的南瞻修士面色如灰,张了张嘴,赫然没有说出话来。

    方行亦懒得跟他说什么了,慢慢收了刀:“自己没本事,那就去死好了,少来烦我!”

    一声大喝,便如闷雷,竟然将这修士震出了几十丈外,撞到了山峰上。

    “好,我们走!”

    一时南瞻诸修心间皆愤懑不已,但被他凶气慑住,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有人去扶起了那位被他震飞的修士,扶住了彼此,目光怨恨,垂下了头来,缓缓驾云离开了。

    在此过程中,惟有叶孤音缓缓转头,满面凄苦的看了方行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而方行沉默不语,就坐在了山峰上,望着山门方向,沉默不语,取出了葫芦来喝酒。

    也不知是否错觉,南瞻修士一走,他身边竟然隐约有了几分清冷孤绝之意。

    已近黄昏,一抹夕色自山峰间隙里洒落了下来,映得一片山川如血。

    大金乌带着小东西过来了,远远的看着方行,并未打扰,只是眼睛里却有担忧之色。

    三天都未曾现身过的龙女也出现了,她来到了方行身边不远,轻盈坐下,并未说话。

    天一宫诸弟子越来越多,远远立在虚空,不敢声张,却悄声的指指点点。

    “这小魔头当真如此狠心,对他们南瞻的修士生死置之不理吗?”

    “就是,他就算与袁家有关系,好歹出身南瞻,却连这点香火情也不顾?”

    有人讥讽,眼神鄙夷。

    “嘿,他毕竟好容易有了如今这等地位,再与那些人混在一起,打回原形吗?”

    “不错,龙宫与南瞻之间,他好歹会做个选择出来,不然如何做得了长公主的良婿?”

    “这才是聪明人行径呢……”

    也有人轻叹,带着些许掺含了嫉妒的理解。

    “唉,只可惜,灵巧宗不会放过他,竟然堵住了山门,这是要与他不死不休啊!”

    “或许龙君会出手护他也不一定!”

    “不见得,他这事完全理亏啊,早晚还是要将那些东西交出去……”

    众声议论里,夜幕都堪堪降临了,方行也喝光了一葫芦酒,提了血饮狂刀慢慢起身,有种莫名的凶性释放了出来,却将周围所有的议论声都压了下来,无数双目光或好奇、或冷漠的看着他,而他则望向天一宫山门外,那里阴云涌动,偶有强盛气息在云间闪现,显然是灵巧宗的高人真的如施法印所言,就这么牢牢把控住了天一宫山门,只等着方行离开天一宫。

    “臭不要脸的,你给小爷听着!”

    方行吸了口气,忽然提着血饮狂刀指向虚空,声如闷雷,滚滚荡向四野,直扑天一宫山门外的那一片阴云:“你不是要赌吗?小爷到时候就拿自己的人头赌你的人头,一个月内,小爷必然离开天一宫,你们灵巧宗有多少人马,有多少法宝,尽管拉过来守着,小爷就从你们这些人里杀过去,看你们能否留得下我,谁输了谁就把人头留下来,你敢赌吗?”

    轰!

    空间诸修尽皆震惊,面色已经变得极为古怪,而道堂门口的龙君,则忽然朗声长笑……

    轰!

    空间诸修尽皆震惊,面色已经变得极为古怪,而道堂门口忽然传来一声长笑……

    是龙君!

    而天一宫山门外的乌云之中,沉默良久,半晌之后才传来一声冷喝:“赌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